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架空 > 明末之虎> 第六百一十一章 不打怎么谈

第六百一十一章 不打怎么谈

    “豪格!你这番荒唐言辞,简直是荒谬透顶!可笑之至!”多尔衮一脸涨红,额上青筋暴跳,他厉声喝道:“豪格,本王当日猝不及防,才让唐军侥幸偷袭得手,如何被你说得这般不堪?过往暂且不论,你凭什么就说,要把唐军从我大清国土中赶走,竟只有与唐军和谈这一条路,你身为大清右摄政王,说番这般自丧自贬之辞,又究竟是何居心!”

    见多尔衮勃然动怒,一副气咻咻的模样,豪格却是冷笑连连,他哼了一声,继续说道:“睿亲王说得这般豪气,怎么不在战场上表现出来?若睿亲王当初能把唐军拒之于国境之外,不让他们连占了营口,海城和镇远堡,那本王倒还真可高看你几分。现在这里,与本王说得这般义正辞严大义凛然,又有何用?依本王看来,只怕亦多是意气之见吧。难道,你真的以为,我大清现在国势如此不振,军势这般萎靡,复可与那精勇悍锐唐军作战,岂非笑谈么?想来海参崴之战中,先帝倾全国精兵,御驾亲征,与唐军苦战近一个月,尚且不能攻克这小小海参崴堡,反而折兵丧师,先帝自已也最终因此战而薨没,这番教训,何其惨痛!现在我大清新挫,丧师失地,全军士气低迷,厌战者粥粥甚众,你又有何底气,去把正以逸待劳,牢牢固守营口、海城、以及辽西镇海堡的唐军,给统统赶走呢?”

    豪格这番话,话调严厉,夹枪带棒,让多尔衮脸色难堪又恼怒非常,只是却又不好发作。

    多尔衮咬着牙沉吟一番,便回道:“豪格,你有没有想过,若我等真这般放下身段,连再与唐军打一仗的勇气都没有,就这样近乎哀求地去与唐军谈判,且不说如何低了自家名头,就单论谈判形势而言,就是何其不利!本王可以肯定的是,在这样的局面下,唐军纵然愿意谈判,也一定会愈发鄙视我等,一定会愈发提出苟刻条件,唐军若是这般要求,我们又要何以自处?再说了,你我二人,身为大清的左右摄政王,如何可以做出这等自损名节自辱国格之事,我们若真这样做了,又该如何面对整个大清帝国万千臣民的汹汹之口?凡此种种,难道豪格你就没有考虑过吗?”

    多尔衮痛声说完,还未来得及喘口气,豪格却又冷哼了一声回道:“多尔衮,你说的这些,本王当然知道。将来与唐军的谈判,肯定会十分艰难,也极可能会在谈判过程中,不得不丧失我国的一些固有权益,这都应该都是是无可奈何又极难避免之事。“

    豪格顿又下,脸上便是沉重的表情:”但是,本王想说的是,我们既然身为国家的肱股之臣,理当万事以国家大事为先,岂可一味计较个人荣辱与权益。本王一直以为,我们现在要做的,不是一味空谈,而是必须要面对现实,断断不可意气逞事!若真不顾我国现在疲弱之现状,定要与唐军一争高下,在战场上杀个你死我活的话,本王只怕,我们不但极可能会在战场上失利,还更可能在损兵折将的情况下,不得不再来与唐军求和,若真到了那般境地,才是真正的耻辱至极,才是真正的回天无力哪!在这样兵败折戟的条件下,就算唐军愿意再与我们谈判,那条件也定会相当苟刻严厉,极可能会比现在能达成的条件要更严酷得多,而我大清到了这般境地,除了屈辱地答应唐军条件外,又岂能还有半点反制措施吗?!”

    豪格这严厉的反问,让多尔衮一时愣住。

    他在心下暗恨不已,看来豪格今天此来,这厮原是早有准备,定要说服自已不与唐军交战,反而只能与唐军进行所谓的和平谈判的。

    可叹自已一时疏忽,被这有备而来的家伙,给激怒得失去常态,应对颇为不当,以致在此人面前落了下风。

    只不过,豪格这厮的话语,看似有一定道理,但多尔衮知道,自已绝不能就此答应豪格提出的条件。因为有个最严重的问题,让多尔衮最为忌讳。

    那就是,自已绝不能轻易让豪格占得上风,以提高此人的威望与人气,从而在朝廷斗争中占得上风,这是心高气傲的多尔衮所绝不能容忍的。

    更何况,多尔衮从心里反对在唐军已然侵占了大清大片国土的情况下,连反击都不作一下,就想到卑躬屈膝地乞求唐军来谈判,这种卑怯无能的行为,若真实施了,简直是大清帝国无法洗刷的耻辱!

    所以,多尔衮下定决心,一定要与豪格争辨到底,绝不能这家伙的意见得逞。

    多尔衮一脸愤怒扭曲,他略一思索,遂又厉声回道:“豪格,你现在所说的,都不过是你的一面之词罢了。唐军又不是天兵天将,如何会还未与我们交手,就必定会胜,而我等就必定会败?海参崴之败,若真分析起来,实是非战之罪,而是多有侥幸之故也。若唐军没有凑巧把先帝给震成重伤,只怕此城早已被我十万大军给顺利拿下了。现在的一切历史,都会早就改写了,如何会是这般颓唐模样!”

    多尔衮顿了下,又继续说道:“豪格,你这番消极自颓的观点,说来说去,又有何真实凭据,难道你是能未卜先知不成?你如何就这般认定,我大清再无一战之力,再不能在与唐军的交战中获得胜利?再退一步来说,唐军远征来此,其自身也不是铁板一块,以致没有半点缝隙可乘。现在攻入我大清国土之中的唐军,又不是全在一处,而是可大体分为辽南与辽西两部分,其中辽南部的唐军,是其主力,由李啸那厮亲自统帅,这部唐军兵力较强,我军若要彻底击败他们,确是非易。而辽西一部唐军相对较弱,兵力有限,又未携带火器,我军若能把它夺下,定能大大打击唐军气焰,哪怕不能将唐军彻底赶出辽西,哪怕接下来还是要与唐军进行谈判,但有这样的胜仗在手,我们无疑可以更好地抬升自我身价,也能有更多的筹码可用,到时再与唐军谈判的话,岂非底气十足,更有把握了吗?”

    听了多尔衮这番言辞严厉的话语,豪格不觉一怔。

    他没想到,在自已有备而来,多尔衮这厮全无防备之际,这家伙还能口舌如簧,迅速扭转局势,化不利为有利,倒让自已一时接不上话来了。

    多尔衮这厮,难怪这么得众人之心,此人的智谋机变,真的是远在自已之上啊。看来今后在朝堂之上,与此人的斗争,怕是要相当激烈而残酷了。

    客厅之中的气氛,一下子沉默了下来。

    到了现在,豪格已经明白了,自已一厢情愿地想要说服多尔衮,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多尔衮这厮,看来是不与唐军打上一仗,是绝不甘心的。

    只是,现在连遭败绩军心涣散的清军,真是可以战胜那些凭城固守的唐军吗?豪格完全不作此想。

    他内心认定,现在的清军,哪怕是集中全力,仅仅是去攻打一个兵力较少又没有火器的镇远堡,亦绝非易事。根本不可能象多尔衮说得这么轻松简单。

    既如此,那就让多尔衮派出自已的兵力去打吧,我豪格只作壁上观好了。本王就在一旁好好看看你们,会是如何在唐军的铁拳前面,碰得头破血流。到了那时候,可别怪本王丑话没有说在前头!

    想到这里,豪格脸上故作沉痛之色,他长叹一声道:“睿亲王,看来本王的意见,你是半点都听不进去啊。既如此,道不同不相与谋,本王也不再多说了。只是本王要告诉你,你若真打算去攻打唐军的镇远堡,可派你下属军兵前去,本王的兵马,不愿去作这般无意义的牺牲。好了,闲话不叙,本王就此告辞!”

    多尔衮见豪格竟堂而皇之地说出这般分裂话语,语气又是如此无礼,心下十分恼恨。只不过,考虑到大清刚刚才结束分裂恢复统一,可是万万承担不起再与豪格翻脸为敌的局面,故而,豪格最后这句十分无礼到极点的话语,多尔衮也只能吞了又吞,咬牙忍了下来了。

    他狠狠咬了下牙关,控制了内心烈火般熊熊燃烧的愤怒情绪,冷冷回道:“既如此,那这个话题就到此结束吧。还望肃亲王稍安勿躁,请等本王派兵拿下镇远堡之后,再来与肃亲王商谈下一步举措吧,恕不远送了!”

    豪格冷笑一声,拂袖而去,快步消失在客厅口。

    望着豪格昂然而去的背影,多尔衮恨得牙关紧咬,他一直等到外面的脚步声彻底消失之后,才一把抓起桌上的杯子,狠狠地摔成粉碎。

    “豪格,你这个混蛋!本王总有一天,要把你这厮象砸杯子一样,砸个粉碎!本王定要将你这贼厮,踩踏在地上万世不得翻身!“空荡荡的大厅里,多尔衮的咆哮声,声震屋瓦。

    多尔衮有如一只困兽一般,在房间里来回踱步,待到心情好不容易平复下来后,他对小仆沉声下令:“去,把豫亲王与范学士,给本王带到客厅中来。”

    “嗻,奴才遵令。”

    不多时,豫亲王多铎和文馆大学士范文程匆匆而至。

    多尔衮止住两人礼节,随后他阴沉着脸,把刚才豪格过来对他说的话语,大略地向二人讲了一遍。

    听了多尔衮的叙述,二人皆是大惊,范文程拧眉深思,右手不停地捋着胡须,而豫亲王多铎,业已是怒不可遏。

    “真真气煞俺也!二哥,豪格这厮身为大清左摄政王,竟然如此无用,未战先怯,连与唐军一战的勇气都没有,就这般苟且地想着,要与唐军和平谈判,真真丢尽了我大清的颜面!”多铎从椅上腾地站起,挥拳咆哮,一脸愤慨。

    多铎双眼圆睁,一脸怒色翻腾,他又冲着多尔衮大声喊道:”二哥,你别想啥了。你就发话吧,就让小弟我带一只兵力,前去与唐军捉对厮杀。无论是打海城,还是营口,抑或辽西的镇远堡,小弟均无二话。若再不取胜,小弟我愿提头来见!“

    多尔衮冷冷地看着多铎激情表态,却并未说话,只是长叹一声,反而向旁边一直未发言的范文程询问道:”范学士,本王想问你,你对肃亲王这番意见,却是有何看法,但可对本王尽情实言。“

    范文程哦了一声,仿佛才从沉思中惊醒过来一般,他向多尔衮敛容拱手说道:”摄政王,请恕在下直言,肃亲王此话,虽有偏激之处,却是有几分道理。“

    ”哦,范学士何以这般认为?“

    “睿亲王,现在我大清战乱方休,民生艰苦,国力维艰,又兼军心颓丧,士无战志,如何复能与养精蓄锐已久的唐军进行正面对决啊!以微臣看来,我大清现在,首要之事便是在于,尽快休养生息,恢复国力,然后再图振作,重与唐军争霸天下,方是最佳举措。故在下看来,肃亲王这番意见,虽然有畏战卑怯之念,虽有辱没国家尊严之嫌,但在现在这般局面之下,却也不失为我大清一条尚可的出路。”

    “哼,范文程,你个混蛋什么意思?!那依你看来,豪格这厮守意见,我们是要同意他了么?难道我们就真的只能这样,连一战之力都不敢,就要向唐军屈膝求和了么?!“

    未等多尔衮说道,一旁的多铎已然厉声喝问,他粗壮的右手直指范文程鼻头,两道凌厉的目光,直直戳在范文程的瘦脸上。

    ”哼,你们这些汉狗,没有骨头,没有勇气,事到临头就想着求饶,真真无用之极!告诉你,咱们这些纵横白山黑水的满州勇士,可绝不会象你们汉狗这般卑怯无能,是一群只知道屈膝投降的懦夫!”

    被多铎这番激烈辱骂,范文程脸色十分难看,他打着哆嗦,又不敢反驳,斜眼偷觑了多尔衮一下,发现他也正皱眉沉思,倒是对多铎的话语十分认可一般。

    范文程一声长叹,面目灰白,心情十分颓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