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架空 > 明末之虎> 第三百七十四章 濒死之救

第三百七十四章 濒死之救

    崇祯十二年六月十四日清晨,在此起彼伏的嘹亮天鹅号声中,五万清军,向涿州城发起猛攻。

    果然,不出卢象升所料,这些清军,在攻城器械到达的第二天,便急不可待地向涿州城发起攻击。

    而此时,在卢象升的安排下,他自已亲自守卫正对清军大营的北门,兵部侍郎杨廷麟守东门,二弟卢象晋和三弟卢象观守西门,四弟卢象同和五弟卢象坤守南门,各道城墙上的守城明军,皆已严阵以待。

    望着四面城墙下,扛着形形色色攻城器具而来,铺天盖地黑压压一片的清军,全体守城的明军将士,脸上写满了绝望之色。

    “各位兄弟,勿要害怕!我等大明官军,向受朝廷重任,杀鞑虏,报国家,就在今日!只要能打退清军进攻,朝廷定有重赏!”

    见自家军兵一时气沮,卢象升挥剑大呼,尽力激励士卒。

    回答他的,只有一片沉默。

    每个明军士兵心下,其实都有一杆秤。在这样严重敌众我寡,强弱之势太过悬殊的情况下,想打赢这场涿州守卫战的机率,实在太小。

    很快,清军呐喊着靠上前来,城门撞锤,攻城梯,木楯牌车等攻城器械,林林总总数量极多,让城头的明军愈发心惊不已。

    接下来的战斗,更是一边倒。

    虽然城墙上,滚木擂石,金汁灰瓶如雨般倾下,更有零星的火炮打响,但对于躲在木楯牌车中的清军,损伤并不大,各类攻城器械,还是缓缓靠近了涿州城墙。

    战力强悍又士气高涨的清军,迅速就让一众士气低迷的守城明军,陷入极度危险困境。

    “卢总督,杨侍郎说,敌兵已近东门,正用攻城锤猛砸城门,东门恐难坚守!”

    “大哥,西门之处,灰瓶金汁已近耗完,敌军有近二十把攻城梯靠过来了!”

    “卢大人,在南门外,清军以木楯牌车为掩护,轮番向我城头攒射,箭矢如雨,密集凶狠,我守城军兵,死伤惨重啊!”

    听了一个又一个传来的危险信号,卢象升脸色苍白如纸,嘴唇在不停地哆嗦着。

    手上已无半个援兵的他,只能不停重复那些慰勉的套话,来安抚一脸惊恐前来报告的号兵,只是他心中的苦涩与愤恨,却是无以复加。

    卢象升自已亲自守卫的北门,其实亦是危险万分。

    那巨大的撞城锤,将北门撞击得轰隆巨响。而一架架奋力靠过来的攻城梯,已渐渐搭上城头,再不可推开。

    望着一排排攻城梯上,有如一群密集蚂蚁一般上爬的清军,卢象升在心下,充满了苍凉无奈之感。

    很快,清军攻上城头,迅速与守城明军绞杀成一团。

    刀剑相砍的叮当声,砍断骨头的卟卟声,刺入人体的噗噗声,士兵濒死的惨叫声,登时响起一片。

    “卢大人,敌军来势凶猛,我军怕守不住啊!”

    拦在一架攻城梯入口处,杀得满面是血的家丁队长陈安,冲着卢象升,近乎绝望地大喊。

    卢象升还未来得说回话,忽听到轰轰两声巨响传来,与时同时,似乎整个城墙都在颤抖不已。

    “卢大人,不好了!北门与东门两处城门,都被清虏攻破了!”旁边有士兵嘶声厉喊起来。

    卢象升脸色惨白,惊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这清军攻势,竟如此悍锐凶猛,简直是打得自已近乎没有招架之力!

    从清军进攻到现在,总共才过了一个多时辰时间,这涿州城,已是处处漏洞,根本无法再对清军进行有效抵抗。

    更可怕的是,由于清军已然攻破城门,自已现在想要退下城去凭街固守,亦不可能了。只能任由清军上下夹攻,把腹背受敌的明军,统统消灭在城墙上。

    卢象升忽地惨笑起来,他刷地拔剑,大声喝声:“罢罢罢,千古艰难唯一死,就让我卢建斗,今天为国战死于此地吧!各位兄弟,随我拼死杀敌,以全忠义!”

    卢象升说完,拔剑在手,怒喝着向源源不断涌上城头的清军砍杀而去。

    而在北门外,清军主将多尔衮,缓缓放下千里镜,脸上涌出得意的微笑。

    哼,涿州城破在即,这些残余的守城明军,现在已然皆成待宰羔羊了。那明军主将卢象升的头颅,本将定取之!

    “传本将军令,全军加速攻城,务必尽早攻破涿州。涿州城若克,全军大索两日,城中财货女子,任由将士们自取!”

    “嗻!”

    听到主帅传来的这道命令,全体进攻的清军,发出如雷的欢呼声,无论是满兵,还是蒙古兵,抑或是汉军,皆是一脸激动神色,每个人眼中,都露出有如野兽般贪婪凶狠的表情。

    清军攻势愈猛,明军的处境,便愈发艰难。

    “快闪开!你们这些蠢货,休要误了本贝子,却取那卢象升的脑袋!”

    随军攻上城头,杀得满身皆是鲜血的贝子尼堪,在一众白摆牙喇精兵护卫下,咆哮着向着惊慌失措又拼死抵挡的明军,奋力砍杀过去。

    一名不识趣的清军士兵,正好挡在杀得双眼发红的贝子尼堪面前,被他恼怒的一脚踢开。

    尼堪瞧得仔细,那被一众家丁紧紧簇拥在中间,头戴红缨凤翅盔,身着鎏金鳞片山纹甲,凤目阔额,留着三绺清髯,气质更似一名文官的主将,不是卢象升,又还能是谁?!

    他娘的!只要取了这个汉狗主将的脑袋,自已的名爵,怕是该由贝子,加封成贝勒了吧。

    尼堪心下盘算既定,目光更显贪婪凶残,手中的虎刀,愈发又快又猛地向明军猛砍而去,刀光所过之处,哀嚎声响成一片。

    望着城上城下两处,向自已攻得越来越近的清军,卢象升心头,充满了绝望之感。

    看来,这涿州城,真是卢某的葬身之地了。

    食君之禄,分君之忧,卢某虽遭小人暗算,但能在这里为国家尽忠而死,也算死得其所了!

    身上已然多处受伤的卢象升,脸上满是决然赴死之态,有如一只受伤的雄狮一般,厉声高喊着左砍右杀,一柄龙泉宝剑上,鲜血淋漓触目惊心。

    只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卢象升身边的明军不停地惨叫着倒下,护卫的亲兵人数,也越来越少。

    “明将,纳命来!”

    在又一名亲兵被一名白摆牙喇清兵一刀砍开咽喉,踉跄着倒下后,贝子尼堪瞅准时机,口里高叫,手中虎刀狠狠砍去,凌厉的刀锋刷地砍开了卢象升的铜皮抱肚,直透入腹,刀尖划出之时,一股鲜血喷溅而出。

    卢象升一声惨叫,险些倒栽下城墙而去。

    “总督大人!”

    见到主师卢象升受伤,一众拼死作战的明军士兵,人人面带哀色,惊慌地喊叫着,向卢象升护卫而来。

    家丁队长陈安吼叫着侧冲过来,将那名偷袭卢象升的清兵,一刀砍去脑袋,那颗丑恶的头颅,骨碌碌地滚下城墙而去。

    主将卢象升脸上苍白如纸,被两名亲兵紧紧扶住。只是饶是如此,这名严重受伤的主帅口中,依然在大呼杀敌,让一众拼死厮杀的明军,既感奋不已又倍觉凄伤。

    而从千里镜中看清这一切的多尔衮,脸上的笑容,与此时的阳光一样,灿烂无比。

    明军主将卢象升若死,这涿州,怕是弹指之间,便可攻下了。

    那么,接下来,在这涿州城中大肆掳掠两天后,自已就可以再无后顾之忧地径往山东而去。

    志得意满的多尔衮,心下已在盘算着,接下来的掳获该会有多少了。这时,他却忽地听到,自已耳边,响起了隐隐的马蹄声。

    他下意识地扭头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却惊愕地发现,在东边的地平线处,那青绿色的平旷原野尽头,竟在骤然之间,涌出一条淡淡的黑线。

    多尔衮脸色大变,随及举起千里镜,仔细观望。

    他从千里镜中看到,那条淡淡黑线,迅速地变得越来越粗,越来越浓,并且有如变戏法一样,最后变成大批汹涌冲来的骑兵队伍。

    马蹄隆隆,大地都在微微颤抖,多尔衮惊讶地看到,至少有五千多名骑兵,向着自已本阵的方向,拼力加速冲来!

    而在这些疾速冲来的骑兵军阵中,数杆鲜红大旗正高高飘扬,猎猎飞舞,上面那斗大的一个黑色“唐”字,在阳光上,极其醒目耀眼。

    天哪,竟然是那李啸的唐军前来入援!

    “这,这是怎么回事,李啸不是在山东么?怎么,怎么会突然前来入援这涿州城?!”

    多尔衮放下千里镜,一脸震惊到几乎不可置信之色。

    没错!所来的部队,确是李啸的唐军。

    是唐国公李啸,亲率唐军骑兵,紧急赶来入援涿州城了!

    原来,在李啸当日回返登州后,就收到了定北营副营长刘文秀的飞鸽传信。

    刘文秀在信中禀告,现在定北营入援兵马,被另行调至顺天府芦台一带(今天津市宁河区),扼海驻防,以防清军沿海而下。

    而卢象升部,则继续驻守在涿州之地,但山西总兵虎大威和宣府镇副总兵杨国柱两部兵马,皆已被杨嗣昌另调他处。那卢象升兵微将寡,涿州城又外无援军,只恐难于久守。

    李啸几乎在瞬间,就想到了卢象升在明末历史上的真实境遇和悲剧宿命。

    他决然不想让这样悲剧性的历史,再次重演。

    虽然卢象升曾与与自已刀兵相见,还曾被迫向自已投降,但李啸在心下,对这位明末的悲剧英雄,还是充满敬重的。

    毕竟,在明末这个混乱残酷的时代,向清虏与流寇投降的明朝官员与将领,多如牛毛,数不胜数。但象卢象升这样一心无私,品性廉洁,又为国捐躯,尽忱报国的大明官员,却是有如凤毛麟角般稀缺。

    这样堪称国家与民族脊梁般的人物,若只是如历史一样,丧身草野,殒命沙场,未免令人扼腕叹惜。

    现在卢象升,虽然不会象历史上一样,再于贾庄之战中殒命荒野,但孤军苦守涿州城,清军一但从通州南下,这涿州则必成了他们一定要拔除的钉子。

    李啸相信,只要清军全力进攻,这小小的涿州城,怕是只会一鼓而定。那卢象升,也必然在涿州守卫战中,力战而亡。

    他在心下忧虑地想道,也许,在自已收到来信之时,那清军已开始大肆南下进攻了。

    故李啸立刻给刘文秀回信,告诉他,自已会立刻带领兴中镇兵马,渡海前来芦台之地与定北营会合,然后全军合力西进,直往涿州,务必要解救卢象升脱离险境。

    随后,李啸留兴中镇甲营兵马,在兴中镇镇长田威统领下,驻防登州。他自已则亲率兴中镇乙营兵马,带上兴中镇副将刘国能,以及玄虎重骑、飞鹞子,满州骑兵总等全部的兴中镇骑兵部队,另有横行总、火铳手等部,总共兵马近两万人,乘水师船只,从登州港坐船出发,径直西去芦台海边。

    水师一路疾行,三天后,便到了芦台之处,随后两军汇合。

    李啸随即定计,由自已与刘文秀二人,率领兴中镇与定北营的全部骑兵,作为先锋部队,疾行突进,直奔涿州。

    另外全部的步兵队伍,则由刘国能统率,作为后备主力,结阵前往涿州。

    这批由兴中镇与定北营合兵而成的骑兵部队中,包括2400名玄虎重骑,2400名飞鹞子轻骑,以及1800名满州骑兵,总计骑兵数额达到6600人,声势极其浩大壮阔。

    唐军骑兵奔行了一天一夜,终于在天亮之际,来到了涿州地界。

    全体骑兵刚刚吃过干粮,便听到,在西边地平线外,似有隐隐的天鹅号声传来。

    李啸与刘文秀二人,顿时皆是脸色大变。

    狗入的清军,竟然早已到达了涿州城外,现在,又要开始攻城了。

    看来,那卢象升与全体涿州守军,已是千钧一发,危在须臾了。

    李啸心情极为焦虑,他再不多想,立刻喝令,全军停止休息,全力西进,务必尽快赶到涿州城下。

    6600名唐军骑兵,在一望无际的冀中平原纵马疾驰,恰如平地卷惊雷,声势震天动地,极其雄壮慑人。

    在看到清军主将的阵营所在地后,李啸立即马鞭前指,大声厉喝:“全军听令,立刻随本公直攻清军本阵,务必一举冲溃清军主将所在,不计任何代价与损失,也定要救出卢总督出来!”

    “得令!”

    而见到遥远的地平线上,竟有大批来势凶猛的骑兵冲来,在涿州城中互相攻杀的明清两军,皆不觉错愕非常。

    而当他们皆看清了所来的部队中,那高高飘扬的大明日月旗,以那更加醒眼的“唐”字军旗时,拼死作战已处于崩溃边缘的守城明军,顿时爆发出一片雷鸣般的欢呼。

    而那些清军,则是人人满脸惊愕,一脸震惊到不可置信的表情。他们根本无法想象,大清军兵纵横整个顺天府,几乎皆无敌手,这样精锐强悍的大批明军骑兵,又是从何出突然冒出来的?

    “卢大人,咱们的援军来了!是唐国公李大人的唐军来了!!”

    家丁队长陈安,扶着双目紧闭奄奄一息的卢象升,脸上却是兴奋到发狂的惊喜之情。他冲着卢象升耳边,以近乎变调的声音,大声吼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