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架空 > 明末之虎> 第一百四十六章 颗粒火药 震天雷

第一百四十六章 颗粒火药 震天雷

    李啸回到铁龙城后,第一件事便是询问火器总头赵杰,现在已用颗粒火药制出多少震天雷来。

    原来,早在去年年末,在李啸的全力支持下,赵杰带着一众工人,终于还算顺利地就研究出了颗粒火药。

    其实,颗粒火药,并不是什么稀奇东西。

    在戚继光的《纪效新书》中,就有颗粒火药的制作方法,可惜知道的人很少。现在大部份地方的军镇都不是用颗粒火药,都是还是沿用老办法,把硫磺、硝石、木炭三者研成粉末随意混合,配方也是老祖宗传下来的,一硝二硫三碳,即一斤(十六两)硝、二两硫、三两碳。

    这种不进反退的火药生产方式,导致生产出来的黑火药质量很差,使用时效果也很不稳定。

    之所以造成这样的结果,主要是因为以下两点。

    其一,是由于这样的粉末状混合的火药,不管在出厂时调配混合得多么均匀,在搬运时,因为人为摇晃,就会造成比重2的硝和硫沉到桶底,而比重1.3的木炭跑到表层,从而导致混合不均匀。

    其二,因为木炭粉是很容易吸收空气水分的,在潮湿的环境下,很容易因为吸收过多水分而影响性能。

    在戚继光使用颗粒火药之前,也有人想过解决办法,那就将硫磺硝石木炭分别装运,上战场前分发给士兵,由士兵们自行配制,但这么做显然很傻,士兵没有天平秤,并不能准确配制火药,若是因为火药配比不均匀,导致火器无法打放还是小事,更可怕的是导致炸膛,铳手或炮手死伤,这就实在是太伤士气了。

    象李啸军那些鲁密铳手,为何每次都有火铳无法打放,与士兵装填不到位有一定关系,但更重要的,还是因为火药粉末混合不均匀以及吸潮等原因,才导致出现打放时哑火率颇高的情况。

    在经过了赵杰等人两个多月研究后,这可用于军用的颗粒火药,终于被研究了出来。

    而且,他们还改进了火药的配方,由老祖宗的十六两硝、二两硫、三两碳,改变成接近现在黑火药配比的十五两硝二两硫三两炭,虽然只是小小改动了一下,但威力却是增加了不少。

    而制作的方法,说穿了的话,其实也很简单。

    那就是,先加水,把按比例配好的火药,揉成湿面团,混合均匀后拿出来摊大饼,一块块的湿火药饼子,放到屋底坑道通着高炉废气的烘干室,在四十多度下烘干。等它干透后,打碎过细筛子,就成了性质稳定可靠的颗粒火药。

    而根据李啸早先的建议,现在生产的颗粒火药,若是用于鲁密铳手射击,则是一种用油纸包裹,将铅弹包裹在其中的定装子弹。

    这样一些,士兵每次打放火铳时,所装的火药都是定量。也可防止士兵在紧张的战斗中,忘加铅弹或多加一次铅弹。

    具体使用方法是,铳手先点好火绳,用牙齿咬开圆柱形定装子弹那装火药一头的纸壳,把火药倒出一点到引药池,再把剩下的大部分火药从枪管口灌进去,然后倒过定装弹,包着铅弹的那头塞进枪口,用推弹杆把它推到膛底,有那层油纸的润滑,这个步骤比原来会顺利很多。接下来,便可瞄准击发射击了。

    这样的做法,方便高效,大大节约了鲁密铳手的射击准备时间,也大大减少了故障发生率,故深受铳兵们欢迎。

    而李啸最关心的,其实还不是鲁密铳的改良,在现在制枪制炮条件尚不成熟的情况下,他更希望,这些颗粒火药,能更好地用于制作震天雷。

    在去年过年前两天,李啸正准备从铁龙城返回赤凤卫时,赵杰与工人们加班加点,终于迅速地制出震天雷样品。

    这件制出的震天雷样品,是一个西瓜大的圆铁疙瘩,球体上有个微微突起的平台,上面开着个小孔,孔中插着药捻子。

    当赵杰向李啸介绍这个铁家伙时,听得李啸热血澎湃。

    “李大人,这便是震天雷的样品,完全按大明火器局标准制造。乃是用生铁十五斤做壳,内装火药十二斤。发动时声震天地,当者无不披靡,因此名为震天雷。并且,这颗震天雷内装的,全部是混合均匀的颗粒火药,却比其他军镇所制者,强了甚多。”赵杰手捧自已这颗黑不溜秋看上去威风凛凛的大杀器,一脸得意地向李啸介绍。

    不料,李啸却不满意。

    “这个铁壳过于光滑,未开沟槽,爆炸时难于产生破片,绝对影响爆炸效果,另外,这药引过短,万一烧速太快,炸到自身,却是不可。”

    李啸说完,赵杰等人改进一番后,方重新拿到李啸面前。

    李啸也不与他多说,立刻开始试验爆炸效果。

    铁龙城外,一块选定的试验场处,有军兵驱赶着大批好奇的围观百姓,为避免误伤,勒令他们退到十丈开外。

    那个开了沟槽的大铁西瓜,立放在试验场中央,旁边是数个用布片缝制的,用来测试爆炸效果的布人。

    赵杰手持一根烧着的细香,走过去把香头凑到长长的药捻子上,哧啦一声点着,药线快速燃烧起来,赵杰立刻以生平最快的速度逃开。

    很快,火星如同一只小虫,沿着引线爬进了弹体。

    “砰!”

    一声震耳欲聋的炸响,震天雷顺利爆炸。

    人们感觉到,似乎震天雷周边所有的事物,都被一种奇异的力量牵引着,向中心收缩了一下,然后,向四面八方迅速的扩张。

    还有多人,甚至有种错觉,那就是,感觉火星钻进弹体的那一瞬间,时间似乎停止了,宛如电影中的超级慢放一般,这个震天雷,似乎过了很久才炸响。

    十二斤黑火药,在爆炸的一刹那产生50万公升气体,达到1000摄氏度以上的高温,并产生400万焦耳的能量——如果集中到一个方向,这股能量能让一个体重50千克的人从海平面直接登顶珠穆朗玛峰,或者把一辆桑塔纳轿车从地面踢到帝国大厦的屋顶,即使是60吨重的M1A1艾布拉姆斯主战坦克,也会飞到7米高的空中。

    爆炸形成的冲击波在地面上狂飚突进,横扫阻碍它们前进的一切,震耳欲聋的轰鸣中,人们感觉大地上下颤动了一下,爆炸的滚滚黑烟向四周扩散,最终在地面阻力作用下升上空中,形成了一朵小小的蘑菇状云团。

    那几个用于测试的布人,早就被冲击波吹得无影无踪。

    爆炸后,世界变得特别的安静,除了自己的心跳声,什么都听不到,过了好一阵子,人们才发觉自己的耳膜嗡嗡作响,直到这个时候,那种与生俱来的畏惧感才浮上心头。围观的军兵百姓,皆感觉腿脚发软,一步也挪不动,喉头发干,一句话也说不出,大脑中一片空白……哪怕是最勇敢无畏的战士,在这种人力无法抗拒的爆炸面前,都会产生软弱无力极其渺小的感觉。

    李啸揉搓着震得耳鸣的耳朵,一脸笑容,而这颗震天雷的生产者赵杰,则是一脸苍白,满是震惊。

    在赵杰印象中,以前官军所用的震天雷,一般都是一声巨响后,大铁疙瘩便炸成了大大小小地七八个铁块,向四面八方飞散,最远地不过三丈多远。而放铁疙瘩地地面上,炸了脸盆大地一个浅坑。

    没想到啊,这经改良后的火药,这刻画了破片沟槽的震天雷,竟能将威力提高的这般厉害的程度。

    心情大悦的李啸,当场奖励了赵杰一百两银子。

    这些人中,只有李啸最明白拥有这些威力惊人的震天雷的价值。

    想想上次守卫金家庄堡,在只有冷兵器作战的情况下,李啸赢得何其艰险。如果当时有了这批震天雷,那些鞑子岂敢恁般猖狂!

    现在有了这般利器,自已当可再不会如以前那般受窘了。

    于是,在接到了朝廷要求南下救援凤阳的命令后,李啸除了下令将赤凤卫的炮队,移至铁龙城外,另一个紧急下达的命令,便是要求,自现在开始,铁龙城中,停止其他器物打造,立刻全力生产震天雷。

    算起来,从李啸南下至现在返回,铁龙城中日夜加班轮流生产,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铁龙城中的震天雷贮备数量,已达到了六千多颗!

    也就是说,每一天,都有二百多颗震天雷被制造出来。

    李啸军能有这样惊人的生产速度,与现在发明的水力锻锤,亦是功不可没。

    现在锻造坊中,每台锻炉边上都有一台水力锻锤,锻锤下是厚厚的铁砧,砧下垫着厚实的柞木墩子,再下面是生铁与石子混合浇铸的基座。多层复合受力结构,能够承受锻锤落下的巨大冲击力。

    这些锻锤都是分别由一座大型蓄水池供水控制,有专门从大行堤河修建的导水通道,引水入蓄水池,等积水量到了一定程度,便可举起锻锤击打。击打下去后,很快又重新蓄水,这样一来,整个水力锻锤可以循环反复地进行下去。

    李啸设计的锻锤分为两种。一种是重两百五十斤,冲程三尺,每分钟落锤20次,用于粗加工。

    另一种小的重八十斤,冲程二尺,每分钟落锤50次,用于精细加工。有这项技术,与以前只能靠铁匠们一锤一锤敲打,效率提高了许多,也减轻了工人的劳动强度。

    有边些锻锤,打造震天雷的铁壳,以及碾碎哨石木炭等物制造颗粒火药,均是方便得多,生产速度加快了近十倍。

    在张献忠部终于赶到单县城下时,李啸早已准备万全。

    不过,回来后的几天里,却一直有一件事,压在李啸心头。

    那就是,到现在为止,李定国都没有表示过任意投降之意。

    被单独关押在一件密室的李定国,每天只是吃一小碗饭,喝几口汤。不说话,也不闹事,仿佛自已正在房中修道一般。

    李啸先后派了多名官员前去劝降,李定国要么不发一语,要么直接拒绝。

    而此时,那名被砸断腿骨的靳统武,因为李啸军一路悉心救治,现在腿部恢复良好。心怀感激的他,一到单县,便立刻表达了效忠李啸的决心。

    李啸十分高兴,连忙派他作说客,去说降李定国。没想到,最终结果是,靳统武一脸羞红地被李定国唾骂出来。

    面对这位有点象文天祥一般倔强的李定国,李啸终于下定决心,由自已去好好和他谈谈。

    这天傍晚,李定国正在面对窗外发呆,忽听得身后的房间,吱呀一声打开。

    “走走走!不说了我每日只吃一顿么,这会还送饭食来做甚!”

    李定国以为又是那些送饭的士卒进来,不耐烦地扭头吼道。

    很快,他脸上的神情僵住了。

    因为进来的,是手提着饭篮,一脸笑容的李啸。

    “定国,怎么总不吃饭,莫非嫌我军伙食不好?”李啸放下饭篮,一脸揶揄的笑容。

    李定国喉头涌动几下,却没有说话,只是恨恨地将头扭向窗外。

    “李啸,你休来假惺惺,我只问你,我手下兵将,你却是做何处理?”李定国面视窗外,却是硬梆梆地向李啸丢了一句话过来。

    “这个么,你不用担心,本官没有杀掉他们,亦皆已安排妥当。”李啸淡淡道:“总共2000余名被俘流寇,现在本官已选出500精壮新附军,作为辅兵使用,余者全为罚为苦役,正在其他早先被我军俘获的流寇一起,挖矿赎罪。”

    闻听得李啸对自已手下军兵宽大处理,李定国脸上显出淡淡的轻松之色,不过他眉头一皱,紧接着对李啸说道:“李啸,我张定国是不会降你的,而且,我义父一定会来救我!”

    李定国说到这里,猛地一转身,面目中,已满是凶狠之色,他大喝道:“李啸,我义军自起兵以来,所向披靡,若不是你这厮巧施诡计,我安会被你所擒!现在,我义父定已率军来救,你这小小铁龙城,必定难挡我义军进攻!“

    “哦,是吗?要是你那个作尽恶事的义父,攻不下铁龙城,救不出你,又该如何?”李啸还是满脸嘲讽的笑容。

    (感谢影孑冷风的月票,龙吟归墟打赏,多谢支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