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架空 > 空间之锦绣小农女> 第一百四十三章 再见沈文山

第一百四十三章 再见沈文山

    确定了吕若燕回京的事宜,尹云墨本想,让云宵先带着御林军押着回京,自己干脆在镇上再等等她们姐姐俩一起走。

    “你还是和他们一起走吧。”吕若燕好笑地看着他说:“既然我和玉儿都答应了,就不可能反悔,你担心个什么劲,何况你们待在这个小镇上也不安全,要不你们就住到云珊府衙去,住什么客栈啊。”

    尹云墨瞪了她一眼,冷哼一声说:“我这还不是为了给你壮声势,你怎么不领情。”

    “这有什么领不领情的。”旁边的赵玉儿插嘴了,淡淡地说道:“反正我们和你们也不过相差一两天的路程,了不起你们走慢一点,我们办完事走快一点,最后的结果不是还是一起回京吗?”

    “你们姐妹倒底还有什么事要处理?知会云珊知府亲自办一趟也是是了,用得着你们亲自出马吗?”尹云墨就是想让姐妹俩跟自己一起走,不然他觉得没有安全感,万一这两小丫头反悔了怎么办?自己这边多少人上阵,才让她们同意跟自己一起回京,怎么能因为一点小事,又让她们反悔。

    红羽在幻境里暗笑,道:“主人,他这是怕你中途又反悔呢。”

    “你这只死鸟少说风凉话,你的帐,等我空下来,慢慢跟你算。”吕若燕的话气里全是警告。

    “好了,我不说话还不行嘛。”红羽委屈地说:“这不也没出大事嘛。”

    “还出大事?出大事就晚了,就不是算帐那么简单了。”吕若燕邪恶地说:“别废话了,你快去看看有什么药对植物人是有效的,不然看我不把你的药田拨光。”

    红羽一听吕若燕要拨自己的药田,吓得浑身一哆嗦,连忙丢下一句,“我去药房了。”就不见了,估计又使用隐身的法子跑了。

    吕若燕呼了一口气,无力地对尹云墨说:“您老放心,我和玉儿虽不是您,但也不是心口不一的人,要怎么样你才能相信,我们会跟你们一起回京呢?”

    “这样吧,父皇你们先走,我留下来陪着燕儿,等她们一办完事,我们就立即追上你们,绝不耽搁。”尹光翟见他们两厢争执不下,生怕把吕若燕激怒了,真的改变主意,忙出来打圆场。

    “好好好,这样是最好的。”吕平康也觉得尹云墨和自己女儿这么争下去,不会有什么结果,现在既然有尹光翟站出来了,这才是最根本的办法,他总不能连自己的儿子都信不过吧,那也太不现实了一点。

    众人听了纷纷点头,尹云墨不情不愿地对尹光翟说:“小子,我可把她们姐妹交给你了,一办完事情,立刻给我赶回来,听到了没有,不然我跟你没完。”

    尹光翟的嘴角抽了抽,看向吕若燕时,眼睛里却闪出柔和的光,一手拥着她的肩,坚定地道:“是,儿子子遵命。”

    “去。”吕若燕娇嗔地拍下肩膀上的爪子,不依地说:“难道我这个人就那么不可信吗?”

    众人很默契地没有回答,悄悄地退了出去,该上车的上车,该准备东西的准备东西,把屋子留给,那对正在打亲骂俏的小情侣。

    尹云墨他们一走,吕若燕让红樱等人,去收拾行李,小院是不能住人了,她们打算先到福寿楼去住几天。

    尹光翟一听,不由得急了,板过吕若燕的身子问:“不是一两天吗?怎么又是几天了?”

    “姐夫,那只是一个说法。”赵如玉对尹光翟的幼稚行为也感到很无语,硬着头皮解释道:“这里是不能住人了,我们总不能一直呆在这里吧。”

    “真的,真的不是要多住几天?”尹光翟似乎仍有些不信地问。

    吕若燕深吸了口气,压下一巴掌抽上去的冲动,转身不去理他,干脆和红樱她们一起去收拾东西。

    下午,一行人出现在潘水镇的贫民窟里。

    他们这一群人,不仅男的俊女的俏,而且穿着打份一看就是富贵人家的少爷小姐,大年初一,会出现在这条街上,绝对是让人觉得很有违合成。

    “燕儿,你们来这里干什么?”尹光翟看着他们停在一座低矮的小院需前,面露疑惑地问,自己不记得燕儿在这儿还有什么有关系的人。

    吕若燕和赵如玉对视了一眼,谁也没回答他的话,赵如玉只是吩咐,秋云上去敲门。

    “谁啊?”一个温柔的女声应门,声音里透着一丝疲累,门打开后,一个穿着粗布衣裙的中年妇人,出现在几人眼前。

    也许是为生计所困,眼前这个妇人明明只有四十来岁的年纪,头发却已半白,脸上也早早地刻上的风霜的痕迹。

    “你们找谁啊?”妇人有些迷茫地看着眼前的人,这些人是走错地方了吧,怎么会到这种地方来呢。

    “就是来找你的,来找你们家的。”吕若燕拉着赵如玉一起站到面前,向那妇人福了一福道:“伯娘,我和玉儿是来给你拜年的,新年好啊。”

    余氏震惊地用手揉揉眼睛,惊喜地说:“莫不是青燕和青玉来了?”

    “是,伯娘,我们燕儿和玉儿,只不过现在我们都有了自己的新名字了,我叫吕若燕。”吕若燕微微一笑,指着赵如玉说:“玉儿现在叫赵如玉。”

    “噢,噢,好好。”余氏高兴得不知说什么好了,拉着姐妹俩住屋里走,边走边喊:“他爹,他爹,你看谁来了?”

    “谁啊?”一个苍老的声音自屋里传出来,吕若燕皱了皱眉头,一直知道他们家过得不好,现在看来,他们过得比自己想像得还要惨。

    昏暗的屋内,收拾得倒是挺干净,可也是因为这份干净,显得格外的空旷,用家徒四壁来形容都觉得有些形容不了,正屋里只有一张缺了腿的方桌,两条长凳虽然被刷洗得很干净,却旧得看不出本来的颜色,桌上放着几个盆子,看样子应该是昨晚没吃完的菜。

    “谁来了,瞧你这咋咋呼呼的样子,咱家还会有什么亲戚会来。”说着一挑帘,从隔壁进来一个中年男子,看到被余氏拉着的吕若燕和赵如玉,先是一愣,不确定地说:“你们是沈青燕和沈青玉?”

    两人一听,互看了一眼,吕若燕大方地说:“是,也不是,现在我们都有了新名字,我叫吕若燕,她叫赵如玉。”

    “你们来干什么?”沈文山怒道:“来看我们笑话的吗?”

    吕若燕这才发现,沈文山竟是拄着一条拐杖出来的,整个身子全靠拐杖支撑着。

    她一惊道:“怎么回事,你的腿是怎么回事?”

    “不用你管,就当是我遭报应了行不行,现在你开心了。”沈文山几乎是嘶吼着说出这句话。

    “我要是开心,今天就不会来看你们了。”吕若燕不理会沈文山的暴怒,拉着余氏的手,来到院里说话,问:“怎么回事?”

    余氏重重地叹了口气,“唉,这说到底,还是你那个不争气的哥哥惹的祸,唉我也是说惯了,你可别见怪,也不知怎么的,他不但学会了赌,还学会了找那些下作的女人,好好一个媳妇被他休了,就在昨天,那些债主找上门,把德贵狠狠地打了一顿,你文山叔去劝,结果也被打断了腿。”

    “可是我们家已经是家徒四壁了,哪还有闲钱给两个人治伤,幸亏德贵以前那媳妇,还想着我们,听说她盘下了间早点铺子,忙是忙了点,生意还不错,看到家里这样,硬是给请了大夫,割了肉,我们一家才算是过了个年。”

    “江姐姐向来是个好的,只是可惜了……”吕若燕也跟着叹了口气,说:“其实她刚出你们家时,过得也挺不容易的,要不是她勤快,也没有今天的缘份。”她说得很隐晦,如果江氏也是个好吃懒做的人,也不会得到自己的帮助。

    余氏听了也摇头道:“谁说不是呢,怪只怪我们家和她的缘份太浅,德贵不知道珍惜,她也是个念旧的人,以前就时常过来看我,就是没敢让那爷俩知道,昨天是除夕,她也原打算来看一眼就走的,没想到正碰上家里出事,她把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给了那此债主……”

    “姓沈的,一年都过去了,你欠的债倒底什么时候还呐。”余氏的话还没说完,一个流里流气的声音从外边传了进了。

    吕若燕看向来人,穿得花花绿绿的,这品味,她只能在心底暗自吐嘈,领头的那个男子一脸的横肉,走起路来,一步三摇,他这一摇,给人的感觉就是,脸上的肉都在颤动,嘴里还叼着一根草沫子。

    “哦,家里这是来了贵人了嘛,没想到你们还有这样的阔亲戚。”肥脸男吊着一双小眼睛,漫不经心地,瞟了吕若燕一眼,突然眼睛就直了,就差流口水了,也不管余氏说什么,直接伸出爪子就要来碰吕若燕的脸,一边啧啧地赞叹道:“你是哪家的姑娘,长得可真标致,瞧这小脸嫩得,跟剥了壳的鸡蛋一样,来让爷摸摸。”

    吕若燕动都没动,那胖子只觉得眼前一花,伸出的手臂就软软地垂了下去,也许是动作太快,直到他看见自己的手臂软软地垂下,才像恢复意识一样大叫了起来。

    “太吵了。”吕若燕皱着眉头说。

    惨叫声戛然而止,只余下胖子抱着手臂直跳脚,眼泪鼻涕流了一脸。

    “真恶心。”一旁赵如玉的话才说完,秋云立即一脚把胖子踹出院门。

    吕若燕看着,那些仍然没有反应过来的混混,和颜悦色地问:“你们是自己滚,还是要和你们老大一样出去。”

    “我们自己滚,自己滚。”说着院里的人争先恐后地退出院子,有人扶起地上的胖子,转身就走,连一句狠话都不敢放。

    “燕儿,谢谢你。”一个男子的声音由房里传了出来,余氏听了,忙跑进屋里,把床上的沈德贵扶出来,只见他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眼睛鼻子都挤到一块儿了,可见是伤得不轻,不过只是些外伤。

    可是他却时不时地捂着嘴咳嗽,咳得厉害时,让人觉得他似乎要把肺都咳出来了,吕若燕看到这样的沈德贵,心中不忍,问余氏,“大夫怎么说?”

    “没说什么,只说都是外伤,过几天就好。”沈德贵抢在余氏面前开口,强撑着扯出一张笑脸说:“新的一年,能看见你们姐妹俩真好,只可惜我没有压岁钱给你们。”

    “我们都多大了,还用你给压岁钱,而且夺岁钱平辈之间是不用给的,你忘了嘛。”吕若燕伸手为沈德贵把脉,“哥,你在骗我,这么重的内伤,就算那个大夫医术再不好,也不会看不出来,你这样瞒下去有什么意思?”

    沈德贵涩然地笑了,轻声说:“家里已经被我拖累得不成样子了,我怎么能再为难他们,反正这些都是我自己作出来的,怨不得旁人,拖一天是一天吧。”

    旁边的余氏听了这些话,已经惊讶地说不出话来了,哭着说:“贵子,你咋能有那样的念头,你放心,娘就是砸锅卖铁也要把你治好了。”

    “家里就那一口铁锅,你能卖多少钱?”不知什么时候,沈文山已经站在堂屋门口,冷声说:“他也说,这是他自己作的,你又何必去管他,这样的儿子,死了反倒干净。”

    “你咋能说这么狠心的话,他可是你唯一的儿子。”余氏扑到沈文山身上,轻轻捶着他的胸膛,她不是不想用力,是不敢用力,昨天她亲眼看到自家男人,这里也挨了好几下。

    吕若燕叹了一口气,吩咐道:“清波,去把镇上最好的大夫请来。”

    “可是小姐,今天是大年初一,医馆都不开门。”清波有些犹豫。

    “不开也得来,人命关天,身为医者,如果连医者仁心这四个字都做不到的话,那他的医馆也不必开了。”吕若燕说这话时,身上自然而然地气势流露出来,让余氏不由得一震,忍不住后退了好几步。

    一会儿,一个老大夫被清波提着衣领子拎了过来,把了好一会儿脉,才慢条斯理地拈着小胡子说:“这位小哥的内伤颇重,若是再迟两日,神仙也难救。”

    “求求大夫救救我儿性命吧。”余氏说着就要给老大夫跪下,却被吕若燕一把扶住,冷冷地说:“治病救人本就是他的本分,你为何要跪他。”

    那大夫本想发火,但看看这些人的穿戴不俗,气势非凡,也就只能摸摸鼻子,自认倒霉,闪到一边去开药方了。

    吕若燕又命大夫却给沈文山接了骨,嘱咐他只管用最好的药,药钱不必担心。

    只是沈文山腿上的断骨已的一些长起来了,若是重新接,必得敲开起来的那一段,那种痛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如果不敲开重接,好是能好,只是以后走起来有点跛,一般的生活还是能过的,就是轻一点的活也能做。

    征询了沈文山一家人的意见之后,吕若燕让大夫采用保守治疗,好在现在沈德贵似乎也已经开窍了,信誓旦旦地说,要和以前的那些狐朋狗友断了联系,好好奉养父母。

    “你能这样想就最好了,其实文山叔以前做过货郎,以后虽然腿脚不便,不能做这一行了,但像以前一样,摆个小摊或者干脆盘个铺面,做点小买卖倒也不失为一个好出路。”吕若燕摆弄着药方,提点道。

    在心底最深处,吕若燕还是希望他们能过得好,不说怎么富足,但也平安和乐吧。

    毕竟他们在自己最困难的时候,是唯一给过自己温暖的人,要说让自己真的,弃他们于不顾,自己去过安乐富足的日子,即使是看不见,心里始终会存有一点遗憾。

    ------题外话------

    燕儿始终还是心软的,而且叫大夫只是一种掩护,沈文山一家人的身子都会好起来的,日子也会好起来,没有了那个沈家人,她帮助起他们来,少了许多顾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