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架空 > 一品仵作> 第二百二十七章 怒骂姚府

第二百二十七章 怒骂姚府

    暮青在东院儿的时候,姚府派人送来了聘金的单子,直到步惜欢拿出来,她才知道。

    一看之下,暮青冷笑,“人才!”

    这聘单上所列之礼算算少说要万八千的银两,朝中皆知她把俸禄和赏银拿去贴补将士了,都督府里没银子,也就前些日子举报晋王一党,朝廷赏下了一万两银子。

    姚仕江这是算计好了,怕要多了,都督府拿不出来,因此不多不少,要了一万两。

    “四品武官府上的庶女,聘金万两,姚仕江可真敢要。”步惜欢懒洋洋地把单子往桌上一扔。

    “要就给他!”暮青从袖甲里抽出张一千两黄金的银票来,往那聘单上一压,“只多不少!”

    “就是拿着脸臊。”步惜欢替暮青说完后半句,她午后在玉春楼里闹出了大事,此时必定已经传得满朝皆知了,都督府上午接了姚府的庶女进府,下午就抢了玉春楼的名妓,顺道用青楼里抢来的银两当聘金,侮辱姚府之意如此明显,姚仕江接了这千两黄金的银票,怕是要气得暴毙。

    “我的银子不是那么好拿的,朝廷的俸禄理该养那些精忠报国的儿郎,卖女求荣之辈,也就配拿那些寻欢之财。”暮青道。

    姚蕙青决定进都督府时就已不在乎闺誉了,那不妨用这银钱气一气姚仕江,激得他恼羞成怒,将把姚蕙青逐出家门的事闹得大些,最好人尽皆知。如此一来,日后假如姚蕙青能有个好归宿,姚家才没有身份立场去沾她的光、破坏她的生活。

    姚蕙青救过她的命,她没什么可帮她的,只能让她今日受些闺誉上的损失,博个前程似锦且无后患的将来。

    步惜欢将暮青揽得紧了些,他就爱她这性子,情义都放在心里,嘴上一句不说,事儿一件也不少做。

    暮青低下头,见步惜欢将脸埋在她胸前,呼吸渐烫,手摩挲着她的腰背,力道紧沉。

    没多久,她听见了他的声音,低沉微哑,“娘子,我们多久没亲热了?”

    暮青挑了挑眉,反应冷淡,“我们何时亲热过?”

    步惜欢闷声笑了起来,抬眼时眸底尚有未压得下的幽色,嘴上却笑道:“此话听来闺怨甚重,想必大婚之后,娘子必不会冷落了为夫。”

    以前他还有些担心她会太冷情,如今看来全然不是。

    甚好!

    “那也是婚后,现在少行撩拨之事,还是多养养你的身子吧。”暮青没好气地从步惜欢腿上下来,拿了银票下了楼去,交给月杀时吩咐道,“把这银票送去姚府,传我的话,就说军务繁忙,都督府没时间置办彩礼,让姚大人拿着银票自己去买吧!”

    月杀接过来便走了。

    姚府接到都督府的银票和传话后翻了天,姚仕江气得将银票揉成一团,却没狠心撕碎,一腔怒火无处发泄,便全都怪罪到了姚蕙青身上,加上妻妾们的煽风点火,姚仕江一怒之下请出了族规,一一列数庶女姚蕙青有违礼法及姚家祖训之罪,按族规将其逐出姚家,连其姨娘都受了牵连。

    姚蕙青的姨娘已过世多年,因生前有所出,姚府在姚姓祖坟的山脚下将她葬了,起了坟头立了简碑,年节时虽无人祭拜,好歹也算有个葬身之所。

    可姚府称她生出伤风败俗的女儿来不配葬在姚府的祖坟山下,要将棺椁迁去乱葬岗。

    姚府的告示贴出去后,事儿便闹大了。

    都督府里,姚蕙青起身吩咐香儿,“把我的披风拿来,出城!”

    暮青道:“城门将关,眼下查得严,姚府今日是不会出城的,要去也是明早。”

    姚蕙青笑了笑,晚霞映人,少女的笑容却有些苍白,“我有些年没去看我娘了,在姚府时连声娘都不能喊,逢年过节的,小姐们多在祠堂祭拜,祠堂里没有我娘的牌位,只有出殡那日,我跟着去过祖坟山下,算算时日,已有七年了。我进都督府本是想过几日后宅女子难有的日子,没想到连累了娘亲。姚府连夜掘墓泄恨也好,明日再去也罢,我都该去看看娘,在她坟前守上一夜。”

    暮青许久无言,忽然想起长街白雾茫茫,她孤身一人背着爹走出义庄的那日,沉默了许久,她点头道:“好!出城,我陪你!”

    暮青起身便往外走,要出去吩咐人备车马,走到东厢门口时,绿萝推着萧芳出来,道:“都督不妨备辆马车,小姐也想去。”

    萧芳坐在轮椅里,一片梨花落在鬓边,素钗素颜,本是冷得不沾人间烟火气的人,却被晚霞映粉了脸颊,添了三分人气儿,“我没见过城外是何风光,想出城看看罢了。”

    城门都快关了,眼看着晚霞将逝天色要黑,夜里出城看哪门子的风景?

    真是口不对心!

    萧芳把脸一转。

    姚蕙青笑了笑,吩咐香儿,“去备身披风,再多带条毯子,夜里凉,咱们都别染了风寒。”

    眼下元谦失踪,青州局势不明,盛京城里城外都不太平,三个女子要在山上过夜,暮青便点了月杀、血影和乌雅阿吉跟着,再加上绿萝,护卫虽少,却都是高手。暮青吩咐刘黑子和汤良留下来守着府里,明早另有任务。

    步惜欢还不能动用内力,暮青不允许他跟着,只让他放心。元谦派人刺杀她事败,晋王一党损失颇重,这个时候与其再派人刺杀她,不如保存力量,留待日后对付朝廷。

    步惜欢只嗯了一声,看似赞成,转身从衣柜里拿了紫貂大氅出来。

    “这都五月了,哪需披大氅?”暮青觉得步惜欢有些夸张,这大氅是在西北时,他给她的,暖和得紧,冬月里才用得着,她出城练兵前就收起来了。

    步惜欢还是给暮青披上,声音淡淡的,“傍晚起风了,披着吧,夜里凉。你的身子不能再受寒了,只当是为我,可好?”

    他每回问她可好时,语气里都带着无奈,这回眉宇间却生着忧色,暮青看在眼里,沉默地系好大氅,出了阁楼。

    步惜欢临窗看着暮青出了后园,这才淡淡地道:“把今夜能得闲的人都调去城外,确保万无一失。”

    窗外无人应声,却有道人影无声无息翻下了屋檐。

    姚家的祖坟在城外十里处,山头不高,山脚下的杂草却有半人高。

    七年没能到坟前祭母,姚蕙青下了马车后却没有东看西看到处寻找,她顺着山路下去,围着山脚走了一阵儿,停下后伸手拨开了杂草。暮青跟在后头,见杂草后并无墓碑,她看向姚蕙青,见她也愣了愣,随后想起什么似的往后退了二三十步,再拨开杂草时便笑了笑。

    暮青退了回来,见杂草后立着块灰扑扑的青碑,七年来无人祭拜,山泥草叶糊了字,已看不清了。

    姚蕙青在碑前蹲了下来,轻轻揭去碑上的草叶,一线残阳沉入远山后,将逝的晚霞映红了少女温柔的眉眼,“我记得,娘出殡时,我从坟头走回山路上,一共百步。今日数着这百步,竟走过了……也是,那是七年前,我刚满十岁,比起当年,今时今日的身量可不是长高了?”

    草叶一片一片地揭开,渐渐见了青碑上的字,字刻得浅,也刻得简。

    姚余氏之墓。

    “娘,女儿来了。”少女拿着素白的帕子轻轻擦拭着余氏二字上的旧泥,山风轻柔,笑容如兰,“七年未见,您可还记得女儿的模样?”

    她是庶出的女儿,只能奉嫡母为母,见了生母也只能唤姨娘。幼时与娘相见,哪怕关上房门说几句体己话,都要防着隔墙有耳,不敢喊娘。这一声娘藏在心里,今日终于叫出口,娘却已逝七年。

    暮青看着那青碑,想起去年六月汴河城外的新坟,眼看一年了,江南雨水多,碑上兴许已生青苔。

    一年了,不知何日能回江南,为爹除除坟头上的草。

    暮青转过身去,低头,默默地拔起草来。

    坟头周围清理出来时,天色已暗,绿萝推着萧芳到了坟前,萧芳腿上盖着条毯子,上头放着点心、酒盅和几支香。坟前点了香时,空地上也已生起了火堆,姚蕙青守着娘亲的坟坐着,萧芳坐在轮椅上,暮青坐在萧芳对面,身下铺着特意从马车里拿下来的锦垫。三人围着篝火坐着,姚蕙青娴静,暮青清冷,萧芳更是冷得拒人千里,三人话都不多,天黑了以后,绿萝和香儿从马车里拿出水囊和吃食来,三人吃过后气氛依旧沉闷。

    月杀、血影和乌雅阿吉在外围看着,绿萝近身护卫,香儿伺候着暮青三人吃饭、加柴。

    柴声噼啪,火光熊熊,暮青披着大氅,山风一丝也吹不进,兴许是太安静,也兴许是身旁的旧坟让她总是想起爹,于是竟有些想聊天,“我爹……”

    她一出声,姚蕙青和萧芳就看向她,见她戴着面具,一副不起眼的少年眉眼,眸光却亮若烟火,“我爹和我娘也没葬在一起,两人相隔百里,我有一年没去看过他们了。”

    暮青的事传闻很多,姚蕙青和萧芳都只是听说过一些,真假不知,如今听她慢慢道来,才惊知其中的艰辛险阻与惊心动魄。女子孤身在这世上比男儿要艰难得多,从军入朝,实乃惊世奇女子!

    香儿扯着帕子,一颗心跟着上上下下,比听话本都惊心。

    姚蕙青摇了摇头,盛京城里的传闻不少,却都不及她真实的经历惊心动魄。

    萧芳低着头没出声,暮青看向她,问:“你呢?”

    她对姚蕙青的过往已有所了解,对萧芳还知之甚少。

    “我爹葬身海底,我娘和萧家军一同葬身夷陵道,我从未去看过他们。”原以为萧芳不会提及过往,没想到她竟开了口,“我自幼在玉春楼里长大,身边只跟着奶娘,朝廷以为萧家落难后,我娘会将藏宝的秘密托付于她,所以朝廷特意留了奶娘的性命,指望她将秘密告诉我。奶娘确实告诉了我萧家的秘密,不过她所说的秘密却是压根就没有那些宝藏,我爹的副将临终前的话为的不过是保住我的性命。”

    “那你的奶娘呢?”

    “死了。我及笄那年,她助我出逃,被杖毙的。”萧芳盯着面前的篝火,这火光让她想起奶娘死的那夜。

    那夜,很多事情她都记不清了,只记得熊熊的火光、人声、棍棒声,她听见有人说奶娘死了,想想一出生就降临到身上的血仇,想想一生都要困在青楼的命运,忽然便觉得既然逃不了,又报不了仇,不如死了痛快,反正玉春楼里的女子都逃不过一个悲字,不是死于凌辱,就是死于自杀。敢自杀的不多,凡是被抄了家的,流放的也好,卖入青楼的也罢,皆有几个同族的兄弟姐妹在世,依大兴朝律,官奴自绝罪同谋逆,要连累族人被斩,因此玉春楼里的女子宁受凌辱之苦,也不敢死。而她身边只有奶娘,奶娘死了,她也就不惧一死了。没想到命运捉弄,那一跃没死得了,反而伤了腿,得了个烈女之名。

    萧芳自嘲一笑,她哪有那风骨,不过是觉得活着太累,不想活罢了。

    她的腿伤了之后,昏睡了多日,醒来时就见到了他……

    “如今你已出了玉春楼,总有一日能去夷陵道,祭拜萧夫人和萧家军的。”姚蕙青安慰萧芳,一出声就打断了她的思绪。

    萧芳没出声,她并非坚强的女子,无颜见娘和将士们的英魂。若有一日,她能像对面那女子一样,敢孤身面对一切,她一定会去见萧家的英魂,会去海上,看看爹当年守护的大海。

    “谢谢。”萧芳没来由地对暮青道谢。

    暮青以为萧芳谢的是救她出来的事,点了点头,便没再说话。

    这夜很长,山风徐徐,三个性情不同、年纪相仿的少女围着篝火坐着,一夜无话,一夜未眠,静等天明。

    日出时分,篝火已熄,暮青负手起身,望向盛京城的方向。

    城门该开了。

    晨光熹微,巍巍皇城城门大开时,长街上传来疾驰的马蹄声。

    守城小将远远喝道:“何人出城?奉相命严查城门,来者下马!”

    话音未落,战马扬蹄,踏在城门口的青石上,嚓的一声!

    高坐在马背上的两人手执腰牌,钨铁沉厚,雕着圆拙厚重大字,晨光落在其上,光泽幽冷——江北水师!

    守城小将心神一凛,知道江北水师都督府的人得罪不得,赶忙放行,那两个披甲亲卫却没往城门外去,而是收起腰牌打马调头,面向长街,守着城门。

    守城小将诧异万分,这是演哪一出?

    也就等了一刻的时辰,长街远处便瞧见一队人马向城门走来。头前引路的是个婆子,手里提着剑,后面跟着二十几个青壮汉子,有拿唢呐的、提纸钱的、打丧旗的,余下八人合力扛着一口华棺。

    大清早的见棺,谁家如此晦气?

    “城门严查,何人运棺出城?”小将见运棺的队伍人不多,不似官家的阵仗,又见那华棺少说值千两银子,便猜测来者是外城的商贾人家,因此喝问时语气不太好。

    那婆子脸上半分怯意未露,到了城门前将腰牌往前一递!

    守城小将眯了眯眼,那钨铁腰牌看得他险些以为自己眼花了——怎么又是江北水师都督府?

    “奉都督之命,出城接我们老夫人回府!”杨氏收了腰牌,眼望城门外。

    “老夫人?”小将一脸诧色,想破了脑袋也没想出来都督府何时有位老夫人。

    “我们夫人的娘亲曾是骁骑营参领府上的姨娘,我们都督贵为二品,姚大人区区四品,姚家的坟头太小,葬不下我们老夫人,都督命老奴出城接老夫人回府,停灵七日,重新出殡安葬!”杨氏脸色冷淡,眼神带煞。

    守城小将这才明白是为了何事,闹了半天是都督府和骁骑营参领府上斗起气来了。瞧杨氏的脸色,他就知道这事儿不能触了都督府的霉头,于是赶忙赔笑放行。

    杨氏命人落了棺,打开棺盖给守城的将士们检查了一番,道声起棺,便领着那二十几个青壮劳力出了城。

    新棺抬到十里外的山脚下时已是半上午,暮青问:“都安排妥当了?”

    杨氏答:“昨夜奴婢已将灵堂布置好了,刘小将军和汤小将军奉都督之命守着城门口,不会让姚家人出城寻晦气的。”

    姚蕙青不知暮青命人在府里布置了灵堂,她原以为今日只是迁坟,得知要将棺木运回去重新出殡后怔了半晌,坟里埋着的是她娘,她不觉得不吉利,却担心对暮青不好,于是劝道:“依我朝民俗,迁坟不吉,若再进阳宅,恐怕对都督……”

    “我是仵作,不惧晦气。”暮青负手而立,打断了姚蕙青的话,看了眼那些杨氏请来的青壮年,命他们依习俗祭拜开棺。

    那些青壮汉子忙到了坟前,姚蕙青见他们吹号子,洒纸钱,念告慰之词,心生百味,滋味难言。她福身一跪,没有言谢,一切感激尽在这一跪中。

    余氏已故七年,下葬时用的是口薄板木棺,棺木已腐了些,里面的尸身早已成了白骨。

    姚蕙青昨日傍晚来坟前祭拜时忍着未落泪,见了棺中娘亲的尸骨,再未忍住,跪在棺前哭了好些时辰。

    萧芳望着那棺木,目露悲色,爹葬身海底,娘葬身夷陵道的万人坑里,奶娘死后被一张草席一裹扔去了乱葬岗,她亲人的尸骨都已寻不着了。

    暮青耐心等着,直到姚蕙青哭罢,香儿将她扶起,她才戴了手套,将余氏的尸骨一块块的捡出,拼入新棺。

    盖棺之时,漫天纸钱洒着,汉子们喊着抬棺之号,扛起华棺上了山路,姚蕙青和香儿披上了孝衣,两人未坐马车,随杨氏行在棺前,一路步行回城。

    望见城门时已是晌午时分,只见城门里气氛剑拔弩张,刘黑子和汤良立在战马旁,前头空地上聚着鼻青脸肿的姚家护院和小厮,外城的百姓们远远围着议论纷纷。姚府的人报了官,盛京府衙的人到了之后却不敢拘捕都督府的人,只好两头劝着,守城的将士躲得远远的,也不敢沾上都督府的事儿,姚府的人到了城门两个时辰,愣是没出得去,直气得七窍生烟。

    城门外传来吹打丧号之声时,姚府的人和围观的百姓皆望出城门,见暮青骑马行在前头,后面跟着两个披麻戴孝的女子,女子身后是吹唢呐的、洒纸钱的、打丧旗的,一口华棺八人抬着,两旁亲卫骑马护着,后头两辆马车跟着,这阵仗虽不如朝中大员府中办丧事时的大,却激起了纷纷议论之声。

    “出殡出殡,自古都是往城外去,哪有往城里抬的?”

    “自古没有,我朝不是有了?你也不瞧瞧前头坐在神驹上的是何人,那可是英睿都督,少年之身,官居二品,行的从来就不是寻常事。”

    “也是,听说昨日早晨英睿都督从城外将姚参领的庶小姐带进了府里,下午就去玉春楼里抢了萧姑娘回府,听说还抢了黄金万两!玉春楼是何地界?那可是官字号的青楼,里头都是罪臣之女,赎身都不行,别说抢出来了,那是要杀头的!万两黄金是多少数目?够咱们住大屋娶娇娘顿顿好吃好喝过几百辈子的!那萧姑娘又是何人?清倌烈女,多少公子一掷千金都只能跟她下棋作诗,连床边儿都摸不着的人!嘿,竟跟着英睿都督回府了!”

    “我也听说了,姚大人府上昨日傍晚连告示都贴出来了,说将姚小姐逐出姚姓一族呢!也是,未出阁的小姐就这么跟着男子进了府,是够伤风败俗的。”

    “唉!兴许姚小姐有倾国倾城之貌吧,不然都督怎么连三媒六聘都不过,那么心急地就将人接进府去了?老话说得好,英雄难过美人关。”

    “我猜也是,不过貌美归貌美,女德可就……”

    “嘘!”

    这时,有人嘘了声,百姓们的议论之声顿时低了下去,见都督府送丧的队伍已经进了城门。

    姚府的人还在长街当中,暮青勒马,冷冷望着姚府的人,前头一个穿着圆领袍的管家,刚要说话,杨氏便提剑从送丧的队伍里走了出来,扫了眼围观的百姓,冷笑一声,扯开嗓子便问:“嘘什么嘘?有话就站出来说!”

    百姓们眼神躲闪,纷纷闭嘴,百姓站出来跟官府的人说话?又不是嫌命长。

    姚府的人却敢开口,但那管家的嘴刚张开,一声还没出,杨氏便先声夺人。

    她没理姚家人,厉目扫了眼围观的百姓,提剑一指,煞气冲冲,泼妇似的,“哪个说姚小姐伤风败俗?姚小姐是世间少有的大义女子,她救过我们都督的性命!我们都督前些日子被晋王一党派人刺杀,几百个江湖杀手搜山搜庄子!我倒想问问,谁家院子夜里进了人,浑身是血性命有危时,敢冒险相救?你、你、你,还是你?”

    杨氏提着剑,指一人,一人就往后退一步。

    “我还想问问,自认有此胆量者,智谋可足?庄子外头处处是杀手,谁能临危生计,保全自己的性命,又保全我们都督的性命?你、你、你,还是你?”杨氏指得百姓纷纷后退,冷笑一声,“世间深明大义智勇双全的人少,背后议人嚼舌头根子的怂人倒是一堆!”

    围观百姓纷纷低头,杨氏扬声,连道数事。

    “刚刚又是哪个说萧姑娘的?萧姑娘也是你能背后议论的?她是当年守东南杀海寇保得一方安宁的萧元帅之女,将门英烈之后!我们都督敬重萧家军才把她接出青楼,朝廷都没问罪,你们嚼哪门子的舌根子?”

    “我们都督战匪守村,戍边杀敌,操练水师,断案平冤,乃世间大好的英雄儿郎,嚼舌根子的也不摸摸自己的良心!姚小姐大义聪慧,萧姑娘贞烈,配我们都督,理该是佳话!”

    “再说他姚参领,卖女求荣不成,反怪女儿失了名节,一辆马车送出城去便把女儿扔在庄子里不管死活了。姚小姐的马车在府里被人动了手脚,险些死在山沟里,姚府不闻不问,小姐伤了腿,缺医少药,姚府也不闻不问。姚小姐救了我们都督之后,都督见她腿有疾,有没人管她的死活,这才把她带回了府里。要不然,姚小姐十七年华,这腿早早的就要落下病根儿!”

    “知道我们都督府今儿为何要把老夫人抬回来吗?那是因为姚参领说了,姚小姐的姨娘是寒门女子出身卑贱,不配葬在姚家的祖坟山下。哟!这话可真逗趣,寒门女子出身卑贱,您当年瞧人姑娘貌美,抢回去时怎不论出身?如今人死已成白骨,您说挖坟掘墓就挖坟掘墓,毫不顾念当年之情,这种不念旧情不护骨血之辈,也配当朝廷命官?”

    长街上静悄悄的,谁也没想到都督府里的一个婆子,嘴竟如此厉害。没人知道杨氏以前在奉县时,夫君死后泼皮欺她,她舌战邻里棒打泼皮,乃是有名的泼妇。

    姚家的人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管家心中望了眼四周,见百姓们已被这番话说得偏向了都督府,百姓们都是寒门出身,谁家也没少看朝廷权贵的脸色,闺女被抢去的事时常听见,杨氏最厉害的话实属最后那句,姚府怕是要惹众怒。

    杨氏的话却还没说完,“大家伙儿瞧瞧,姚府给姚小姐的姨娘置办的薄棺,堂堂朝廷四品府第,待一个有所出的姨娘竟是这般!难道,寒门百姓家的女儿就这么好欺?”

    说着话,杨氏走到后头的马车里,那马车出城时拉的是姚蕙青和香儿,两人回来时步行,马车却没空着。刘黑子和汤良牵马上前,从马车里搬下几块腐臭的残棺薄木,往姚府的人脚下一砸!

    姚府的人呼啦一声散开,瞅着脚下,眼神惊恐。

    这这这……盛殓余姨娘的棺材!

    “瞧瞧这棺材板儿烂的,姚大人也不嫌脸臊!”杨氏笑骂,回头看了眼都督府雇人抬着的华棺,“姚小姐不再是你们姚府的人了,却是我们都督府的人,姨娘虽然过世七年了,我们都督也要接回府里停灵七日重新出殡,到时可就不是你们姚府的姨娘了,而是朝廷二品将军的岳母,我们都督府的老夫人!至于地上这烂棺木,你们姚府拿回去,随便给哪个姨娘用吧!”

    杨氏回身朝暮青福了福身,眼里有着痛快的笑意。

    暮青眼底也隐生笑意,高坐在马背上,却仍冷着张脸,喝道:“回府!”

    刘黑子和汤良闻令上马,当先开路,百姓们纷纷让开,目送着都督府的送棺的队伍离开,直到暮青等人走远,也没听见一声议论。

    这天,都督府的人大摇大摆地走过外城,进了内城,将华棺抬到都督府门口,刚进府,便看见有宫人等在府里,手里拿着圣旨。

    ------题外话------

    我以为七千就能把过渡写完了,结果写了快八千了,还有些。

    还有一章就能把这一年写完,到阅兵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