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玄幻 > 失火的爱情> 第三章 游说女孩(第三卷)

第三章 游说女孩(第三卷)

    “什么?”

    女孩停止了挣扎,她也不在动了。

    她啼笑皆非的望着他,瞪大了眼睛。

    “你不会说自己就是这个国家的王子吧?”她笑嘻嘻的问:“不会说接近我,就是为了给予我赏赐吧?如果,”她沉吟了片刻,一双灵活的眸子像是暗空中的星辰。“你真的有了这种想法的话,那么你的目的达到了。”她神情一转,满脸认真。“说吧,想赏赐我什么呢?”

    “哼!”

    袁清风耸耸肩。

    他强压着火气,扬着眉毛说:

    “我救了你还要被你责怪,看来戏院里新拍的东郭先生与蛇,都要找你本色出演了呢。”

    “什么东郭先生与蛇?” 女孩斜睨了他一眼,然后纠正说:“是东郭先生与狼,农夫才与蛇呢。”

    “好好——你说的都对,我就是那个该死的农夫!”

    袁清风盯着女孩,眼光在暮色中闪亮。他第一次觉得和女孩斗嘴是那么的有趣,而且,他今天斗嘴的能力,可是超级的流利、超级棒、超级给力的。

    “你这个臭丫头,就算我是又蠢又笨的农夫,你也不会这样挖苦人的吧?总该说声谢谢,托您的福,我没出什么大事。至少要这样吧?更何况是救命之恩……最起码该说点什么像样的话在走吧?难道你不知道生命的可贵?不知道珍惜生命吗?!怎么能这么不知进退呢?”

    女孩转过头去,袁清风那暮色中的眼神叫她心慌,那阴郁的,低沉的声音也绞痛了她的心脏。

    “你还是给我乖乖的上车吧!”

    就在女孩恍惚茫然间,她已经被袁清风拖进了车里。

    袁清风随后也上了车,并把她掉在地上的帽子抛给了她。他开启了手中的遥控器,并锁上了车门。

    女孩从车座上爬起来,坐正了身子,她抬起了头,迎视着袁清风的目光,勇气又回到了她的身上。

    “你是刑警吗?是110吗?是太平洋警察吗?我去哪儿不关你的事,你凭什么管我呀?!”

    她开始冷静了,开始本能的应战了,开始面对现实了。

    “不要再这样了!”袁清风压低声音说:“你现在的身体里,充满了气愤与不智的荷尔蒙啊!当你身上的那些消退时,你会后悔的……我们还是好好谈谈吧。”

    “谈什么?”女孩甩了甩头,把面颊上的发丝甩向了脑后。“我不想跟你谈!”她清晰的说。

    “不不不!”

    袁清风摇头。

    “你需要冷静,需要有一个人点醒你,更需要……”

    “哎呦,你这个变态的大叔!想说什么呀?!”女孩挺了挺脊背。“你是成心的吗?你是要对我负责吗?你会负责吗?” 她瞪大眼睛盯着他,没好气的问他:“你觉得我——是个很随便的女人吗?觉得我好欺负吗?”

    “没有!”

    袁清风叹息的应道。

    “你怎么会是随便的女人呢?你充其量是个意气用事的小女生而已!”他诚恳地望着她。“你年纪轻轻的,哥哥对你说话就听好。”

    “哥哥?”

    女孩瞪了他一眼。

    “是呀,是哥哥而不是大叔!”袁清风微笑着:“因为看到你……就像看到我那……多年前失去的妹妹了。”

    他胡诌着,很自然的编着瞎话。

    “如果说到伤心呢,哥哥我可是国家代表哇。”

    他的声音里带着哭腔,他的唇边却浮起一个胜利的、虚弱的微笑。

    “我们家人真傻,真的。”

    他抬起那似乎失去了神采的眼睛来,他说:

    “我小的时候,家是住在乡下的,我们单知道下雪的时候野兽在山坳里没有食吃,会到村里来;却不知道春天也会来。我的妹妹一清早起来就开了门,拿小篮盛了一篮豆,坐在门槛上剥豆去。她是很听话的,句句都听;我呢,就在屋后劈柴,妈妈在掏米,米下了锅,要蒸豆。我叫妹妹,没有应,出去看,只见豆撒得一地,却再也没有我的妹妹了。”

    听到这里,女孩再忍不住了,她噗的一声失笑了。

    她侧过头来奇怪的望着袁清风,眼光里,带着笑意和调皮。

    “嗬嗬,故事讲得可真精彩喔。”她说:“你当时是不是以为她到别家去玩了?”

    “对呀!!”

    “但各处去一问,却没有。然后你急了,央人出去寻。直到下半天,寻来寻去寻到山坳里,看见刺柴上桂着一只她的小鞋。大家都说,糟了,怕是遭了狼了。再进去;她果然躺在草窠里,肚里的五脏已经都给吃空了,手上还紧紧的捏着那只小篮呢。”

    “你怎么知道?”

    袁清风故意的瞪大了眼睛。

    “我怎么会不知道呢!”女孩笑着说:“你这个祥林嫂的后人!全国人民都知道才对吧。”

    她盯着他看,好一会儿。

    “想说什么就说吧,不要再演什么苦情剧了。”

    “好吧!”

    袁清风微笑着。

    “我想对你说哦,天下受苦的人有很多,不要一直纠缠过去,爽快一点,酷一点,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不是说,时间就是最好的药么?有什么想不开的呢?”袁清风流利的劝说着:“时间过了,一切就会淡忘了。我到现在看到为爱而死的只有梁山伯、祝英台而已,所以才能在小说里出现。说是不能活想死的人,都活过来了,在急诊室里活过来了。说明天要死的人呢,后来朋友介绍了新对象就不死了,还说这么死了太冤枉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

    女孩不耐烦的盯着他,高傲的仰起头来。

    “我……”

    看着女孩的神情,袁清风忽然一时语塞。

    “我什么?”

    女孩盯着他问,盯着怔住的他,忽然又失笑了。

    “我知道你有知识是个文明人,你跟我说话可能要降低你的水准!”女孩嗤笑着说:“不要讲我难理解的简单点!比喻词、直喻词、拟人词不要跟我用!数学、哲学、天文学那些没用的别说!”

    她的声音清脆悦耳,像是一串串珠子掉进了玉盘里。

    “哦哦……”

    袁清风的眼睛闪过一抹奇异的光芒,紧紧的停驻在女孩的脸颊上。

    “我的意思是说……”

    他想了想,思维又回到了大脑。

    “不要说因为男人而不能活,也不要为了爱而要死要活。男人啊,根本就不需要给他们任何的爱!”

    他凝视着女孩那深幽如梦的眼睛,完全忘了自己也是个男人了。

    “是吗?”

    女孩轻声的问,她的目光也停驻在他的脸上。

    袁清风觉得女孩在透视他,在审判他。特别是那对深幽如梦的眼睛,更是深沉难测而敏锐的。

    她到底有多大?他在心里盘算着。因为,她的思想和那锋利的语言,可比她实际的年龄要成熟的多的多。

    “如果要爱的话,就得先从爱自己开始。”袁清风斜昵了她一眼,继续着已经开始的话题:“爱自己的工作,爱非洲那些可怜的孩子们!还要爱文化,爱艺术,如果还有余力的话,那么就可以好好的享受男人了。”

    “享受男人?”

    “是呀。”

    袁清风淡笑着,完全的放松下来了。

    “因为这样的话,就不会因为男人,因为爱而要死要活的了。”他说:“享受男人啊,就当是滑雪一样。”

    “滑雪?”

    女孩扫了他一眼。

    “不怕跌倒吗?”她皱着眉头问。

    “怕跌倒,就去游泳啊!”袁清风爽快的说。

    “要是游泳呛了水怎么办呢?”女孩固执的追问。

    “就去健身嘛——”袁清风大笑:“这个时候哇,你就会发现,有二头肌发达的帅哥就在那看着你!”他伸出食指,边点边笑着:“而你那些一直追逐的感情呢,也会在帅哥那里,变成新的感情。所以说,世上一切不变的东西,时间久了都会变的。”

    “不会变的。”

    女孩在摇头。

    她闪动着眼睑,潮湿的眼珠在缓缓的转动。。

    “别说大话了。”

    袁清风噗嗤一笑。

    “人是会变的,感情也会变,容易升起的火就容易熄灭。你看看我,我是……从开始到现在都会一样的。不对,我会更好!因为,我从不谈论感情,也绝不相信感情!”

    “喔——”

    女孩瞪大了眼睛。

    她侧过头望着他,然后摇了摇头,满脸深沉。

    “此时此刻的我,就像是掉进了未知的时空隧道里。”她再次失笑说:“我无从分辨天地四方,也无从分辨你口中的话是真是假……”

    她神情一变。

    “但是你——怎么可以如此的轻视一个人的感情呢?你不觉得你失去了太多太多的东西吗?”她很认真的问他。

    “什么?”

    “比如说……你的单纯,你的热情,你的梦想,你的不完整的存在。”

    “哦……”

    袁清风无语。

    他垂下头去,抑制着自己内心的悸动,用崭新的眼光重新凝视这丰富的女孩。

    “我想,天地宇宙阴阳交合之时,也就是万物复苏、一切蓄势待发之际。”过了好一会儿,他咽了一下口水,低声的,哲人一般的,从侧面对女孩进行了迂回战术。“虽然你目前面临一些苦难,但未来是美好的,遇到机会一定要把握呦!”他一本正经的,看着她说:“如此一来,人生才能平平安安,大吉大利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