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古言 > 簪娘别传> 第三百零九章 红丝球(十四)

第三百零九章 红丝球(十四)

    卫莺从这几天的观察得出,小姐很沮丧。不对。现在已经要叫她娘娘了。

    之前,卫莺和卫萝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在没有任何外人在场时,只管叫卫晟“小姐”。外人的范围很广泛,竟连自家老爷卫朴大人都包括了进去。

    可是如今不同了,皇太孙成了真正的皇帝。娘娘也成了贵妃。卫萝和卫莺犯了难,人人都在改口改称谓,她们两个也再难将那句“小姐”说出口。

    再加上卫晟这些天因为怀孕身体多有不舒服的时候,两个丫头不好多去打扰她,只能安静地待在宫门口拍拍石子,吃点宫里小厨房做的点心。

    卫萝有点想卜峰了。但她不好意思说。卫莺看出了她有心思,曾试探地问过两句,卫萝坚持不肯透露一丝一毫。

    她一直觉得卜峰对卫晟照顾有加。还在别院深居简出时,他就常来看望卫晟。虽说总自称奉了吴世璠之命,可卫萝看出他的雀跃,还是暗地里认为,这并不是办公事时可能流露出的情绪。

    现在她却开始想卜峰了,这是个不好的势头。卫萝自己劝告自己,别老惦记那两块糕点了,虽然味道不错,但也不能给自己无偿吃一辈子。

    “卫萝,你穿这么点不冷吗?”卫莺问到。她看见卫萝手腕处露出了一点浅紫色的袖边,意识到卫萝的衣服并没有换,还是在云南出发时穿的那一件。

    “不冷,这两天事情多,忙的也多,一天到晚都在跑,身上也热乎乎的。”卫萝将胖乎乎的手塞到卫莺的手里。果然,她的手光滑细软,暖融融的。

    “真好,我就不行。”卫萝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衣领,“一入了秋,我就得多穿,要不然就冷得不行。跟你玩耍也不行,身子也暖不过来。”

    卫萝看着卫莺纤细的脖颈,牵了她的手,两人一块来到小厨房。

    “先检查一下娘娘的补汤煮好了没,再给你做碗喝的。”卫萝拍了一下卫莺的肩膀。

    “你在想卜峰吗?”卫莺突然问。

    “怎么这么说,”卫萝羞愧地躲闪,卫莺的直觉怎么这么准?“我想他做什么!”

    “想他送你的糕点?”卫莺掀开砂壶,“还是想他对我们的好处?”

    “不是送我的!”卫萝面红耳赤,“是,是送给咱们小姐的。”

    卫莺连忙环视左右。确认没人以后才对卫萝小声说:“你怎么还管娘娘叫小姐?被人听见多不好?”

    卫萝内疚地说:“我的错,不该疏忽的。如今郭皇后已经开始执掌后宫,我们更应该小心谨慎来的。”

    两位丫头正说着,门口的小婢子跑来气喘吁吁地说:“两位姐姐让我好找,有客人来了。”

    卫萝和卫莺相视一眼,急忙并肩出门。

    门外果然站着卫萝偷偷思念的卜峰,他手拎着食盒,若有所思的样子。卫萝惊讶地忘了问候。还是卫莺先欠身行礼:“卜将军。”

    卫萝也有样学样。

    卜峰把手里的盒子递给卫萝,才问:“娘娘不在吗?”

    又是娘娘。

    “娘娘养胎,现在不知是睡了,还是醒着,若是醒着,着我和卫萝给将军通报一声——”

    “不了,”卜峰摆手,“既然在养胎,就不打扰娘娘了。劳烦二位姑娘向娘娘转达,收拾好宫中的物什,三日后移至别阁中去。”

    “搬家吗?”卫莺惊讶地问,“在这住的也还舒心,怎么——”

    “这是皇上为了卫娘娘安胎所做的安排,娘娘需要清净,这处宫殿太热闹了些。”

    卫莺在问话时,卫萝偷偷打开盒盖看了一眼。里面似乎放着一些馒头。隐隐露出暗红的馅儿。卫萝猜这是红豆馒头。她动了动喉咙,有点饿了。

    “那还真是有劳卜将军传话了。”卫莺有些不满地说。她才不相信这是皇帝的安排呢,肯定是郭皇后从中调度,这才让小姐又要受折腾搬迁的劳累。

    “若没有其他事,就先行告退了。替下官问候娘娘。”卜峰转身离去,卫萝仍然在咽口水。

    今天的馋劲儿很足。

    “你怎么啦?呆住了?我说你在想卜峰吧!”卫莺不以为然地开着玩笑,她只是胡乱一猜,没想到竟然被她歪打正着地猜到了这丫头的心事。

    不过,以前可真没看出——

    卫萝突然把食盒往卫莺怀里一丢,追了出去。卫莺傻眼了,她和那个小婢子喊了很久,也没有能够挽留跑得飞快的卫萝。卫莺看见她的发髻似乎松了一小捋,本想提醒她的,可是她早就跑得没有影子了。

    卜峰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尤其喜欢的胖姑娘卫萝正在追自己,他满心都是吴世璠的愁苦神色。卫晟移往新的住处并不如卫莺猜想的那样是郭叶在从中调度,而是迫于压力无奈行此举的吴世璠所为。在吴世璠宣布郭叶成为皇后又过了几天,郭壮图才被姗姗来迟的卫晟怀孕的消息吓得立刻启奏面圣。他没想到自己的女儿竟然向着吴世璠,将这个消息隐瞒了下来。于是他愈发地愤怒,在与吴世璠的面谈中直言建议吴世璠好好保护目前仅有的龙种,不能让卫娘娘受到来自宫里宫外的烦恼叨扰,又劳心神,还对未诞生的小皇子不好。吴世璠没有办法,只好对这位权倾朝野的辅臣妥协,将卫晟迁往更为偏僻的宫城角落。

    卜峰曾极力阻止过,甚至亲自到郭叶的宫中求情。过了这么长时间,他几乎快忘记了自己和这位皇后娘娘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交情。可郭叶也束手无策。当然有她不想帮的理由在,但更关键的是她父亲郭壮图的强横。

    这不就跟在云南时没有什么区别吗?卜峰愤愤地想。他拐了个弯,身后的卫萝没有刹住,踩到了他的脚停下来。卜峰意外地看着卫萝追上来,脸也红了半边。他小心地问:“怎么了?卫萝姑娘?”

    “将军你还愿意再来吗?”卫萝问得莫名其妙。卜峰不得不停脚。

    “若是娘娘的意思,那——”

    “不,不是娘娘的意思,”卫萝不好意思地低头。但她不住地吞咽口水,似乎饿劲儿还没有过去,“是我想问,当然,将军有将军的事忙,我不好再叨扰,若是将军觉得我麻烦到了将军,大可以不必理我——”

    “没有没有,”卜峰急忙打断她的自语,“姑娘请讲。”

    “自从郭娘娘封了皇后,又过了些日子,我家娘娘便一直闷闷不乐,但卜将军你是明白的,”卫萝恳切地对卜峰说,“我信任将军,才对将军这样说,你是明白的,为何我家娘娘闷闷不乐。”

    卜峰点头,肯定不是为了和郭叶争风吃醋。

    “娘娘不爽快,我们这些下人也没有什么好日子过,天天睡觉不踏实,吃饭也吃不安稳——”

    卜峰注意到卫萝的脸越来越红。怎么说呢,他已经猜到了这个小丫头要用一个多么拙劣的借口去挽留自己了。不过卜峰心情很好。

    “卜将军原来送...送的糕点还挺不错...我...就想着...”

    卫萝吞咽口水的动作越来越频繁,以至于卜峰也注意到了。“你身体不适吗?”他问。

    “不,只是饿。”卫萝低着头小声回答。卜峰放弃了拔腿准备离开的动作。靠近卫萝说:“姑娘近些日子一定不容易吧?委屈姑娘再忍一忍,等小皇子降生了——”

    卫萝不咽口水了,她可怜巴巴地抬头看了一眼卜峰。不容易的日子从前也过了很多,从没有外人这样关心过她。

    外人。

    她越来越叫不出口“小姐”终于找到了更确切的原因。

    “卫萝!卫萝!”卫莺从宫里赶出来,“娘娘唤我们俩呢!快去吧!”

    卫萝不得不从自己的感动中抽身,她朝卜峰行礼后匆匆离开。临近宫门处时突然停脚。

    卜峰仍旧站在大路上等待。

    “将军以后,记得常来。”卫萝不好意思地说。

    卜峰笑了一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