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玄幻 > 灵气时代的刺客> 第三百五十六章 孽枷与洪荒锁

第三百五十六章 孽枷与洪荒锁

    “什么方法?”

    一旁的楚柏闻言眼前一亮,连忙问道。

    楚树乃是楚柏一脉的族老,虽然现在疯疯癫癫的,身上处处透着邪意,但他终归觉醒了楚氏中从未有人觉醒过得鸾凤神目。鸾凤神目的威能,即便是身为王境的楚柏,也暗暗咋舌。

    更重要的是,自从楚树自囚于祠堂以后,已经很久没有发过疯了,所以楚柏还抱有一丝他能恢复正常的希望,并不愿意让楚树离开祠堂。

    只是祠堂对于一个世家来说,乃是根基,容不得有失,楚柏即便身为王境族老,也不好强行让楚树再居住在祠堂当中,现在听闻楚封有两全其美之法,楚柏不由得露出一丝急切之意。

    楚封见状一笑,淡淡道:“我有一法,可将楚树的修为神通尽皆封禁,即便他再次发疯,也不会对祠堂产生破坏。”

    楚柏闻言,刚刚露出的笑容顿时凝固在脸上。

    沉默了下,楚柏苦笑着摇摇头道:“二叔,你刚回家族,有许多事情还不太清楚,楚树虽然只是封侯境实力,但是他觉醒的鸾凤神目精妙非凡,一般的封印用不了多久就会被磨灭。”

    楚封闻言,脸色顿时阴沉起来,冷笑道:“刚刚我一时不查,被楚树冲破了封印,莫非你就觉得我的封印之术只是凡俗么?”

    楚柏心知楚封误会了,犹豫了下,一道精神力放出,和楚封交流了起来。

    其他非王境族老见状面面相觑,心知两人所商量的是事他们还不够资格知道,故而压下心头的疑惑,低头不语。

    楚柳则一直挂着淡淡的微笑,对两人的交流毫不在意。

    没多久,楚封脸上露出一股古怪之色,意外地看了楚树一眼,喃喃道:“没想到他竟有如此机缘,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

    说着,楚封一翻手,从怀中掏出一副金灿灿地枷锁。

    见到楚封手中的枷锁,在场众人瞳孔齐齐一缩。

    “这是……姜氏的孽枷?”楚柏试探着问道。一旁的楚柳虽未开口,但也是满脸凝重之色。

    姜氏孽枷,赫赫有名,是姜氏执法堂子弟招牌武器,炼制方法绝不外传,现在楚封随手掏出一副孽枷,由不得众人不震惊。

    “你们管这东西叫孽枷?呵呵,真不知道族里的情报子弟是干什么吃的!”楚封嘴角挂起一丝讥嘲之色。

    一名长相普通的族老闻言脸色一红,他就是负责情报的族老,现在被楚封当着众人的面嘲讽,脸上已经有些挂不住了。

    犹豫了下后,情报族老咬牙道:“二……二叔,孽枷乃是姜氏执法堂用来惩戒族中孽子所用的枷锁,故名孽枷。后来不少执法堂子弟贪图它的威力,常常用它来对敌,渐渐在世家中打出了名气。

    怎么,这些情报有什么不对吗?”

    这位情报族老平时虽然沉默寡言,但骨子里却是心高气傲之人,现在被楚封当面讥嘲,实在是忍不住了,也不顾对方是王境修士,直接跳出来质问。

    楚封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脸上的不屑之色更甚,道:“别家的情报摸不准也就罢了,自家人的情报也掌握不了,还敢跳出来说三道四?回去好好翻翻族里的卷宗吧!”

    情报族老闻言,脸上的怒色更甚,咬了咬牙后愤愤后退。

    楚柏见状干咳两声,道:“此物的名称来历或许是我们弄错了,不过它的确和姜氏的孽枷同出一源,敢问二叔是从何处所得?”

    他的话直说一般,还有半句没有明说。孽枷的炼制方法姜氏素来不外传,若是楚封是从姜氏偷来的,可能会横生不少枝节。

    楚封并没有回答,只是看着手中的孽枷,脸上露出一丝缅怀之色。

    楚柏见状,猛地想起了关于楚封年轻时的某段事迹,眼中闪过一抹恍然。

    不过他更关心的还是楚树,想了想道:“二叔,先不说孽枷能否锁住楚树,就算锁住了,楚树还不得被折磨的不成人形?”

    孽枷最厉害的地方不是被锁拿的人无法挣脱,而是被锁拿之人会被孽枷折磨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听到楚柏的疑惑,楚封淡淡一笑道:“放心,洪荒锁随心而动,只要我不产生折磨他的念头,楚树就不会产生任何痛苦。

    至于……,哼,以洪荒锁的威能,楚树绝对无法挣脱。”

    洪荒锁?

    在场的人心里一跳,这枷锁究竟有何威能,竟敢以洪荒为名?

    楚柏闻言点点头,道:“既如此,就依二祖之言吧。族长,你的意思呢?”

    楚柳眼光闪烁,不知道在考虑些什么,沉默了半晌,嘴里才吐出一个字:“可!”

    听楚柳开口,楚封微微一笑,手中金灿灿的洪荒锁消失不见,下一瞬间,楚树身上就被金色的符文锁链紧紧缚住,整个人动弹不得。

    将楚树押到祠堂下的密室中后,三名王境消失不见。

    还站在原地的楚欲瞥了眼祠堂的方向,眼中闪过凛冽的杀机,之后低头向一众族老施了一礼后,默默退走。

    剩下的族老对视了一眼,正准备离开的时候,情报族老眼中闪过一抹惊骇之色,一拍大腿道:“我想起来了?”

    闻言,正准备离开的族老纷纷停下脚步。

    见众人的目光汇集在自己身上,情报族老自知失言,苦笑一声道:“看来,我真的错了,对于姜氏的秘密,二叔他知道的远比我多……”

    “什么意思?”有族老不解。

    情报族老犹豫了下,叹道:“也不是什么重要的秘密,只是时光变迁,记得那件的事的人已经很少了,我也只是凑巧在族里的卷宗中翻到过,若不是二叔刚刚呵斥,我也险些忘了。”

    一众族老彻底被激起了好奇心,目光灼灼地盯着情报族老。

    “你们可能不知道,二叔他当年可是风流的很……

    他当年招惹的那些女子当中,对他用情最深的就是姜氏一位天才少女。在二祖出事之后,那位姜氏女子悄悄离开家族,一连暗杀了数位官方高级官员,最后还飘然而去。这件事情,在当时被传为美谈。

    现在看来,那位姜氏女子对二叔的用情,远比我想象的要深,估计她将许多姜氏的秘密透漏给了二叔,甚至连修炼功法都可能给了。”

    一众族老闻言恍然,难怪二祖楚封在谈及姜氏的时候,一副了如指掌的模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