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都市 > 超能仙医> 第三百五十章 一个人来!

第三百五十章 一个人来!

    唐锐并不信这话,当即手腕发力,推动断剑。

    画眉雪一般的颈部,赫然流出鲜血。

    然而,叶君临毫无反应。

    甚至还用戏谑的目光打量唐锐,像是嘲弄他的举动有多么滑稽一样。

    “你想怎么样!”

    唐锐声音一沉,死死盯着屏幕说道。

    叶君临皱起眉头,装出很不满意的样子:“这是你该有的态度吗,还是说,你不信我会对林婉儿做什么?”

    说完,他转过身,一巴掌抽在林婉儿的脸上。

    那张精致的小脸儿,瞬间肿胀起来。

    “够了!”

    唐锐怒吼一声,随即把断剑丢到了一旁。

    噗嗤!

    尽管画眉颈部受伤,但她怎么能放掉这个绝佳的出手机会,光速从腰间摸出一把匕首,狠狠刺入了唐锐的胸口。

    鲜血飚射,溅满了手机屏幕。

    “唔唔唔!”

    林婉儿看见这一幕,当即梨花带雨,哭的不成样子。

    叶君临这才点了点头,流露笑意说道:“这才像样嘛,画眉,你可以停手了。”

    谁知,画眉根本没有停手的意思,抽出匕首又捅了几刀,直到唐锐倒下,这才从他手中夺过手机,怒视开口:“叶君临你好手段啊,从一开始,你就知道我的全部计划?!”

    “你这女人实力不错,但过于自负了。”

    叶君临笑容带着一股子玩味,“虽然我还没有掌握所有剑字部的力量,但恰好跟你一起行动的那些人里,有一个已经跟了我,了解到你的计划以后,我干脆将计就计,在你暗杀的同时,寻找机会绑架唐锐的身边人,虽然只绑到一个小丫头,但现在看来,效果还是很不错的。”

    “但问题是,唐锐现在在我手里。”

    “只要我杀了他,这记功劳就还是我的。”

    “剑臣终究会是我来做,你什么都得不到!”

    画眉冷笑一声,这就准备给予唐锐致命一击。

    可刚刚回头,就看见一双冷若冰霜的眼睛。

    分明已经倒地不支的唐锐,竟然又神奇般的站在自己面前。

    唐锐胸前的伤口已经停止流血,周围多了几支不起眼的银针。

    “怎么可能……”

    不等画眉说完,唐锐轻而易举抓住她的手腕,不仅使她丢掉匕首,更直接折断了她的手臂。

    滔天的疼痛蔓延全身,画眉彻底丧失了战斗力。

    “叶君临,怎么样才肯交出婉儿。“

    唐锐拿回手机说道。

    叶君临不紧不慢的说道:“我给你一个地址,但需要你一个人来,多带一人,她都没有生还的机会!”

    “好。”

    “我等着你哦。”

    留下一句挑衅,叶君临直接挂掉了手机。

    随即,地址也发送过来。

    唐锐转过身,准备按电梯离开。

    “他是新任剑臣。”

    “剑字部的所有力量,都归他驱使。”

    “凭你一人,是斗不过他的。”

    “要我说,不如把那个林婉儿放弃吧,那种女人,你还不是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你不是杀了叶君临两个儿子吗,赔给他一个可以生儿子的女人,这也算是跟他两请了。”

    脚下传来画眉的声音,虚弱至极,却充满了幸灾乐祸。

    仿佛已经看到了唐锐的死期一样。

    唐锐的手指突然在按钮前停下。

    紧跟着,一掌拍了上去。

    整个电梯控制台,瞬间凹陷出一个大坑。

    电梯内也亮起猩红的警报灯,提醒他们电梯故障,无法打开。

    做完这些,唐锐蹲下来,在画眉的风衣口袋里摸出了一个小瓷瓶。

    血滴子在暗杀结束后,习惯将尸体伪装成自杀模样,这小瓷瓶内装着的,便是做到这一切最关键的一环。

    清道夫毒药。

    “你要干嘛?”

    画眉一下慌了。

    唐锐漠然的盯着她:“本来可以让你不那么痛苦地死去,但你的话冒犯了婉儿,所以,我没必要考虑你的感受了。”

    说完,唐锐把她身上每一处骨骼,都生生拧断捏碎,等到结束时,她的身体已经极度扭曲,不成人样。

    最令画眉绝望的是,唐锐做完这些就拽开电梯离开,完全没有杀她的意思。

    这一刻,她才终于明白,唐锐为什么要拿走清道夫了。

    清道夫虽然号称只给死人服用,但它对活人来说,还是有不少毒性的,至少要毒死一个将死之人还是没问题的。

    但是,唐锐带走了清道夫,切断了她服药自杀的可能。

    她只能等待颈部的伤口失血过多,才可以迎接死亡,可在这期间,她却要接受全身粉碎性骨折的痛苦,每一分每一秒,都是难以想象的煎熬。

    “回来!”

    “你给我回来!”

    画眉疯了,喊的声嘶力竭,筋疲力尽,可那扇坏掉的电梯门,让她与外界永久隔离。

    此时,唐锐已经开上车,发动最大马力,往叶君临给的地址驶去。

    没多久,林若雪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唐锐,你在哪?”

    “婉儿突然不见了。”

    “酒庄的电梯也坏了一部,监控被破坏,不知道里面的情况。”

    声音急促不安,听的让人心碎。

    唐锐深吸了一口气,安抚道:“放心,我很快就会接婉儿回来,至于那部电梯,是我弄坏的,你买通一下酒庄的人,不管听到什么声音,让他们不要靠近就是了。”

    他计算过,以画眉的伤势需要三个小时才能彻底死亡,在这期间,他不希望任何人去打扰画眉。

    “你说实话,婉儿她有危险吗?”

    “……”

    顿了两秒钟,唐锐终于还是说道,“有,抓走她的人是叶君临,以及血滴子杀手组织。”

    自己的声音带着太多情绪,要瞒住林若雪,还是太难。

    林若雪听后也沉默了许久。

    等她再开口时,唐锐与目的地已经非常接近。

    “我能做什么?”

    听得出,林若雪也在竭力让自己保持冷静。

    唐锐停下车,轻声安排。

    “就待在宴会上,哪里都不要去。”

    “我会通知宫明成,让他派出附近的武协精英,保护你们安全。”

    “如果明早还没有我的消息,通知朱家,就说血滴子力量已经渗透到京城,请他们通知战王处理此事。”

    下一刻,唐锐走出了车厢。

    寒风吹过。

    如唐锐的眼眸一样,深邃冰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