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玄幻 > 墨许余生初恋> 第一百八十四章 我会陪着你的

第一百八十四章 我会陪着你的

看来花溪月的确来过这里,不管是不是花溪月故意留下的珠子,他都认真的查看着,发现珠子上面好像写过数字的痕迹,不止数字,好像还有字母。

来不及等着询问,江墨时就马上打电话,让父亲找人查查监控,看周围有没有花溪月写的这几个数字和字母的车经过。

其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首先想到了车,只是想着花溪月既然留下线索,就一定不会随便留下个没有暗示意义的东西,有什么能决定花溪月失踪的方向呢,那就是跟着载她的车走。

很快,在一处路口的监控中,找到了符合这几个字母和数字的车,这辆车正在往省外走,这个地方本来就和别的省快衔接上了,进入别的市,在追起来就有些麻烦了。

江墨时按照那辆车的行车路线,马上驱车前往,真希望快点啊,真希望花溪月不要有什么事才好。

花溪月这回是真正见识到了什么叫做变色龙,本来俩人说得好好的,这叫徐老大的男人突然变了脸,让人将她绑了起来,她还没反应过来,他就拿着枪问她,打哪里好,花溪月愣愣的望着他,他突然又笑了,摸了一下她的脸,说他是开玩笑的。然而,下一秒,他就一手刀砍在她的脖颈上。

这会儿,她算是深刻感受到了什么叫做琢磨不透的男人,换言之,神经有严重问题的男人。醒来后,感觉蜷缩得有些难受,但是身子伸展不开,像在一个小空间里面,嘴上粘着胶带,她想破口大骂的愤怒只能咽回肚里。

静下心来后,她很快就感觉出来了,自己好像在车上的后备箱里,一想到将她藏在后备箱,花溪月的心里又不平静了,真是的,会不会怜香惜玉啊,她这么一个没人,竟然被藏在后备箱里。

花溪月叹了一口气,还是省着力气想着怎么逃走吧,要是逃不掉,不用说给江墨时一个交代,就连自己的小命,感觉也会岌岌可危。

也不知道江墨时能不能发现她留下的线索,花溪月秉着气,看能不能解开绳子,动了好几下,发现这次比上次的结绑得紧多了,而且绳索的结法也换了,自己想要解开,有点不容易。

看来这次,只能等着江墨时来救了,也不知道他们要把自己带到哪里去,她可真不希望被徐老大再吓一次啊。

并没有过多久,车子就停了,然后有人将花溪月直接给抗了起来,花溪月顿时就感觉血液要倒流的感觉,真想问候一下他老娘啊,抗的时候能不能先征求一下她的意见?

有人拿布条将她的眼睛蒙了起来,花溪月只能费劲的听着周围的动静,刚觉得自己快要适应一点被扛着的感觉,她就直接被人甩到了床上。“给她换衣服。”

她听到有个有些高兴的男声说着,然后就有人给她解着绳子,并将她的手铐上了,她奋力的挣扎,有个女声说压着她的腿,花溪月可不管是不是女的,抬起腿就乱踢,好像有人直接被她踢到了。

刚才让人给她脱衣服的男人骂了几句,说两个人,连一个小女孩都对付不了,并且将这两个人直接轰了出去。然后花溪月就感觉有趁机抓着她的腿,怎么挣扎都甩脱不挑,那人将她的腿拉直,直接给铐上了,这下花溪月就算想挣扎也挣扎不了了。

她摆动着身子,就是不安安分分的,不知道这人绑着自己到底想干什么,但是从心底觉察自己可能遇到危险了。有人将她眼睛上的布条拿下来,一个阴笑男人的脸就印在她的眼前,她猛的打了一个寒颤,那种感觉自己有危险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

她看了一下周围,自己所处的地方,好像是在一个手术室了,旁边摆满了手术用品,那些明晃晃的刀,格外的刺眼。花溪月再看看这个穿着手术服的男人,猛的想到了男人要做什么。

她瞪大了眼睛,有些可怜兮兮的的看着这个男人,但是男人的嘴角上扬了一下,让花溪月很快就能明白,他不会放过她了。

花溪月的眼泪不受控制的往下流,男人却是没有丝毫的怜惜,只是笑着说:“我就喜欢看你们这样的表情,绝望,痛苦,悲伤,恐惧,每一张脸上,表现这些情绪的时候,表情也各不相同,实在是太美了。”

花溪月觉得这个是是个疯子,绝对是个十足十的神经病,但是对于接下来的命运,她有种无能为力的挫败。

男人直接掀开了她的衣服,在她的肚子上做着比划,并且告诉她,这是心脏,这里是肾,我会让你看着我把她们从你身体里拿出来。花溪月摇着头,嘴里一直念叨着不要,但是男人根本就不在意她,自顾自的选取下手的位置。

连麻药都不打,男人就直接动刀子了,为了防止她乱动还特意将她的上半身和膝盖处也绑着了,她现在完全都动不了,而此时,外面突然有打斗的声音传来。

男人却是完全没有受影响,直接用刀子划开了她的肚子,然后一个男人突然闯入,花溪月又痛又急,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眼前一片都好像模糊着,却还是看到了那双关心她的眼睛。

江墨时拿着一根铁棍,直接一棍子打在这个男人的腿上,让他再也站不起来,紧接着,又打在他的背上,一棍比一棍重,又快又狠。

等男人趴在了地上起不来的时候,江墨时赶紧去给花溪月捂着伤口解绑,他撕开花溪月口上的胶布,看到花溪月嘴里全都是血,更加心疼了。

花溪月一把抱住他,往他的怀里使劲的钻,这次,真的是吓坏她了。怎么都止不住的眼泪将他的衣服直接打湿了,他喊着花溪月的名字,让她别害怕,自己在她的身边,边说边给花溪月做了简单的包扎,脱下外套,盖在她的身上,马上把她送去医院。

一开始到这的时候,江墨时就已经提前报警了这会儿警察全都过来了,他跟警察打了招呼,就准备直接送她去医院,可是花溪月抱着他,说什么也不放手,只能叫别人帮忙开车送去医院了。

警察看着女孩惨白的脸,也是有些担心,速度很快,医院也提前联系好了,车刚到医院门口,医院就有人在外等着了。

可是花溪月还是死都不放手,没办法,江墨时只能将花溪月抱进去,边走边和她说没有危险了,让医生给她治疗伤口,他就在手术室外面等着,绝对不离开。

她泪眼婆娑的看着自己,江墨时自己也有些不忍心放她一个人进去了,但他不是医生,花溪月必须要医生治疗,他一口吻上了花溪月的唇,疼得她马上就皱起了眉。

江墨时看着她,心疼的劝道:“你看你现在伤得有多重,我答应你,我真的不走,就在这里一直等着你出来,乖,听话,你好好的活着,才算是是对我最好的交代,小月,听话,好不好?”

旁边的医生和护士都看得有些感动了,这对情人的关系真好啊,一时之间就在那静静地等着他们俩说完。江墨时再次吻了她一下,花溪月这才放开他,即将被推进到里面,眼睛却是一直盯着他,深怕江墨时会跑,自己会再次求救无门一样。

江墨时也看着她,他用口型对着花溪月说别怕,等门关上了,江墨时像瞬间没了力气一样瘫坐了下来,真的有些不敢相信,要是自己再来晚一分钟,真不敢相信花溪月会遭遇什么。

他到的时候,看着那群人正往外运输着一个个的小箱子,打开一看,里面竟然是人体的器官,他顿时就感觉不妙了。都来不及多想,直接操着个东西,就往里面冲,还好,还好最后一刻,他找到了花溪月,还好,花溪月还活着。

像上了战场一样,他的整颗心都提到嗓子眼了,这会儿缓了下来,却感觉整个人都瘫软了一样,他拿出手机,给其他人报着消息,说花溪月找到了。

并没有要多长时间,花溪月就被推出来了,医生给她缝合了伤口,身体没什么大碍,修养一段时间,等伤口愈合就好了。

花溪月还没有醒,只能暂时住在这里,将花溪月推进病房后,就有警察过来,要他做一下笔录,江墨时不敢离开,直接在病房里做着笔录,硬是寸步都不敢离开花溪月。

让护士帮忙打来了水,又替自己去买了盆子和手帕,他自己动手,给花溪月擦拭着身体,等父亲过来的时候,正好用干净的衣服给花溪月换上。没想到换衣服的时候,花溪月突然醒了,气氛感觉有些尴尬,江墨时却脸不红心不跳的给花溪月穿着衣服。

花溪月就这样看着他,她大概也觉得不好意思,脸上快速的染着绯红,却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就这样看着江墨时将她的所有衣服都穿好。

换完了之后,花溪月直接将自己的头藏在被子里,却是被江墨时给拉开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