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仙侠 > 这家三口不简单> 第一百三十二章 给诸家长敲警钟

第一百三十二章 给诸家长敲警钟

“啊?”言念念连忙缩回小手,“对不起哦。”言念念因为又一次喝水急了呛到泪水都出来了,所以对呛到很敏感。

“唔,米事啦,不过,刚才好像真的差点呛到哦。”叶赫兰水顺了顺胸口。

“!”言念念可怜巴巴的看着她。

“没关系啦,以后咱们也不在吃东西的时候玩啦。”叶赫兰水大大咧咧的安慰着言念念。

言念念点头:“嗯,爹爹说,吃东西的时候要专心的。”

……

最终事情还是闹得满城皆知。

“这样真的好么?”丁一书媛窝在言金怀里汇报着当天的情况。

“没什么不好的,我说呀,这又不是你的错误,为什么要为之伤神呢?”

“这不是看不惯她们抹黑咱们嘛。”

“反转的视频不是都给你看了么。”

视频一共有五段剪辑合成。

第一段是蒋瀞莹的艺术测试的视频,小家伙的小脸贴在舞蹈室的透明玻璃上,眼神里洋溢着的渴望和期许都快要溢出屏幕了。

第二段是蒋瀞莹母亲大闹艺术天堂的场景。

第三段是被母亲硬生生拖回家的绝望眼神,绝望中带着一丝哀求,希望母亲可以回心转意。

第四段,则是之前蒋瀞莹母亲拦言金不成要‘碰瓷’的视频。虽然她并没有打算碰瓷,但是视频显示的场景任谁看了都会下意识的认为她在碰瓷。

特别是紧随其后的第五段,十几位退学的家长聚在一起商量着抹黑言金学校,逼学校就范的视频。

这段就更猥琐了。直接以偷摄的角度记录事情,黑边上还打了这样一句话:‘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某位有良知的家长。’

之前有多叫嚣,等视频一出来就有多打脸,言金也不想再发生类似的事情,直接在视频最后说:“希望大家引以为戒,下次,乐园学院就会拿起法律的武器扞卫自己的尊严。”

“可,这对处于漩涡中心的孩子不公平啊。”丁一书媛于心不忍。

“纵观人生来说,这对她是最好的结果,这不可不是我以为的,而是事实。”

既然看透了事情的前因后果,言金自然不会陷入一般家长的那种‘我认为怎样怎样’的思考模式中。

“你说的都对,但会不会影响孩子和家长的关系呢?”丁一书媛的心有的时候比言金的心还软还善良。也知道此举是为了孩子着想。

“恰恰相反。我是在拯救他们之间的亲子关系。”言金温柔的顺了顺丁一书媛的秀发。

“现在孩子还小,还处于那种对家长盲目的无条件的信任状态,哪怕是家长生气了打孩子,骂孩子,等这个劲儿过去了,孩子还会一如既往的跟家长亲近。但是!”

言金顿了顿,换了一种语气继续说:“但是,这个记忆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的,那些曾经的悲伤是不会消散的,都沉淀在意识深处。当孩子自我意识开始渐渐独立,她会反思,会权衡的时候,就会一股脑的爆发出来。甚至会影响孩子未来的一生。”

“所以,这些孩子们在叛逆期才会更加乖戾。”

“如果这个时候,引导着家长认清现实,知道什么样的爱才是孩子最需要的,而不是盲目的,自以为是的,无用的,甚至是反效果的付出,从而改善亲子关系,那么以后孩子在成才的同时,也会成为一个非常孝顺的孩子。那些不快乐只有用真挚的她需要的爱才能抚平。”

“并且,咱们还终止了恶性家庭教育的传承。”

要知道,很多家庭并不是她想要对孩子暴躁,而是他就是这么长大的,自然而然认为孩子就应该棍棒教育,又或者在愤怒的时候被潜意识支配从而家暴。

那句话不是说么,棍棒底下出孝子么。

因为不孝顺的都被打死在棍子底下了?=.=!

“嗯,我明白了。”丁一书媛收敛了一下心情,匐在言金心口,静静的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

“金。”

“嗯?”言金一愣,很久很久没有听到丁一书媛这么唤自己了。

“你回来了,真好。”丁一书媛像是梦呓一般说着,“你知道吗?有很多次,夜深人静的时候,我都感觉自己撑不下去了,但看着念念五分像你的小模样,我就有了力气坚持。”

言金没有说什么,只是轻柔的紧紧搂着她。

“呼——我怎么还伤感上了哈。”

言金依旧没有说什么,只是微微低头,吻去了她眼角的泪渍。苦涩,凄凉,嗯,还有点咸。

言金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多感慨,这些天见的家长多了,不自觉就往自己的往昔上想。

如果言金没有回来,或者如果一家子依旧如从前那般清贫,自己也是这些家长中的一员。

为了孩子四处奔波,为了孩子能更好的上学,求爷爷告奶奶的托关系找人情。每天为柴米油盐斤斤计较,起的比鸡早,睡的比夜猫子晚。二十几岁的少女活的像三四十岁的老妈子。

躺了好一会儿的丁一书媛猛的扑到言金面前,手肘撑着言金胸膛捧着言金棱角分明的脸:“快告诉我,这一些都不是在做梦。”

“不,你就是在做梦,做的还是春梦。”

丁一书媛气势一顿,瞬间小脾气就上来了。

“讨厌讨厌讨厌。”丁一书媛撒泼一般轻轻捶着言金,捶着捶着猛地扑向言金嘴唇。

“唔——”

还好言金修为够高,防住了她的偷袭,不然以这火箭头槌的架势亲吻,这是要顺便拔牙吗?还是拔大门牙的那种!!!

言金防备住了自己,却没想到丁一书媛虎起来连自己都咬。

“唔——咔哒砸岑勒(磕到嘴唇了)”嘴唇磕破皮,丁一书媛说话都飘了。

“人家都说一孕傻三年,这都第五个年头了吧。”还有几个月就是言念念五生日了。

“嘤嘤嘤,你嫌弃我。”给丁一书媛点阳光,她就立马开始灿烂了,还是那种起鸡皮疙瘩的灿烂。

“你这是跟谁学的?!”言金没好气的戳了戳她脑门。

“哈哈,表情包啊,不都这么玩么。还有什么哭唧唧~~~”丁一书媛已经完全进入崩坏模式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