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玄幻 > 六合奇闻录> 第二百九十五章 三条小道

第二百九十五章 三条小道

网友写的头头是道,字里行间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邡巢细细一想也觉得似乎有几分道理,可细细一推敲又觉得问题很大,首先这都是几千年前的事情了,为什么别人查不到的事儿此人却能查到,难不成此人能穿梭过去未来,其次,此人说尉猖和女子争斗不休的究极原因是一个宝物,就算是邪曜石吧,可根据邡巢对邪曜石的了解,七曜奇石都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使用的,邪曜石作为七曜奇石中两块特殊的奇石之一,更是需要万里挑一之人才有资格使用邪曜石。

女子和尉猖争夺这块奇石,难不成尉猖就这么巧可以使用邪曜石吗?

再者,七曜奇石之所以出名是因为先秦墨家制作的传奇兵武七曜天工,换句话说,周朝之后到了春秋时期,数百年过去了,邪曜石还是从地下来到了世间并且落在了墨家前辈的手里,那这中间又有什么故事呢?

根据这名网友的说法,眠宫都已经完全塌陷并且被埋了数百年,在那个时代信息资源,科技手段有限,想破土动工并且进入数百年前的地下宫殿可不是容易的事,必然会被记录进墨家的古籍之中,可邡巢在各种墨家遗留下来的资料里都没有找到过关于邪曜石的详细记录,只有他手上那本墨家手札中提过一笔,说是当年有墨家前辈中的奇人从南方而来,带来一块奇石,此石呈黑紫之色,见其之人皆心生恐惧不敢靠近,唯有前辈无动于衷,随手把玩,称其为阴曜石,后人也称其为邪曜石。

邡巢看完资料伸了个懒腰,摆弄了一下耳麦说道:“喂,喂……能听见我说话吗?”

但可惜依然没人回答,他朝窗外看了一眼,现在接近凌晨两点,外面的马路上车流量很小,偶尔有一两辆车子经过,博物馆附近更是什么人都没有。

却在此时有一辆黑色的轿车开了过来,车灯在邡巢的车子上晃了一下,邡巢急忙缩了缩脑袋,虽然车窗上贴着暗色的膜,可还是害怕被人发现。

轿车停了下来,从车上一共走下来五个人,邡巢一个都不认识,但这几个家伙看起来来者不善,几乎每个人都背了一个包,而且指着博物馆的方向议论纷纷。

“难道是‘鬼盗’那边的人,转生会还是山水台,亦或者是盐雪会的人?”邡巢心里猜测,可偏偏这时候又无法通知其他三个人,因此只能干着急。

在眠宫之中,唐尧不知道过了多久,可能几个小时甚至可能几天过去了,他的神志慢慢清醒,缓缓睁开眼睛,脑袋胀得生疼,口干舌燥,想朝四周张望可却发现身子好像被锁住了竟然动弹不得。

周围一片漆黑,没有一丝一毫的光亮,唐尧甚至一度认为自己可能还在梦里没有醒来,直到眼前出现了一团火焰,火焰有些刺眼,唐尧忍不住将眼睛眯了起来,而这时火焰后方出现了一双妖魔般的眼睛,唐尧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这双眼睛。

“是你把我带到这里来的吗,你想干什么?”唐尧开口问道。

火焰在唐尧面前熄灭,随后黑暗中他听见火石敲打发出的响声,紧接着眼前突然蹿起无数团火焰,四周的墙壁,地面,乃至天花板上全都燃烧起来,唐尧的眼睛被突如其来的火焰照的生疼,可还勉强能够睁开,眼前是一个巨大但破败的宫殿,他努力睁开眼睛,试图让自己看的更清楚一些,整个破败宫殿的风格非常古老,但即便过去了上千年的时光也难掩其曾经的奢华和气派。

唐尧正被绑在一根断了一半的石柱上,身上是青铜色的链子,正前方是三条狭长的石头小道,而在石头小道的左右两边各自有几个开凿的四四方方的大坑,这些大坑具体是干什么的唐尧还不知道,目光逐渐向前方延伸,他看见了道路的尽头,在那里有一个毁坏了一半的雕塑,雕塑的脑袋不翼而飞,但身体还算保存的完好,造型似乎是某位古代的神明,体态应该是女性,却长着六条手臂,而这六条手臂全都重叠在一起,向上托着什么东西,以唐尧现在这个位置看不清六条手臂到底托着什么。

黑洞落在了唐尧面前,人影慢慢探出头来看着唐尧说:“是我把你带到这里来的,我要你为我做一件事。”

“哦?曾经雄霸一方的诸侯尉猖也需要我这个小人物来帮忙吗?”唐尧问道。

黑洞中的人影明显一顿,接着突然伸手掐住了唐尧的脖子质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是尉猖?”

唐尧示意这家伙松手,等对方放松之后他咳嗽了一声喘上一口气再说:“很简单,我之前虽然神志不清可外界的声音还是能听见一些的,我记得你对被控制的古灵说这个地方曾经是你的,那些古灵曾经都是你的部下,这里是眠宫,是当初尉猖建造的宫殿,你说你是这里的主人,那你应该就是尉猖。”

“原来你能听见我说的话,也罢,我也没必要再对你隐瞒,我就是尉猖,这里曾经是我的宫殿,我为其取名眠宫,是我为自己死后长眠而准备的地方。”尉猖说道。

“你为何会变成这幅尊容,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变成古灵了吧,是谁把你变成古灵的?”唐尧问道。

尉猖侧过头看向远处的雕塑,伸手一指喝道:“是她,那个该死的女人。”

“那尊神像?”

“那是她为自己建造的神像,这里曾是她和败魂教教徒集会的地方。”尉猖这句话却让唐尧不明白了,根据资料,败魂教是尉猖镇压的,这座眠宫又是尉猖为自己建造的宫殿,怎么会变成败魂教集会的地方,看来他们之前查到的资料和事实还是有很大出入的。

“这座眠宫不是你的吗,败魂教最后不也是你派兵镇压的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你口中的那个女人究竟是谁,能说明白点吗?”唐尧和这些古人交流起来相当吃力,他们总是不喜欢把话说完,老是说一半藏一半,申屠牙就是这样,唐尧纠正了他好久才让他改了这个坏习惯。

尉猖却没有要解释的意思,解开了唐尧身上锁链的一端,接着拽着他往前走到了三条小路的前方,指着远处的神像说:“你不是冲着邪曜石来的吗,看见那尊雕塑的六条手臂了吗,邪曜石被六条手臂共同托着,你想要的话就过去拿吧。”

唐尧看了一眼神像,又看了看道路周围的大坑奇怪地问:“你有这么好心吗?这不会是陷阱吧。”

“我没必要回答你的问题,你想要就过去拿,这条路一直走到头就能到达神像正下方,爬上去你就能拿到邪曜石。”说话间尉猖推了唐尧一把,却没有为唐尧解开锁链的意思。

唐尧肯定不敢就这么走过去,就算用脚后跟他也能猜到这里面肯定有猫腻,回过头冲尉猖嚷嚷道:“你倒是把我身上的锁链解开啊,要不然我也爬不上那么高的神像。”

“少废话,要么走过去拿邪曜石,要么我现在就送你归西。”尉猖看上去很着急,甚至在什么都不愿意解释的情况下逼迫唐尧向前走,黑洞之中伸出了令人不寒而栗的骨刺,唐尧点了点头重新转头看向了面前的三条小道。

这似乎是一个选择,他大胆猜测这看起来没什么特别的小道肯定有什么特殊含义,就在此时他似乎瞧见了正前方小道的起点处,地面上好像刻着什么图案,他走过去用脚拨开地上的泥土,在覆盖的泥土下面是一个看起来很像“死”字的图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