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现言 > 顾少,你命中缺我!> 第946章 不敢后悔

第946章 不敢后悔

    黎汐“唔”了一声,也不知道懂了没有,懂了多少,不过面色倒是比此前缓和了不少。

    凉栀又说:“还有啊,如果郑医生对你有好感,一定值因为你是你,你不用学习别的任何人,只要做你自己就好……你现在这样打扮很酷,很帅,我挺喜欢的,但我更喜欢曾经的你……因为我认识的,也是曾经的你啊!”

    黎汐有些羞赧的低下头,脸上浮起一抹红,说:“你说的好像……有点道理……不过你觉得他……我是说郑维宇,他喜欢我吗?我是说,之前的我?”

    凉栀想了下,给了一个肯定的答案:“我觉得……是喜欢的。”

    回到包厢前,凉栀给齐瑶打了个电话,得知齐瑶已经带着齐晓阳回去,多少放下心。

    还说回去是顾少卿安排的司机开的车,让凉栀代为表达感谢,凉栀应下了。

    挂电话之前,凉栀让齐瑶如果有需要帮助,一定记得联系她,齐瑶也应下了。

    温时越已经在公寓呆了整整一天,白日里大部分时间都在用电脑办公。

    其实他不是个喜欢拖延的人,现在处理的,有些是下周要处理的东西,以往时候,提前带回来处理,也不是没有。

    可像如今这般积极,却实在少数。

    他想,是因为什么呢?明白了,他是希望下周见到凉栀时,可以不用因为工作繁忙,去看看她的时间都没有。

    说到底,是想挪出时间跟她多接触。

    早上,他忘了吃饭,中午点了份外卖,也接到了姐姐的电话,让他回余家吃饭,他拒绝了,说忙。

    现在外面夜幕垂下,城市的灯火已经依稀亮起来。

    冬日的冷风带着浑浊的气息搅动云雾,让整个世界都变得模糊不清了。

    如果不是,那一定是他眼睛看不清了。

    他将手中的咖啡杯子放下,里面是他刚喝完了的一杯苦咖啡,侧眸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同时思考晚上吃点什么。

    继续点外卖?还是要出去吃?

    冬日的冷,或许可以让人清醒吧。

    他转身去卧室,准备换身衣服出门。

    但人刚走两步,一阵门铃声就在那时传来,他眯着眼睛确认了下。

    没错,门铃的确响了。

    他走到门边,从猫眼看了一眼,眉头皱起。

    外面的人等不到开门,就再次按响了门铃,温时越终于是拉开了门。

    一阵清冷的气息,夹杂着烧烤的辣味,席卷而来。

    沈烟疏扯下盖住整张小脸的口罩,说道:“我买了烧烤和啤酒,一块吃吧?”

    温时越本想问一句,你来干什么?

    可又觉得没什么意义,他侧过身子,让她进门。

    房门关上,清冷的气息被阻挡在门外,沈烟疏将帽子也扯了下来,只穿着袜子便朝着厨房跑去,一边跑,一边抱怨外面的天气太冷。

    不一会儿,她出来了,手里端着一些盘子。

    又几分钟后,烧烤被摆在了餐桌上,沈烟疏还洗了两个杯子,将脾气打开了,倒了两杯放好。

    她招手温时越:“阿越,快过来吃烧烤。”

    温时越顿了下,到底还是走过去了。

    沈烟疏帮他拉开椅子,他也没拒绝,坐下了。

    沈烟疏说拿出一个羊肉串递过去:“你尝尝看,快。”

    温时越接过来,吃了一口。

    沈烟疏立马惊喜的问:“怎么样?有没有很惊喜?是不是味道有点熟悉?”

    温时越抬起眸子,看她一眼:“你在S大附近买的?”

    沈烟疏笑:“你真的吃出来啦……怎么样,是不是挺怀念的?”

    凉栀失踪之后,顾少卿也很快毕了业。

    反而是沈烟疏跟温时越成了最后留下的人,那期间,沈烟疏有请过温时越吃过几次烧烤。

    温时越找不到凉栀,心情烦躁,三次有两次都会去。

    那时候两人交流不多,基本就一口对着一口的喝酒。

    为彼此爱而不得的人,为彼此求而不得的爱情。

    沈烟疏不知道温时越记不记得,曾经的曾经,有过那么一次,两人喝的烂醉如泥,沈烟疏看着温时越,说:“要不,我们俩在一起吧。”

    可惜温时越已经醉的不省人事。

    其实并不是沈烟疏酒量比温时越高多少,只是比起温时越,沈烟疏还是会有所克制。

    现在想来,那份克制大抵也是,爱的不如他深吧。

    然而借酒浇愁愁更愁,这是自古而来的真理。

    如今两个人再次一块喝酒,吃烧烤,沈烟疏的心境已经完全不同,但对面的人,却好似从未变过。

    他的目光,也从未偏移过。

    “阿越,其实我一直很想问你个问题……”沈烟疏顿了下,到底是说出口了。

    温时越没有抬头,沉默的吃着烧烤,喝着啤酒。

    沈烟疏道:“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少卿跟余悠悠结婚了,你……会放弃么?”

    温时越的动作略顿了下,然后继续吃,没回答。

    沈烟疏道:“其实你想过没有,你现在所有的执着,全是自己的一份不甘心……因为连你自己都不敢去承认,你曾经是有可能拥有余悠悠,甚至永远拥有的,你怕你承认了,你就会后悔……”

    “不,其实你已经后悔了……可你很明白你不能后悔,所以你就不断的,不断的,给自己找理由,找许多你认为合情合理的借口,你看似是在用这些去说服余悠悠,企图让她理解你的无奈和痛苦,其实你分明是在说服你自己……”

    沈烟疏深吸一口气,眸子也微微垂下来,她说:“阿越,你早就知道……甚至可能五年前就知道……你已经失去了余悠悠……彻底失去了她……对吧。”

    “砰——”的一声,温时越将啤酒的杯子往桌子上一放,抬眸看她,眼神凉凉的,声音也是凉凉的:“说够了么?”

    沈烟疏失笑了一声,语气带着悲伤:“阿越……我一直以为我们俩是同一种人,可现在我发现并不是,因为我已经认清了现实,并且开始接受现实了,可是你,却依旧活在梦里,怎么都叫不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