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都市 > 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311章 我爱你

第1311章 我爱你

“当然,爷爷一定不会放弃的,爷爷不会让桐桐担心。”

“表爷爷,那您别愁眉苦脸的了,我去把小月牙叫下来,她说今天要跳舞给布桐表妹看的,布桐表妹看了一定会高兴的。”黎晚愉道。

“对,差点忘记小心肝了,她可是家里的开心果,快把她带来吧。”

……

小月牙被送去幼儿园之后,收心了不少,也渐渐展现出了强大的学习天赋,学什么东西都很快。

黎晚愉播放了音乐,小月牙很快有模有样地跳起了芭蕾,样子有点笨拙,但是格外专注。

“妈咪!”小月牙跳完舞,跑到了布桐怀里,“月牙儿跳得好不好看?”

“好看的,比妈咪小时候厉害多了,妈咪小时候没你跳得好。”布桐笑着夸赞道。

“嘻嘻,月牙儿会好好努力哒,下次会跳得更好。”

布桐抱着她,在她额头上亲了又亲,“好。”

布老爷子见布桐情绪不高,开口道,“时间不早了,桐桐,早点带小月牙去休息吧,明天还要上课呢。”

“好,爷爷,您也早点休息。”

布桐带着小月牙回房,放水帮她洗澡,立刻遭到小月牙的拒绝,“妈咪,你说月牙儿要自己动手洗澡澡的,不能让妈咪帮忙。”

“这话的确是妈咪说的,但是妈咪现在很想帮小月牙洗澡。”布桐看着她,眼底不自觉地氤氲起了一抹雾气,“月牙儿可以让妈咪帮你洗吗?”

小月牙自然感觉不到布桐的异样,果断拒绝,“不行的,自己的事情自己做,月牙儿要自己洗的。”

“……那好,你自己洗吧,妈咪在这里看着你洗。”布桐在浴缸边的小凳子上坐了下来,看着小月牙自己坐在浴缸里边洗边玩。

良久,小月牙玩够了,冲着布桐伸出双手,“妈咪抱。”

“好。”布桐把小月牙从水里抱了出来,拿着浴巾裹住她。

“啊啊啊!”小月牙尖叫出声,“月牙儿身上的泡沫还没冲呢!”

布桐愣在那里,一脸茫然,不知道该怎么做。

“怎么了怎么了?”小兰闻声跑了进来,见布桐有点不对劲,急忙问小月牙,“小公主,怎么回事啊?”

“妈咪没帮月牙儿冲泡沫。”

“哦,没关系的,小兰姐姐帮你冲。”小兰扶着布桐到一旁坐下,“小姐,你先坐着休息一下吧。”

布桐坐在凳子上,看着小兰把小月牙抱到花洒下冲水,这才渐渐回过神来。

“小姐,咱们出去吧,您回房休息,我来哄小公主睡觉。”

“好。”布桐起身,在小月牙脸上亲了亲,“宝贝晚安。”

“妈咪晚安,早点休息哟。”

“嗯,妈咪会的。”

布桐走出小月牙的房间,靠在一旁的墙上,缓了好一会儿,才回到了主卧。

……

林澈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

他缓缓睁开眼睛,入目,是熟悉的天花板。

昨晚的思绪渐渐回笼,林澈猛然坐起身,发现偌大奢华的房间内只有他一个人,而身上也没有什么不适感。

昨晚布桐明明要杀他的,他怎么还活着?

后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竟然一点都记不起来了。

林澈蹙了蹙眉,拿起手机,拨出了布桐的号码,却根本没办法打通。

这个手机是沈彦给他的,看样子,是布桐提前把这个号码拉进了黑名单。

林澈放下手机,重新再床上躺了下来,闭上眼睛思忖着。

良久,他的唇角勾起一个阴冷的弧度,重新拿起手机,拨出了另一个号码。

“你好,哪位?”对方很快接起。

“择一,好久不见了……”

江择一愣了一下,很快咬牙开口道,“林澈,我没去找你你倒是找上我来了?”

“稍安勿躁,我知道你早就想杀了我了,只是厉景琛不让而已,”林澈淡然地笑着,继续道,“厉景琛挺有能耐的啊,连小丁都想到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昨晚他应该是找来了小丁来给我催眠了吧?”

江择一不置可否,没有回答他的话。

林澈心中已经有了答案,笑道,“我虽然不会催眠术,但是我父亲从小就给我做催眠训练,为的是我不被催眠,所以你以为我会这么轻而易举让你们得到解药?”

电话那端,江择一的手攥紧成拳,“林澈,除了桐桐,我们什么都能给你,我送你一座私人岛屿,给你一辈子花不完的钱,你平安度过余生不好吗?”

“没有桐桐的余生,我一天都不想过,”林澈冷然道,“择一,你不是跟黎晚愉在一起了吗?你如果真的深爱她,就应该能理解我的感受才对。”

“我的爱是正面的,跟你的不一样,如果所有人都跟你一样,得不到就要毁灭,这个世界上还有人渴望爱吗?”

“对,你高尚,我无耻,可是我不在乎,我不在乎你们怎么看我怎么恨我,我只遵从自己的心,”林澈笑了笑,道,“你帮我转告厉景琛,他有什么法子尽管使出来,这一次他如果还能赢了我,我就彻底认输,心甘情愿地死在他的手里。”

“林澈,你别太猖狂,你也是吃着布家的饭长大的,应该不会忘记,从小爷爷就教导我们,邪不胜正。”

“是啊,邪不胜正,只可惜,这一次,我赢定了……”

林澈说完,直接挂上了电话。

这一边,江择一气得脸色铁青,额头上青筋暴跳。

“择一,林澈说什么了?”黎晚愉担忧地顺着他的背,“不管他说了什么,你都别生气,不然他更得意了。”

江择一深呼吸一口气,冷静了下来,“我不生气,我只是不懂,他为什么会这么偏执。”

“你跟他根本不是一类人,当然不懂,”黎晚愉无奈地笑了笑,“曾经陪在我们身边那个温润如玉的小澈哥哥是假的,仔细想想,就算要回忆,我们也无从回忆一个假象,所以没必要为了他生气,他一定不会有好下场的,然后会从我们的生命中彻底消失……”

江择一抱住了她,“还好当初你及时发现了他的真面目,停止了对他的感情,不然我们很有可能因为他而错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