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古言 > 穿越成英台,带着山伯逃婚去> 第一百三十章 迷惑人心

第一百三十章 迷惑人心

    英台把小菊安抚了下,就在心里想,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呢?为什么自己都眼看着要被迷惑了?难不成是真娘的弟弟也在做戏给自己看?

    可是,比以他姐姐现在在祝府的这种地位,他有必要这样演戏给我这样一个小丫头看过,根本就没有必要,对吧?

    可是再想想小菊的动机,到底是什么?小菊有必要骗自己吗?

    可是据自己平日里观察小菊跟自己和银心,也是关系很好,而且都是打心眼里有喜欢的,看她平时老实又楚楚可怜的样子,根本就不是一个会撒谎的孩子呀,她也没必要骗自己发生这种事情吧?

    可是两个人完全看出来都不像是骗人的样子,为什么都是各抒己见,这其中肯定有一个人是说了谎话的。

    可是要怎么样才能分得清到底谁说了谎话呢,这件事情还真是有点难办。

    英台又从今天出去花园里,去找那真娘的弟弟开始想起,看看到底是哪一个细节出了问题?

    还记得,当时自己气势汹汹的跑出,心里想着老弟也要看看这这娘的弟弟到底是什么个角色,居然这么狂,跑到祝府里来撒野。

    就想若是他好欺负的话,就直接把他赶跑算了,让他在这里再横行霸道。

    谁知道,英台和银心一路循着花香路径,鸟语引人,来到前院的大花园里。

    只见一个白衣少年,正在花园里荷塘边的水榭中,据卷读书呢!

    “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衣沾不足惜,但使愿无违。”

    当时英台心想,这家伙念得居然是陶渊明,五柳先生的诗:

    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

    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

    道狭草木长,夕露沾我衣。

    衣沾不足惜,但使愿无违。

    英台暗骂:“这小子,胆敢侮辱五柳先生,真恶心,这么好的事,经过他的苦,都被他玷污了!”

    及近处,英台说:“唉,哪来的野小子,刚刚跑到祝府,在这里,念诗,像你们这种不要脸的人居然还会面试,这还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呀,不过告诉你你俩都太恶心人了,像你这种人,念了这五柳先生的这首诗,简直是太侮辱,陶渊明了!”

    “呃,小孩,你我我素无冤仇,为何这样说我?”那白衣少年道。

    英台虽然比他个子矮多了,可是还是很明显的看得出,这少年,继承了他姐姐那狐狸精的盛世美颜。

    没想到一家子颜值都这么高,居然就在这里干这些见不得人的事情,专门破坏人家家庭人伦。本来对他也还有一点点好感,现在想起来他的姐姐来,那好感也慢慢消散了!眼前还有比他还更恶心的么,心想这种人也能欣赏陶渊明的诗吗?

    英台说:“我是谁?你和你姐姐两个狐狸精,你们这个男狐狸一个女狐狸,专门在我家里兴风作浪,无名人心,居然都没有打听清楚这家里的人,都有些什么人吗?,还不认识我,哈哈哈哈……”

    “你,孩子,你小小的还是个孩童,没想到说话如此粗俗,我不愿意与你一般见识,我们读书人不听不得你这种粗俗的话语,你还是早早去了,我不和你一般见识!”少年眼看是被祝英台说的话给气糊涂了。

    要不是看着英台年龄小,还是个八九岁的孩童,其实真想提起她来问问,是从哪里听来的这些话?

    英台说:“呵!好大的口气,好大的胆子呀,你这小子赶紧给我滚出祝福告诉你,这里根本就不是你撒野的地方,而且如果住英台在这里一天时间,你就休想在祝府里掀起来风浪!”

    “呃,原来你就是祝府里,你大名鼎鼎的祝英台呀?没想到你还有这么小的一个孩子,居然就如此牙尖嘴利,我差点被你骂的吐血啊!”那少年道。

    银心说:“哼,敢骂我们家公子,你胆子也太大了,也不打听打听祝府里,是谁的面子最大?”

    “哈哈哈,这是祝英台吗?我以为是什么呢!不过你们两个人年纪小小,说话还这么威严,我也是佩服的紧,呵呵呵!”那少年不甘示弱。

    英台说:“原来你早就知道我的名字呀,妈呀,我也懒得解释,既然知道我是谁就该知道,此刻给我滚出祝府去,别让我发火,我若是发火了,就不是走出去了,而是滚出去了!”

    “不知道我犯了什么法,居然让一个小孩子过来,要赶我出去,这还真是尽职尽责!祝府难道就没有什么人了?需要一个小孩子来赶人!”那少年道。

    银心笑道:“你可别小看我们家公子,他虽然还是个小孩子,可是是我们祝府,唯一的一个男子汉呢!”

    在这少年眼里,两个翅膀的时候,说男子汉的这种话,这是听起来很有意思啊。

    少年说:“哦!,是我看长的眉清目秀的,恐怕是个小女孩吧,还公子男子汉,哄谁呢?”

    英台和银心互视一眼,心想,除非他真娘知道自己是个女孩,也告诉了他弟弟,难道爹不管这件事情吗?就让他们把自己的事情给抖露出去了,英台可是从小都是女扮男装的,家里很少有人知道了,就除了自己自己院里和老爷,夫人屋里的丫鬟,其他的都还不知道。

    怎么就让这真娘,随便就告诉我了她弟弟呢!

    英台说“你这小子别乱打岔了,你说说,你是不是那真娘的弟弟?”

    那少年笑道:“就算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你还能把我怎么样呀?再说了,我能听到祝府,肯定是有原因的,你都不问青红皂白,然后就把来到祝府的客人这样骂的狗血淋头,这是你们祝家的教养吗?”

    英台说:“你少在这里强词夺理,我知道你们两个姊妹俩迷人心也很厉害,但是在我这里吃不开,我祝英台不识你那套,再说了就是啊,你们把别人全部都迷糊了,但是到我祝英台这里看,这里是根本,行不通的,懂吗?所以就不要再白白的做了,无谓的挣扎了,该从哪里来就从到哪里去,不要害我,对你不客气……”

    <!-- csy:25169948:154:2019-07-14 11:28:00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