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古言 > 穿越成英台,带着山伯逃婚去> 第七十三章 梦魇

第七十三章 梦魇

    英台睡梦中,梦见自己好像长大了长到自己穿越之前的二十几岁的样子,穿了一身青绿色的袍子,十分的帅气,还是一副女扮男装的样子。

    因台见自己走在一个满是松树的山林中,山林里,好像还有人在打打闹闹的嬉笑着,仿佛还有一些读书的声音,英台心想莫非是到了那,祝英台和梁山伯读书的,名山书院。

    只见前面有一层薄雾遮住了山间的松树和藤蔓,遮天蔽日勇气缭绕,仿佛是一个南方的深山老林,北方的山达不到这样密度的,湿气和雾气还有这样的树木巨大,一看就是森森的深林,还有这些藤蔓。想到这里面好像是一个妖精,住的洞天福地一样,好像里面藏着许多的秘密,等待着英台去发现。

    英台突然看见那藤蔓的另一头站着一个英俊俊俏的少年,那少年就好像是一个白马王子不对,像古代的那种白衣少年。英俊潇洒,风流倜傥。

    只见那少年突然对英台笑着说:“英台快来呀,这里有好玩的,好多蝴蝶呀,你快点来,这是我发现的,我们捉几只蝴蝶回去玩好不好?呵呵呵……”

    那一层薄雾在遮在少年的脸上时隐时现,有时候看得清楚,有时候又朦胧,但是怎么样都是那样好看,就连声音都是那样的好听,给人一种情不自禁想要靠近的感觉。

    英台说:“你是谁呀?我认识你吗?……”

    英台心想,古代的男人不是都说男女授受不亲,一般都是比较谨慎和矜持的吗?为什么这个男人喊自己,喊的这样亲热也不顾羞耻,也不管那伦理道德的男女授受不亲,就还问自己要不要抓蝴蝶回去吧,这还真是让英台觉得有点稀奇,一个他一个现代人都觉得有点突兀呢。

    “英台,你怎么连我也忘了呀,你我拜了兄弟,我是你梁兄呀,你居然连你兄弟长都不认识了,你这个弟弟当的可是太不地道了,我们在一起相处了都好几年了,你居然一下子不认识我了,你让我好伤心呀!”

    那喊英台的男人,见英台不认识他,他倒是十分伤心难过的样子,看他那样难过伤心的样子,并不是像是装出来的!英台想了想不对呀,他刚才好像说他是我的梁兄,天呐,这不会是提前在梦中遇见了梁山伯吧?

    惊讶的嘴巴里都能塞进一个元宵来,睁着大大的眼睛,惊奇道:“你说你是梁兄,你是梁山伯吗?”

    英台心里跳得扑通扑通的,心想自己不是做了个梦吗?为什么梦里面心跳都是这样的真实,连自己的紧张的喘息声自己都能听得见了。

    英台这时候已经分不清这到底是梦还是现实,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这是梁山伯和她同时入了一个梦,但是此时的梁山伯应该还是个小孩子,他比英台也大不了几岁呀,怎么能是这么大的一个少年小伙子?

    那白衣少年笑道:“你终于想起我是你梁兄了呀?哈哈哈哈哈,太好了,英台你病了好几天了,你病了之后就忘了我,一度失忆了呢!我还以为你这辈子都想不起来我是谁了呢,我们俩在一起这么多年,我可真不想失去你这么一个兄弟呀!”

    英台见这少年居然承认他是梁山伯,可英台心中还没有结束,一下子见到梁山伯这种激动让她根本久久无法平复这激动的心情呀。

    英台正准备走向梁山伯,要好好看清楚这个梁山伯到底是长得什么样子,到底以后遇见的梁山伯和这梦中的梁山伯会不会是一个人呢?再或许这个梦难道是自己上辈子残留的记忆吗?有的有些人有修行的高道,就会说,人做梦其实都是上辈子的,残存的记忆。

    英台眼看着自己就要走到梁山伯跟前了,只见梁山伯笑得那样阳光,那样明媚,就连雾气都遮不住他身上的阳光,这样一个阳光的少年又怎能萌生出自杀的想法呢,应该心中不禁疑惑起来。

    这个英台,马上就要走到梁山伯的面前的时候,谁知道那斜刺里突然出来一个男人:“英台,山伯已经死了,你别过去,他只是骗你的鬼魂,你千万不要被他骗了!我是你的从小的青梅竹马的好朋友,我不可能骗你的,你相信我,你要过去的话,你也就是一个死人了!”

    英台一看,这男人说是自己的从小的青梅竹马的好朋友,不会骗自己,又说山伯已经死了,这些消息都让英台觉得应接不暇,觉得惊奇不已,但最惊奇的并不是这些,也并不是山伯已经死了,要骗英台这件事情,而是英台现在看见自称是自己从小青梅竹马的这个朋友,是不会骗自己的这个朋友,居然是自己没有穿越之前的那个渣男前男友哎。

    英台说:“晋鹏,你怎么也来到古代了?你跑到这里想做什么?我们俩已经分手了,你这个渣男恶心死我了,还说你是我从小青梅竹马的,好朋友,你不要靠近我,我看见你就恶心……”

    英台心想这男人,这渣男居然也来到了古代,莫非是想要拆散她和山伯?这个渣男真是恶心,山伯和英台的感情哪能是他这种人来玷污的呢?

    那男人先是一惊,后来又一愣,转而一笑道:“英台,你这倒是搞什么笑啊,我可不叫什么晋鹏,我是马文才呀,我们俩从小到大到大你居然连我也不认识了?你这次的病害的可真是不轻呀!你可记得我们俩小时候设了擂台打比赛,哦,你把我打的鼻青脸肿,我把你的腰给你都快踩断了呢,这件事你总能记得起来吧?”

    英台不可思议的盯着这个自称自己是马文才的这个人,甩甩头心想他怎么是马文才呢?难道这次居然是马文才?可是马文才长大的样子,为什么和那渣男晋鹏长得一模一样呢?

    英台一时都无法分得清这马文才的男人,到底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但是他又对自己和马文才两个小时后打擂台的这件事情记得清清楚楚,这不得不让英才相信他就是如假包换的马文才呀!

    <!-- csy:25169948:91:2019-07-02 11:29:02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