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古言 > 穿越成英台,带着山伯逃婚去> 第七十章 逆子

第七十章 逆子

    英台见小菊和芝兰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吵的也是开心的不得了,愿也没有打搅他们,让他们说去吧,反正到时候赏不赏都无所谓,自己打着马文才也不是为了要赏金呀,再说了马文才这家伙就是别人不给自己钱,自己也会把它收拾残了的,等着吧,迟早有这么一天,把马文才打成个脑残,才能解决心头之恨。

    银心说:“小姐,你猜他们刚才骂什么呢?我刚才给仓鼠和梁子两个人调解的时候,你知道他们俩骂什么?”

    英台说:“难不成和我有关系吗?他们吵吵架难道是为了保护我啊,这不可能吧,我还没有对他们好多车的程度呢,再说了我来到古代这几天一直在想办法挣钱,跟他们相处的时间还短呢!”

    英台可没有这么强的自信心,就跟家丁丫鬟们关系这么好了,再说了自己才来了几天呀,就要求别人对自己好,这也太霸道了吧,哪里有这样的人呢。

    这可不是仗着自己是有钱人家的小姐就欺负那穷苦人家的孩子嘛,自己好歹也是接受过,嗯,新时代新思想的新女性,怎么能被这些陈规旧俗的封建条款,给画出来道道束缚住手脚呢。

    银心噗嗤一声笑道:“我刚去,他们俩说是在打着闹着玩呢,结果还解释说他们有那个打架的劲,准备回去大展拳脚,好好操练起来,等长大了和你一起,去把那马文才给揍成脑残,让他再狂吗?你看你的手下,和你的想法说法都是一模一样的,怪不得人家说打狗看主人你这主人和狗都是一模一样的呀,哦,不不对是主人和小厮的思想一模一样呵呵呵呵……”

    英台笑道:“天呐,不会吧,真的吗?居然有这样奇妙的事情,我这边才说了,把马文才要打成脑残,他们又说要把马文才打成脑残,你说我们中国人这么讲究,这一语成谶的这种话,你说会不会马文才以后真的会成为脑残,所以我们今天无意中巧合的都说了这句话呢?”

    银心笑道:“这可说不准若是有像那微信文章推送的说,人的意念长就是一个能量场,这种能量场吸收的能量多了,就会达到一定的意念能量,就会使这事情发生改变,成为现实,就像我们生育许愿是一个道理。”

    “那能量场就像气场强大的人,比如说你来到古代你是祝英台,你一定要翻身农奴把主做,你现在这种带领我们翻身打仗的气势,就把我们给带动起来了。你看这些丫鬟小厮们,不都是想跟着你在古代混出一番成绩来吗?哦不对,他们是本来就是这个时代的人,他们是在想在他们的人生中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这可不都是你身上与生俱来的那种气场影响的,所以说这种气场是可以影响,嗯一年了一年是可以影响许愿的,所以经过我一番分析下来,你们说的话很可能在不久远的将来成为现实。”

    英台听林欣说了这么大半天的话,都快把自己脚用了,自他难道不知道自己经常被马文才打得头昏眼花已经没有分析的能力了,还在这里给自己讲这么长篇大论,仿佛教导主任在教育同学一样。

    英台笑道:“我的号银心呀!没想到你还有这边发辩论精彩的,发言,你这精彩的发言实在让我深感佩服,佩服的五体投地啊,可是到现在我都没听懂你说的是什么话,但是你说,我们说的话是很有可能发生的,这句我听懂了,哈哈……”

    银心笑道:“你少给我装了,你能听不懂就这么简单的几句话,你若是听不懂,你还是一个接受了现代思想的大学生,再说了这家这篇文章推送的时候我不是给你看过吗?你现在倒是听不懂了,我怀疑你今天是不是被马文才打的脑震荡了,这也古代也没有一个拍x光拍脑ct的地方呀,也不能给你这脑子好好检查检查,也不知道你以后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别到时候还没等你把马文才打成脑残呢,他倒是先把你打成个脑残,那可就糟了,哈哈哈……”

    英台没好气的白了银心一眼说:“有你这样的好姐妹好闺蜜好哥们吗,你闺蜜被人打成这样,你不好好心疼也就罢了,你还气敌人说话,真是气死我了!看我回去等我还好了,我追着你,挠你痒痒,让你笑的,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把你这臭毛病给你治掉,呵呵呵……”

    说这话一路上的也是无话,几个人找了个单价就把英台给抬了回来,仿佛那古代人做的露天的轿子似的,一台做到上面倒是也是十分悠哉悠哉的晃了晃着一路回到了家,终于体会了一把古代人做轿子的爽。

    回到家之后,祝公远就在门口等着,大家伙们都上去给祝公远报信,说英台这次给祝府,挣够了,脸面,可是老爷要上小姐什么吗?

    谁知道出乎大家的意料之外,祝公远既没有赏英台,反而脸色十分不好看,厉声呵斥道:“逆子给我跪下……”

    祝公远,这一声呵斥,可是把几个抬着小轿子,几个小厮吓得一下子,抬轿子的手一哆嗦,差点把英台摔下来个狗吃屎,一咕噜就跌在了,祝公远脚下。

    英台战战兢兢道:“姐,您这是怎么了呀?我今天都打了胜仗,您倒不高兴啊,这你这一喊差点把我憋的疼死啊,我听他被马文才那小贼打的,腰都快断了,脑子都快烂了,您都还这样喊着哎哟,疼死我了……”

    祝公远呵斥道:“妮子,谁让你跟那马太鼠的儿子打架的,若不是上次人家来我们府上,你忍着点啊,不要和他动手,他能在这广东中大庭之下和你比武吗?这现在弄的到时候和马家的梁子就结下了你爹以后的官,到底还当不当了,银子还要不要了,你这逆子就知道和别人都争很斗气?今天你打就打吧,你还把那马公子打的鼻青脸肿滚下台来叫爹叫娘娘的,马太守心疼他儿子,刚才派人已经来过了……”

    <!-- csy:25169948:86:2019-07-02 11:28:55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