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古言 > 穿越成英台,带着山伯逃婚去> 第六章 小子你找死

第六章 小子你找死

    英台听这小男孩,骂自己丑,一时气氛难平,便骂道:“丑你妹夫?你个小狗崽子……”

    那男孩,提起裤子,就扑上来要打,心想自己从来没有受过,这样气道:“哎,你个王八蛋,敢骂你大爷我,你知道大爷我是谁吗?大爷在家从来,除了我爹,没有第二个人敢在我跟前说大话,你居然敢骂我是小狗崽子,你等着,大爷今天下来,打断你的狗腿子?”

    那小男孩,站在高台上,英台孩子路径下面,中间还各种一从兰花,一从矮竹子。

    男人盘旋而下,想要跟英台打架。

    英台本来是英子穿越过来的,从小自己家没钱,啥也没有本事,就是她爹怕自己女儿长大了受欺负,便从小给报的武术班,让学的拳脚功夫。

    虽然这英子穿越成英台之后,变成了短腿短胳膊的小矮子,八九岁的小英台,可英台,学过的那些武打搏击姿势可没忘啊!

    英台当即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卷起袖子,摆好驾驶迎敌再说。

    银心知道英台的拳脚厉害,又见这小男孩,心高气傲,实在是坏的很,惹人讨厌很。

    银心便骂道:“敢问,大爷你是谁啊?”不是说不知道大爷是谁么?

    那小男孩竖起大拇指,指着鼻子哼道:“你听好了,大爷我是马太守宝贝儿子,马文才是也!”

    英台和银心,一听是马文才这个,杀千刀的挨货,马上对视一眼,笑着拎起拳头就是一顿乱揍道:“你小爷们,今天打的就是你这大爷,马太守的宝贝儿子,马文才是也!”

    英台一听是马文才,不管三七二十一,上去就是一顿胖揍,左勾拳,右挡壁,银心在旁边补拳,把平时对梁祝的不甘心,和委屈,全部打给了这年少的马文才。

    打的这马文才,晕头幌恼,糊里糊涂的求饶道:“大爷饶命,大爷饶命,文才我再也不敢太岁爷头上东土了!”

    英台一看这,马文才也被打的鼻青脸肿,鼻血直流,心道可以了,再打就要出人命了!

    马文才抱着头,求饶的样子,要是有手机拍下来,一定能大快人心!

    英台说:“要小爷饶了你也可以,等会你爹要是问起来,谁打的你,你就说撞鬼了,不小心就自己撞成这样,没人打你,听见没有?”

    马文才抱着小脑袋,一个劲儿的直点头道:“好,大侠饶命,……”

    这件事情结束后,英台就和银心,前往前厅去见父亲祝公远。

    祝公远给马太守介绍道:“这位是犬子,幼子,不懂事,你看看淘气的,刚换了衣服才来见过太守大人!”

    祝公远又对英台道:“快见过太守大人?”

    英台像男人一样作揖回礼道:“见过太守大人,英台这厢有礼了!”

    马太守,见这祝公远的儿子,实在是长得磕碜,满脸的麻子,恶心的紧,便随便道:“侄儿免礼,与我家文才去玩儿吧?”

    祝英台道:“回禀太守大人,英台,未见文才兄长,不知兄长在何处?”先制造自己不在场的证据再说。

    马太守见英台表现的彬彬有礼,倒也又多看了他两眼道:“文才可能是出去玩去了,等会来了,伯伯给你介绍,你们俩年岁相当,恐怕有一起玩的话题!”

    英台作揖道:“谢太守伯伯!”

    祝公远见英台今日特别懂事,心想这孩子,平日里都是娇纵,又野性子,今日怎么如此懂事呢?

    要是英台真的是个儿子就好了,那何必再在太守大人面前装男孩子呢!

    哎!老天无眼,到现在,自己赚的万贯家财,都没有个接班的继承人,若是百年之后,岂不是要含恨酒泉,而不得善终!

    祝公远对自己没有儿子这件事实在是,心烦的紧,一直就英台妈的肚子,死活就不见好消息。

    生一个就是女儿,两个是女儿,四个五个总是女儿,直到生了七仙女,心想七仙女也罢了!

    仙女也就七个,这回总算把女儿生绝了吧?下一个总是个儿子吧?

    可是谁知天公不作美,又一连生了俩个女儿,祝公远倒是还想生,可是祝英台她妈生不了了!一连九个丫头,生完,祝英台的妈,再也下不出个蛋来。

    这可不是就被祝公远当做下不出蛋的老母鸡来对待了!

    英子穿越到英台身上之后,发现,外面传言很厉害,祝公远,英台的爹,祝员外,就要纳妾了!

    生不出儿子,就只能纳妾,在古代,只要有钱人能养活的起,娶十个八个,都是正常的!

    刚开始英子也有点不适应这种情形,毕竟自己一直看的梁祝都是,祝英台一个人,祝公远,也没有纳妾。

    可是转念一想,现实和理想总是有差距的,总是会有不同的,又契合于现实的事实。

    在古代,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祝公远,可不是要纳妾去生个儿子么?

    不过英台,也不鸟他,关自己屁事呢!反正都是迟早要逃离开的家,又何必投资许多感情呢!

    这时候先前那个,被祝英台和银心,打的鼻青脸肿的小男孩,哭丧着脸,跑到他父亲马太守的怀里,偷眼看英台。

    英台也不看他,他作甚,打都打了,还怕他怎的!

    马太守一看自己宝贝儿子,被人打成这样,便说:“我的乖乖吆,这是谁干的?这可真是目无王法,敢跑到太岁爷爷头上东土了?让老子逮住了他,非生吞活剥了他不可!”

    把英台吓的,瞪了一眼马文才,心想这厮要是把自己给告了,那岂不是要命了!

    谁知那马文才尽朝着,自己扮鬼脸,吓唬英台。

    英台吓的心突突直跳,心想自己刚才是不是做的太过分了?明知道是马文才,可是要是知道了马文才,不打岂不是太对不起自己了?

    那太守问他儿子道:“谁打的你?快告诉爹爹,爹爹宰了他?”

    马文才对着英台笑笑,笑的英台心里直发毛。银心站在英台身后,手都抖了!

    <!-- csy:25169948:6:2019-07-02 11:26:49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