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古言 > 墨骨云香> 第一章 ——悲催的穿越

第一章 ——悲催的穿越

仲春三月,春光甚好。

别处的杜鹃已凋零个七七八八,而清水城郊外一座山坡上的杜鹃此时正开得如火如荼,色如少女脸上胭脂,浓浓浅浅深深淡淡一片连着一片,远观如霞如烟,近看冉冉红茸,娇艳无比,好不壮观。

然则如此美景在前无人欣赏不说,堪堪却被一声凄凄地哀嚎打破,着实有些煞风景。

就在山坡脚下,立着一座荒废已久的破庙。

老旧的门廊下斜挂着一块半朽的牌匾,依稀可从斑驳的漆面上辨出三个大字——城隍庙

小庙不大,只有两进,前面是庙,后面是禅房,也就是庙祝起居的地方。

如今这座小庙早已荒废,无人添香供奉,更遑论庙祝。

破庙虽破,尚还能挡些风雨。

而此时那有气无力的哀嚎声正是从破庙里面传来。

穿过前殿来到后院,只见一间光线十分敞亮的房间内正躺着一名小乞丐。

大门洞开,宽大的窗口上窗扇早已不知所踪,索性窗外两尺就是石壁,得此庇护,刮风下雨倒也不曾淋着,且光线还十分的好。

靠窗的榻上,一名四五岁大的小乞丐挺尸一般歪躺在上面。

小乞丐一双眼睛半睁,无精打采的盯着屋顶发呆,嘴里时不时的哀嚎两声。

八天,她已经躺在这间破庙里足足八天了。

这半死不活的状态已经让她有些崩溃。

就在八天前,她正在街上帮一个被抢了包包的女孩子追劫匪。

追了好几条街,眼看那劫匪体力不支就要被她追上,结果天空轰隆隆响起一个炸雷,一道耀眼的白光从天劈下。

唉……

她都不知该说老天爷这准头是差劲得厉害还是精准得很,前面一米八近两百斤的劫匪那么大个目标没劈着,楞是劈了她一个一米六还差一公分闪电般身材的萌妹子。

于是乎,她华丽丽的升天……哦不,华丽丽的穿越了。

只是,人家动不动就是位高权重的一国公主,知书达理的官家小姐,家财万贯的富户千金,美男环绕,仆婢成群,再不济那也是平民百姓家有个青梅竹马来相配的小家碧玉,各种金手指外挂随便开,吊打恶毒女配,虐死花心渣男,迎娶专情貌美大男主,从此走向人生巅峰。

正常的穿越模式不都是这样的么,怎么到了她这就成了一个乞丐?

她不死心的一遍遍催眠自己,一定是打开的方式不对,睡一觉,睡一觉肯定会不一样。

然而一觉睡到了天黑,她不得不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

费力抬头一瞥,忍不住哀叹一声。

这加小码的身子大概才四五岁吧?可能还要更小,瘦得跟条竹杆似的,一身灰不灰黑不黑的破烂衣衫松垮垮套在身上,仿佛提起来抖一抖就能从衣服里掉出来,一双手脚更是黑得油光锃亮如同上了一层漆。

不用想,估计脸差不多也跟手脚一个色号。

呼吸明显不稳,心跳也快了点,浑身酸软无力外加有些发热,虽然看不出,但是可以感觉出来,这是生病了。

这可怜模样,估计往那大街上一躺,碗里的钢镚儿噼里啪啦不消一会儿就能满,跟个老虎机吐币似的,发家致富不是梦。

乞讨不就是这样么,越是可怜收入……咳咳,越是可怜同情指数就越高。

只不知这里行情如何?此时这活生生的资源浪费在这间无人问津的破庙里,着实可惜得紧啊。

叹息之际,运转了一下这副身体的脑子,可搜刮来搜刮去,始终只得出一个信息。

一年前,也是这样一个百花争艳的春天,原主被一辆马车送至城里,然后那马车扔下她就悠然远去了。

估计是被弃养了吧,除此之外,再无别的记忆。

唉……

又是一声绵长而幽怨的叹息。

人家穿越都是欢欢喜喜高高兴兴,然而她怎么也欢喜不起来。

如何欢喜得起来?

一个病歪歪的小乞丐,无依无靠孤身一人躺在破庙里坐吃等死,哦不对!没有吃的,只有等死。一个病歪歪的小乞丐,无依无靠孤身一人躺在破庙里头等死,论谁也欢喜不起来吧?

只是不知死了之后还能不能再穿一回?又或者穿回去。

倘若前殿里那尊脱了皮的泥菩萨还有点儿灵的话,她还是想祈求一下的,赶快来个好心人士拯救拯救她吧!大恩大德无以为报,日后若讨着吃的愿分出一半供奉孝敬。

许是那菩萨多年没有收到过供奉,心下一激动,于是大手一挥,十分阔绰的给她送来了一大拨好心人士——一群小乞丐。

这拨小乞丐年纪都不大,最大的估计也就十二三,清一色鸡窝头,破烂灰黑衣衫,手脸黑得如同锅底。

嗯,作为乞丐,形象上很过关。

从最右边第二个小乞丐的体型不难看出,他们伙食应当还是很不错的。

除了邋遢以外,一个个都神采奕奕,看样子生活过得颇为潇洒滋润。

几个小乞丐围作一堆瓜分了今日得来的食物,正吃得不亦乐乎。

她想说话,这才感觉到嗓子眼疼得厉害,如渴水的鱼般,翕合着唇,没能发出半点声音。

一个瘦猴儿似的乞丐眼尖,一眼发现了她的异样,手一招,惊奇道:“他好像醒了。”

众乞丐一听,连忙三口并作两口解决掉手里的食物凑到榻边。

“咦?真的醒了。”一个呆头呆脑的乞丐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手中食物残渣掉了她一脸。

“让开,让开。”后方挤出一个方脸的小乞丐,凑到榻边,其他几个乞丐一见,立刻规矩的给他腾出一块地方来。

看样子他在这群乞丐当中颇有威信。

方脸小乞丐手一伸,她以为是要帮她把脸上食物残渣给拂去,于是配合的闭上了眼睛,结果那油乎乎的手指却是将她眼皮子上下一扒拉,凑过头来仔细的瞧了一番,又示意她张张嘴,然后拉过她的手,三根手指斜斜搭在她手腕上。

气氛到了这里陡然凝重起来,其他几个乞丐皆一脸紧张地盯着方脸小乞丐。

“怎么样?”一个小乞丐问道。

“唔,脉相沉缓无力,呼吸短促,面色苍白,四肢乏力,无妨无妨,多半是肾虚所致,且待我给他开些滋补的药,好生调养一番便无大碍。”方脸小乞丐摇头晃脑的说着不知从哪儿偷听来的说词,浑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她先前还有些茫然,不知这方脸小乞丐究竟在干什么,可当她听到‘肾虚’二字时,当场就被雷了个外焦里嫩只差一把孜然都能直接上桌了。

其他几个乞丐一听,拍了拍胸脯,大松一口气。

她却是一口气差点儿没提上来,直接一命呜呼!

肾虚?这可比恭喜她怀孕了还来得惊悚啊。

难道她穿成个带把的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