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仙侠 > 弄个世界出来怎么办> 第200章 重来一次

第200章 重来一次

张俊虽然很惊讶,但八品储宝器他有,而且不想浪费时间,立即取出来放在手掌上。陈长老顿时双眼放光,他知道规矩,马上取出一张符箓,居然是金色隐形符!张俊暗暗松了口气,觉得自己还不算太吃亏。双方交换了宝贝,均觉得十分满意。

陈长老笑嘻嘻的说:“年轻人,够豪爽!希望以后我们还有机会交易!”

“好说,好说!我有要事,告辞了!”张俊抱抱拳,立刻走出拍卖会。

陈长老朝计执事使个眼色。计执事点点头,立刻远远地跟在张俊后面,当然,他瞬间就变了另一副面目,即使张俊看到他也认不出来。

张俊匆匆忙忙地回到巨人宾馆。倩儿正在房里帮他收拾床铺,见他回来,于是问他要什么吃的喝的。

张俊说:“我需要修炼一整天,你不必进来服侍了。”

“修炼有什么好玩?还不如睡觉!”

“这是命令。”

“你凶什么?有我凶么?”倩儿一挺胸膛,的确好凶。

张俊挥挥手,心想:这是什么服务?怪怪的。

倩儿也不敢真的违拗他,只得赌气出去了。她从张俊这里赚够了,本来打算服侍张俊最后一天就辞职走人了,谁知张俊不给她最后一次机会,难怪她凶起来。

等倩儿出了房后,张俊便锁上门,然后取出金色隐形符,问殿主是否有问题,因为他看不出哪里不妥,为了安全起见,自然不敢大意。

殿主从蓝巫镜里伸出一只手,轻轻夹住符箓,忽然“噫”了一声,说:“有了!”

“什么?”

“这符箓里含有我要的几样材料,如果加入你弄来的那些,有很大机会炼制太乙隐符。如果单凭这金符,未必瞒得过慕容氏一众高阶修士,为了不冒险,我便炼制一下。”殿主淡淡一笑,整个人瞬间飘了出来。

“但是金符只有一张,万一炼制失败呢?”张俊不得不担心这点,虽然八品储宝器他还有一只,但不知那陈长老是否还有金符,假如炼废了,岂不是太可惜了?因为炼药制符这种玩意,即使宗师级别也会失手,更何况,他从未见过殿主制符。

“不必担心,又不是重头至尾地炼制,只不过升级一下而已。把那些材料取出来吧。”

张俊只好照办,全都拿出来放在台面上,然后退到门边,防止有人突然间闯进来。

殿主手指一弹,将金符定在身前,然后双手连环施法,在左掌上顿时生出一阵柔和的绿色火苗,而右手则不停地拿起台面上的材料,投入左掌上的火苗里。

只听到轻微的爆破声响起,那些材料一落入火苗里很快就化成了浆糊状态,而多余的残渣自动弹了出去,有些则化为黑烟消散了。

仅片刻,一堆材料竟然只提炼出拇指大小的金色液体。这种提取法简直一气呵成,看得张俊暗暗惊讶,顿时对殿主的制符术充满了信心。殿主一向十分自负,如果没有把握,怎会轻易出手?

当金色液体继续蒸发了一半后,殿主终于让手掌的火苗熄灭了,接着,右手夹住金符,左手上的金色液体则瞬间涌入符箓里,只听到嘤嘤作响。那液体居然和金符彻底融合了,符箓立马散发着璀璨夺目的金光,与刚才的色泽判若云泥。

不过,这还未结束,殿主又连连弹指,将一道道金色电光打入金符里,这过程比刚才提炼材料的时间更长。

到了这一步,张俊半点也看不明白,幸好,殿主终于炼制完毕了,将金符抛给他,说:“行了,等三更时分再去一趟慕容氏。”

“好。”张俊立刻应了一声。

殿主便飞回了蓝巫镜里。

张俊看看时间,现在刚入夜,还可以休息一下,于是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他忽然有些后悔赶走倩儿,至于修炼他却忘了,反正急不来,何必为难自己盘腿而坐,该躺的时候还是躺着的好。

终于到了半夜,张俊一下子跳了起来,推开窗向外一望,见今晚月色更微,正好夜里行动。于是他取出金符,一个法诀打出,整个人便迅速淡化,与一阵清风无疑,竟然没有留下丝毫气息,确实比他上次用的银符厉害得多,不由得暗暗欢喜。

他从窗口飞身而出,远远一看,只见窗门自动向上一翻,然后又自动拍下来,发出轻微的响声。

张俊以为没人会注他这种小小的巫徒,但他忘了,拍卖会最关注的是财富,而不是个人修为。窗门诡异地翻起后,远处躲藏的计执事看得清清楚楚,但他无法看到张俊,在微弱的月光下,只感到一阵风从里面的房间吹出来。

计执事冷笑一声,心想:他动用了陈长老的金色隐形符了!这小子想干什么?幸好陈长老在符箓里留有印记,我凭借这个识别器可以远远地跟着他。

他诙谐地耸耸肩膀,顺着识别器的指引向西而去。

张俊哪里知道符箓暗藏了隐机,即使殿主也没能看出来,可见那陈长老有自己的手段。

张俊觉得这金符隐形效果超强,所以根本没留意后面有人跟踪,就算知道也不放在心上,因为找到慕容晓晨之后,他便离开星月帝国了,管它什么拍卖会,只要不当面闹翻,他都可以当作看不见。

终于又到慕容府邸前,大门自然紧闭,门前守卫森严。但这次张俊不打算从门口进入了,因为半夜三更等人出入实在太难了。他打算从空中的屏障溜进去,为此,他已准备好了红巫镜,从侧边绕上去后,渐渐地接近了屏障,然后迅速取出红巫镜用光柱轻轻一划,顿时剖开一道裂缝,快速钻了进去。

因屏障被破,警笛声立即响起,各处隐藏的守卫纷纷破空飞上来,开始仔细地检查,但无人发现张俊,个个交头接耳地议论。那道屏障裂口仅三尺余长,很快又恢复如初,那些守卫甚至没能找到裂口在什么地方。

张俊暗暗偷笑,慢慢地向下飘移,一路向那些装饰得十分漂亮的阁楼飞去,女子住的地方他还分得清,因为闺阁一般摆了许多花花草草,或者彩带灯笼,甚至挂着女子衣物。料想,慕容晓晨是族里的小姐,自然与族内男子分开居住,很可能是独立的阁楼。

所以,张俊想先找找,找不到再寻个丫鬟搜魂。

他一路穿过西边的阁楼,发现底下早被惊动了,许多丫鬟探头探脑的出来打听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又有贼子溜进来了?

张俊心想:这里丫鬟众多,应该是小姐阁楼无疑。

于是他毫无顾忌地降下去,直向一间高大的阁楼飘近,从窗口往里面一看。谁知,看到的不是慕容晓晨,而是另一位小姐,只见那小姐正从床上爬起来,口中连喊丫鬟。

一名丫鬟走进去说:“三小姐,有什么吩咐?”

“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听说有人闯了进来,许多守卫正在四周盘查,三小姐,您千万别起来乱跑,万一被贼子抓了,奴婢可担当不起。”

“啐,你才被贼子抓呢!”三小姐没了睡意,坐在床沿怔怔发呆,她仅穿薄如蝉翼的睡衣,整个身躯被勾勒了出来,加上脸容清秀绝俗。

张俊不禁看得呆了呆。

他刚想离开时,却听到三小姐喃喃自语:“那个晓晨到底从哪里冒出来的?老爹无端端的多了个女儿,我看一定有古怪!说不定贼子是冲她而来的,我去乘机逼问一番,让她老老实实地交代清楚。”

她想到这里马上跳到门边,拉开门便出了去,竟忘了披件衣服,也许因为是她的阁楼,男子一般不敢涉足,所以她才这么大胆子。

她正从张俊旁边走过,相隔不足三尺。张俊看到她的身材顿时想流鼻血,见她朝北面的走廊去了,立刻跟上。

一条条走廊迂回曲折,若非三小姐带路,张俊实在不会走。在前面转了个弯,然后直向下倾斜,竟一路深入地底。

张俊暗暗惊讶,心想:幸好碰到这位三小姐,如果叫我找,只怕找上十天半个月也未必找得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