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其他 > 时之守序者> 第四百零二章 教导

第四百零二章 教导

“宗门挑战吗?”初尘沉默了一瞬,果然支撑起一个门派并没有那么简单,如果他没有修炼到化身期,还真的没什么信心对付这些门派。

看到初尘这样的神情,墨清扬又紧张了起来。

不过想起之前打败凝神五段的高卫时,初尘那轻松的模样至少也到了凝神七八段左右了,就算到时重开宗门也不会输得太惨。

只能期望那些家伙不要派出凝神九段或者巅峰的家伙了,否则宗门未来的发展会如何还真说不一定。

在墨清扬紧张的神色之中,初尘不禁有些误会,难道真的是会来化身期的对手?会是几段的对手。

化身期三段以上的修士基本上在下界已经进步不了,在下界的灵力已经不足以支撑他们继续晋级。

如果是凝神二段勉强还能对付,如果对方是三段那就说不好了。

两人各怀心思,正当初尘准备问究竟是什么实力时,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在之前就说了都是看情况派出的对手,到时候轻松打败了凝神期的对手,最终也会出现化身期的对手,因此问这些事情也没用。

“好了,你可以先出去了,把之前的弟子还有你觉得值得培养的弟子全部叫进来。”说着初尘直接扔出了一瓶丹药,“这里面是一些增加修为的丹药,自己看着使用。”

想要强盛一个宗门还是要培养一批精英弟子,在此之前初尘想要先培养一批弟子,然后再培养一个新宗主之后就能放心离开了。

至于今后青莲剑派想要怎么走就不关他的事了,初尘只是答应帮忙重振道统,可没打算在这个宗门待上一辈子。

况且把宗门弄到比之前还要强盛不少已经很不错了,再多他也无能为力没这种时间去帮忙。

“参见宗主。”此刻一共进来的是二十七人,包括了秋明雪跟高卫在内的弟子在内。

至于为什么把高卫带进来则是他的吩咐,可以看出来高卫是个天赋极高的弟子,就凭他一手开天斧就能成为宗门内第一的弟子。

况且听墨清扬说还是他自己摸索出来的,在此之前高卫不过是一个佣兵团队的首领,在一次任务中队员全部陨灭,因此一蹶不振才加入了剑门。

现在的他看起来已经恢复了不少,并且因为迷恋上了秋明雪,因此才继续待在宗门之中,这样有天赋的弟子初尘自然不会错过。

在此之前还是要看看他的性子能否改变,让他对这个宗门忠诚,如果不能的话再另做决定。

“我叫你们来不为什么事,就为了让你们变得更强一些。”初尘坐在高位上俯视着这些半跪的弟子,刚刚做完一个门派的门主,现在又要来做一个宗主,最近真是事情有点多。

有过经验的初尘直接让他们拔出了剑,然后自己也拔出了剑,随后在他们面前释放了剑气幻影。

“好好感应这种气息。”想要让他们明白御剑诀的奥义,得先让他们感应到这种灵。

以灵化剑气这是第三层灵剑的效果,在仅仅几秒的时间内,初尘在这些人额头刻画上了一枚青白色的剑纹,只有化身期才能勉强做到的融剑。

把剑气融入体内对敌人释放,也可以融进他们体内作为剑气横扫敌人的内脏。

“这是什么?”其中一个弟子摸着额头上的剑纹,隐隐觉得这东西在释放剑气,正在搅乱他的灵气,甚至不断往丹田内行去,他只能运用灵气阻挡。

高卫也摸着自己的额头,刚才说话之人的感觉在他身上同样发生着,不过他显然要淡定得多,只是不断运行灵力阻挡。

“很奇妙的感觉。”作为已经修炼到御剑诀还有御灵诀第二层的弟子,秋明雪对这种剑气已经能够融合分析了。

其中那浩瀚磅礴的剑气感受,全部涌上了她的脑海,让得她现在就想要亲自舞剑掌握这种感觉。

“多谢宗主!”秋明雪再度行了一礼,这种感觉对于一些不懂的人来说是一种折磨,但如果让理解的人来看,那就是一种难得的指导。

这种感觉在老弟子之中也有很多人感应到了,这些人大多都是有好好修炼过门派三大功法的人,因此都能理解浩瀚磅礴的剑意。

接下来各有心思表情的人适应了许久之后,初尘才接着对着一人扔出了一瓶丹药,其中慕容馨多出了一枚丹药,这其中是一颗解毒的丹药。

这是刚才墨清扬求他的,觉得慕容馨不该继续被这么束缚。

“你自由了,接下来你想怎么做都可以,当然离开宗门我也不会管。”初尘没有说太多,男女之间的事情他不想多管。

毕竟谁知道是不是墨清扬的一厢情愿而已,他现在出来说事反而会影响到两人。

当初慕容馨作为卧底,现在罪已经赎完了也该放她自由。

“至于你们如果受不了想要放弃就说一声,我也不会为难你们,继续做一个普通弟子就好,但如果接下来能够接受我的教导试炼,会给你们带来不少收益。”初尘也懒得鼓励什么,受得了就是受得了,受不了他也没必要去强求。

“走吧,有问题可以来找我,但不要是什么无聊的问题。”初尘挥手赶人,对这种琐事他并不想管太多,最近他需要巩固一下修为。

毕竟才刚刚突破到化身期,毕竟花上一段时间适应一下,以免灵力错乱。

“是!”

二十七名弟子应和一声后退下,只有高卫跟秋明雪还有慕容馨留了下来,这倒是引起了初尘的一点兴致。

“宗主我觉得您是不是忘了点什么东西。”秋明雪恭敬之中带着疑惑的问,其实更多的是一种渴求,渴求这种更深刻的领悟。

确实一开始她得到了这一感悟感到了十分的兴奋,可在接下来的时间中总感觉少了点什么,虽然有剑意却没有那种弥漫全身的剑气。

就像你能近距离观察别人的舞剑,但是却没有方法学习一般难受,因此她才留了下来问了一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