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古言 > 权门贵嫁> 一百六十五·诛心

一百六十五·诛心

回城之后,楚庭川没先按照朱元的意思送她回家,反倒是先去了一家成衣铺子,示意朱元去换一换衣裳:“我身边并不习惯女眷伺候,所以你只能将就一下在这里挑一套衣裳换了,自己梳洗了。”

他是不怕朱元不会的。

他查过朱元,知道她从前过的是什么日子。

正因为如此,他又温和的提醒她:“你这样回去,你家里的长辈还有那些小孩子,免不了要担心的。”

他思虑的很是周全,朱元根本连拒绝的理由都没有,她木然的看向楚庭川挑给她的衣裳,眼睛亮了亮又强忍着心里的酸楚暗了下去-----她虽然过的不好,但是因为朱曦炫耀的多,此刻看见这套衣裳,她就记起来,这应当是这一年里头最受姑娘家追捧的,由苏州织造局的二十几个绣娘合力绣出来的唯一一套衣裳。

从前那套衣裳当然是穿在了朱曦身上。

而现在,这套衣裳却落在她的手里。

可这不是什么值得开心的事,这只能说明她的一切都已经被楚庭川给摸透了。

她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她藏在无动于衷外表下的对朱曦的羡慕嫉妒恨,全部都落在他的眼睛里。

这个人真是太可怕了,他好像能够看透她所有的想法。

连姨母和舅舅都以为她天性坚强,不会因为任何事慌张难过,可是楚庭川一眼看穿她的伪装,得知了她的秘密。

这让她很不安。

楚庭川对她表露的是满满的诚意和好感。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

她这具身体里住着的只不过是一个千疮百孔的一个灵魂。

他自以为了解她,自以为是的放纵他的怜悯心。

可是一旦他知道她的过去呢?

如果他知道,她实际上前世今生加起来都已经快要年过半百了呢?

男人都是很专一的,他们一辈子都只会喜欢年轻漂亮的姑娘。

那种年轻不仅仅只是面貌保持鲜嫩妍丽的年轻,而是没经过世事磋磨的生涩感,那是多少银子,多少美貌也换不回来的新鲜感。

而她没有。

她对这世上的丑恶洞然于心,她把这世上最不堪的事都经历了一遍,她面貌还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女,可是心里却早已经是个垂垂老矣的老妪了。

楚庭川不过是还没有看透罢了。

她将衣服搁下,自己选了一套寻常的换上,干脆利落的收拾好了自己,出来却没有看见楚庭川。

她不由得愕然,准备好了的拒绝这套衣裳的说词全然没有派上用场,眼里便浮现出一点尴尬和遗憾,只能问边上的承岚:“殿下人呢?”

承岚比起锦常来说要好相处的多,他没有那种贵族子弟的傲气,听见朱元问话,先是诧异的看了一眼她身上的衣服,而后就垂下眼睛当成没看见,恭敬而客气的说:“我们殿下说姑娘一路奔波劳累,应当很累了,所以他去给您找点能吃的东西。”

......

朱元震惊。

她现在觉得楚庭川不仅是身体有病,脑子也有病。

不同于朱元的暗自震惊,锦常已经不由自主问出声了,他满腹怨气的跟在楚庭川身后喋喋不休:“殿下,为什么非得绕来东城买一碗鲜奶杏仁豆腐啊?”

这个鲜奶杏仁豆腐是刘记的招牌点心,每天只做二十份,说是牛奶用的是最新鲜的,豆腐也是自己磨的,又因为物以稀为贵,因此一直被京城中的人追捧,很难买的上,这回楚庭川就是用了不少银子和功夫,才插了队买到了一份。

可是这么用心,真的有必要吗?别人也就算了,可是朱元她说的难听点就是一个野丫头,她吃东西能有什么讲究啊,至于要绕路这么远专程给她买东西当成早餐吗?

这种好东西买了她也吃不出来。

真是暴殄天物。

楚庭川回头看了他一眼:“你最近好像抱怨挺多的。”

锦常就立即闭嘴了。

可是默了默,他还是忍不住挣扎:“殿下,您对她未免太好了一点吧?她......”

倒不是说不能对朱元这么好。

但是这样很容易让人误会的啊。

总不能以后殿下真的打算娶这样的女人当皇子妃吧?

不说她这个人敢当场拿刀把人砍成肉酱的事情了,光是她以子告父,大逆不道的事,就足以让她被摒弃在京城所有世家的名单之外了。

哪怕是受她恩惠的陈家,让他们站出来说一声,家中子弟要娶朱元,他们做得到吗?

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锦常皱起眉头,劝说楚庭川要保持冷静和理智:“殿下,就算是您想招揽人才,也不必如此事必躬亲,做到如此地步吧?您身份贵重......”

楚庭川冷冷的瞥了他一眼,伸手将他手里的食盒接过来,面无表情的让他走:“既然这么看不顺眼,那就干脆别看了。”

锦常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看着楚庭川整个人都懵了,啊了一声站在原地没有动。

刚才殿下说什么来着?

殿下让他不要看了是什么意思?

楚庭川很快就给了他答案:“我从此以后会对她更好,会做出更多在你眼里有**份的事情,你既然看不顺眼,那就干脆不要再贴身跟着我了,去金吾卫当差吧。”

锦常怔住,没有料到楚庭川会这么做,有些委屈又很不解,正要再问,可是身边的人却都忽然如同潮水一般往前面涌去。

他急忙护住楚庭川,顺手抓了一个人问他到底是怎么了。

这阵仗闹的,有点像是正月十五闹元宵的时候百姓蜂拥去城楼上一睹天颜的场面了。

他冷眼看着四周,已经看见了锦衣卫和五城兵马司的人。

楚庭川也若有所思。

被锦常捉住的男人兴奋的告诉他:“你不知道!听说汝宁伯被抓奸了!当着那么多人呢!赤条条的从桐乡楼出来,啧啧啧......现在大家都赶着去看!”

什么?!

锦常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了。

以前没有听说过汝宁伯也有这个爱好啊。

难道真的是因为跟兴平王臭味相投?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