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古言 > 夙命劫:不复卿颜> 第三百八十八章 寒毒发作

第三百八十八章 寒毒发作

闻言,她知道,自己是得到了师父的原谅。

或者……可以说,师父从一开始便没有怪过她。

有了这个认知,像是突然触及了心底最深的那根弦,她泪如雨下,再也忍不住。

圣殿中安安静静的,惟有她的哭泣声,空尘却没有制止她。

因为,他知道是该让她好好的发泄一下了。

等到将心中的委屈和后悔哭干净之后,她抬起红红的眼睛,看向空尘。想到自己还想要问的事情,有些犹豫的开口,“师父,听守在我房间外的人说我睡了五年。这五年,我总是恍恍惚惚的听到一个孩子的声音在唤我娘亲……这是为何?”

那一个细弱蚊蝇,却软糯的像是棉花一般柔柔的声音,似清晰又似模糊的印在了她的心头。

长久的沉睡中,耳边总有个稚嫩的声音不停地呼唤着这:娘亲,你快醒来,我好想你.....

因为那个声音,她一次又一次的同黑暗做斗争,努力地想睁开眼睛看看那个声音的主人。

“那是你儿子念念。”

“什么?我儿子。”

这话一出,平地惊雷,顾卿颜脚下一个趔趄。

她眸色中带着复杂,难以置信的看着空尘,干笑道,“师父,这个玩笑不好笑。”

“……”

空尘淡扫了她一眼,随后道,“五年前,为师救起你时,你已经怀有一个多月的身孕了。”

“所以......他现在已经四岁了,是吗?”顾卿颜讷讷地问道,也算是接受了自己突然多出来了一个儿子的事实。

“是啊,四岁零三个月了。”

“没想到他已经长这么大了,而我却错过了他的成长。”她愧疚地看向圣殿前方铜镜处。

当目光触及偌大的铜镜里折射出来的人影时,她有点不敢相信的看着铜镜里面的人。

铜镜里面的人,两腿直直地站着,身上的皮肤就好像新生的婴儿般细腻白皙。

她眉心轻轻皱了皱,“这……”

这是怎么回事?

这完全是以前还没有被送进刑部大牢前,那个四肢健全的自己。

“为师用了再生术。”空尘知道她在疑惑什么,淡淡的解释。

再生术,有脱胎换骨之效。

与永恒之地的永生术并称为世间两大奇术。

所以她右腿的残疾以及身上的伤痕全部是被师父用再生术修复了。

只是,再生术极难练成。

整个天域,除了师父一人练成,就连三大长老也没能练成。

这个世间想要得到什么就要付出等同的代价。

再生术亦如此。

练成再生术者,每使用一次就会损耗施术者一半的修为。

如果连续使用超过两次以上的话,修为就会全部散尽。

除此之外,对使用者的身体也损伤极大。

怪不得,她刚才一进来就看到师父在打座调息。

看来师父在五年前使用再生术救她,不止损耗了修为,也损伤了身体。

“谢谢师父。”语气有些哽咽。

没想到在七年前,在她那样伤透师父的心后,师父仍旧为了救她,会不惜一切。

“师父,我体内的寒毒是不是也已经解?”她又问道。

再生术既然能够修复她的身体,想必也能清除她体内的寒毒。

“在怀有身孕时,你体内的寒毒自然而然的转到了孩子身上。”空尘脸上也有些歉意。

即便是再生术也不是万能的。

顾卿颜亲身体内过被寒毒折磨的痛苦,现在一想到自己体内的寒毒被转移到孩子身上,心中一阵难受。

她宁愿被寒毒折磨的是自己,也不要让一个孩子去承受那种痛苦。

“师父,念念呢?”

“他在哪?”她现在想要迫不及待的看看自己的孩子。

“念念已经偷偷下山了。”空尘想到那个鬼灵精怪的小娃娃,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不过,我已经让莲溪去找他了,你不用担心。那个孩子鬼精灵着呢。”

顾卿颜突然跪在了地上,艰难的开口,“师父,我想下山去找他。”

“嗯,去吧。”空尘叹了叹气,也没阻拦。

念念和金面男子分开后,就跟着莲溪一路南行。

天色渐晚,他们正准备找一家客栈投宿时,念念突然脸色苍白,表情痛苦。

那张粉妆玉琢的小脸,也紧拧在一起,看起来痛苦极了。

“念念,你怎么了?”莲溪见他突然不对劲,担心的问道。

“莲溪姐姐,我......我没事。”

念念是个非常懂事的孩子,为了不让莲溪担心自己,他强忍着痛苦,假装没事。

从他出生起,就是莲溪带他的。

所以,她也了解念念倔强的性格。

看着他明明毒发了,却假装没事,莲溪忍不住红了眼眶。

他还只是个孩子,为什么要承受这些非人的痛苦。

“念念,你别怕,莲溪姐姐带你去找大夫。”莲溪抱起他就往人多的地方而去。

她一边极力搜寻着医馆,一边逢人就问哪里有大夫。

问了好几个人,在看到那些都摇头说不知道后,她崩溃了。

而念念此时因为寒毒发作,整个身体冰冷至极,缩在莲溪怀里一直忍不住哆嗦着、颤栗着。

“莲溪......姐姐......我.....好冷.......好冷......”

“念念,你别怕,我们马上就能找到大夫了,你马上就不冷了。”莲溪心疼得眼泪直流。

念念身上的毒连天域医术最高明的三长老都没办法解,也只能在他毒发时减轻他的痛苦。

所以,普通大夫更不会有什么办法。

莲溪这样说,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就在她抱着念念四处找大夫,束手无策时,易凉出现了。

原来,自那晚在树林和念念见过之后,他一直让人暗中跟着保护着念念。

刚刚他也是听到楼外楼的探子告诉他,念念出事了,他匆忙赶了过来。

“他这是怎么了?”易凉看着全身冒着寒气的念念,担心问道。

“寒毒发作了。”莲溪作为顾卿颜的侍女,自然知道楼外楼的成员,也知道易凉是楼外楼的左楼使。

所以见是易凉,她也就没有隐瞒,直接说了出来。

“跟我来。”

易凉二话不说,就带着她往镇子的深处、人烟稀少的地方走去。

当易凉带着莲溪来到一个药铺,从怀中拿出一个令牌给药铺的伙计看了之后,伙计马上恭敬地把他引进了内堂坐着。

在他们刚坐下后,一个年轻有点冷傲的男子走了出来。

“你来干什么?”见是易凉,男子冷冷地问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