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玄幻 > 高武27世纪> 第400章 苏越,我相信你是君子

第400章 苏越,我相信你是君子

“你……学渡命战法?

“根本就不可能,也不是我小看你们,是你们根本就没有修炼的土壤!

“这可是绝世战法。”

苏越嘀咕的声音,不小心被一个道门弟子听到。

他语气也没有轻蔑,就是看上去有点气。

这个苏越太狂妄了。

道门上下,都承认你苏越战法水平一流,甚至学习战法的速度也快。

但渡命战法和其他战法不一样,这可是大师兄从小到大,修炼了十几年的绝世战法,怎么可能被你轻易学走。

武者要杀100个人容易。

但要救100个人,怎么可能这么简单。

世人都以为杀人的战法,是强大的战法。

可世人根本就不清楚,在这个世界上,最难的根本就不是杀人,反而是救人啊。

理论上,渡命战法可以阻止一切毒性蔓延,甚至让武者肉身的细胞再生,修炼至最高境界,还可以肉生白骨,甚至连破损的心脏都能弥补回来。

除了复活,理论上任何伤都可以治疗。

当然,现在的白字青,也仅仅修炼到了第七层,距离第十层有些差距。

渡命战法第十层,那可是货真价实的绝世战法大圆满,

而且这是属于白字青一个人的绝世战法,别人根本就没有基础去修炼。

首先你气血量就不够。

这并不仅仅是气环气血,是另外一种。

“七师弟,苏越对战法的领悟力远远在我之上,我也只是从小沾了道门的光而已。

“我活到现在,能拿得出手的战法,也就渡命战法,而苏越的战法五花八门,他的天赋远超与我,说话客气点。”

七师弟话音刚刚落下,白字青就开口说道。

“额,那个不好意思,是我唐突了。”

苏越也连忙道歉。

怪不得,原来是绝世战法。

这样一来,确实是苏越口无遮拦。

自己有些冒犯别人。

“苏越兄别客气,我七师弟只是不会说话,并没有把渡命战法解释清楚而已。

“这战法是绝世战法,但一共十层,我现在也仅仅修炼到七层而已,或许可以勉强发挥到八层的力量,但还是不够,否则也不会仅仅只救100多人。”

白字青面无表情的摇摇头。

他并不是故意面无表情,而是脸上插着银针,所以表情无法动弹。

“救人比杀人艰难,能同时救100多人,已经够厉害了,我望尘莫及。”

苏越连忙点点头。

自己确实望尘莫及。

别说救100个重伤,仅仅就是救助武腾枫一个轻伤,都足够让苏越崩溃。

要知道,白字青可是同时救助着100个重伤员啊。

差距真的不是一星半点。

而且苏越还注意到一个细节,白字青对渡命战法的掌握,应该已经是炉火纯青,否则也不可能在救助的时候,还能和自己聊天。

“可惜啊,我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是太弱。”

白字青摇摇头,虽然他脸上没有表情,但眼神里满是对生命逝去的无奈与痛苦。

“苏越,其实渡命战法的前三层,道门已经允许科研院去研究,现在算是一门比较生僻的卓越战法,但可惜,你即便是掌握了也没用。

“渡命战法的本质,是通过自己体内的精纯气血,去模拟伤员的伤口,从而通过银针穴位的波动,将医疗气血传递过去。

“虽然你也是压气环的武者,但你体内并没有道门的道鼎,所以你哪怕学会,也根本没用!”

武腾枫见苏越有些执着,也出言解释了一句。

“道鼎?

“那又是什么?”

苏越好奇的看着白字青。

难道这家伙肚子里还吞了一个鼎?

咋咽下去的。

手术移植?

这就厉害了,应该双击666。

“道鼎不是你想象中的鼎,你可以将其看作是一团精纯的气血,但又没有融合到你的气环里。

“你可以这样理解,道鼎就是一颗你已经服下去,但还没来得及消化的气血丹。

“只有这中最精纯的气血,才可以没有反噬的救人。”

武腾枫又解释了一句。

这时候,一些忙碌中的道门弟子转头,深深看了眼武腾枫。

果然,神州科研院对道门的战法了解很深。

“你们别看我,现在都什么年代了,道门很多战法和科研院都是共享的。”

武腾枫被盯着看,有些不自在,又解释了一句。

现在的武道,又不是武侠小说里的绝世秘籍,泄露之后,还要清理门户。

神州的战法,都是互相学习,互相研究,力求共同进步。

渡命战法之所以留在道门,是神州武者根本就没有学习的土壤,毕竟官府的资金要照顾的人太多,不可能如道门一样,专心致志的去培养一个白字青。

“武腾老师,这个道鼎,是不是就是淤积在体内,等待被消化的一团气血?”

苏越皱着眉问道。

如果是的话,自己体内还真的有一团。

“咦,你知道?

“一般在宗师之后,武者才会想办法将气血丹的能量压制在体内,免得时不时还要拿出来嗑药。”

武腾枫一脸意外的问道。

“呃,很巧,昨天刚去找大师,压缩了一点丹药在体内。”

苏越点点头,随后又说了一下大师的名字,或许武腾枫也听说过。

道门取名字的方式,还真是花里胡哨。

压缩的气血丹,竟然还叫了一个很有地方特色的名称……道鼎。

果然,是个讲究地方。

不会是闲的吧。

“咦……原来你去找过他?

“这样算起来,你体内也有了伪道鼎。”

武腾枫说道。

“伪道鼎?”

苏越一愣,怎么还就伪道鼎了。

大家都在体内压缩丹药,难道还有高低贵贱,还有万恶的鄙视链?

“其实本质一样,都是把最精纯的气血压缩在体内。但白字青的道鼎,是一件融合在体内的圣器,他服用气血丹之后,可以自动储存药效,根本用不着去找大师去帮忙压缩。

“而你得借助外力,所以是伪道鼎,甚至都算不上道鼎,只是碰瓷道鼎这个名字。”

武腾枫又摇了摇头说道。

在体内压缩丹药,其实是个很繁琐,也很麻烦的事情。

“武藤老师,道门的渡命战法可以拿出来吗?我在这里反正也没事干,我想尝试着修炼一下,万一成功了,能救一个是一个!”

苏越思考了几秒,还是开口问道。

可能自己的话,会引起道门同学们的不愉快,但现在伤员在前,他哪里还能顾得了这些。

学不会就算了,就当自己无能为力。

但万一成功,就可以救一条活生生的命啊。

“哪怕你能修成前三层,也只能救一个而已。

“师兄同时救百人,是施展到了八层。

“而且靠外力压缩的气血量,根本就不够,还没开始使用,就可能结束了。”

七师弟阴沉着脸说道。

说起来也是郁闷。

他自己其实连第三层都学不到。

可即便是学到了也没用,道门只有一个道鼎,在大师兄体内。

而他们没有压过气环,根本就无法在体内压缩太多的气血。

普通武者,只能等到宗师之后,才敢压缩大量的气血。

就普通武者在体内压缩的量,连三个人都救不了。

他以为苏越和普通武者一样,只是压缩了十几颗普通气血丹而已。

殊不知,苏越一亿多买的丹药,差点将大师的宗师气血都耗到直接枯竭。

“七师弟,不要随便用偏见去质疑一个人。

“苏越兄,如果你真的有能力,我希望你可以尝试着修炼一下,能多救一个人,就算一场胜利。”

白字青看着苏越,眼神里竟然是充满了希望。

他真的希望苏越能成功。

“嗯,我肯定要试一试。”

苏越点点头。

到了这种时候,谁还能来得及顾及别人的情绪,一切以救人要紧。

“武腾老师,赶紧把渡命战法的详解给我。”

苏越连忙说道。

战法科的副科长有权限,这里是地球,他们可以很轻松的从存储器里调取各种资料。

“唉,不是我不帮你,我的资料库里没有渡命战法,而现在科研院正在承受攻击,服务器暂时进入了自我防御状态,得聂海钧或许大元帅一类的权限才能够开启。

“下载不出来。”

武腾枫苦笑一声。

能重启服务器防御的权限者,在神州超不多十个人。

这些人最弱都是九品,每一个都是赫赫有名的强者。

很明显,袁龙瀚在道门。

聂海钧正在对抗费宁宵,他不可以为了这种事下来开启服务器。

过程很繁琐。

而且服务器之所以自我封锁,就是怕阳向族的奸细会趁乱盗取服务器信息。

要知道,阳向族钱多,他们在神州也培养了不少黑客。

“唉,说了半天,白说。”

苏越一屁股坐下。

这种有心无力的感觉,还真是让人窒息。

……

轰隆隆!

轰隆隆!

伴随着费宁宵的疯狂大笑,科研院的地震还在持续,甚至一浪还比一浪更强。

这时候,苏越也在观察科研院内部。

果然,人们伤口之所以无法愈合,就是因为第二层的护照里,似乎有一层淡淡的红色粉尘在扩散。

科研院上空灰尘弥漫,普通人根本就察觉不到。

哪怕就是武者,也得用心去观察。

只能说费宁宵太歹毒。

他的本体被阻隔,无法打破东都市的绝对防御,就暗中施展了一些阴招。

他要对付一些普通人,绝巅的办法比想象中还要多。

只要呼吸,就得中招。

甚至可能都不用呼吸,毕竟是绝巅的东西,可能直接会从皮肤渗透进去。

“该死,第三层小护罩,快人满为患了。”

苏越心脏狂跳。

听了白字青的话,震秦军团的武者不再继续运输伤员。

没错。

白字青分析的很对。

在第二护罩内,伤员们呼吸着粉尘,体内似乎也没有什么异常,止血喷雾和绷带都有效,起码轻伤不会死亡。

可一旦离开第二护罩,伤口里的感染就会失控。

越来越多的伤员拥挤在第三护罩内,迟早会出问题。

伤员太多,只进不出,这根本就不是办法,关键第三护罩太小,面积有限啊。

“不行,必须得把伤员运送出来,护罩的面积很快就不够了!”

震秦军团一个五品喊道。

地下城还有源源不断的武者爬上来,可第三护罩就只有那么点大,迟早要奔溃。

少将沉着脸不说话。

现在情况紧急,也只能寄托于奇迹了。

但愿,元帅还有什么其他办法啊。

“看,是九品,九品到了!”

终于,人们的视线尽头,出现了三团刺目的光团。

他们从天边而来,宛如是三颗很跨苍穹的陨石,沿途火焰燃烧,似乎在天幕上留下了三道恐怖桥梁。

苏越心脏狂跳。

他将气血汇聚在眼睛里,强制自己提升视力。

其实说是实力,也不恰当,应该是一种强制感知力。

是王野拓,燕晨云,还有莫其正。

王野拓是震秦军团的大将。

燕晨云是燕归军团的大将。

莫其正是刑部部长。

除了莫其正外,其他两个九品都是苏越的熟人。

即便是莫其正,苏越在战场也接触过,但因为老爸讨厌他,所以苏越和他没有什么交情。

“大将来了,咱们有救了。”

“大将终于回来,等驱逐了这张大脸,所有人就都有救了。”

不少伤员激动的站起身来,嘶声力竭的大喊道。

当然,还有不少人寒着脸不说话。

没那么乐观。

费宁宵可是绝巅,而是是抱着必死之心而来的绝巅。

仅仅三个九品,能驱逐这个绝巅吗?

苏越眉头皱的更深。

神州九品也不少,为什么只来了三个?

很明显,其他大将可能都被牵制了。

神州九品不少,湿境的九品更多,他们要牵制神州大将,根本就不是什么难事。

更何况,这次神州面临着五族联军,而且还是绝巅亲自统筹的联军。

九品数量太少啊。

远了不说。

就是刚刚才结束的惊袅城一战,斩杀一个已经被林东启暗算过的苍疾,都耗费了好几个九品的心血,甚至还差点失败。

这次对抗费宁宵,胜算渺茫。

果然。

白字青和震秦军团的几个将领,也一脸铁青。

九品来了,可并没有带来真正的希望。

……

“费宁宵,你擅自前来地球,简直就是在送死!”

王野拓怒吼一声,一道恐怖的巨浪已经轰击在费宁宵的巨脸上。

轰隆隆!

轰隆隆!

空间震荡,巨脸在恐怖的轰击下,犹如一颗令人作呕的粘液,在不断荡漾着,又瞬间恢复。

轰隆隆!

轰隆隆!

燕晨云和莫其正的杀招也及时落下。

轰隆隆!

空中蔓延出一道巨大的蘑菇云,气浪之恐怖,甚至令不少人瞬间失明。

这一刻,就如三颗星辰在东都市的上空炸开。

“哈哈哈!

“哈哈哈哈,神州的九品,你的来的太迟了!”

然而。

等待爆炸落下,费宁宵刚刚被撕裂的巨脸,竟然是再次组合在一起,根本就没有半点异常。

对。

和之前一模一样,简直是毫发无损。

巨脸嘲笑的三个九品援军,宛如在看三个弱智。

“畜生,你的敌人是我,你为什么不还手?

“你不敢吗?”

莫其正举起手掌,怒吼一声。

与此同时,以他手掌为中心点,数不清的雷光四散开来,原本灰蒙蒙的世界,瞬间被照耀到一片刺目。

顷刻间,天空已经成为一片雷电的海洋。

费宁宵的脸已经足够巨大,可在雷电海洋的笼罩下,这张脸甚至都好像小了一圈。

不管是安置点,还是被重重保护的东都市,亦或者源源不断赶来援军,都已经都震撼到几乎窒息。

这雷电海洋,简直就是地狱。

“这个莫其正,难不成盗取了雷世族的绝世战法?”

苏越一脸好奇。

“咦,发电厂?”

突然,苏越看到了很远的地方,有源源不断的雷电也在蔓延上去。

他恍然大悟。

怪不得,莫其正在对战苍疾的时候,没有这样的实力,他虽然也使用过雷电,但远远没有这种规模。

原来是利用了发电厂。

毕竟,在湿境可没有发电厂啊。

果然。

主场作战,就是有各种优势。

“哼,蝼蚁!”

费宁宵轻蔑的声音回荡,滚滚音波扩散,甚至连雷电地狱都似乎被压制,忽明忽暗。

“哼,费宁宵,你敢侵犯我神州,今天让你有来无回!

“雷霆万钧,雷神杀!”

莫其正周身缭绕着数不清的雷网,他整个人都膨胀了几十倍,简直就像是一个脚踏虚空雷电巨人。

一声怒吼落下,雷电巨人一脸踏在费宁宵的巨脸上。

啵!

这一瞬间,所有人都闭上了眼睛,刺目的光,甚至连天空都已经蒸发,人们似乎要被太阳灼瞎眼睛。

哪怕有些武者勉强睁着眼睛,但依旧什么都看不到。

全世界只剩下了一片煞白,根本就没有其他颜色。

“莫其正这是吞噬了几个电厂的雷电,太可怕了。”

苏越死死瞪着眼睛,哪怕是有气血保护,但眼眶依旧是有血流留下来。

而燕晨云和王野拓,正在对撞的中央,结出了一个巨大护盾,这样才可以将扩散的余波阻拦在天空,否则用不着费宁宵去白费力气,仅仅这次对撞的波动,就可能把科研院的地下城摧毁。

轰隆隆!

轰隆隆!

轰隆隆!

震耳欲聋的巨响持续了好几秒,不少伤员被震的当场昏迷,王野拓和燕晨云只能阻挡震荡波动,根本阻挡不了声音和光。

“受伤了,沸血族的绝巅受伤了。”

这时候,安置点一个少将喊道。

果然。

随着天空中的雷电消失,随着莫欺负恢复平常人的大小,人们终于能再次看清楚天幕上空的场景。

没错。

不可一世的绝巅费宁宵,满脸创伤,随着他脸庞扭曲,那些创伤犹如一道道血虫子在脸上攀爬,这张脸原本就丑陋,现在更加显得阴森惊悚,根本无法形容。

而在这些伤疤里,一滴又一滴的粘稠鲜血,也砸落在第一护盾上。

当然,这些鲜血犹如落在了玻璃上,根本就没有渗透到内部。

绝对防御,可以隔绝一切危险,绝巅的鲜血,不可以渗透到城市内部。

这太危险。

“费宁宵,你跨过空间壁垒,已经被压制了三成实力,你现在根本就不是完整的绝巅,真以为我们杀不了你吗!”

莫其正一脸阴沉的盯着费宁宵。

一招落下,他也疲惫不堪。

“哈哈哈,打伤本尊又如何?

“企图吸引本尊注意力,去追逐你们这三只蝼蚁吗。

“你们简直是妄想,本尊这次的目标就是摧毁你神州科研院,对你们三个的兴趣不大。

“你们如果愿意继续挠痒痒,那就请继续,本尊不介意几只蚊子叮咬。

“如果想杀本尊,你们应该再来十个九品。

“可惜,你们神州的九品,目前不是在道门,就是被压制在湿境战场,根本就不可能回来。”

费宁宵又是一声狂笑。

低劣的阴谋。

“懦夫,不敢与我对战吗!”

莫其正眯着眼,气的浑身颤抖。

费宁宵说的没错,这次湿境八族的筹划很缜密,他们三个回来,也冒着一定的风险,湿境战场依旧很困难。

指望三个九品杀绝巅,根本就不现实。

最佳的战术,是三个绝巅将费宁宵吸引开,哪怕牺牲一个也可以。

莫其正甚至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

这样一来,等掌目族绝巅支撑不住,其他绝巅离开道门,袁龙瀚就可以来东都市解开困局。

可恨,费宁宵似乎不上当。

“哈哈哈,别用这么幼稚的激将法,本尊跨越虚空,实力达不到巅峰,想杀一个九品也不容易。

“其实本尊也想杀了你们三个,但实力不允许啊,顾此薄彼,只会两头空。

“你们可以随意轰击,本尊只要摇塌你们的地下城,这场战争就赢了,我就不相信,地球其他几个国家,会不趁机打压神州。

“自私是所有人的本性,不管是湿境八族,还是你们无纹族。

“这场战争,就是你们神州衰败的开始。”

费宁宵一阵狂笑,气的三个九品咬牙切齿,一个个差点吐了血。

沸血族什么时候学会冷静了。

而且还这么谦虚。

要知道,沸血族向来都很易怒才对啊。

在战场,沸血族实力最弱,也最容易冲动,是属于那种嘴炮没输过,打仗没赢过的货色。

看来,绝巅不愧是绝巅,智商也有提升。

“既然你想死,那就成全你。

“咱们继续轰杀,好不容易来个活靶子,不打白不打,我神州不光不会败,还要杀第二个绝巅!”

莫其正怒吼落下,三个九品的轰杀如滔天洪水,疯狂朝着巨脸倾泻下去。

天空忽明忽暗,简直像是世界末日。

“诸位,拜托了。”

护罩之下,聂海钧阴沉着脸,浑身都在颤抖。

他虽然没有参战,但原本就苍老的肉身,却以很快的速度在消瘦下去。

聂海钧和曾经的元星子一样,是绝对防御的最终守护者,他不可以去参战。

他的存在,是最终的圣器。

……

“事情好像对神州不利啊。”

苏越捏着拳头,喃喃自语,不知不觉,他牙齿已经咬破了舌尖,他甚至都没有感觉到疼痛。

苏越也在分析着战局。

神州现在就是抢时间。

一切的重点,在守护地下城,里面有科研院的气血科技仪器,还有很多被困科研人员且数量庞大。

可费宁宵还在制造地震。

偏偏伤员还运输不出来,第三护盾快支撑不住了。

引走费宁宵,是最好的办法。

也是战争的关键。

但那根本就是做梦,费宁宵连命都不要了,怎么可能被这种程度的激将法给引走。

其次的办法,就是立刻把所有伤员运输出来。

不管仪器能不能保住,这些科研人员不能全军覆没啊。

培养一个娴熟的科学家,甚至比抢一件湿境秘宝还要难,这得时间。

费晓宁说的不错。

人本自私。

神州科技一旦被摧毁,武道和经济都将承受一次重创,美坚国他们不可能允许神州再次发展起来。

他们一定会暗中打压。

到时候,就是内忧外患啊。

这一战,真的关乎神州命脉,关系到未来几十年的国运。

其他国家一直在死命的追,差距一旦被拉开,再想超越,就难如登天了。

该死。

自己也不会救人,否则还能帮帮白字青。

如果救助点能腾出手来,起码可以保护那些科研人员。

“苏越,你武道网的账号是多少,我把渡命战法传输给你,这是完整版的绝世战法,里面有我的一些修炼心得。

“但切记,你只能修炼到三层,四层是极限,如果继续下去,你可能会死。”

就在这时候,白字青突然说道。

“什么?

“完整版绝世战法?”

苏越一愣。

用膝盖想都知道,这肯定很重要。

“大师兄,没有道尊允许,您根本不可以把完全版战法给出去。”

一个道门弟子惊呼。

他满脸差异,以为大师兄被鬼上身了。

“是啊,大师兄,你千万别冲动!”

“师兄弟,你这样会违背道门的戒律。”

“大师兄,我们不能允许。”

随后,其他弟子也纷纷阻拦,他们一个个还很愤怒。

武腾枫也皱着眉。

白字青这是疯了吗?

渡命战法完整版,那已经不仅仅是一部战法,里面甚至可能涉及到道门的秘密。

这种东西,或许也只有元帅有资格看一眼。

绝世战法本源,可以说是道门传承人的机密东西啊。

“苏越,你最好别看,里面可能涉及到道门的很多内部机密,看了对你没什么好处。”

武腾枫也劝阻了一句。

这不是开玩笑。

“那个,字青兄,你可以分离出来一部分吧,只有前三层就可以。”

苏越想了想说道。

他也觉得不合适,人家传承人的东西,自己看了简直没道理。

武腾枫说得对。

道门是神州的巨擘,万一有什么秘密。

不合适。

“我现在要运转渡命战法救人,根本没精力去分离,而且也没时间。

“渡命战法第四层之后,除非用暴力,理论上你也不可能解开。

“至于其他秘密,我希望您可以不看,确实关系到道门一些传承,我也只能希望苏越兄你能信守承诺。

“门防小人,不防君子。

“我相信,苏越你是君子。”

白字青看着苏越,两颗瞳孔简直和钻石一样清澈。

“感谢你信任我,我苏越发誓,绝对不会偷看你道门机密。”

苏越想了想,也凝重的点点头。

“师兄……三思啊……”

道门弟子们依然在阻拦。

他们不是不相信苏越,而是本能的排斥。

“如果有什么责罚,我白字青一人承担,哪怕粉身碎骨也认了。

“我修炼治疗战法,可眼睁睁看着这么多人死在面前,我于心不忍,而且,我相信苏越。”

白字青朝着师弟们摇摇头。

他虽然面色和善,但内心固执的一批。

我做的决定,就一定要实施,别问可不可以,也别问合理不合理。

……

抱歉,头疼,今天一根吧,我也扎了满头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