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古言 > 步步为营:凤倾天下> 第290章 忧心忡忡

第290章 忧心忡忡

    拧眉。

    “这次见后,不知何时才能相见。”

    继续拧眉防备的望着他,虽觉得今夜的他和所说的话有些奇怪,可我更怕他做出什么荒诞的事来。

    “我真让你这般厌恶吗?”他苦笑,复又无奈的道:“你这女人真够清冷的,像我这般的美男在你面前也无动于衷,很好奇,什么样的男人才会让你心动?是他吗?”

    “你到底想干什么?”

    他挑高眉,指指头顶明月:“找你赏月来了。”

    “可能吗?”我冷笑。

    他深深望我,温柔在眸底一闪而逝,突然正经道:“真想把你打晕了带回夏国。”

    “什,什么?”

    一声朗笑:“放心,我不会这么做,嫌麻烦。”

    可我却觉得他方才说这话时,目光是无比认真的,戒备更深,不着痕迹的后退了一步:“你再不走会被发现的。”

    却没料到一脚踏空,糟,我忘了身后已是边缘。

    身子迅速坠落,我虽紧张,但在刚踏空的瞬间,他就已搂过了我,就知道应该不会有事。

    果然,并不疼痛。

    二人双双倒于草堆上。

    “本世子救了你一命,怎么没听你说谢谢?”他轻挑的声音大有不满之意。

    “谢谢,可以了吧?放开我。”顺着他意就想他早点放开我。

    “不放。”

    “你?”

    “陪我躺一会。”

    “你,你再不放,我就要叫人了。”怒极。

    “你不会叫,引来了人对你没有任何好处,若不然我一出现你就该叫了。”

    我开始挣扎。

    “别动,再动我就在这里要了你。”他轻笑,听似在开玩笑。

    我却真的不敢再动,这个男人不能惹。

    见我真不动,他几声闷笑,抱紧了我没再说话。

    手上,脸上尽是他的体温。

    甚至还能听到他有力的心跳声。

    时间一点点过去,对我而言这一切就是煎熬,不洁的煎熬。

    紧咬下唇,一时又不知该怎么办。

    “我要走了。”陡然,他开了口,胸膛也随着他的声音一起一落。

    我一怔,心下微微高兴。

    “殷玉真是老谋深算啊,什么都在他眼皮底下,不只是我,就连你父亲也低估了他。”他淡淡道。

    “我父亲?你,你见过我父亲了?”不明白他在说什么,可他提到了父亲,我的心悬了老高。

    他瞥了我一眼:“我只知道那些刺客是他派来找证据的。放心,我与他并没有遇上,自然也就不会有你担心的事发生。”

    我松了口气时,听得他又道:“一万万两银子前去北方缓解百姓的生活是假,而是绕道与我所部署的十万人马展开了撕杀。”

    “你说什么?”

    “十万人,那可是我等精心筹备了十几年,真想不到他让君子堂出兵又是假象,而是在暗中悄然查我军力所藏位置,那一万万两就是军粮前来接挤的,这一战,我是全军覆没。”

    抬头,萧桓充满杀气的面庞印入我眼中。

    这个消息很让人意外,真的很难相信,都只是假象吗?朝廷内是一点消息也没有啊。

    忘了挣扎,也忘了此时二人的暧昧程度,只愣浸于他所说的话。

    “城池失守也是他故意放任的,目的就是让君子堂出征得到充份的理由,我确是上当了。”萧桓眼底的杀意陡盛,又狂肆的笑了:“是我太过轻敌,没想到一个只沉迷于女色,荒淫无道的男人竟也会有如此谋略。这样的男人,才有资格与我萧桓共争天下。”

    说完,他开始沉默。

    夜晚的静寂是沉闷的。

    虽有几声虫鸣,反添了更多的结郁。

    “怎么不说话?你该是最为开心的人。”他的声音里已没有了方才的肃杀之气,“昏君在努力做个明君,不喜吗?”

    不喜吗?该喜的,喜欢他努力做一个明君的样子。

    但此刻,心头尽然是一陈迷茫,甚至还有惆怅。

    “不关你的事。”

    强行要起来,又被他强行压下,怒极的挣扎在他的力量之下不值一提。

    “你到底想做什么?”压抑着声音喊。

    “你不适合住在宫里,你要的他也无法给你。”

    “荒唐,你知道我要什么吗?”

    又是轻轻的一声笑。

    几乎是恼羞成怒,却又不知道在恼羞什么,愤然抬头时竟望进了一双满是宠溺的眸子里,一时,所有的怒话哽在了喉。

    “我只是觉得你待在他身边会很苦。”

    “你,你凭什么这么说?”

    “你从未恨过他,不是吗?”

    “什么?”

    “他那样待你与家人,你有恨过他吗?”

    怔愣。

    “或许你讨厌他,厌恶他,但绝没有恨,这说明他在你心里有一席之地。你现在看他的眼神虽很清澈,但以你古板的性子,本世子真怕你会对他日久生情。”

    “你胡说什么。”

    “胡不胡说以后就知道了,我只是想告诉你,别把心交给他,他爱的东西会很多很多,能给你的爱连指甲边都不会有。”

    我一震,欲反驳,竟词塞。

    他抱着我一跃而起,见我不说话,一声叹息。

    “你今夜来此,就是与我说这话么?”紧崩的声音满是冷讽,也只是为了压制住心头的纷乱。

    “只是想来看看你而已。”

    “看了之后呢?”

    “之后?”他喃喃,眼底的柔情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无奈,淡淡道:“你是第一个让我如此在意的女子,只可惜,以后我们将会是敌人。”

    “世子说的话是越发荒唐无边了。”在意的女子?他就是这样去在意一个女子的吗?

    “荒唐吗?呵,往后我们该不会再见吧。”

    拳头越握越紧,我抿紧着唇。

    “钰儿,保重。”深深看我一眼,如来时那般,几个起跃消失在暗夜里。

    我依然站着,任夜风吹透衣裳,浸进肌骨。

    不想去在意萧桓所说的话,可它们就像是魔音总在脑少里徘徊。

    ‘别把心交给他,他爱的东西会很多很多,能给你的爱连指甲边都不会有’

    “不会发生那样的事的。”对着天空,我的轻喃。

    不知道站了多久,直到全身感觉到了夜的凉意,才缓缓走出了假山。

    却不想回殿,想走走。

    整个‘清宁殿’很幽静,殷玉去了惠妃那,大部分宫人也随侍去了,只留下殿门口几名看守的宫人在打着瞌睡。

    就连我出了殿,也不知道。

    一步步走着,出了廊,穿过亭,进了御花园。

    然当我抬台时,竟看到了‘锦华宫’三个大字。

    不知不觉间已走到了自个宫的门口。

    淡淡一笑,好些日子没见到清儿与柔儿了,不知这二个丫头在做什么?

    进了宫,很静寂,宫人大多已然睡下,看守的几名宫人与清宁殿的一样,都倚在门边打瞌睡。

    内殿,幽暗烛火微微摇曳,走近妹妹所住的偏房,清儿微斥的声音从内传来:“柔儿,你太不像话了,怎能在果子上放泻药呢?幸好丽妃娘娘没事,要是有个什么,不止你我,连大姐都会受牵连的。”

    “我当然有分寸了,哼,谁让那丽妃总是来欺负大姐,惠妃走得快,要不然我定想办法也让她吃下那果子。”柔儿冷哼。

    “以后千万不能这样做,幸好宫人没有查出来,要不然后果无法想像。”

    “你怕什么?就因为你这样,我才现在告诉你这事。”

    “我们在宫里自然要小心,不为自己,只为大姐。”

    柔儿一陈沉默,开口时声音带着一丝怨:“大姐太软弱了,她是皇后,怎能任别人欺负到头上来都不吭声?我讨厌这样的大姐。”

    “柔儿,我们要相信大姐。再说树大招风,我们华家再也经不起大风大浪了,我觉得大姐这样做是在保护我们。”

    “保护?才不是,她是为她自己。当初爹爹下狱,她若能站出来说说话,我们华家就不会落得如此,娘和大家也不会在外吃尽苦头。”

    “柔儿?”

    “就是这样的。”柔儿越讲越气愤:“别人当了皇后,家族都能风光无限,可我们呢?她一当皇后,华家就大难临头。”

    “柔儿,不得胡说。”

    “事实就是如此,等我长大了,华家由我来保护,我定会让华家比以前还风光。”

    “你要做什么?”清儿难掩担忧。

    “你以后就知道了。”

    清儿叹了口气,过了一会又道:“你该去谢谢那个计采人,这次幸好有她在旁暗护。”

    “她是个能拉笼的人。”

    “你拉笼她做什么?”清儿声音是不解。

    “不告诉你,困了,我们睡吧。”

    “柔儿,你已经长大,应该去懂得有些事……”不待清儿把话说完,柔儿就不耐的嚷道:“困了,睡吧。”

    房内的烛火被吹灭。

    不知道是如何走出‘锦华宫’的。

    直到钱福的声音从前传来:“皇后娘娘,您怎么来这里了?”

    这才发现自己竟来到了‘玉华池’前。

    “皇上在里面沐浴吗?”我淡淡笑问,明明是心里很痛的,竟能笑得这般若无其事。

    “是。”

    “不是说去惠妃那吗?”

    钱福愣了愣:“皇上并没有这么对奴才说呀。”

    “是吗?”点点头,就要离去,就见所有宫人都朝后行礼,钱福开口道:“娘娘,皇上出来了。”说完,便忙上前随侍。

    望去,殿前,他一身月白锦袍,沉没在月光之中,美仑美奂。

    而我在见到他袖口处与腰带上的玄金龙纹时,双眼像是突然被蛰到了般,胸口更为疼痛。

    他眼中闪过惊喜,只一闪而逝又恢复了冷漠,昂然站着,目光深灼的紧锁着我。

    任何人都看得出他在等我过去。

    如他的愿,缓缓走过去,看到了他嘴角微微的翘起。

    明明近在咫尺的人,为何我却觉得这般遥远?

    萧桓的声音和柔儿的声音在脑海里交汇,‘别把心交给他,他爱的东西会很多很多,能给你的爱连指甲边都不会有’‘等我长大了,华家由我来保护,我定会让华家比以前还风光’。

    手上一暖,他握过了我时拧眉:“手怎么这么冰?”

    我未语,只怔怔的望着他。

    或许是我看他的目光太过专注,淡然沉静的脸有些不自在,清了清喉咙道:“皇上是找朕来了?”

    “不是。”浸在自己的思绪里,老实的回答他

    他嘴角的弧度下降了不少:“那皇后来此做什么?”

    “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这里。”

    他一鄂,上扬的弧度彻底的隐没,眼底半丝笑意也无,只牵着我的手没有放开。

    “皇上等会还要去惠妃那吗?”轻声问。

    “你就那么希望朕过去?”怒气显而易见。

    “皇上是一国之君,本该雨露均沾。”

    他抿紧唇不说话,看我的目光犀利万分:“朕会如了你的愿。”

    手中的温暖不再,他放了开我,怒气冲冲的离开,一干众侍慌张紧随。

    我呆呆的望着他的远去,直至身影没入黑夜中,一直没有回神。

    “皇后娘娘,您这是何必?”很意外,钱福没有离开,鼠目里依然是精光算计,说的话却多了些和气:“皇上对您可是上心来着,明知道丽妃娘娘闹肚子是柔儿姑娘在背后搞的鬼,也没追究,您该好好把握才是。既然入了宫,在皇上这儿多花心思,也可以一生一世一双人,娘娘好生想想吧。奴才告退了。”

    一生一世一双人?我压根就没有想过。

    自进了宫,就已绝了这样的念头,甚至连自己要什么也不知道。

    只想能让家人平安而已。

    只想自己平淡平静的度过余生而已。

    知道自己很笨,也知道皇帝对自己并非无情。

    可曲意迎承,说着违心的话,做不到。

    方才想顺着他的意,话到嘴边又绕了回去。

    让我没想到的是,他会偏护了柔儿,政务这般繁忙的他竟还……

    “皇后娘娘接旨――”一太监匆匆跑了过来。

    旨?我懵然下跪。

    “皇上口谕,皇后擅自出‘清宁殿’,即日起回自个宫里闭门思过一个月,钦此。”

    是啊,我怎忘了,他曾下过旨,不许我出清宁殿的。

    “遵旨。”声音无力。

    刚从‘锦华宫’出来,转眼又回了‘锦华宫’。

    想必早已有人通知了,殿内通火通明,宫人也不像方才那样打着瞌睡。

    行了礼后,各自回站。

    清儿担忧的望着我,柔儿一见到我,就气呼呼的道:“大姐,你怎么又犯错了?”

    “柔儿,你怎么能这样跟大姐说话?”清儿低声诉责。

    “我说错了吗?哪有人这么短的日子里同时犯了二次错的?”

    “柔儿?”

    柔儿嘟起了嘴,一脸岔然,半响,跺着脚回了房。

    “大姐,柔儿不是有心的,你别怪她。”清儿给我端了杯茶,忧心忡忡。

    笑笑:“让你们担心了。”

    清儿摇头,“清儿只希望大姐能在宫里高高兴兴的,你现在这样,我和柔儿看着难受。”

    高高兴兴的?苦笑,爹爹的事就扛在那儿,一旦爹爹的事情解决…….

    这些事可不是获得皇帝的宠爱就能解决的。

    “去睡吧,姐也累了。”

    闭门思过还不到半个月。

    <!-- CS:23268098:299:2019-07-18 05:50:36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