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奇幻 > 龙与圣剑> 第617章

第617章

“喂!你是谁的监——”

“闭嘴,二货。”

将那由白痴般的反驳怼回去,天空这才算仔细的打量起面前这些人。

与此同时,似是为首的一人站了出来,很清楚的可以感受到此人身上澎湃的魔力,因为带有威慑的目的,天空远比其他人更直观的承受这股气势的压迫。

“老六,换我来。”

“好嘞!”没有任何不满和不甘,先前的大汉乐呵呵的退回队伍,同时也怜悯的看向天空二人。

自己那一拳的落空代表着眼前少年的境界绝不是虚的,就算力量可能不如自己,但这种反应以及不逊色真正于野兽搏杀的冒险者了。

但要说与对人战斗特化的佣兵、尤其是自己的老大交手,即便没有境界上的压制也谈不上所谓胜负,结果也早已注定了。

被大汉视作靠山的男人,纵身扑向眼前的二人——确切来说是朝着天空掠去,干脆利落的一掌拍出。

无需真正的对碰,神元境高手仅仅是虚幻的掌印就足以压垮所有气武境,但天空不在此列。

轻描淡写的、犹如拂去灰尘般将掌印吹散,两人接着以肉身对了一击——并不算真正的战斗,天空依旧在原地,那位神元境的佣兵老大则是已经回到了刚刚站的位置。

“竟能接下了我三分力,作为淬体境,你的优秀足以自傲了。”

佣兵队长脸上的诧异一闪而逝,转而表露出前辈予以夸赞的语气。

“原来只有三分力,难怪!”

“没想到老大也会放水呀。”

天空浅笑着,似乎接下神元境四重的三分力微不足道——甚至是理所当然的表情。

“没必要中途换人,我不是来打架的。”

“乞饶吗?很抱歉,我拒绝。”

上身装佩制作精良的秘银甲,下身是以百炼软钢淬炼的腰带与护膝,双腕则绑着某种魔兽身体中的韧筋,具有足以完美承受甚至反弹冷兵器劈砍的能力。

与天空对话的这位全副武装的男人,毫无疑问是战斗经验极为丰富的佣兵,刚刚的那一掌也说明了这点,嗅觉足够灵敏的话,甚至察觉得到那股淡淡的血腥气。

“还没仔细聊过就做决定未免太早了些,或者你喜欢「以武代谈」?”

“别以为接下刚刚那一掌就以为自己有多么强,我若是用武技,你小子休想活命!”

语气怪异到让他人产生疑惑,察觉到这一点,平复激动的男人轻咳两声,继续说道:

“而且我不觉得会和你聊的投机,如果你非要坚持的话,我会仁慈的给你一次机会,那么现在,跟我们走吧。”

“你们想用什么理由把我们带走?这里可是重阳楼。”

天空的目光停留在不远处穿着褐色燕尾服的男子,那正是重阳楼的一位管事。

能够认出来的原因则是因为对方的左胸前有可以证明身份的铭牌。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这就是你从始至终保持淡然背后的倚仗么?”

佣兵队长扭头望向那名男子,“陈管事,拜托了。”

“不要浪费时间,影响了尊主的其他客人,我也帮不了你。”

那位管事看上去与这些佣兵相熟,一点也不避讳——也无需如此,周围的那些佣兵和冒险者都抱着看戏的心态在围观,他们似乎很感兴趣一位年轻的淬体境六重高手是怎么应付远比自己要强大的神元高手的。

求饶还是破财免灾?要是气血冲头的话,那还真是有好戏看了。

对陈管事抱拳表示谢意,随即以“得意”的眼神转向天空,其中的意味不言而喻。

“小哥,我劝你还是乖乖的,我们不会伤害你们的哦,而且手脚不干净的家伙理应受到惩罚你说是吧?”

对出声的女魔术师,天空微笑着反问:“你说偷,意思是说那由——确认一下,是我身后的这位并没有凭依圣剑修炼的女孩从你们几位身手和感知力都了得的神元境高手身上偷走了宝物?”

在指出这一点后,不少人都忽然起了疑惑,神元境被普通人偷了随身的东西,这怎么可能?!

佣兵队长眯了眯眼,他虽然也很气恼天空的诡辩,但更多是对于天空在被自己戳破“依仗”后依旧保持的从容,这不像是装出来的。

“我要是神元境被普通人偷走东西,我是没脸宣扬,这和白痴有什么区别?”

对方沉默期间天空依旧不绝其声,而且这话天空说的脸不红心不跳,毕竟他真实境界的确才只有淬体境,有资格说这种话。

“噗哈——哈哈哈——咳啊!”

“闭嘴,你这个白痴。”对忍不住笑出声的彩羽那由,天空对其腹部施以肘部冲击,将其笑声打断。

从天空出现开始就存在力薄弱,躲在天空的身后、俨然从当事人转变成了围观群众,天空实在想不出能够不教训她的理由。

当然了,使用的力量并不强。

“那由,说实话,你真的偷了这几位佣兵大爷的宝物?”

“怎么可能,我身上哪点像修炼过的武者,这些人就是看上我,想要带我走,哥哥你要保护我啊,呜呜...”

那由双眼含着热泪、楚楚可怜的委屈模样让不少人为之动容,作为强大的武者,他们很少会像市井凡人那般唾沫横飞的大声斥责,甚至于他们之中也有人做过相同的事,但眼中的鄙夷和轻蔑却没有丝毫掩盖。

原因很简单,就算是“打秋风”,这次目标的选择也太过愚蠢了,而且还是在重阳楼这种地方,不远处的那位陈姓管事脸色也阴沉了下来,心中暗骂白痴。

“嘁..,我们走。”

感觉有些不妙,被眼神刺痛而尴尬的佣兵队长立刻做出离开的决定,在这一点上佣兵体现出了优于冒险者的良好团队素养,没有多余的废话,十一人很快离开了重阳楼。

显得莫名其妙,但天空明白,那位神元境四重的男人在离开时递给自己的眼神清楚的表达着「放学别走」这种意味。

就算他们还可以继续纠缠,也觉得可以强行带走天空二人,但已经无法名正言顺了,倘若真的放任佣兵们的胡来,重阳楼的评价也会受到影响而变低,到时候无论这些佣兵还是重阳楼的管事都负不起责任。

既然他们走了,天空也不会抓着不放,但若不识趣,自己也就没选择了。

“等等。”

被天空叫住的、想要转身离开的重阳楼管事面无表情。

“我有笔生意想和贵楼谈谈。”

“生意?”

陈管事打量着天空,随即露出不知意味的笑容,“如果是小生意,与前台洽谈便可,先生需要引导吗?”

没有感觉眼前这个家伙有什么敌意,也未见不悦,就好像刚刚的事没发生过一样,不得不说,这家伙还真是纯粹的商人——绝对不能做朋友也一定无法完全信任的那种人。

“恕我直言,这笔生意就算是管事也决定不下,还是请别人来吧。”

“你——”

“这里交给我,你忙去吧。”

突然出现了一位老者,就仿佛凭空冒出来般。陈管事的声音戛然而止,接着是面露敬色,微微躬身后离开。

“刚刚的事情,我作为主管,代表重阳楼对先生道歉。”

老者做出与刚刚陈管事同样的动作,但天空很不习惯受老人的鞠躬,所以也礼貌的躬身,而且幅度要更大。

见天空如此,自称主管的老者心中赞叹不已,也稍微了解了对方的心意。

“不知小友要谈何种生意——失礼了,请先随我去贵宾室。”

·

重阳楼第九层,御座之上的男人倚靠边扶,右手揉捏着鼻梁,本该不行于色的他此刻显得相当焦虑。

数天前,来自湛蓝帝国的特遣使者就已经来到了库尔·瓦兰,那个傲慢的家伙是男人最不想要与之交锋的对手,如果可以的话,真想一拳将其轰成粒子。

可那样做的后果,是他无论如何都无法承受的。

“圣人啊...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应付。”

帝国终于还是要对瓦兰镇动手了,在将要和绯红与紫云两大旧敌开战的时刻,湛蓝皇室的忍耐似乎到了尽头——

——作为中立区却存在于国土之上,而且与要塞城市天枢相距极近,帝国不会允许任何可能威胁到天枢的隐患存在,就算撕破脸面,想必对方也已经做好了应对打算。

瓦兰镇顶尖的势力分别为魔法师协会、佣兵工会与冒险者工会,与它们相比,重阳楼的地位则是在隐形中将之超越。

而男人——重阳楼的尊主,身为顶尖生死境王者、同时也是瓦兰镇目前最强者的秦寅则首当其冲的被推出应付来自帝国的压力。

在秦寅苦恼的时候,敏锐的感知察觉到室内空气相当轻微的变化。

稍稍感到吃惊,然后才想到了什么...在瓦兰镇敢于如此的,除了那个喜欢自我封印的老狐狸,就只有一个人了。

空间一阵涟漪,原本无物的地方缓缓出现了一位老者的身影,岁月的痕迹在他的脸上清晰可见,但双眼却依旧神采奕奕。

也就是这双眼睛,无休止的守护了秦寅三十年。

“尊主,冒昧打扰了。”

“秦通,这里只有你我。”

于此侍奉的一十二名女仆在老者出现之前就被秦寅下令驱走,而能被如此对待的这位老者身份正是重阳楼的主管,秦寅之下的“最强”。

但就算是老者这般强横的尊者,在面对御座上身为王者的男人时也不自然的露出敬畏,哪怕两人的关系早已不是主仆那么简单。

“已经很久没有用这样的方式出现在我面前了,说起来真是怀念啊。”

“能够对我如此放任的,也就只有少主你了。”

秦寅也露出笑容,温和的问:“在我修炼的时候全楼都多亏你的管理,那么...有什么重要的事?”

名为秦通的老者正色起来。

“刚刚有个少年,在我们这里出售了五十升的蛟龙之血。”

“的确是很有价值,蛟龙之血可是炼药的好材料...但这还没达到让你亲自来找我汇报的程度吧?”

秦寅说着,忽然记起昨晚出现的魔兽,原以为是生死境的寻常兽王,没想到是几乎快要入圣的强敌,若非自己手段够硬,那怪物真的可能毁掉瓦兰所有的顶尖高手。

现在想象,那魔兽正是蛟龙,可即便是自己也没有在战斗中取得一星半点的血液,甚至还搭进去了一只胳膊,不久前才彻底复原。

“那少年,很不一般吧。”

“是的,关键就在于那位少年,实力很强,刚刚与飞獠佣兵团的一支小队发生了冲突,硬接了那名队长的九成力。”

“少年天才...吗?”

微微沉吟了一下,秦寅显得很感兴趣,因为瓦兰镇毕竟不比正规城市,活动人口大多为冒险者,很少见年轻却又实力卓越的高手,但若真的出现,能够将之拉拢自是最好。

“那么,他的境界如何呢?”

“淬体境六重,看上去没到十五岁。”

秦通回答的很快,但却让秦寅感到纳闷和疑惑;十五岁达到淬体境六重的确很优秀,但也仅仅是优秀而已。

但对于前者的信任使得秦寅没有无礼的开口质疑,耐心的听下去。

“只是这种程度的话,少主您不会看上眼。”顿了顿,秦通苦笑中带着自嘲道:“其实,连我都无法看穿这个少年。”

“怎么可能...!”

发出惊诧声音的秦寅,只因听到了相当难以置信的话,如果这种言论是由别的尊者说出,怕是早已被秦寅的冷眼刺得体无完肤了。

“你可是灵尊境初期,居然会看不透区区淬体境六重的小孩?”

“虽然难以启齿,但这是真的。”

望着面前无奈点头的自己最为信任的心腹,秦寅纵然不想相信也不能不信。

“如果不是他在之前战斗中的刻意展露,我也不会得知他的境界——说是战斗太便宜那个佣兵了,在我到现场的时候,刚好看到两人各自挥出的一拳,少年显得游刃有余,那个佣兵却只能靠口舌占上风。”

“等等,那个佣兵队伍很弱吗?”

“不算强,平均还不到神元境,但队长还算及格,神元境四重,哦...还包含有两位新晋的魔术师。”

秦寅忽然意识到了一个关键点,那就是飞獠佣兵团在附近的城市也算久负盛名,麾下的小队长怎么可能是神元境之下的境界?那名少年如果接的下其九成力……

而在得到秦通的回答后,秦寅表情变得愈发微妙起来。

几乎没有犹豫的,这位重阳楼的尊主做出了决定:

“带我去找他——不——我觉得可以用另一种方式,呵呵,真要感谢张獠那小子手底下的白痴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