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仙侠 > 我的超级修仙大途> 第455章

第455章

阵清阵灵的自信并非狂傲!事实上,有着有着极大缺陷的暗魔噬魂幡还不足以无声无息的在阵清阵灵面前布置陷阱!何况是在这一目了然的阵清祭坛上,炎涛自身都被盯得死死的,那就更是难上加难!

当然这也仅仅是说在正常的情况下。炎涛还有其他的手段来做到这一步。暗魔噬魂幡做不到,可那四只噬魂血灵却是能够无声无息的化为阴风灵气逸散隐遁虚空。炎涛与小天的突然出手制造的慌乱给噬魂血灵带来最佳的掩护机会。

噬魂血灵纵然不是暗魔噬魂幡的器灵,可整日里在暗魔噬魂幡的空间之中栖身,通过炎涛的灵魂禁制,多少产生一些联系。若仅仅是如此,自然不足以瞒天过海,可吞噬了阵清阵灵的力量,四只噬魂血灵也拥有了阵法之能!

通过噬魂血灵暗中布置的阵法,为暗魔噬魂幡铸就了基础,在阵清阵灵到来的瞬息之间陡然凝聚而成。这一切看似轻松自如,神秘非常,让人感到突兀,可实际上却是耗费了炎涛庞大的心神推演之力。任何一个环节出错,就无法做到这一步。

突然出现的暗魔空间让阵清阵灵瞬息的慌乱之后,就迅速的镇定下来,想要找到其中的破绽。不过,炎涛却是冷冷一笑,暗暗凝聚着力量,对阵清阵灵的做法视而不见。并非是炎涛认为这些阵清阵灵的阵法力量不精深,也并非认为自己的暗魔噬魂幡毫无破绽!

只是,炎涛知道这些阵清阵灵常年呆在这阵清塔空间之中,除却独自摸索之外,对外界的一切几乎一无所知。就算是恢复了记忆传承,可知道也也十分可怜。而暗魔噬魂幡虽然也是阵法凝聚淬炼,可却是与天清仙禁迥然不同的万魔本源禁凝聚淬炼而成。这对于毫无经验的阵清阵灵来说,陌生的区域哪会短短的呼吸间就能解决?

而对于炎涛来说,困住这些阵清阵灵数息的时间就已经足够了!就在阵清阵灵全力破解暗魔噬魂幡封禁之力的时刻,四只噬魂血灵早已急不可耐的从暗魔空间四方冲杀而来。在这暗魔噬魂幡营造的空间之中,噬魂血灵气势倍增,无所畏惧。

噬魂血灵的鱼目混珠突然爆发,再次让阵清阵灵措手不及。炎涛顿时灵魂凝聚的拘魂链突然的四面八方突刺而来。淬不及防的阵清阵灵顿时在黑暗中被拘魂链硬生生的扯走,击溃那尚未恢复的防御,将其灵魂力量吞噬镇压在灵魂王座之上,成为灵魂烈焰的燃料,不断的被淬炼,成为炎涛灵魂的养料。

在炎涛的连续打击之下,陷入一片慌乱之中的阵清阵灵根本无法组织有效的抵抗。炎涛趁机却是暗中抽取阵清阵灵的一丝丝灵力融入宇文成的灵魂碎片中,凭借这糅合的气息加上体内的阵清灵力,顿时骗过传承之源,将其烙印传承在自身的灵魂记忆之中!

------------

阵清祭坛的传承并非随随便便就能够得到的!以炎涛天清仙禁的修为力量还没有资格承受。不过,炎涛却是等不及了。凭借强大的灵魂力量,通过灵魂之火的淬炼糅合,将剥离祭坛的传承之源欺骗过去。

只是唯一麻烦的就是这传承必须是在传承祭坛之上才算完整。否则,没有传承之光的洗礼,就算得到了传承之源,也会被阵清门当做间谍、敌人而抹去!因为,根本不可能出现得到传承而得不到传承之光承认标识的情况,一旦发生了就意味着传承出现了变故,阵清门也不可能无动于衷。

更是让炎涛皱眉的是,只要离开了封禁祭坛,前往阵清传承祭坛接受传承,在周围虎视眈眈的阵清阵灵眼皮子底下,那下场绝对会比宇文成更凄惨!呆在封禁祭坛也不是办法,想要离开这阵清塔也必须在得到传承之后才可以,况且躲避也不是炎涛的作风,这才精心策划起来。

这看似精密的计划,实际上却是漏洞百出,十分的粗糙!不论是哪一个环节出错,炎涛都将万劫不复。之所以如此执行下去,并非是炎涛太过自信狂傲,而是在有限的条件下,极短的时间内根本不足以布置出多么精密的计划。

面对阵清阵灵也不需要多么完美的方案计划!在这时候,计划越是精密,反而越是累赘。就如同有心计的人面对老实人,就算话中有话,人家听不出来也是白搭,又怎能让人家上当!那样自会平白浪费暴露自身!关键时候依靠的还是自身根本的力量。

之所以炎涛如此冒险,是有着不小的把握的。当然,这也仅仅是针对这些看似强大,却是头脑简单落后僵化的阵清阵灵而言才敢如此施展。且不说这些阵清阵灵都未曾走出阵清塔一步,就算是得到的阵清门弟子的记忆传承,也对外面的战斗经验都少的可怜。毕竟,阵清门弟子在没有得到传承之前,极少外出历练,闭门造车岂能有丰富的应敌经验?也正是如此,炎涛才能将这些空有力量的阵清阵灵玩弄在股掌之间!

那之前的天青三人之所以能够冲破如此多的阵清阵灵封锁,并非是凭借什么强大的力量,而是凭借那临阵应变的丰富迎敌经验。若是眼前全部都是经验丰富的元婴巅峰修士,别说天青几人了,就算是化虚强者,也不敢明目张胆的硬闯!

接连出其不意的打击极大的震慑了阵清阵灵,炎涛得意找到时机,瞬间来到传承祭坛之上。站在之前宇文成站立的方位,灵魂凝聚传承之源!之前宇文成的传承几乎瞬息就要完成,可惜被炎涛抢先一步。此刻炎涛根本不用从头再来的苦苦等待,也没有阵灵王的骚扰争斗,只需要引出一丝传承本源的气息就可以了。至于其中的传承之力,日后有的是时间!

果不其然,神秘的传承祭坛在感受到炎涛灵魂之中的传承之源气息还有天清仙禁的灵力气息之后,陡然虚空凝聚璀璨的阵清传承之光,犹如神光天降般将炎涛笼罩其中。沐浴在温和神秘的阵清之光中接受洗礼的炎涛顿时感到自身体内的疲惫与紧张顿时消散一空,就连无形之中沾染上的一丝邪恶力量也随之烟消云散。

这种温暖的舒畅感觉并没有让炎涛放松下来,反而在短暂的愣神之后,猛然凝聚一抹精芒。突兀之间,不管那些仍旧在疯狂冲击暗魔噬魂幡的阵清阵灵,也不管看到走出封禁祭坛接受传承而冲杀围聚过来的阵清阵灵,炎涛双手凝聚周围的神秘传承之光,犹如一双灵光手套一般,顿时捧起一团吞噬腐蚀周围一切灵力的邪恶之源。

传承之光感受到炎涛手中的邪恶之源顿时愤怒的充满了无尽的滔天威严。刹那间,那温和的力量不再,反而化为恐怖的封禁净化之力。不过,这股恐怖力量并没有完全针对炎涛,反而隐隐间将炎涛守护起来,似乎唯恐传承者受到这邪恶之力的侵蚀。

感受着恐怖的威压净化之力,身躯几乎被巨石来回碾压一般,尤其是捧起邪恶之源的双手,机会被庞大的力量碾压镇压成肉饼。若非炎涛疯狂的用自身力量维持,双手根本保不住。当然,也是那邪恶之源承受了最大压力的缘故!

不过是一瞬间,那邪恶之源都不甘心的飞速收缩。或许承受不住庞大的净化之光的压力,或许是为了寻求自保,这邪恶之源瞬间凝聚成闪耀一颗黑色幽光的珠子。炎涛眼中精光暴闪,顶住那庞大的压力顿时将这完全收敛躲过传承之光炼化的黑色珠子收入九链锁魂塔之中。

将邪恶之珠收起的瞬间,那恐怖的净化之力却并没有消散,反而强行的将四方笼罩,尤其是对站在传承祭坛上的炎涛从里到外净化一番。虽然对炎涛的肉身并没有多大的作用,却是极大的加快了九劫变对肉身淬炼的韧性,之前收到的些许暗疾也随之消散。

身体上的变化炎涛隐隐有所察觉,却是来不及欣喜。感受到暗魔噬魂幡再也支撑不下去的时刻,炎涛猛然凝聚灵魂之力,趁着四只噬魂血灵冲杀制造混乱的时刻,再次突然束缚几名阵清阵灵,拉扯入九链锁魂塔送入戊土本源空间。虽然戊土神龙仍旧在沉睡,可九链锁魂塔丝毫不比阵清塔差,这些阵清阵灵想要出来根本不可能。

周围同伴突然接二连三的消失,这顿时引起一阵阵的恐慌。不过,炎涛凝聚了所有的力量也几乎到了极限。毕竟,瞬间拘拿有着堪比元婴巅峰战力阵清阵灵消耗绝对是恐怖的!若非这些都是灵体,被拘魂链牢牢的克制,而且没有多少迎敌经验,攻击手段单一,炎涛也根本做不到!

暗魔噬魂幡可是炎涛心中的宝贝,自然不愿一次次的损伤本源。就在支撑不住的时刻,炎涛突然收回暗魔噬魂幡!不过,周围弥漫的浓郁黑暗迷雾阵势,却是让阵清阵灵难以分辨方向。

突如其来的黑雾,遮挡了阵清阵灵视线的同时,也引起阵清祭坛的一变。瞬间凝聚的阵清之光犹如一阵风吹过,炎涛苦心凝聚的黑暗迷雾瞬间消散。然而,迷迷糊糊心中惊惧不安的阵清阵灵那还顾得上炎涛和传承,一个个下意识的四方逃窜。

只是如此一来,这些惊恐逃窜的阵清阵灵却是给四方冲过来的阵清阵灵带来不少的麻烦。炎涛看也不看冲过来的阵清阵灵,猛然凝聚灵魂之火,化为一团灵魂烈焰突兀的冲向右边白胜阳的传承令牌之上。

随着灵魂烈焰的燃烧,那传承令牌上陡然传来一声凄厉的痛苦惨叫,虚空突兀的凝聚一抹面目狰狞的巨脸,恶狠狠的盯着炎涛,而后不敢的狼狈遁入虚空消失不见。而白胜阳的肉身却是闪过一丝心有余悸的松懈,继而全力沉浸在传承之中。

看到这一幕,炎涛嘴角勾起一抹奇异的笑容,随即冷冷的看着冲上来的阵清阵灵镇定自若,毫无慌乱之色的露出一抹讥讽!只见这些阵清阵灵临近炎涛的瞬间,那尚未消散的净化之光恐怖的压力顿时将阵清阵灵死死的压制,寸步难行。

早就料到这一幕的炎涛收敛自身力量,暗中召唤着神秘。只见浓郁的阵清之光爆闪,瞬间将四周充斥点亮,从天而降的巨大传送光柱将炎涛笼罩。神秘的阵清符文围绕着这传送光柱飞舞旋转,将炎涛牢牢的守护其中。

随着一声奇异的声响,巨大的传送光柱倏地收缩!在阵清阵灵那疯狂的愤怒与不甘中,炎涛彻底消失在这神秘的传承祭坛之上,离开了这阵清塔传承空间!

------------

阵清塔乃是阵清门的传承禁地,每百年一次的传承开启机会实际上却是并没有多少人期待。并非是对其中的传承不眼热,恰恰相反也正是太眼热才离得远远的。唯恐一时间经不起诱惑进入其中,从而好处没捞到,先把命给丢了!

若是留在门中苦修,未必没有超人一等的成就!在九大长老之中,就有六名长老没有进过阵清塔。可见这阵清塔也不是唯一!尤其是那六长老掌握着门中的实权,威势滔天,根本不存在什么不入阵清塔传承,地位就降低的规矩。

只是这些弟子并不知道,之所以如此完全是阵清门不得已而为之。毕竟这些年以来,成功受到传承的弟子越来越少,甚至有两次竟然无一人胆敢进入其中。没有了传承弟子出现,总不能因此让整个门派停滞吧?那些位置也总需要有人去担任!若是不给那些外出历练进阶的弟子应有的地位,只会让门派的根基动摇。

但这样一来,门中的传承方式就发生了转变。人人畏惧传承的危险,而另求它途,这阵清塔还有何存在意义?没有了传承之地,就没有了凝聚向心力,门中的根基终有一日会完全腐朽而崩塌!

门中的长老并非不知道这些,然而真正能够舍弃自身权利,想要扭转这种情况的却是少之又少!就连闭关不出的太上长老们也犹豫再三,一则是不想浪费时间精力耽误修行,二则是不愿冒风险去进行什么改革!

毕竟,这么多年下来也没有见到什么状况,维持现状还不会发生什么变故,可若是贸然改变,若是果真出现什么事情,对心境绝对是一个巨大的阻碍魔障。到时候影响了羽化飞升,那可就得不偿失了!归根结底还都是为了自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