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古言 > 穿成反派亲闺女[穿书]> 57.第 57 章

57.第 57 章

    李承楠不知道要把车开到哪里。

    坐在车的后排, 迟骋彦悠闲地喝着一杯浓茶,着急忙慌了一上午, 也就这一杯茶能让他觉得有些放松。

    “爸, 这饭还没吃呢,打哪门子拳击啊?”从公司出来到现在, 迟微微到现在都还是一脸懵逼。

    摇晃着迟骋彦的手臂,他这葫芦里装的药死活就是没有被晃出来一星半点。

    “乖, 这是爸给你准备的一个惊喜, 等到了再告诉你。”瞧向车窗外的目光又收回来, 迟骋彦抖了下眉毛, 意味深长地解释道。

    如果说刚才迟微微只是有些紧张的话,看到他嘴角的笑容,那一点紧张就全部变成了惶恐。

    倚在靠枕上, 迟微微默默地从包里拿出手机。

    刚才迟骋彦说是要用她的手机,实则是把她的手机关机了,切断了一切消息源, 才能让她彻底地远离这次的网络暴力。

    手机开机, 正在运行的系统瞬间被涌来的几十条短信,上百条未接来电挤到崩溃。

    连上移动网络,微信和微博右上角的小红点,也从平常的“1”变成了“...”。

    这还是自己头一次感觉到来自世界的关心, 接连不断的手机提示音让她有种手机即将在怀里爆、炸的错觉。

    “微微!你上热搜了!”

    “有人在网络造谣你啊, 赶快反击!”

    “什么情况?你得罪谁了?”

    几年不联系的老同学, 几乎就在过去的两个小时里同时对自己表达关心。每个人发来的消息都是微博、绯闻什么的, 看得她云里雾里的。

    同学发来了有关微博的截图,上面虚假的信息还有对自己的造谣还配了几张无关的照片,看起来还真像是一回事。

    “嗯……”迟微微倒吸了一口凉气,胸口堵的一口闷气差点让她昏过去。

    坐在旁边的迟骋彦倒也不急,光是看她这样吃惊的表情,就知道她肯定看到了有关的微博。

    翘起二郎腿,迟骋彦嘴角的笑意藏都藏不住。

    快来问我怎么办!快来问我啊!

    迟骋彦心里一阵窃喜,只等着女儿来求助自己的时候,把自己这一上午的战果拿给她看。

    按照那些微博截图,迟微微立刻打开微博去搜索。

    ——该条微博已被删除。

    点开那些@自己的信息,还有微博热门却找不到任何的蛛丝马迹。

    皱起眉头,迟微微还在对着屏幕一通操作,利用各种关键字搜索有关的消息,后来索性用自己的名字作为关键字,结果搜到的东西和同学发来的截图根本就是天壤之别。

    #留学归来女学霸#

    #元气少女迟微微#

    #孝的代名词,迟氏集团董事长的闺女#

    瞥了眼她的手机屏幕,一旁的迟骋彦忍不住伸出手向下指了指,“快,再往下翻翻,内容更精彩。”

    迟骋彦表现得太像是一个急着被夸奖的孩子,说话的神情和语气早就把他的那点小心思给暴露了。

    这事,迟微微就算不开口问,老爸也肯定会急着把事情的经过交代清楚。

    迟微微:“那你帮我找?”

    把手机交给迟骋彦,他果然熟练地向后翻了几页,还换了个搜索的关键词。

    这些有关迟微微的话题,自己这个做老爸的可是想了不少,请水军灌水的时候他还特地上去看了下效果,可不知道那些信息在哪么。

    手指在屏幕上划拉了两下,迟骋彦这才反应过来。

    僵硬地偏过头,一旁的女儿正以一种审视犯人的眼光盯着自己。

    “爸,到底是什么情况?”迟微微一本正经地问道。

    尴尬地将手机还回去,分明刚才还想要女儿夸奖的迟骋彦,一下子变成了做错了事情的小孩子。

    小口地抿了下杯里的绿茶,迟骋彦小声地解释道:“我刚才开会,手底下的人在玩手机,就看到微博上有人造谣你和小琛的事,然后我就赶紧和你干爹想办法,把事情压下去,顺便带你去找闹事的人报仇。”

    果然是老爸出的手,在兴奋之余,自己这心里突然有一点失落是什么鬼?

    长这么大,这还是迟微微最接近热搜的一次。虽然是被人黑,但该说不说,这确实是她霸榜热搜的纪念日。

    还没等她亲眼看看自己的热搜排名是多少,就被自己的老爸给压下去了……这动手动得未免有点太快了吧。

    “别担心,爸已经帮你压下去了,对你的名声不会有影响。”捻搓着迟微微的衣角,迟骋彦保证道。

    在她面前,迟骋彦这个当老爸的永远像是个长不大的孩子。

    为了保护自己,他可以不顾整个公司的利益,发动所有可以利用的资源为她出头。

    事情发生的第一时间,迟骋彦害怕自己会生气、愤怒,所以也选择瞒着自己,自己憋着一腔的怒火把事情处理得漂漂亮亮。等到雨过天晴,才会带她出来看天边的那一道彩虹。

    暴风雨不是自己的闺女该看到的,身为自己的小公主,她只值得拥有那些最好的东西。

    “爸,”这样冷的天,迟微微的心里却涌起了一股暖流。靠在迟骋彦的肩头,迟微微的小脸轻轻地磨蹭了两下,“你对我真好。”

    女儿这一句话,就足够融化这一上午的疲累。

    嗅着迟微微头发上的芳香,迟骋彦一脸慈笑,“我女儿开心就好。”

    ——

    听说迟氏集团和言氏企业的老总要来,小李玩具公司的老板早早就守在楼下等待。

    两大巨头要来和自己谈合作,别说在楼下等着了,就算让他找几个舞狮队、鞭炮队庆祝都不为过。

    “一会给我点面子,别没事找事。”挽着身边的妻子,李鑫压低了声音警告道。

    平日里两人见面就要吵架。但今天,就算是为了钱,李太太都要装出一副贤妻良母的样子,“放心,李老板,你老婆今天不会让你丢人的。”

    结婚七八年,两人早就相看两厌。可是,迟氏集团的老总亲自开口要让李太太在场,为了能和迟氏搭上合作关系,也只好演一出戏。

    平日里,李鑫恨不得把所有的家产都穿在身上,几十万的表、定制的衣服皮鞋,李太太也同样一身珠光宝气,但今天,两人都以“简约”为主,据说是为了方便活动?

    站在冷风里,两人等了半个多小时,才看到到迟骋彦的车缓缓驶来。

    “迟总!您可算来了!”主动拉开车门,李鑫笑颜盈盈地挤出了一脸的褶子。

    旁边的李太太一齐弯下腰,那架势,比古代的丫鬟动作还要标准两分。

    李鑫大小也算是个老板,只是跟庞大的迟氏集团比起来,还真的连个富人都称不上,顶多就是个低保户。

    在他面前,迟骋彦自然不用表现出那些无所谓的客套,就连跟这个小小的玩具厂合作,都属于屈尊降贵。

    从车上下来,迟骋彦斜了眼李鑫那张脸。嗯,跟资料里的是一个人。

    “爸,我干爹什么时候到啊?”跟在迟骋彦身后,迟微微四处观望道。

    在前面带路的“李公公”听到那一声甜美的女声,下意识抬起头看了一眼……

    “老公!你慢点!”见他一个踉跄差点摔在地上,旁边的李太太赶紧搀住了他。

    她怎么会和那张照片里的一模一样?菲欧娜不是说那只是个没名没气的小富婆吗?怎么,怎么会是迟骋彦的千金?!

    就在看到迟微微嘴角笑容的那一刻,李鑫的心猛地沉到了大西洋海沟。

    这根本就不是来跟自己合作的,她是来找自己报仇的?!

    公寓里,菲欧娜正躺在床上还未睡醒。

    昨天晚上编那些造谣的通稿到半夜,又哭着闹着让李鑫联系买热搜的事,天快亮了,她才昏昏沉沉地睡过去。

    “叮叮叮~”

    手机的声音将她从睡梦中拉扯到现实。

    看一眼屏幕上的名字,原本还沉浸在起床气里菲欧娜,一下子露出了笑容。

    “喂?亲爱的?有事吗?”菲欧娜热情地按下了接通键,软着声音问道。

    以防被家里的母老虎发现,平常李鑫都是晚上才联系自己,今天倒是奇怪,这大中午的就急着给自己打电话。

    “那个,你来我公司一趟吧,我有点事跟你说。”李鑫的语气不像平时那样关心,甚至还有一些紧张。

    从床上坐起来,菲欧娜揉了揉凌乱的长发,“什么事不能在电话里说?”

    “快来吧,当面说比较好。”

    看着坐在沙发上的迟骋彦父女,还有旁边的那两副拳击手套,李鑫的小心脏都快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

    惹了不该惹的人,这次自己真的是要凉透了。

    ——

    电脑前,贺琰将一上午所有搜罗的证据全都发给了大洋彼岸的某人。

    很快,邮箱里就收到了一封回信。

    ——有关信息已经被人删除了,不过这件事我会来安排,请想办法把菲欧娜的资料发给我,剩下来的由我来处理。

    看到对方的回复,贺琰端起面前的咖啡一饮而尽。

    没事找事的人,是该为自己的行为买单。

    这件事要是交给迟微微来处理,肯定都是些不关痛痒的报复,倒不如让自己来替她解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