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古言 > 穿成反派亲闺女[穿书]> 54.第 54 章

54.第 54 章

    唱歌的时候, 来台上献花的客人不少,但是, 像菲欧娜这样一脸怒容的却从来没有一个。更何况, 她手里拿着的还不是鲜花,而是酒杯。

    “这位小姐, 请问,你有什么事吗?”一把按住菲欧娜握着酒杯的手, 满脸的笑容掩盖着他说话时警惕的语气。

    她身上燃着的怒火隔得老远都能够感觉得到, 尤其是眼神里燃烧的火舌, 分分钟恨不得将迟微微燃尽。

    挡在迟微微前面, 贺琰在她还未爆发前及时阻止了下来。

    菲欧娜:“我是想请这位姐姐下来休息一下,喝口酒,毕竟这位置我可是坐了八个多月了。”

    到底还是太年轻, 一开口就透着一股浓烈的酸味。看她年龄也不大,语气却尖锐得很,一句话里面连用了好几个重音, 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如果是一开始对迟微微的感觉还只是愤怒, 那过去的十分钟里,这种愤怒就已经酝酿成了敌视。

    刚才坐在台下,菲欧娜听了两首迟微微唱的歌。

    她更偏向于欧美风,那种流行于全球的曲子, 相比于自己擅长的网□□曲, 酒吧里的顾客似乎更喜欢她的逼格。

    坐在客人之间, 她已经不止一次的听到他们拿迟微微跟自己作比较。

    “这女的唱得比菲欧娜好得多啊, 一听就很大气。”

    “各有千秋吧,反正每次都听烂大街的歌,偶尔换换口味也好。”

    大部分人的言语中都表达了对迟微微的欣赏,这就算了,还顺带着踩自己一脚。这不典型要来砸自己场子的吗?

    要是再不把她轰出去,以后在IN酒吧还有自己的立足之地吗?

    “你是……菲欧娜?”拿着话筒,迟微微大致扫了她一眼。那一股浓烈的香奈儿五号,隔得老远都闻得清楚。

    菲欧娜:“对。”

    坐在高脚椅上,迟微微丝毫没有要站起来的意思。翘起腿,迟微微继续翻看着旁边的歌词页,“不好意思,我来,是黎梓琛邀请的,就算要我走,也该由黎梓琛下逐客令吧。”

    她果然不是一个好对付的角色。菲欧娜这样想道。

    音乐停止,客人们可以从那只话筒里听到他们之间的谈话。

    一个是活跃了许久的网红,一个是初来乍到的新秀。这场戏,可远要比什么唱歌要精彩得多。

    酒吧里的气氛一下子安静下来,所有人都注意着舞台的方向。一个男人抓着一个女人的手,另一个女人高傲地坐在旁边的椅子上。

    啧啧,要是不知情的人,乍一看还以为是一出原配都小三儿的大戏。

    “你什么意思?不走了是吧?”菲欧娜刻意压低了声音,生怕被别人听到她阴狠的语气,只是那一双铜铃般的大眼里充盈的愤怒却丝毫未减。

    迟微微只当做没有听到,自顾自地翻看着歌词。

    她可没有跟小女生打闹的习惯,要跟她较真,只会让别人说自己欺负了她。

    “小姐,不如这样?”从菲欧娜的手里将那杯酒接过来,贺琰和颜悦色地劝解道,“今天先让我们完成接下来的歌曲,等明天,这舞台还是你……”

    秉持着一贯的处事原则,贺琰并不想把事情闹大。说话的时候,慢慢松开菲欧娜的手,他还是没有减少丝毫的警惕性。

    “啊!”

    菲欧娜一连向后退了几步,脚下一滑,整个人便向后仰倒在地上。

    一切发生的太快,贺琰都没有意识到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天知道她的脚是怎么长的,自己只是松开了手而已,菲欧娜就这么摔倒在地上,整个过程下来比电视剧拍得还要魔幻。

    手心被磕出了一块红肿,细嫩的手心也蹭破了一小块皮。刚才还理直气壮的菲欧娜一下子变成了柔弱的林黛玉,娇弱到站都站不起来。

    “怎么还动手打人呢?”不知道是谁小声地说了一句。

    没有在跟前,他们只看到贺琰将菲欧娜推倒,却没有看到细节。如果说之前他们都还是中立吃瓜的态度,被他的这一暴力举动一激,几乎大半都站在了菲欧娜的阵营。

    菲欧娜一贯的人设都是惹人怜惜的软妹,从来不会有人把他和泼妇两个字联系在一起。

    所以当她摔倒的那一刻,所有人都觉得是迟微微和贺琰的错。

    看了眼手上的红肿,菲欧娜没有要起来的意思。坐在地上,菲欧娜的声音比刚才更加楚楚可怜,“我只是问一句而已,干嘛要推我?我连给小姐姐递一杯酒都不可以吗?”

    略带哭腔的语气,加上眼角的一些湿润,足够引起一些旁观者的同情。

    将菲欧娜从地上扶起来,在安慰她的同时,还不忘咸猪手一把顺道谴责一下对贺琰的不满。

    “难道有钱就可以欺负人吗?”菲欧娜不依不饶地质问道。

    能在网络中对抗黑子、生活中扫清金大腿的竞争者,菲欧娜当然要有两把刷子。那一张看似人畜无害的脸,就是她最好的武器。

    “我没有推你,刚才你也没有说是来递酒,只是说……”

    “就是欺负你怎么样?”不等贺琰把话说完,迟微微就接上一句。

    原本大好的心情,全都菲欧娜这个戏精扫得干干净净,别说唱歌了,现在迟微微连说话的心情都没了,只想动手打人。

    可能是再国外呆得久了,迟微微已经好久都没有见过这么清新脱俗的绿茶女了。

    想着她年龄小,懒得跟她废话。谁成想她自己就蹦着高得来找死,不成全她成全谁?

    从椅子上下来,迟微微慢步朝她走去,看到她那一张委屈的面孔,倒生不出半点的怜惜。

    拿起贺琰手里的那杯酒,迟微微用力地泼到她脸上。

    淡黄色的液体溅到周围人的身上,他们被迟微微这一举动吓得瞠目结舌。而被啤酒泼得满脸湿的菲欧娜,吃惊的下巴更是要掉在地上了。

    啤酒比不上卸妆水,可还是能糊了她的眼妆,湿了她的粉底。看到她快要气得融化的脸,迟微微对她的不满,只减少了一丢丢而已。

    “姐姐我就是仗着有钱欺负你,就是要抢你的场子,怎么了?”打量着菲欧娜那张脸,迟微微一字一顿地说道。

    不是喜欢装可怜吗?要是不让她真的可怜一把,岂不是太亏了自己?

    放下手里的空酒杯,迟微微看了眼身边被无辜谴责的贺琰。对自己刚才的举动,贺琰的脸上看不到丝毫的惊讶,甚至嘴角还挂着一丁点笑意。

    满场的人都被迟微微的举动惊呆了,甚至有人已经偷偷拿出手机对她进行拍照。

    这可是实打实的欺负人!有图有真相啊!

    冲着她这样野蛮的举动,就算她的歌唱的再有灵气,也不可能再继续支持她。

    “戏精喜欢演戏,那就把舞台都留给她,咱们走。”撩了一下额前的碎发,迟微微翻了个白眼,带着贺琰径直地离开了酒吧。

    走到门口,迟微微正好和偷吸烟的黎梓琛装了个正着。

    和她身后的贺琰对视一眼,黎梓琛赶紧将双手藏在身后,“不是还要唱歌吗?你们这是准备去哪?”

    酒吧里的烟酒味已经让她难以忍受,这扑面而来的烟臭味更是呛得她皱了下眉。

    “让给你的小网红了呗,姐姐我现在累了,要去吃夜宵。”手指轻点了两下他的肩膀,迟微微刻意装出轻松的语气,“我晚上自己回家,你就别送我了。”

    今天在黎梓琛的酒吧里一闹,说不定要赶走他多少的客人。

    迟微微虽然心里发泄爽了,可理智还是对黎梓琛有些愧疚。

    看着迟微微匆忙离去的背影,还不等他问怎么回事,里面的小酒保就迫不及待地跑出来跟他通风报信。

    “哥,那个女的把菲菲姐给欺负了。”

    绘声绘色地把刚才酒吧里发生的事情描述了一番,小酒保把自己对菲欧娜的那点私人情绪提升到了百分之百,所有的过错全都推到了迟微微身上。

    推开他,黎梓琛慌忙地走进酒吧。

    经过刚才的一场闹剧,酒吧里的不少客人都准备离开。坐在吧台旁边,好几名之前菲欧娜的熟客都在安慰她,递来的餐巾纸都垒成了一座小山。

    小声地啜泣,每一次用纸巾轻轻点一下湿润的眼角,都会沾上不少黑色的眼影。

    双手插在裤袋里,黎梓琛冷眼看着菲欧娜,问道:“你说,到底怎么回事?”

    看到黎梓琛,菲欧娜就像是抓到了救命的稻草,恨不得立刻站起来扑到他身上。

    “琛哥!那个女的欺负我,不仅用酒泼我,还让那个男的推我!”菲欧娜脸上的眼泪更加汹涌,抽噎的声音止不住让人心疼。

    聒噪的声音听得黎梓琛头疼,面无表情地看了她许久,等她停下来后,才浅浅地说了一句:“你被开除了,以后别在我酒吧里出现。”

    “什么?”菲欧娜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被开除了,”黎梓琛的眼神里充满了不屑,拿起吧台上的外套,快步离开了就把,“我不打女人,但别让我再看到你。”

    ——

    江边,比街道中略低的温度让迟微微不禁缩了缩脖子。

    烤串的香味在公园里弥漫,隔在两人中间,一点点消磨刚才在酒吧里的不悦。

    “刚才被我吓到了吧?”迟微微自嘲道,“想不到我还有这么泼辣的一面吧。”

    将签子上的羊肉用筷子推下来一半,贺琰的手突然停顿了一下,“有些惊讶,但不是因为你的泼辣。”

    “那是因为什么?”迟微微问道。

    将那块羊肉夹到嘴里,贺琰说:“是因为你的性格和我想象中的,简直一模一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