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古言 > 穿成反派亲闺女[穿书]> 49.第 49 章

49.第 49 章

    “小姑奶奶, 我们老板真不在!”堵在门口,几个酒保都拦不住这个女人。

    左不过也是二十出头的年龄,这女人从头到脚都散发着一股不符合她年龄的成熟,那一头干练的短发染成了墨绿色,配上深红色的口红简直和地狱里的阿修罗一样。

    挥舞着手里的包,女人照着酒保的脑门使出一记重击, “我不信!我今天要是看不到梓琛哥的女朋友, 今天就不走了!”

    女人的声音尖锐,引得周围不少人侧目。

    都说女人彻底爱上一个男人不容易, 可在她身上,酒保们却丝毫没看出有这样的特质。

    这个女人叫箐莘,是在旁边的大学里念体育系的大二学生, 也是言樱宁隔了几届的学妹。

    之前韩卿泽创业的时候招了不少帮忙的实习生,箐莘就是其中一个。

    上次, 黎梓琛把迟微微从国外寄来的一些物件带给言樱宁,正巧碰上了正在搬桌子的箐莘。没想到只是顺手帮了她一把,箐莘就注意到了这个社会青年。

    后来和黎梓琛多接触了几次, 越发觉得他身上那种浪荡不羁的性格让自己着迷, 随后就对他进行了猛烈的告白攻势。

    “你们最好放我进去等, 否则, ”单脚踩在门口的小石狮子上,箐莘将黎梓琛那股桀骜劲学了个十足十, 目中无人的态度和他简直一模一样, “否则你们今天一笔生意都甭想做!”

    酒吧里的酒保个个都是和黎梓琛从刀尖上滚过来的, 其他地界的人来找事,他们都不带怕的,偏偏就是这个女人,他们没有半点办法。

    不打女人,是黎梓琛告诫他们的基本底线,更何况这还是个找老大告白的。

    万一将来他俩真的成了……那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吗?

    “嘟嘟嘟!”

    那一阵熟悉的发动机声从十字路口靠近。

    扭过头,箐莘刚才的苦瓜脸一下子就洋溢着兴奋。

    “梓琛哥!你怎么不接我电话啊!”还没等黎梓琛把车停下来,箐莘就迎了上去。

    两只手紧紧地拉住黎梓琛的袖口,眼睛里都闪烁着幸福的光芒。

    黎梓琛嫌恶地瞥了她一眼,一把将手抽了出来,“我跟你说了,我现在有女朋友了,别骚扰我了,懂吗?”

    目光转移到摩托车的后座,箐莘嘴角的笑容渐渐消失。打量着这个比自己大了好几岁的女人,她仿佛能够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

    为什么?自己哪里不好?梓琛哥怎么会看上这个女人?

    箐莘凌厉的眼神看得迟微微浑身不舒服,尴尬地挤出一个微笑,不知道该跟她说些什么。

    这一整天,迟微微都在听黎梓琛念叨这个厉害的小姑娘,念叨她是怎么追自己,怎么死缠烂打的。

    闻名不如见面,现在看来,黎梓琛可一点都没有夸张的成分。

    从车上下来,迟微微自然地将手挽住黎梓琛的手臂,侧着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嘴角勾起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小妹妹,不好意思,他,名花有主了,你还是换个人吧。”

    沉浸在愤怒中的小女生最好骗了,迟微微这还没说自己的身份呢,一句话而已,箐莘瞳孔里的火光就恨不得立马烧出来。

    僵站在原地,箐莘每一次刻意地大喘气都夹带着愤怒,眼神在他们两人之间打转,没一会就泛起了星点的泪光。

    迟微微和黎梓琛只当做没看到,两人故作恩爱地走进酒吧,甜蜜地温度让周围人都觉得这寒夜里多了一点温暖。

    酒保好心好意地递来一包纸巾,“小姑奶奶,这次你可以死心了吧?”

    手背用力地蹭了一下眼泪,黑色的眼影在脸上留下一道黑色的印记。

    箐莘:“不!我不死心!就是不死心!”

    走进酒吧正门,迟微微赶紧将手撤了回来。

    观众都不在,要继续演下去可就是被占便宜了。

    迟微微:“那小女生看着还行啊,你真不喜欢人家?”

    黎梓琛白了她一眼,低声道:“她不是我喜欢的类型,追我也就是图好玩而已,真以为能在一起啊。”

    很少跟他谈及恋爱的事情,迟微微还以为黎梓琛应该是那种玩世不恭的性子,没想到他还是个专一的小少年啊。

    也许是受迟骋彦的影响,虽然只是一间酒吧,黎梓琛却能够将它经营的有声有色。

    属于夜生活的这条酒吧街里,黎梓琛名下的这所:IN酒吧是生意最好的静吧,没有之一。

    上千平的面积设有不同消费水平的卡座、卡台,站在酒吧西南角的吧台,可以看到全场的人。

    “开这酒吧要多少钱啊?”端起一杯调好的龙舌兰,迟微微仰头一口干了下去。

    火烧一样的刺痛夹杂着一点柠檬的酸涩,深吸一口气,那种龙舌兰的刺激感从口腔直冲到后脑。

    在国外呆了这几年,她的酒力可是练出来了,七八个男人都不一定能喝得过她一个。

    从口袋里掏出烟盒和打火机,“一百多万吧,之前借的贷款,上上个月才还清。”

    刚要点燃,迟微微一个眼神,他就将烟从嘴里又拿了下来。

    黎梓琛从家里搬出来就没用过家里的一分钱,靠着之前的哥们接济,还有信托才凑够了开酒吧的钱。

    酒吧刚开业的那几年,周围的同行没少找他麻烦。黎梓琛手段硬、心肠更硬,一路摸爬滚打起来,累积了不少的黑色势力的人脉,混到现在,已经没人敢再找他的麻烦。

    不仅如此,他还很有经营头脑,这才不到一年就把本赚回来了。

    双手撑在调酒台上,黎梓琛看着满场的客人深吸了一口气,仿佛是一个国王俯视着自己打下的江山。

    “老板,今天出了点意外。”后台,一名酒保拿着手机快步跑到他跟前。

    酒保:“今天菲欧娜身体不舒服,没办法来唱歌了。”

    “那别人呢?”黎梓琛皱了下眉。

    “其他两个小歌手都是从学校里找来的,过一会就要回学校去了。”酒保答道。

    为了吸引客人,每天晚上IN酒吧都会举办不同的主题之夜,黎梓琛也找了几个固定合作的艺人来支撑酒吧的生意。

    酒保口中的菲欧娜是S市的一个小网红,微博十几万的粉丝算是小有名气。

    她最擅长流行唱法,每一次她上场唱歌,都会有客人献花,甚至还有几位常客就是为了菲欧娜而来的。

    “两个学生啊……”黎梓琛有些不悦,双手插在腰间,正在飞速地想着应对的方法。

    今天正值周五,再过几个小时,成批的客人都会涌入酒吧街。

    静吧需要歌手就像闹吧需要DJ,要是没有一个可以撑得住场面的人,就会大大的减少吸引力。

    可现在时间不早了,现在再联系其他的歌手怎么都来不及了。

    “咳咳。”

    坐在旁边,迟微微又抿了一口杯里的酒。

    黎梓琛看了她一眼,并没有说话。

    “咳咳咳!”

    迟微微的声音又提高了一些,看着空荡荡的演唱台,旁边的那一把无人用的吉他正需要一个人来解救它的沉默。

    “嗓子不舒服就别喝酒了。”黎梓琛白了她一眼,伸手就要把她的酒杯给接过来。

    推开他的手,迟微微又换了个坐姿,高傲地翘起二郎腿,脚尖有节奏地上下晃动,“不发出点声音,你能注意到我的存在吗?”

    “你什么……”

    话还没说完,黎梓琛就迅速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

    迟微微中学就参加过歌唱比赛,还拿过市里的奖。只是迟骋彦当年没有好好地培养,所以她并没有走上音乐这一条道路。

    但是,迟微微唱歌的水平可一点都不差,尤其是高音,原来在家的时候,他就经常听到她在洗澡的时候唱歌。

    只是不知道过了这么多年,她有没有退步。

    “你是想接替菲欧娜上去唱歌?”黎梓琛不可思议地问道。

    “怎么?你怕我不行?”喝下半杯酒,迟微微挤了下眉。

    说起来,自己还真没正经地听过她唱歌呢。既然她主动提出来,那刚好就借着这个机会见识见识她的实力。

    黎梓琛双手交叉叠在胸前,“行,让你去唱!可要是唱垮了,可别说咱俩认识,我可丢不起这个人。”

    “好!”将剩下的半杯酒磕在桌子上,迟微微嘴角勾起了一个得意的笑容。

    平生揽过不少的瓷器活,还真没有出过岔子的时候。

    朝黎梓琛凑近了一些,迟微微继续说道:“如果今天我帮你唱了,你可就欠我两个人情了。”

    “没问题!”拿起迟微微没喝完的酒,黎梓琛仰起头一饮而尽。

    ——

    站在IN酒吧门口,贺琰突然停下了脚步,任凭于阔怎么用力都稳如泰山、一动不动。

    “我还不是不去了,你去吧。”贺琰从来没有来过这样的地方,多少会有些担心。

    于阔还不放手,“放心,这个酒吧里面很安静的,不像其他的闹吧那么嘈杂,要是你实在受不了,我再陪你走,行不?”

    想来如果不见到箐莘,于阔是不会放弃的。贺琰也只好答应他,“那行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