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古言 > 穿成反派亲闺女[穿书]> 46.第 46 章

46.第 46 章

    说是马上就到, 迟微微又等了一个半小时,黎梓琛才姗姗来迟。

    他身下那台哈雷摩托车简直不要太显眼, 两侧的排气管发出“突突突”的声音引得路边的人纷纷侧目。

    一个急刹车停在迟微微面前, 摘下头盔的时候, 他还耍酷一样地捋了一把头上的短发,简直和电视剧里的黑老大一样。

    那一身皮夹克也不知道从哪买来的, 袖子处有几处磨破的痕迹,领子上还印着一只白骷髅, 一身黑色调的装束, 看着就给人一种不可接近的距离感。

    迟微微改变了剧情的发展,不过似乎并没有改变黎梓琛的生活轨迹。

    尽管比书里那个下手狠毒、藐视一切的黎梓琛比起来, 现在这个弟弟已经好了很多,不过流里流气的样子, 还是让她有些嫌弃。

    “上车。”将自己的头盔丢给她,黎梓琛睨了眼她旁边的行李箱。

    二十四寸的箱子看着就装了不少的衣服, 手臂搭在车把上,黎梓琛在心里还在暗骂酒吧的伙计。

    没有车,这箱子可怎么带回去?

    抱着黎梓琛的头盔, 一股扑面而来的烟味从里面蔓延出来。嫌弃地用纸巾蹭了两下, 迟微微嘀咕道:“哇, 一股烟味,不觉得呛吗?”

    对吸烟的人来说, 尼古丁的味道是一种享受, 但是对不吸烟甚至讨厌烟的人来说, 烟草的味道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咀嚼着嘴里的口香糖,黎梓琛朝手心里呵了一口气,迅速地递到迟微微面前,“有吗?我怎么没闻到。”

    迟微微:“找打!”

    抬手就是照着他的肩膀上就是一下,刚才还面无表情的黎梓琛,脸上一下又露出了笑容。也就这时候,才看得出他的脸上有些初中时的纯真。

    摘下手套,黎梓琛皱了下眉环顾着周围停着的车。从车上跨下来,黎梓琛挺拔的身材好像又比之前长高了不少。

    “你先在这等我,我去把你的行李安排一下,让机场的人寄到家里。”

    推着迟微微的行李箱,黎梓琛无意中斜了眼迟微微只穿了一层打底裤的腿,还有身上那一件薄外套。

    这是准备回家?还是要参加party?是嫌衣服太多妨碍她蹦迪吗?

    顺势将那一件皮衣也脱下来,想也不想就推到了她怀里,“穿上。”

    S市的深秋天气早已经转凉,黎梓琛的里面只搭了一身黑色的内衬。衣服递到她怀里的时候,除了那一阵烟味,还有一股淡淡的酒精气息。

    靠在车上,迟微微这才听到挎包里的手机在震动。

    这才十分钟没有回迟骋彦的消息,他就开始了微信轰炸。

    微微?到家了没?

    微微?中午想吃点什么?

    微微?怎么不回我消息了?

    微微?是嫌爸话太多了吗?

    从下飞机开始,迟骋彦几乎是一分钟就要发一条微信过来。想着他昨晚才从国外出差回来,迟微微才没让他来接自己,不过看着这几十条微信,她还真是有些后悔了……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快到下午一点了,一桌子的菜热了一遍又一遍,唯独那一道炒土豆丝,迟骋彦说什么都没让刘妈回锅,任谁都不让碰。

    那是他特地给闺女炒的一盘菜,别的菜对他来说难度太大,就连着一盘土豆丝,都是他捣鼓了半个多小时才做出来的。

    这可是自个的一片心意,要是被热坏了可怎么整?

    “爸,姥姥,我回来了!”推开家门,迟微微兴高采烈地张开双臂道。

    姥姥年龄大了,带上老花镜才勉强看清迟微微的脸,“微微啊,是我的微微啊!姥姥可想死你了!”

    年过六十,姥姥的头发又白了许多,趴在姥姥怀里,相比去年,姥姥似乎又瘦了不少。

    一年多没见她,姥姥的手一个劲地抚摸着她的长发,脸上也笑成了一朵花。

    “妈妈妈,该我了,该我了!”站在旁边,迟骋彦一个劲地搓着手,一双眼睛里满是热情。

    迟骋彦已经年过四十,不过岁月在他的脸上却好像没有留下什么痕迹,除了眼角多了两条皱纹外,整个人比几年前还要精神。

    在国外的这一年多,迟骋彦每天都要跟迟微微打视频电话,算起来,这才刚超过一天没见,他就迫不及待地想要女儿一个抱抱了。

    踮起脚尖,迟微微的双手温柔地搭在他的肩膀上,抱着女儿的后背,迟骋彦一直起腰来,女儿就被他从地上抱了起来。

    “哎呦呦,我闺女瘦了也高了,在加国没少吃苦吧?”将迟微微放下来,迟骋彦往上扯了下她的领子。

    女儿出落得比以前更好看了,浓淡得宜的妆丝毫看不出一点学生气。捧着她的小脸,那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简直和她母亲一样明艳动人。

    “等等,你脸上粘了有脏东西。”

    迟骋彦年龄大了不少,眼力可一点都没减退。看到她眼睑上一条黑色的东西,立刻提起了警惕。

    捏住那一条黑线,迟骋彦慢慢地向外撕扯,只见一整条睫毛就这么从迟微微的眼皮上被揪了下来……

    高三毕业后,迟微微考上了一所省内的211大学,大四那年被学校选为交换生,去了加国学习一年。

    上大学的那三年,迟微微每周都要回家,所以这出国的一年,是她离家最久的一次。

    餐桌上,姥姥一个劲地给她夹肉,见她碗里堆得满满当当,迟骋彦还主动又拿了只空碗继续往里面夹菜。

    “微微啊,这一年多有没有谈男朋友啊?”姥姥突然问了一句。

    扭过头,姥姥正笑吟吟地盯着自己看。

    被姥姥这样一问,迟骋彦和黎梓琛同时停下了吃饭的动作,下意识地抬起头等着迟微微地回答。

    “没有啊。”迟微微随口回了一句,“每天都忙着学习,哪有时间谈恋爱。”

    听到这,黎梓琛才松了一口气,继续吃着碗里的饭,他的耳朵却一直竖起来等着迟微微说别的事。

    “不过,之前有几个男生追我来着,我觉得不合适,就没接受。”迟微微又补充了一句,“有个同学今天我回来的时候还跟我告白来着。”

    这几年,迟微微就像是站在沙漠里的少女,等待着爱情的雨露会落在自己身上。可见的男人不少,却没有一个合适的,连她自己都觉得身上一定是披着一件雨衣,否则为什么会沾不到半天爱情的雨水?

    不过,知道迟微微没有谈恋爱,迟骋彦这心里可乐开了花。

    闺女才二十五岁,还是个小女孩呢,现在就应该好好努力工作,等长大了再谈恋爱。

    替迟微微盛了一碗汤,迟骋彦语重心长地劝说道:“闺女啊,你得记住,除了你爹,所有的男人都是大猪蹄子,不能轻易相信,知道不?要是真有人追你,你先让爸给你看看。来,喝点猪蹄汤补补身子。”

    听到这,黎梓琛突然嗅到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现在啊,一定要以工作为主,只有工作了,能自己赚钱了,才能让那些大猪蹄子都把你当成凤凰而不是金丝雀,懂了吗?”将勺子拿在手里,迟骋彦主动舀起一勺汤递到她嘴边“来,啊~”

    迟微微:“我也想找工作来着,只是还没想好做什么。”

    “来咱家的公司吧!”迟骋彦两眼冒光,赶紧接了一句,“爸现在手里有好几个子公司,你想当哪个公司的老总?直接去!爸找人带你!”

    果然不出所料,迟微微一回来迟骋彦就想着把她往公司送。黎梓琛心里这样想道。

    黎梓琛从来都没想过继承家业的事,凭他对迟微微的了解,她也对迟氏集团没什么兴趣,否则大学也不可能学艺术鉴赏这样不搭边的专业。

    含着嘴里的汤,迟微微半天没说话。

    按照现在的剧情发展,如果柳湘云还在他身边的话,现在的迟氏集团正是向其他行业扩张、形成垄断的阶段。

    也正是这个时候,那些曾经和迟骋彦要好的伙伴都被他压垮了,迟氏集团也成为了国内第一大商业帝国,地位无人可撼动。

    现在,柳湘云已经不在他身边了,但是迟微微对这段故事的发展还是有一些担心。

    “好啊,过两天我可以去公司看看。”迟微微回了一句。

    黎梓琛:???

    “叮叮叮!”

    这个时候,客厅里传来了一阵急促的电话声。

    放下手里的筷子,迟骋彦快步地走到柜子旁边。

    “喂,你好,请问你找哪位?”

    “啊?迟微微?我不认识她,我女儿不在这,你打错了。”

    “还有啊,你不要再打电话了,否则我就要报警了。”

    怒气冲冲地挂断电话,迟骋彦一脸的不高兴。

    急匆匆地从餐厅走出来,迟微微问道:“是从机场打来的吗?”

    “对。”斜了眼旁边的电话,迟骋彦回道。

    双手交叉叠在胸前,迟骋彦还在为刚才的那个电话生气。

    “是不是我的行李要送来了?他怎么说?”

    迟骋彦:“???什么行李?那个不是追你的大猪蹄子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