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古言 > 穿成反派亲闺女[穿书]> 42.第 42 章

42.第 42 章

    今天考试, 办公室里的四张桌子都堆满了不同考场的卷子。

    忙了一天,其他几位老师都已经回家, 偌大的办公室里只剩下王冬梅和两名学生。

    将钥匙丢在办公桌上, 王冬梅拉开了办公桌前的长座椅。坐下时, 她的一双眼睛直看着桌子上的那些密封卷纸。

    “迟微微, 今天考试你是不是做什么违纪的事情了?”靠在椅背上,王冬梅自然而然地翘起了二郎腿。抬头看着迟微微,她的语气并没有想象中那样愤怒, 反而十分平淡。

    违纪?

    听到这个两个字的时候,刘佳的嘴角写满了得意。眼角的余光, 都能够感觉到她脸上洋溢出来的喜悦。

    瞥了她一眼,迟微微摇摇头:“没有, 我敢发誓我今天没有违纪。”

    反正是自己没有做过的事, 迟微微当然可以理直气壮地向王冬梅这样保证道。

    “切。”刘佳低声地鄙视了一句。

    人赃并获了都还要再挣扎一下,真是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转过头,刘佳伸出手指, 直勾勾地盯准了她鼓鼓囊囊的口袋,“那口袋里是什么东西?”

    迟微微:“什么什么东西?”

    “别狡辩了, 我和老师看过监控了, 那就是你作弊用的小抄!”刘佳说话的声音提高了两个八度,语气中夹杂着扬眉吐气般的喜悦。

    看来刘佳还真是咬准自己了, 一天不拖自己下水, 她就一天不罢休。

    也难怪, 老师让迟微微当上了四人组长, 又让迟微微成为他们劳动小组的组长。

    这些原本属于刘佳的权力一下子转移到了自己手里,她这么蹦着高地要揭发自己也情有可原。

    “那如果这不是小抄呢?”面对刘佳的质问,她也丝毫不畏惧。小肚子还在隐隐作痛,她依然挺直了脊背和她理论。

    之前还是自己没把她放在心上,想着不过是女生,闲着没事总想整出点小事也可以陪她玩玩。

    但没想到她心思这么毒,竟然想把作弊的帽子扣在自己头上。

    作弊可是要被记过的,而且还会在个人档案里留底,就算一年后消了处分也会有“该生曾在考试中作弊”的字样。

    只可惜,刘佳盯错人了,她迟微微可不是任凭乌眼鸡欺负的小青虫,而是一把遇神杀神、遇魔杀魔的屠龙刀。

    刘佳哼笑了一声,“我都注意你一天了,你写的那么快,肯定是抄了小抄,而且我和王老师也看了监控。”

    监控?这距离考完英语才多长时间啊,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找证据。看来你是真嫌自己挖坑挖得不够快啊。

    将手伸进口袋里,迟微微将那涂画过的纸巾全部拿了出来,害怕不小心撕破“小抄”,她特地一张又一张地摊开在桌子上。

    另一个口袋,那些纸团正硌得她难受呢,索性也全都扯出来放在桌子上。

    刘佳亲眼目睹的小抄,一张不落的放在她面前,上面黑色水笔的痕迹仿佛会移动一样,全部变成了构成花朵的线条。

    不对啊!这不对,迟微微考试的时候分明偷看的是小抄!怎么可能是在画画?

    刘佳后背一凉,嘴角的那一点得意瞬间僵硬,两边的眼睛恨不得从眼眶里掉在桌子上。

    拿起其中一张印有花朵纹路的纸,王冬梅前后检查了一遍。这纸张,确实和在监控中看到的一样,上面点与点之间连起的线都很平滑,一看就是细致描摹的结果。

    什么小抄?从一开始就是刘佳看错了而已。

    “不对!这不是她抄的那张纸,她肯定刚才把纸给扔了。”证据都已经放在眼前,刘佳还是不死心,还在继续坚持。

    她不可能看错的,两场考试,每一场她都在最后几十分钟趁着老师在前面改卷子核对小抄。

    这是她唯一一次可以痛击迟微微的机会,她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

    刘佳刚才还得理不饶人的气势一下子就弱了下来,事实就摆在她眼前,但她并没有做好接受的准备。

    那一刻,她宛如在战场上节节败退的军队,被潮水般的敌人逼到悬崖。只要再后退一步,她就会掉入万丈深渊。

    看到她没了刚才的神气,迟微微心里一阵痛快,“扔了?那你要不要去卫生间找一下?或者去垃圾桶里再找一下?最好再拿去鉴定中心,看看上面有没有我的指纹,免得又说我赖账。”

    迟微微的语气不容怀疑,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从她嘴里说出的每一句话对刘佳而言都是最沉重的打击。

    纸巾丢在桌子上,王冬梅长舒了一口气。迟微微果然没有让她失望,她之前就相信,作弊的事情绝对不可能会和她扯上关系。

    “刘佳,你现在高三了,自己知道吗?”抬起眼睑,王冬梅字里行间都透漏着对她的不耐烦。

    本来就是班里成绩平平又不显眼的女生,非要三天两头整出一点幺蛾子出来。

    一而再、再而三,这次为了给迟微微扣上一个作弊,还闹到监控室查监控。

    别说自己脾气不好,就算换一个脾气好的班主任也不可能就这么善罢甘休。

    “你自己说,这事怎么办。”王冬梅看似轻描淡写的一句话,里面其实充斥着对刘佳的责备和鄙夷。

    上次找茬都惹了一身的麻烦,现在连班主任也厌恶自己。除了恐慌,刘佳的那颗小心脏里再没有别的情绪。

    抠着衣服的一角,刘佳一直低头保持沉默。一时间,办公室里的气氛陷入了尴尬。

    “倒是说话啊?”王冬梅催促道。

    “对,对不起。”刘佳声音颤抖地说了一句。

    对不起?要是对不起有用,要校规干嘛?要班主任和校长干嘛?

    王冬梅长叹了口气。桌子上还有好多卷子等着她批阅,这个周末她都没有多余的时间来处理她们之间的这点事。

    “写五千字检查,周一交给我,顺便把你家长叫来。”王冬梅说了一句。

    家长?

    前面的那句话让刘佳自以为逃过一劫,但后面的两个字却让她心头一颤。

    稍微提起头,刘佳感觉到了一丝不安:“为什么要叫家长?”

    “你这事儿我得往上面报一下。三天两头的找事,这次还闹到监控室了,我也保不了你了,这个处分单总要让你家长来学校签一下。”

    翻开考场的卷子,王冬梅顺手从桌子上的笔筒里抽出一根红笔,“六班你也别呆了,让你爸妈再给你挑个班,我们班容不下你这么事多的人。”

    处分,换班,两件事接踵而至任何人来说都是最大的打击。

    六班可是学校的重点班,各科老师都捧在心尖尖上的一群学生。要把刘佳从中剔除,无疑就是将她从其他老师心头的位置上摘出来。

    这次,刘佳确实使出了最为致命的一击,只可惜,这一下却打在了自己身上。

    委屈地看着王冬梅,刘佳的眼眶里充盈着泪水。此时此刻,她的脑海里已经想出了上百句想要挽留的话,但紧闭的双唇却让她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她不能说,王冬梅已经做出了决定,说再多的话都没有用只能让她更加厌烦。

    “迟微微,你快收拾东西回家吧,时间不早了,赶紧吃饭。”批改着卷子上的试题,王冬梅随口关心一句道。

    迟微微:“谢谢老师。”

    看了眼身边的刘佳,那一刻,一直扎在心头的刺终于被彻底拔下来了。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自己对刘佳已经足够忍耐了,得到现在的这个结果都是她自找的,与人无尤。

    只可惜,她不能留下来好好地反讽她一番,真是不知道这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她享受得怎么样。

    那一瓶红糖水,迟微微喝了个干干净净。

    将瓶子洗干净后,她主动去贺琰的班级想要把瓶子还给他。

    同学指了指墙角处几张凌乱的白纸道:“贺琰啊,他刚才被家里人接走了。”

    今天考试,贺琰的东西本来都放在那些白纸上,就在过去的十分钟里,来了好几个人将贺琰的东西全部打包带走,只剩下一堆没有翻过几次的书。

    平常看贺琰的谈吐就知道他不是一般人,想来,家里应该是有什么事情吧。迟微微这样想道。

    双手捧着那一只空瓶子,迟微微仿佛又感觉到了里面之前的温热。

    只可惜,现在外面少了一层绿色的棉布罩。

    ——

    出租车停在家门口,还没进去就闻到了一股饭菜香。

    为了这顿饭,迟骋彦可精心准备了一整天了。虽然没有动手做菜,可看在他在超市转了好几个小时的份上,这饭香也有他的一丝贡献。

    “爸,姥姥,我回来了。”

    脱下鞋,迟微微还没站稳脚跟就被姥姥给拉到了楼上。

    坐在床边,黎梓琛到现在都还是一副“我没做错”的样子。看到迟微微回来也不肯露出一个好脸色。

    “这是怎么回事?”将书包从肩膀上解下来,迟微微问道。

    姥姥看了眼黎梓琛的方向,压低了声音道:“小琛他又闯祸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