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古言 > 穿成反派亲闺女[穿书]> 41.第 41 章

41.第 41 章

    “走吧, 去吃饭去。”拉着刘佳的手臂,同学的语气有些疲惫。

    上午的一场语文加上下午的一场英语,两场最考验基础知识的考试在一天内结束。所有人几乎都是精疲力竭的从考场出来,准备靠一顿丰盛的晚饭来补充一下死去的脑细胞。

    因为明天还有两场考试, 所以考场并没有调整到原来的样子。

    盯着迟微微的方向,刘佳的一双眼睛恨不得粘在她身上, 只等着她再把作弊的证据拿出来。

    今天模拟考试的迟微微可谓是超常发挥, 用了贺琰的“纸团解压法”后,做题的速度明显比平常更加迅速。

    尤其是英语,四篇阅读理解,迟微微只用了不到半个小时就全部完成,根本用不着再回头检查一遍。

    说来也怪,原本手里的纸团是为了缓解小肚子的疼痛, 可做题的时候非但没有丝毫感觉甚至还文思泉涌, 至于小肚子……它疼了吗?

    “迟微微,有人找。”门口, 有人叫了她一声。

    “啊?”迟微微正在收拾书包,听到有人叫自己,连忙将手里拉了一半的文具袋放在桌子上,“马上, 等我一下。”

    像蜗牛一样地朝教室外挪过去, 经过垃圾桶时, 她掏了一把裤子右侧的口袋。刘佳已经看到了她手里那一团白白的东西, 可下一秒, 她还是将纸又塞了回去。

    刘佳看得清清楚楚,那纸上有黑笔的痕迹,就是她用来作弊的小抄!

    既然没有扔掉,那这次就真的是人赃并获!

    刘佳:“我有点事,等我回来咱们就去吃饭!”

    这可是天大的好事!从座位上站起来的时候,刘佳整个人都轻飘飘的,脚下踩着两朵云恨不得飘到天上去。

    迟微微前脚刚出门,刘佳后脚就跟着跑了出去。趁着她还没有把证据销毁,赶紧告诉老师!

    监控室里,几名老师和一名学生围在四台屏幕前,将上午和下午的考试监控分别进行播放。

    屏幕的右上角印有“0306”的字样,对应着高三六班的班级监控。

    为了捕捉怀疑对象的细节动作,监控室的老师将画面放大了两倍并且刻意拉向了左下角靠墙的位置。

    十点五十分六秒,迟微微趴在桌子上。

    十点五十分四十三秒,迟微微略微直起身子,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纸。

    “老师,这纸里就是她装的小抄!”还没看下去,刘佳就已经迫不及待地指着屏幕道。

    双手搭在胸前,王冬梅的右手指上还挂着那一串钥匙。斜了眼身边的刘佳,她并没有说话,不过眼神里却有一丝不满。

    将屏幕再一次放大,迟微微所在的位置将整张屏幕占满。

    十点五十一分十六秒,迟微微掏出了第一张“小抄”,开始在手里揉捏。

    十一点十九分三十五秒,迟微微完成了整张语文试卷,开始对照“小抄”更改答案。

    学校资金丰厚,置办的摄像头都是高清的,可以清楚看到班里每一个同学的脸。

    只是将细节放大了很多倍,清晰度便大打折扣,大家谁都没看到那张纸上到底是什么,只是看到上面有一些黑色的印记。

    下午的英语考试这样一样的情况,迟微微比考场所有人都提前一步完成试卷,紧接着便又开始和小抄上的答案开始核对。

    “老师,迟微微作弊她的成绩不能算数。”停顿了片刻,刘佳又继续阴阳怪气地说道:“校规说作弊是要记处分的,就算她是插班生,也不能例外吧。”

    将钥匙放进手心里,王冬梅的脸色有些难看,“你能证明那个就是小抄吗?”

    王冬梅一向对迟微微格外照顾,之前迟微微报复自己好几次她都装作没看到,这次她还想偏袒她。

    不见棺材不落泪。

    刘佳理直气壮道:“可以啊,证据就在她口袋里,要是不信,可以直接找她要,她刚才心虚都没敢扔。”

    王冬梅:“好,那就去看看她到底有没有小抄。”

    ——

    楼梯口,贺琰正在和几个高一的学弟交代即将到来的体育艺术节的事。

    倚靠在扶手上,贺琰说话的时候都会刻意地稍稍低下头,迁就着他们的身高。

    “稍等一下,我马上说完。”看到赶来的迟微微,贺琰不好意思地抬了下手。

    迟微微:“嗯,不急。”

    “体育艺术节的稿件一定要定时收,否则会耽误主持人读稿。”

    “然后就是黑板画的分数,除了评比最好的一项之外,还要以10%作为体育艺术节最后的分数。”

    跟他们讲话的时候,贺琰时刻注意着自己的语调和语速。

    生怕自己说的太快会影响他们记笔记,也怕自己的口音会让他们有些词听不明白。

    歪着头,迟微微观察着贺琰认真工作的样子。目光在两个学弟之间游走,他十分注意眼神之间的交流,如果从他们眼神中看到一些疑问,他就会重新再复述一遍。

    分明都是高三的学生,他却要比自己成熟得多,好像他的脑子里装了不少与众不同的东西。

    不得不说,他看起来还真的不像是学习的那块料,满脑子里都是怎样分配工作、怎样安排时间,就像是已经工作了的小大人一样。

    招呼完学弟离开后,贺琰这才将刚才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鼓起嘴,朝上吹了一口气,额前的碎发跟着动了一下。

    “抱歉啊,叫你出来还让你等了这么久。”贺琰一边说,一边从宽松的口袋里拿出一只小瓶子。

    瓶子只有一只鸭梨那么大,外面包裹着一层绿色的棉布罩,借着灯光,隐约可以看到瓶子里深红色的液体。

    是红糖水!

    还没喝,迟微微就已经闻到了红糖那股特有的味道。

    递到迟微微面前,贺琰将外面的一层棉布罩取了下来。除了红糖,下面还沉着几颗饱满的红枣,“学生会办公室刚好有热水,就给你冲了一杯。”

    从上考试之前,迟微微就想着和红糖水了。

    中午考完试,本想着去超市买一点回来,结果想到超市那么远、开水房那么多人也就作罢了,干脆趴在桌子上睡一觉。

    天色越来越黑,气温也降了下来,下午四五点的时候,迟微微肚子疼痛的感觉才越来越明显。就在前一秒,她还在想着晚上回家一定要喝一碗红糖水。

    捧着水瓶,温度不算烫也没有凉,温热的正好。

    “哇!谢谢你啊!”迫不及待地扭开盖子,刚凑到嘴边,迟微微突然想到了什么,不好意思地抿了一下干燥的嘴唇。

    贺琰朝她使了个眼色,“放心喝吧,这是我刚买的水瓶,没用过。”

    听他这样一说,迟微微这才放心地凑到瓶口,小心翼翼地吸溜着。

    迟微微:“嗯!好喝!”

    深红色的液体顺着喉咙流下去,夹带着温水和治愈的暖意在身体里扩散。一连喝了好几口,肚子的疼痛似乎减轻了不少,就连身子也跟着热了起来。

    捧着瓶子,这真是一天中最幸福的时刻了,就连快速地讲题写完都没有像现在这样高兴。

    姨妈期,有什么能比一杯红糖水更让人高兴呢?

    一连喝了好几口,迟微微的眼睛快弯成了两条小月牙,“真是麻烦你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

    “其实也是我对不起你啊。”贺琰解释道,“要不是我上午多话,你现在应该在家休息才对,也不用煎熬一整天。”

    为着上午自己多嘴的事,贺琰这心里一直过意不去。

    毕竟自己不是女生,所以不能够理解姨妈来的时候有多么难以忍受。当时,他只想着迟微微其实可以更加坚强,却忘了这一点。

    其实,中午的时候,贺琰也泡了一杯红糖水。只是给迟微微送来的时候,她正趴在桌子上睡觉,所以没好意思打扰她。

    这道歉来得有点突然,相比这个“对不起”,迟微微其实更想听到他说一句“没关系”。

    因为对于上午贺琰给自己的建议,迟微微也正好想跟他说一句感谢,要不是他,自己还不会发现原来逼自己一把会有这样大的收获。

    尤其是那些餐巾纸,将上面的花卉全部勾勒出来,每一张都像是一件艺术品。

    “我还要谢谢你呢,幸好你劝我留下来,我觉得这次考试应该能有个不错的成绩!”迟微微勾起嘴角,脸上的笑容和红糖一样的甜。

    在楼上一层就听到迟微微说话,不错的成绩?呵,抄来的成绩能差吗?

    跟在王冬梅身后,刘佳已经迫不及待要让迟微微难看了。

    一步,两步……

    从楼梯上缓步走下来,只希望迟微微能和贺琰再说点什么过分的话,要是被抓到早恋,就更完美了!

    “迟微微,你放学没回家在这干嘛呢?”看了眼靠在扶手上的贺琰,王冬梅轻描淡写地问了一句。

    贺琰礼貌地朝她鞠了一躬,侧身让出了一个位置。

    迟微微:“我,正准备去吃饭。”

    从台阶上下来,王冬梅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先别吃了,跟我去办公室一趟,我有事跟你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