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古言 > 穿成反派亲闺女[穿书]> 39.第 39 章

39.第 39 章

    “李叔, 这一大早, 真是麻烦你了。”系上安全带,迟微微将食堂买来的包子递给旁边的李承楠。

    医院里的饭菜基本都力求清淡, 肉菜的表面也没有多少油水。不过, 这包子却出奇地好吃,一口咬下去大块的肉粒和蔬菜搅合在一起,滚烫的肉汁一定会从嘴角溢出。

    接过包子, 李承楠简单地笑笑。包子还热,隔着袋子都能够闻到里面的肉香味。

    身为迟骋彦的司机,李承楠和迟微微见面的次数却不多。

    自从柳湘云进去之后,李承楠就请了两个月的长假回了趟老家。再一次回来,整个人更加瘦削, 不过精神也更加的饱满。

    相比心机深沉的柳湘云,她这个表弟就要简单得多。

    二十七八的年龄, 在其他人都忙着努力奋斗, 存钱买车买房的时候, 李承楠倒也不急, 只想着当好迟骋彦的司机, 做好分内的工作。

    对于表姐想要争家产的做法, 李承楠不敢苟同, 曾经也劝过她不少次, 几乎每一次的结果都是被狠狠地骂回来。

    “谢谢。”将包子放在一旁, 按下一键启动的时候, 李承楠下意识地看了眼身边的迟微微。

    这样贴心的女生, 他实在想不通,为什么表姐要把她当成眼中钉、肉中刺。

    “嗡~”

    早高峰之前,街道上的车辆不多。

    平稳地行驶在道路中间,李承楠总会想到几天前去监狱和柳湘云见面的画面:

    “带小琛来见我。”坐在玻璃对面,柳湘云抠着袖子上的线头说道,“别让姓迟的知道。”

    一个多月没见,柳湘云整个人看起来都老了十岁。之前眼睛里的神采消失得干干净净,只剩下无神的空洞。

    半个小时的时间里,她的嘴里一直在念叨黎梓琛。他能够感受到作为母亲的她,有多想念黎梓琛。

    她是为了争夺家产不择手段,也想着该怎样将迟骋彦挣来的每一分钱都放到自己儿子的口袋里。

    只是,她做了一切的目的都是为了自己的儿子。哪怕没有了钱,没有了所谓的家产,但她对儿子的关心、爱护也丝毫不少。

    看她这样憔悴,李承楠心里很不是滋味,“好,我答应你,我一定带小琛过来。”

    话说得容易,真要带黎梓琛过来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临近期末考试,黎梓琛每天都忙着学习,放学之后基本也都和朋友在一起打篮球。前两天好不容易找到机会和他说句话,黎梓琛的回答却十分冰冷。

    “李叔,我现在不想去。”黎梓琛想也不想就回道,“我妈肯定又要说让我家产的事,我都听烦了。等我考完试吧,考完试我再去看她。”

    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迟微微的影响,黎梓琛也开始注意自己的成绩。

    考试?这两个字从前在黎梓琛的心里可是没有丁点的份量啊。

    现在却能让他这样在意……或许,也只有迟微微能说动他了。

    “微微,你能帮我个忙吗?”李承楠试探性地说道。

    迟微微:“你说?”

    “你云姨最近想见小琛了,但小琛说要考试之后再去。”说话的时候,李承楠的余光从迟微微的脸颊扫过,注意着她脸上的表情,“我怕她等得太久会失望,所以……”

    “没问题啊。”提起柳湘云时,她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放松地舒了一口气。

    事情都过去这样久了,柳湘云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确实没有什么好再计较的。算起来,黎梓琛也确实很久没有见柳湘云了,是该去看看自己的亲妈。

    车子停在学校门口,迟微微拿起了旁边的书包。看了眼身边的李承楠,眼神中是满满的元气,“等我过两天考完试吧,我一定让小琛去,他要不去我就绑着他去。”

    李承楠:“嗯,谢谢你。”

    那一瞥,让李承楠对迟微微产生了无比的相信。

    看着迟微微离开的背影,李承楠似乎明白了黎梓琛为什么会对她这样的维护。因为就算换作自己,也不忍心伤害这样待人真诚的女生。

    ——

    摸底测试定在周末的两天。

    学校里,高一高二的教室全被布置成了考场,每个班都被统一安排出了三十个座位。

    班牌上糊了一张A4纸,写着考场号和科目,每个监考老师的手里都会攥着一柄金属探测器。

    十点才开始第一场考试,考试之前,所有的学生都聚集在操场里准备。

    “我前两天才刚走,身上也没带啊。”坐在迟微微旁边,言樱宁拿着那一包用了一半的餐巾纸。

    喝了一杯热水,迟微微觉得现在已经好多了。

    幸好有言樱宁的软垫可以坐,要不凉飕飕的台阶一定会让她的肚子更不舒服。

    算着时间,原本大姨妈应该会在下周来才对,偏偏竟然早了两天正好赶上学校模拟考试。

    幸好发现得快,这才没有弄脏衣服。

    靠在言樱宁的肩膀上,迟微微丧气地耷拉着嘴角,“腰好酸啊,浑身上下都不舒服。”

    刚来第一天,肚子的痛感还不是很明显,只是觉得身体不太舒服。要是现在面前有一张床,迟微微一定二话不说就跳上去,昏睡到姨妈走了再醒过来。

    看迟微微无精打采的样子,言樱宁提议道:“要不请假回家吧?就说身体不舒服,让迟叔给老师打个电话。”

    现在,所有的班主任都在忙着布置考场和领取试卷,也只有迟骋彦的一个电话能解放她了。

    回家?这倒是个不错的选择。

    要是能回家休息,远要比坐在冰冷的椅子上考试要好。

    “但今天是模拟考试,”迟微微有些纠结,“要是我回家了,会不会不太好?”

    听说这次的考试题都是之前出题人的押题,是学校好不容易从好几个渠道拿来的。

    要是请假回家,恐怕只有等考完试后自己才能拿到卷子。到时候,老师一定都开始讲解试卷内容了,肯定赶不及完整地做一遍。

    手按压在小肚子上,轻微的疼痛感还是可以忍耐的。但是面对回家的诱惑,嘶,这姨妈的疼痛怎么好像又加重了不少呢?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去给迟叔打个电话吧,然后再跟老师说一下。”正在旁边背诵诗词的韩卿泽突然插了一句,突如其来的rap着实吓了她一跳。

    捧着书,这半小时的功夫韩卿泽已经将要求背诵的诗词全部背了一遍。看着蹲坐在地上难受的迟微微,他也忍不住地担心:要是言樱宁再不复习一下,恐怕她也得找个由头和迟微微一起回家了。

    既然韩卿泽也这么说了,看来回家还真是个众望所归的决定。

    走到操场旁边的绿荫走廊,迟微微见周围没有人,这才敢拿出手机拨通了迟骋彦的电话。

    “爸,我……那个啥,现在有点不太舒服,能不能帮我请个假?我想回去休息。”迟微微压低了声音问道。

    “行啊!”听到闺女要请假回来,迟骋彦差点从病床上蹦下来。

    正愁着病房里没人陪自己,这下闺女要回来休息,刚好可以多陪自己两天!

    迟骋彦:“你等着,我这就给你老师打电话。想请几天?还想吃点啥不?爸让人给你买去?”

    “不不不。”老爸兴奋的有点过分,迟微微连忙拒绝道,“我就躺一躺就行,只是今天有模拟考试……”

    “考什么考,别考了!”不等她说完,迟骋彦就接上了她的话。

    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要是没有一个好身体,怎么安心继承自己十位数的家产?

    再说了,自己一个人在病房里正无聊呢,女儿要是来了,刚好可以陪自己聊天,还能让她帮忙把消消乐第599层刷过去。

    迟骋彦:“赶紧回来好好休息,就这么说定了,我这就给你老师打电话。”

    挂断了电话,迟微微放松地舒了一口。

    哎?没有了即将考试的压力感,小肚子的疼痛都少了很多。伸手轻轻地揉一揉,好像真的没有刚才那么疼了,只是腰还有点酸。

    “是流血了吗?需不需要送你去医院?”准备回操场的时候,迟微微似乎听到成了精的绿植在说话,而且是一股浓重的湾普腔。

    拿着单反相机从绿荫走廊的另一边探出头,贺琰关切地将手里的创可贴伸了出来。

    唔,虽然现在迟微微需要一个创可贴,但这个个头好像有点小得太多了。

    迟微微差点忘了,贺琰是不用准备国内的高考的,所以这种模拟考试他也不需要参加。

    忙着拍摄学校里最后的一抹绿,刚才他也是不小心听到了迟微微在打电话。

    “没,就是女生的小秘密。”迟微微隐晦地回了一句。

    贺琰:“可今天你们有模拟考试啊,如果回家的话,会耽误的吧。”

    “只好这样了。”迟微微勉强勾起嘴角。

    举起手里的相机,贺琰手里的镜头对准了那一株吊兰的绿叶:“其实如果不是很严重的话,我个人建议,还是留下来考试比较好。”

    迟微微:“为什么?”

    言樱宁和韩卿泽都催她回家,迟骋彦也希望自己回去休息,也就贺琰了,事不关己才说出这样风轻云淡的话。

    不过直男嘛,这种话和“多喝热水”从他们嘴里说出来都是很正常的。

    “国内挺重视应试教育的,我觉得如果耽误了这场考试,可能会对你有一点影响。”看着屏幕上的照片,贺琰弯下腰,又换了一个拍摄角度。

    “这种事情很正常的,很多女生高考那天说不定也会不舒服,不都是咬着牙撑下来了吗?我看你们前段时间经常复习,要是你突然不考了,多可惜啊。”

    说到这,贺琰突然停顿了一下,这才连忙解释道:“不好意思啊,我只是说一下自己的意见。毕竟你的身体情况只有你知道,我没有说风凉话的意思。”

    迟微微刚才还想着回家,不过现在,心里又有了一点动摇。

    这场考试,她的确准备了好久,就是希望能拿到一个好的成绩,给自己一个交代。

    怔怔地看着贺琰,这一刻,迟微微竟然觉得“坚持”这两个字听起来十分悦耳,隐隐作痛的小腹也被这两个字给压了下去。

    拿出手机,迟微微再一次拨通了迟骋彦的电话:“爸,别请假了,我要在学校考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