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古言 > 穿成反派亲闺女[穿书]> 37.第 37 章

37.第 37 章

    “你……想说些什么?”迟微微抓紧了书包带, 刻意回避着他的目光道。

    还要再提中午的事?

    现在迟微微回想起来都觉得无比尴尬,当时想着里面会是言樱宁的画像, 她都想好了该怎样劝他放弃追求言樱宁。

    结果一翻开, 就看到了自己的脸。

    当时迟微微就愣住了,不敢相信出现在贺琰笔下的竟然是自己。

    他们在学校一共见了不超过五面,算不上特别熟的朋友,顶多算能说得上话的点头之交。

    可就算是这样的点头之交,贺琰都肯为自己画一幅肖像。

    能看得出来,这一张肖像有几处明显涂改的痕迹, 有些地方还有下凹的铅笔印,一定是涂改了很多次才会成这样。

    整个下午,迟微微的脑袋头上懵的, 不知道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这本书里有关贺琰的内容少之又少,更是从来没有出现过原主出现在别人画册上的情节。

    迟微微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不过, 心里除了紧张之外, 还有对未来结果的一丝丝期待。

    “我当时是觉得你的笑容很……好看,还有抱着猫的样子,和整日埋头学习的同学很不一样, 所以就想画下来。我没别的意思,就只是单纯的欣赏而已,真的真的, 请你一定要相信我。”

    这是迟微微头一次见到贺琰紧张的样子, 平时在校园里, 他偶尔会为了学生会的事焦躁,不过,办事却还是有条不紊的。

    现在,他的一张嘴像机关枪一样“嘟嘟嘟”地说个不停,一双眼睛紧紧地盯在迟微微身上,恨不得将刚才说的每一个字都塞进她心里。

    这样急迫,可一点都不像学生会主席宠辱不惊的办事态度。

    说了这样一大堆,贺琰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了,连忙向后退了一步,保持着和她一米五的距离。

    最近校风校纪查得严,尤其狠抓高三早恋的学生。所以在课间、上下学男女同学之间都格外注意。

    “放心,我已经跟他解释过了,我不喜欢你。”贺琰继续说道。

    把话说开了,也就没有什么可纠结的。只是,这话虽然不错,怎么听着却那么别扭呢?

    迟微微点点头,勉强挤出一丝微笑:“嗯,这样就好。”

    “对了,还有件事,”将肩膀上的书包拿下来,贺琰小心翼翼地拉开了书包拉链。

    从里面拿出一只四四方方的盒子,和迟微微中午那只蛋糕盒简直一模一样,只是周围多了一圈红色的花边,还有蛋糕店印上去的LOGO。

    贺琰轻易不背书包回家,难得背一次,里面不放书反而装着一只蛋糕。

    厉害厉害。

    贺琰:“我看你中午的蛋糕都没猫吃了,我就趁着夜自习上课前又给你买了一个。”

    将贴在蛋糕盒上的两块纸提拿起来,透明的塑料薄膜下是一块圆形的草莓蛋糕。

    中午在楼上,贺琰只看到她手里的蛋糕里有草莓,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款式,所以干脆就买了一整个草莓蛋糕。

    “对不起,这个,就算是我的赔罪礼物吧。”双手将蛋糕盒捧在手心,贺琰缓缓地递到了她面前,“祝你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听到这四个字的时候,迟微微浑身一颤。惊讶地盯着面前的贺琰,她不记得自己有把真正的生日告诉他。

    贺琰看出了她眼神中的疑问,赶紧解释道:“我中午听到你在凉亭里哼的是生日快乐歌,所以我猜今天应该是你的生日。”

    尴尬地挠挠头,贺琰举着蛋糕的手还悬在迟微微面前。

    相比那些粗枝大叶的男生,贺琰远要比他们细心得多,从细节中就能看出一些其他男生察觉不到的细节。

    他的这种细心,相处起来会觉得很舒服,仿佛是一张厚实的毛毯,盖在身上只会觉得温暖惬意。

    接过蛋糕,迟微微礼貌地点点头,捋了一把鬓角的碎发,绷紧的那根神经顿时放松了不少,“谢谢,但今天不是我的生日,那首生日快乐歌只是我哼着玩的。我的生日是八月十八。”

    住在原主的身体里,迟微微就要彻底和过去脱离。所以,她的生日只能是八月十八,十一月三十号,还是忘了比较好。

    “不过还是谢谢你呀。”眯起眼睛,迟微微耸起肩膀道。

    “哦,还有件事。”贺琰回头看了眼楼上,说话时双手插进了两侧的口袋,“听说上次十八班有个男生因为照片的事在食堂找你麻烦,我已经警告过他了,他也保证以后不会再招惹你。”

    “本来那天晚上就想告诉你,但你走得太急,所以一直没机会说。”

    迟微微:“谢谢你啊。”

    被他这样一提,迟微微才想起来。

    怪不得那天晚上听到贺琰在叫自己,原来要说的是这件事啊。

    等等,迟微微突然觉得哪里不对劲,好像有什么事情忘记做了。

    对!黎梓琛!

    只顾着跟贺琰说话了,黎梓琛这会还在学校门口等着自己呢!

    “明天再说吧,我弟还在外面等我,再见再见!”慌忙地准备离开,迟微微能够感觉到手里的蛋糕盒里传出的一声闷响。

    唔,反正都是要吃下去的,变形就变形了吧。

    看着迟微微着急忙慌的背影,贺琰无奈地摇摇头。

    这女生果然有些与众不同,被弟弟和老爸宠着,竟然没有生出半点的公主病,也不骄纵任性。要是能和她成为朋友,生活里一定可以多一分乐趣。

    跑到学校门口,坐在电动车上的黎梓琛恨不得缩成一颗球。

    看到姗姗来迟的迟微微,黎梓琛幽怨的眼神恨不得渗出几滴眼泪来。

    “你也太慢了吧,这么冷的天,你是要冻死我啊!”黎梓琛将手从口袋里伸出来,好不容易焐热的手伸进手套的时候又是一阵寒意。

    不知不觉,城市已经步入了初冬。

    虽然是南方,白天的气温也算不上冷,但昼夜温差却有十几度左右。

    穿着一身皮夹克,黎梓琛里面就只套了一件长袖。都是在校门口等迟微微的锅,让他白白受冻几个小时。

    坐在后座,黎梓琛留下的那一阵余热还在,凑得更近了些,迟微微催促道:“好好好,我错了,回家分蛋糕给你吃好不好?”

    蛋糕?

    听到有东西吃,黎梓琛的态度瞬间好了大半。

    睨了眼迟微微手里的蛋糕盒,两条半弯的塑料膜上沾满了白色的奶油。还没吃,黎梓琛就知道,这蛋糕的味道一定特别好!

    回家的路上,迟微微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是姥姥的电话。

    “你们在哪呢?怎么还没回来啊。”姥姥的声音有些颤抖,焦急的语气让迟微微感觉到了一丝不安。

    迟微微:“我们在路上,马上就到家了。”

    “那你们干脆直接去医院吧,我现在也过去。”电话那头,隐约能够听到姥姥翻东西的声音,咚咚咚地从楼上跑下来,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

    医院?

    这两个字让迟微微的心里“咯噔”了一下,“姥姥,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你爸,你爸他晕倒住院了。”姥姥强压着心里的焦虑,那句话说出口的时候,却不经意将担心全部暴露出来。

    “怎么可能?”迟微微说话的声音高了一个八度,“我爸他身体那么好,怎么可能晕倒?”

    迟骋彦每天都会锻炼,有空也会健身,在这本书里,迟骋彦从来没有生过什么严重的病,怎么会这样毫无征兆的晕倒呢?

    回想着生活里的所有细节,身子骨一向康健的迟骋彦怎么看都不像是会发生意外的人。

    不行,必须要去医院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刚才打电话的时候,姥姥的话黎梓琛全都听见了。不等迟微微开口,他便将车把拉到了底。

    “嗡!嗡嗡!”

    将近晚上十一点,路上没有什么车,黎梓琛的车速一下子飙到60km\\h,就像是一阵蓝色的风一样在街道中穿梭。

    停在医院外面,迟微微急着从车上下来,脚下一滑差点一个跟头栽在地上。

    “你慢点!急什么?”黎梓琛还是和平常一样镇定。

    拉住迟微微的手肘,走向住院楼的时候,他时刻注意着身边来往的人,生怕迟微微会撞到人家身上。

    虽然不是亲生儿子,但黎梓琛对迟骋彦的担心可一点都不比迟微微要少。

    听到迟骋彦出事,他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生怕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只是,迟微微已经有些把持不住了,要是自己再和她一样,那谁来应付接下来的事?

    迟微微他们比姥姥先一步赶到病房。

    站在门口,通过病房的门窗,迟微微看到里面站了两三名医生和四五名护士。各种叫不上名字的仪器都围在病床旁边。

    坐在距离病床几米远的沙发上,言振国风轻云淡地喝着手里的那杯热咖啡,对躺在床上的迟骋彦没有丝毫的关心。

    翘起二郎腿,言振国鄙夷地斜了他一眼。要不是冲着多年老友的份上,他才不会来医院陪他。

    “准备好了没?孩子们估计快到了。”言振国问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