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古言 > 穿成反派亲闺女[穿书]> 33.第 33 章

33.第 33 章

    出租车停在公司楼下, 贺琰从车上下来的时候, 礼貌地朝司机道了声感谢。

    正是下班的时候,司机还没来得及将钱找给贺琰,就已经有从楼上下来的员工钻进了出租车的后排。

    迟氏集团的办公大楼在市中心最繁华的地段, 占据了城市里最好的风光、最多的人力资源,它就像是建造金字塔最顶端的那一块砖石。

    大楼下面的二十层是迟氏正在开发的其他产业,包括食品、家电、日用品百货等好几大类,往上的十层是迟氏集团最核心的房地产业。

    距离晚上六点半还有十分钟,其他写字楼的职员纷纷涌到了街道两侧,回家, 是他们此刻最迫切的目的。

    而旁边的迟氏集团的大楼,只有稀稀拉拉的几名闲散员工从里面走出来, 抬起头, 所有办公室的灯已经早早地点亮, 所有人都在为今天的文案而忙碌。

    “您好, 我是市报小记者团的贺琰, 请问迟骋彦先生的办公室在哪?”站在接待前台,贺琰说话时脸上保持着标准的笑容,礼貌地点一下头, 同时拿出了自己的小记者证。

    前台小姐见过不少来公司找爸妈的学生,可像他这样说话自带湾湾口音, 并且态度礼貌的, 还是头一次见。

    上午就知道晚上会有一个小孩来给老总做专访, 没想到竟然这样早就到了。

    看一眼手表上的时间:六点二十五, 比约定的时间还早了五分钟。

    “我带你过去吧。”从座位上起来,贺琰比前台小姐还高了一个头。

    跟在她后面,贺琰就算不去看她的表情,也能听到她忍不住发出的窃笑声。

    果然,走过办公大厅的时候,几乎所有人盯在电脑上的目光纷纷转移到了自己身上。

    “这真是学生?看着吊儿郎当的样子。”

    “揍丝啊!一点都不增经的了……”

    惊讶、怀疑、不可置信,许多双眼睛里的情绪一般无二。在公司里办公多年,见过不少来给迟骋彦做专访的人,像贺琰这样小的,还真是头一个。

    “迟总,贺琰小……记者来了。”谨慎地推开迟骋彦的门,前台小姐还是没忍住笑。不过只一秒,她便将笑意又收了回去。

    迟骋彦早早地忙完了手头的工作,这会正对着电脑屏幕津津有味地逛着网上商城。

    昨天跟女儿去东楚里逛了一个晚上,他发现迟微微还是很喜欢吃烧烤类的小吃。

    外面那些东西都不干净,想了想还是买点工具亲自给女儿做比较好。但是凭他董事长的身份怎么可以去商场买那么低级的烤炉、烤签?幸好有网购,可以让他不出门就能把东西买回来。

    关上电脑页面,迟骋彦将目光挪到了贺琰的方向。

    这男孩果然和其他高三的学生不一样,没有清一色的毛寸、没有松垮的校服,那又黄又卷的发型,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学生。

    让这样的男孩来给自己专访?市报总编可真看得起自己。

    “好,你先出去吧。”迟骋彦朝前台小姐摆摆手。

    从座位上站起来,迟骋彦走到饮水机前将杯里的茶水续满。慢步走到办公室的沙发旁,迟骋彦礼貌地朝另一条沙发打了个手势,“别站着了,先坐吧。”

    款款走到迟骋彦跟前,还没开始正式的专访,弯腰坐下的时候贺琰就已经感觉到了一丝阴冷。

    品着杯里的大红袍,相较一小时前,这味道似乎淡了许多,入口的苦涩也消失得干干净净。

    “要喝点什么吗?奶茶?还是饮料?”迟骋彦还是把他当孩子一样,态度也不像对待员工时那样紧张。

    将纸笔准备好,贺琰摇了摇手指,“不用了,我们还是先开始今天的专访吧。”

    说来奇怪,贺琰不仅看着不像是高中生,说话时一本正经的样子,也和他那张略显稚气的脸蛋不相符。

    两人的距离不算远,迟骋彦勉强可以看到他手里本子上的内容。密密麻麻写了一整页,红笔和黑笔却不会显得拥挤。

    “市报的专访只请你一个人吗?以前我接受专访都是有三五个人呢。”迟骋彦又问了一句。

    贺琰将笔卡在本子上,礼貌地点点头:“其实今天应该有三个人,只是另外两个没有什么经验,所以就改成我一个人了。”

    看他说得那样风轻云淡,事实则是:其他两个人害怕迟骋彦严厉的气势,都知道他对员工有多么严苛,担心自己的专访会出什么岔子,所以才让贺琰一个人来。

    说是学生,但贺琰谈吐得当的样子一看就不是第一次做专访,看来市报让他来,还真是个明智的选择。

    除了他掺杂着湾湾和米国口音的普通话外,什么都还好。

    迟骋彦收起了对他的轻视,同时将翘起的二郎腿也放了下来。

    “好了,有什么问题,可以问了。”将水杯放在茶几上,迟骋彦十指交叉搭在膝盖上。

    贺琰看了眼笔记本上的问题,礼貌地问道:“请问,像东楚里这样大的城中村,您的集团是希望用于怎样的建设用途?或者说,您希望将东楚里这块地打造成什么样的建筑格局?”

    迟骋彦:“依旧会是住宅区,较高档住宅区,会按照不同的品质进行建造,满足不同消费群体的需求。”

    贺琰:“那您对东楚里的拆迁安置有什么打算吗?”

    迟骋彦:“和政策一样,进行正常的拆迁补助,同时还会进行就业引导,安排一下岗位给城中村的居民。”

    ……

    几个问题下来,迟骋彦越来越把贺琰当成个小大人。

    问题精准、不说废话、做事利索,又能快速理解自己话里的含义。整个过程下来,一点都不会觉得费劲,甚至还有一点享受和他交谈的过程。

    像他这样的性格,如果将来在自己公司里上班一定会是最优秀的员工。

    不止如此,看他仪表堂堂的模样,还有专注时的认真劲儿。如果自己的宝贝女儿看到了,说不定还会……

    “咳咳,你家里人是做什么工作的?感觉你好像对报业和问询都很有经验。”专访结束后,迟骋彦又忍不住提起了八卦的小心思。

    “我爸妈在米国从事传媒工作,对我多多少少有一些影响吧。”贺琰回道。

    原本专访定下来的一个小时,这才四十分钟就已经将问题都全部解决了。

    和刚见面的时候相比,现在的迟骋彦是对他更加地欣赏。

    亲自送贺琰到门口,迟骋彦突然想到了什么事,“对了,上午我听助理说有一张授权书?是我要签一下吗?”

    “哦对,”贺琰尴尬地摇摇头,这才赶紧从笔记本的后面将那张授权书拿出来,“差点忘了这件事。”

    将折叠好的授权书展开,迟骋彦一眼就看到了右下角那个名字。

    “微微?”迟骋彦将授权书拿起来凑近了些,“你和我女儿是校友啊。”

    “嗯,中午才去她们班请她给了授权。”从口袋里掏出一只钢笔,正是中午迟微微用的那一根。

    在授权书上龙飞凤舞了一阵,迟骋彦将名字写在了迟微微旁边。最后那个彦字的一撇拉的老长,正好将微微两个字挡在下面。

    合上笔,迟骋彦得意地用拇指蹭了下鼻子,“好了,照片拿去用吧!”

    办公大厅里的员工还在忙着手头的工作,迟骋彦从走廊经过的时候,所有人都会看向他的脸。

    鼻子上的那一抹黑就像是太极的一半,从鼻尖蔓延到鼻梁,从远处看就像是鼻子上多长了个鼻孔。

    钢笔一直装在口袋里,来回走路的时候,墨汁顺着笔尖流在笔杆上,再加上钢笔原本就是黑色的烤漆,拿出来的时候轻易看不出上面深蓝的颜色。

    跟在后面,贺琰刚才就想告诉他,可办公大厅里人正多,那句话刚到嘴边又给咽了回去。

    “迟先生,请等一下。”停在那,贺琰故意掰扯着刚才的那根钢笔,“我好像还有一份授权书需要您帮我签一下。”

    贺琰的手上蹭了不少墨汁,弯腰时,又用笔尖在自己的拇指上涂了不少。

    “哦,我好像忘带了,真是不好意思。”尴尬地笑笑,贺琰学着刚才迟骋彦的动作蹭了下鼻子。

    这一下,几乎把整个鼻子都给蹭黑了,原本白嫩的小脸蛋也被手掌上的墨水脏污,看起来比迟骋彦更加滑稽可笑。

    看了看自己的手,贺琰惊讶道:“这根笔好像漏墨了,真是不好意思,让您用了一支坏的钢笔。”

    用手背擦拭着脸上的脏污,每一次,贺琰都会在鼻梁上多蹭几下当做暗示。

    被他这样一说,迟骋彦才反应过来。

    轻轻蹭了下鼻尖,果然看到一块深蓝的污渍。

    “您先忙吧,我这就回学校了。”简单地脸上的墨水印蹭了两下,贺琰恭敬地朝他鞠了一躬,“再次感谢您的时间,像您这样出色的企业家是我们应该学习的榜样。”

    说完,贺琰便匆忙地离开了迟氏集团的办公大厅。

    打量着手心里的脏污,再看一眼贺琰离去的背影,迟骋彦微微上扬的嘴角写满了对他的欣赏。

    像这样既聪明又有情商的高中生,除了那一口不标准的湾普外,真的很讨人喜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