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古言 > 穿成反派亲闺女[穿书]> 25.第 25 章

25.第 25 章

    这碗粥, 黎梓琛原本是求了姥姥拿上来的。

    结果姥姥前脚才迈出厨房门, 后脚就说自己的肚子疼要去卫生间, 想着粥要热着吃下去才好, 黎梓琛只得自己端上来。

    刚才站在门外听到里面很是安静,还以为迟微微休息了,一开门, 就看到桌子上的台灯下面摆满了各种习题、演草纸。

    “整天想着学习,你别是想做个书呆子吧?”大摇大摆地端着盘子进来,黎梓琛嫌弃地瞥了她一眼。

    走到她的书桌前, 打量着满满当当的桌子, 黎梓琛用手肘将几本习题推到一旁,生怕粥会洒在上面。

    他对学习提不起什么兴趣,但迟微微不同,既然居住在原主的身体里, 她就要对原主负责。

    原主从小就希望考上一所好大学, 丰富自己的人生经验。这不只是原主的愿望,也是迟微微曾经的梦想, 所以她自然也希望用自己的努力来替她们共同完成。

    别看黎梓琛嘴上埋怨迟微微好学, 心里还是很支持迟微微的。

    谁不想要个学霸姐姐出去充一下场面呢?

    迟微微三步并作两步, 小心翼翼地收起桌子上的习题, “你慢点, 弄脏了不好收拾。”

    随意瞅了眼碗里熬了半个多小时的粥, 每一颗薏仁都被水涨得饱满, 红豆也因为搅拌次数太多破碎了不少, 几片浅黄色的百合叶飘在上面,看起来像是泥淖里漂浮的小舟。

    这一定不是姥姥的手艺,迟微微可以肯定。

    姥姥熬粥的时候不会总是去打开盖子去搅拌,所以红豆大部分都很完整。

    无意间瞥了眼黎梓琛的手,细长的手指上有好几处红,一眼就能看出那是被热汤烫到的。

    唔,看来他熬汤的时候搅动得很“暴力”嘛。

    “快吃,吃完我好端下去。”拿起迟微微放在旁边的语文书,黎梓琛一屁股坐在她的床上,丝毫没有要走了的意思。

    “你……”那个字才刚说出来,迟微微连忙改口道,“姥姥怎么突然要给我熬薏仁粥了?”

    薏仁红豆粥的汤应该是清的,黎梓琛盛出来的一碗却满是薏仁和红豆,只有薄薄的一层红褐色液体。

    恐怕黎梓琛还不知道,这最有药效的,应该是薏仁粥熬出来的水才对。

    随意地翻动着那本书,黎梓琛风轻云淡地回道:“你不是做噩梦吗?姥姥说和薏仁粥最安神,就给你做了碗。”

    说话时,黎梓琛一直低着头,一向擅长说谎的他,可真怕迟微微会发现。

    迟微微若有所悟地点点头,这小子当时只是跟他提了一句自己在做噩梦,没想到他竟然还记住了。

    坐在椅子上,迟微微用汤匙搅动着碗里浓稠的粥,熏上来的热气飘过台灯,使得照在书本上的灯光都更加梦幻。

    用汤匙舀出一匙递到嘴边,还没入口就闻到了淡淡的桂花香,“嗯,是姥姥做的桂花蜜。”

    薏仁粥寡淡无味,全靠桂花和百合增味增香。

    薏仁有镇静、祛湿的作用,百合也能安神助眠,桂花蜜对睡眠最有好处,这样的一碗粥简直最适合那些夜不安眠、容易做噩梦的人喝。

    真是难为了黎梓琛,整天只顾着打篮球的他还能记得这些药理。

    “味道怎么样?”别看黎梓琛语气平淡,胸脯的小心脏却紧张地砰砰直跳,生怕被她尝出来这不是姥姥的手艺。

    味道甘甜,又不会太腻,薏仁和红豆一些多了,吃起来像吃饭一样有饱腹感。

    有姥姥在一旁调教,这味道自然是不会差的,但里面多的那一味甜,却格外地开胃。

    迟微微点点头,一连吃了好几大勺,“嗯!姥姥的手艺好像又进步了,很香,很好吃啊!”

    真是难得听到迟微微的夸赞,黎梓琛弓着的后背下意识地挺直了一些。

    “姥姥的手艺肯定很好啊,我也觉得姥姥做的东西很好吃。”将语文书翻开挡在面前,黎梓琛这才敢对着书上那些密密麻麻的蝇头小字露出强压着的笑。

    十几秒后,将挡在脸前的语文书又放下来,刚才还洋溢在眉宇间的笑意瞬间又隐藏起来。

    “快点吃,我还得把碗洗了。”不知道是不是刚才笑得太夸张,黎梓琛说话的音调都止不住上扬。

    飞快地扒拉着碗里的粥,迟微微问道:“明晚还有吗?挺好吃的。”

    “没了。”

    看着迟微微挺瘦,没想到竟然这么能吃啊,吃完饭还能再吃一碗粥。

    不过就算她想吃,自己也没时间再做了。

    刚才熬粥熬得他手都酸了,另外,他也不想再被烫几次了,毕竟自己这双手可是用来打篮球的,才不是做饭的。

    将吃得干干净净的碗放回到盘子上,黎梓琛离开房间时幽幽地说了句:“后天晚上姥姥再买点百合说不定会有。”

    ——

    开学三个多月,迟微微光是请假时间加起来就大半个月。

    再次回到高三六班,班里的氛围比她离开前更加地紧张:之前早自习的交头接耳已经彻底消失,所有人的异口同声地朗读;下巴支着书摇头晃脑的犯困也不存在,稍微有一点睡意都会自觉地站到后排。

    没有了刚上高三时的懒散,所有人都进入了紧张地备战状态。

    换做之前,迟微微进门的时候,肯定会好事的人看她,但今天,大家都被她当成透明人,完全没有注意到她的存在。

    紧张的学习氛围带动着迟微微的情绪,好在请假在家的这段时间没有懈怠,言樱宁教她的那些基本都符合老师的教学进度。

    “这道题给大家十分钟的时间小组讨论一下,看看用什么样的办法来解这个函数最合适。”指着黑板上的那道例题,陈铁成手里的三角板一次次地在两个未知数之间移动。

    陈铁成的教学习惯就是让学生进行沟通,通过不同的思路先对未知的题进行求解,最后再由自己统一点拨。

    这样既可以让同学发散思维,有更多的做题思路,也可以锻炼学生做题时的表达能力。

    那道题是今年蓝冈中学编写的一道高考模拟题,综合了函数和几何。两行的题目看得不少人头晕眼花,两个未知数,一个方程,再加上一个三角形……简直就是数学的噩梦。

    打量着黑板上的题,迟微微觉得有些眼熟,好像前两天才刚刚做过一道类似的。只是函数的形状有些不同,三角形的位置也有些变化。

    言樱宁的空间感很差,涉及几何的问题,她和迟微微都是两眼一抹黑,不得不请教韩卿泽。

    打开微信的视频,韩卿泽的手机摄像头对准了桌子上的演草纸。一遍遍的验算,迟微微几乎已经找到了其中的关窍,倒是言樱宁,沉迷他那双指关节分明的手不能自拔。

    每一次开视频,言樱宁的注意力总会不自觉地转移到韩卿泽身上,随口一句话听起来都像是往迟微微嘴里塞的一把狗粮。

    沉迷学习的迟微微很少去看韩卿泽,相比那张禁欲系的脸,她还是更喜欢纸上的试题多一点。

    坐在前面的两人转过身来,不停地翻阅着高二的两本数学书。这应该和高二的知识有关,书里应该能找到答案。

    今天就轮到他们这个四人小组上去说解题思路了,突然带上一个“拖油瓶”指定是拿不到平时分的。

    “我觉得这道题应该用配凑法吧,先求出那个点,然后作一条辅助线,最后再证明垂直。”将黑板上的图形简略地画在演草纸上,迟微微一边画线一边说着自己的思路。

    看了眼迟微微画得歪七扭八的图,前面的女生翻了个白眼,“我也知道用配凑法,但是已知条件不足,没办法解啊。”

    “有辅助线啊,”画出辅助线,迟微微很快就根据已知条件列出了式子,“这样就能得到一个点的位置。”

    迟微微手里的笔尖在演草纸上笔走龙蛇,很快就求出了那个点的位置。

    这是她头一次没有在韩卿泽的帮助下解出式子,举起手里得到的答案,迟微微的情绪有一点激动。

    前面的两人冷眼看着她,嘴上不再反驳,万一她发起疯来伤了自己怎么办?

    都知道她之前请假是因为精神状态不好,看她现在做个题,连对错都不知道就这么高兴……八成是病还没好。

    “我觉得挺对的。”看着迟微微得出的答案,李帛风赞同地点点头。

    不像前面的那一对同桌带着有色眼镜,李帛风站在公正的角度研究着她的解题过程。迟微微写的每一个步骤都按照顺序、有理可循,答案应该不会是错的。

    “那一会你上去讲,如果因为错了扣分,你自己想办法把咱们组扣的分挣回来。”说话时,前面的女生没好气地合上了手里的课本,卷起的一阵小旋风正中迟微微额前的刘海。

    这不只是吹一下的问题,是挑衅,赤、裸、裸的挑衅!

    双手从她的桌上起来,刚要转身,只听“刺啦”一声,卷子就这么硬生生被扯出了一道口子。

    “对不起。”看了眼被不小心撕烂的卷子,女生小声嘟囔了一句。

    上面密密麻麻写了不少的公式,字迹工整看着又整洁,想来她做题的时候花了不少时间。

    只可惜,卷子下课改完错题就要交了,少了这么一大片题,想来老师一定会责骂。

    迟微微还没挨过陈铁成的三角板,唔,也算是送她病愈的一个礼物吧。

    可能是原主给他们的印象太好了,以为原主只是个普通乡里来的插班生,所以平常态度也就一般般。

    经过上次特警来学校找人事件,再加上她在卫生间晕倒,大家对迟微微的印象就更加不好了,生怕她会像电视剧里的“精神病”一样发疯。

    迟微微突然抽起那一本演草纸,原本压在前面的文具袋正好掉在前面女生的双腿上。

    敞开的文具袋里装了不少的笔,掉在她腿上的时候,笔仿佛四溅的水花一样落在地上。

    钢笔里的墨囊,由于剧烈的震动深蓝色的墨汁全都从笔尖洒出来,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其中一部分正好路径那女生的小腿。

    浅灰色的裤子上,那一道蓝色的印记十分明显,用手蹭一下,瞬间又晕开了一片。

    弯下腰将笔捡起来,迟微微的脸上挂着和她一样得意的微笑:“真是对不起,不过我们现在算是扯平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