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古言 > 穿成反派亲闺女[穿书]> 24.第 24 章

24.第 24 章

    “姥姥,这薏仁是不是还要再泡一个晚上?摸着有点硬啊。”淘澄着大碗里的薏仁, 黎梓琛问道。

    黎梓琛记得之前柳湘云喝得薏仁粥都是香糯绵软的, 用舌头一抿就碎了。用手指按了一下,这跑了一晚上的薏仁还是有些硬, 怎么看都不像是能熬出稀粥的样子。

    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姥姥正将买来的红枣撕成碎条。扶了下鼻梁上的老花镜,姥姥摆摆手:“别泡了,十二个小时刚刚好。”

    将准备好的红枣放在旁边的碗里,姥姥又起身走到冰箱前, 拿出了今天刚买的百合。

    姥姥:“别看它现在硬, 多炖一会,薏仁就软了。”

    说是要黎梓琛亲手为迟微微做一碗汤, 但姥姥全程可都陪在他旁边。准备好汤勺、拿出炖锅、就连需要用多少水, 姥姥都已经提前准备好放在旁边。

    别看黎梓琛是个高高大大的壮小伙, 在姥姥眼里, 他还只是个孩子而已。

    要是为了给微微做饭,不小心伤了自己, 那姥姥可是要心疼的。

    替黎梓琛打开天然气灶, 姥姥歪着头观察着炖锅下火焰的大小, “好了, 一会水开了就把薏仁和红豆放进去,出锅了再浇上一点桂花蜜, 你姐最爱吃了。”

    不像黎梓琛那样围着一条围裙, 姥姥湿漉漉的双手治好在衣服两侧随便蹭蹭。

    这水才刚坐上火, 黎梓琛就已经迫不及待地用汤勺在锅里搅动两下,看他专心致志的样子,姥姥都忍不住发笑。

    “小琛的手艺一定比姥姥好,你姐一定爱吃,呵呵。”

    “不会不会,还是姥姥的手艺最好。”听姥姥这样一说,黎梓琛的脸上倏地漾起了两块红晕,强忍着扑通扑通直跳的小心脏,可嘴角的弧度却把他给出卖了。

    迟微微的嘴可刁了,刘妈的手艺那样好她都只是说一句“嗯,真好吃”,只有姥姥做的菜她才会赞不绝口。

    也不知道,自己做的粥,会不会合她的口味?

    “姥姥,姥姥!”

    听到楼上迟微微的叫喊声,黎梓琛赶紧从灶台旁边撤出身子。

    她的脚步声在快速地向厨房靠近,吓得黎梓琛慌乱中把围裙摘掉的时候还卡了下脖子。

    “你是不是又做什么好吃的了?”突然探进来半个头,迟微微的眼神一下就锁定了燃气灶上的炖锅。

    几乎是同时,黎梓琛匆忙将围裙丢在旁边,脸上也装出一副风轻云淡。

    目光从锅上转移到旁边的一碗碗食材,再到旁边的黎梓琛。

    真是奇怪,这小子平常可是从来都不进厨房的,怎么今天这么乖巧?还帮姥姥做饭?

    狐疑地打量着他,迟微微问道:“你在这干嘛?”

    “帮姥姥做饭啊,难不成还得跟你报备一下?”用手按了下桌子上的红枣碎渣,黎梓琛回了一句。

    迟微微:“你……”

    这小子是真的学坏了,总是喜欢呛自己,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移民到了“不呛人会死”星球。

    “好了好了,就是随便熬点粥,”说话时,姥姥看了眼旁边的黎梓琛。刚才还和迟微微斗嘴的他,这会眼睛却瞪得老大,生怕自己把他的那点小心思说出来,“你是不做噩梦吗?这薏仁粥可最养神了。”

    “还是姥姥对我好。”拉起姥姥的手左右摇晃,迟微微软着声音道。

    姥姥:“你爸不是在和你言叔叔在客厅吗?快出去跟人道个谢,你生病了那么久,人家可出了不少力,人家难得来一趟,可别让人觉得你是个没礼貌的姑娘。”

    明天迟微微就可以去学校上课了,晚饭后,言振国特地又亲自送来了不少补品。

    听说,是合作方送的一些健脑保健品,言振国将一半都送到了迟家,另一半留给自己女儿。

    刚才从楼上下来,迟微微经过客厅的时候只听到一片寂静,还以为他们应该在书房谈事情,原来他们没上楼啊。

    客厅和楼梯间隔着一道墙,就在几分钟前,迟骋彦和言振国还在客厅里吵得不可开交,在厨房里的姥姥都听得清楚。

    怎么这会就突然安静下来了?

    “还是按摩椅坐着舒服啊,沙发哪有这种感觉?”身后的按摩球缓缓凸起,按压在迟骋彦后背的穴位,惬意地靠在上面,浑身的疲惫感都一扫而光。

    电视里播放着财经频道,里面的几位财经专家正绘声绘色地分析着金融板块的情况,可两边的音响里却听不到半分声音。

    只顾着和迟骋彦拌嘴,言振国的手里正拿着遥控器都没有意识到。眼睛是看着电视里的画面,心思却在两米外的按摩椅上面。

    斜了他一眼,言振国不服气地翻了个白眼:“你可真小气。”

    手指在按摩椅上快速地打着鼓点,迟骋彦得意的尾巴恨不得翘到天上去。

    迟骋彦:“嘘,小声点,别让微微听到了。”

    来了迟家好几次,每一次言振国想要靠近迟微微送的东西,迟骋彦就如临大敌一般防着自己。

    稍微靠近跑步机一点,迟骋彦的表情瞬间凶恶;碰一下按摩椅,迟骋彦恨不得立刻生吞活剥了自己。

    左右只不过是一些家电而已,想买的话,言振国随时都可以买迟骋彦同款,甚至是更好的放在家里。

    只是,这些家电被当做礼物送给迟骋彦后,就有了附加价值:女儿的一片心意。

    别看迟微微是别人家的女儿,言振国却对她的孝心眼热心馋,也想沾着迟骋彦的光享受一番。

    迟骋彦给他的公司介绍了不少合作,大方到可以将几千万的单子拱手送给自己。

    可偏偏就这点东西,他却抠门到连自己碰一下都不可以,很是活脱脱的“铁公鸡”。

    刚才趁着迟骋彦对着院子外面打电话,言振国想着偷偷感受一下“侄女对老爹的关爱”,谁成想,自己才刚坐在按摩椅上,就被迟骋彦给发现了……

    幸好他俩及时“刹住车”,从楼上下来的迟微微才没有发现,径直去了厨房,要不看到两个三四十的老爷们抢着家电玩……唔,可真要被笑话死了。

    “爸?言叔叔?”慢步走到客厅,迟微微看了眼电视里播放的电视节目,“你们干嘛呢?”

    “我跟你言叔叔看电视呢,你上楼休息吧。”靠在软垫上,迟骋彦的说话声被震得一抖一抖的。

    看到电视机里专家说话时的口型,这没有半点声音,看起来还真是有点奇怪。

    而且坐在沙发上的言振国和自己的老爸,一个黑脸、一个红脸看着也有些怪异。

    走到言振国跟前,迟微微礼貌地鞠了一躬,道:“还没谢谢言叔叔送的礼物呢,谢谢您今天特地跑一趟,真是麻烦您了。”

    这样礼貌又懂事的孩子一向是言振国的心头宝。

    赶紧将迟微微扶起来,言振国的脸上瞬间洋溢起了和招财猫一样的笑。

    摩擦着手心,言振国这心里还多少一点小激动。这可是侄女头一次跟自己说谢谢啊,听着声音就是悦耳,简直跟亲闺女的声音没什么两样。

    这边的言振国如沐春风,另一头的迟骋彦倒是把脸阴沉了下来。

    “我看你给你爸买了个按摩椅,你言叔也想买一个自己用,只是不知道……用着怎么样?”看向迟骋彦的方向,言振国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神秘的笑容。

    不是不让自己坐嘛?要是侄女亲自开口,看你还怎么拒绝。

    无奸不商!这句话可真是一点没错。

    和其他公司谈生意的时候,怎么不见言振国有这股聪明劲?好嘛,原来全用在这种地方了!

    果然,言振国这样一提,迟微微立马站进了他的阵营。

    “爸,你让言叔叔试试呗?您天天坐,言叔叔特地来一趟也挺累的。”迟微微提议道。

    迟骋彦:???

    他哪里累!刚才死赖着不站起来的时候,可一点没看出来他累!

    气呼呼地盯着言振国,迟骋彦心不甘情不愿地从按摩椅上下来。趿拉着拖鞋走到他跟前,迟骋彦将手里的遥控器塞进他手里,“小心点,别坐坏了。”

    这两个人,一个是生意场上叱咤风云的房产大亨,一个是在互联网上日进斗金的软件大牛。

    说起来还都是狠角色,现在却为了一张按摩椅争个没完……仿佛两个不懂事的孩子在争着坐商店门口的摇摇车。

    双手插进睡衣的口袋里,迟骋彦这心口憋着一口委屈:自己这老爹的位置,再也不是最重要的了。

    自家的白菜,还是被外人给“摸”了……

    回到房间,迟微微正专心地做着言樱宁前两天带来的最后一套练习题,戴上耳机,轻音乐可以让她更加心平气和。

    这是之前心理医生教她的办法,做题的时候听一些音乐,迟微微做题的效率就会高上许多。

    才不过半小时,迟微微才刚开始准备做大题,门外就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铛铛铛。”

    迟微微摘下了耳机:“怎么了?我在做题呢。”

    黎梓琛清了清嗓子,回道:“姥姥……咳咳,姥姥让我把炖的粥拿上来给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