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古言 > 穿成反派亲闺女[穿书]> 23.第 23 章

23.第 23 章

    黎梓琛在学校里都很少接触女生,女孩子麻烦还爱哭, 他唯恐避之不及。而跟这件事, 迟微微也是知道的。

    现在她特意来告诉自己,不要跟言樱宁有太多的接触。难不成, 是她觉得言樱宁长得漂亮还有气质,认识她后就把自己这个姐姐给忘了?

    迟微微的眼神里装满了秘密,黎梓琛只看一眼就知道她心里肯定是有所顾忌。

    “我才懒得和她接触,再说了,上次我打韩卿泽的事, 估计她到现在还恨着我呢。”黎梓琛撇撇嘴道。

    知道迟微微在吃醋, 黎梓琛心里一阵暗喜。

    既然她不想让自己跟言樱宁有接触,那就如她所愿好了, 反正认不认识对自己也没有什么影响, 只要她能放心就行。

    迟微微无奈地扶额, 想要辩驳的话涌到了嗓子眼却又咽了回去。

    唉, 她可是为了黎梓琛好。如果他真的和言樱宁有了纠缠,按照之前书里的剧情可注定是一条苦苦单恋的心酸路, 何必呢?

    再说了, 韩卿泽和言樱宁好好的一对儿璧人, 没必要再在他们感情的边缘来回试探。

    三米长的餐桌, 摆满了一桌子好菜。知道今天言樱宁要来,刘妈一大早就去菜场买了最新鲜的食材。

    之前都是迟骋彦坐在主位, 黎梓琛和柳湘云坐在一侧, 姥姥和迟微微坐在一侧。

    今天, 姥姥却主动做到了原来柳湘云的位置上,让言樱宁坐在了迟微微旁边。

    “好久都没尝刘妈的手艺了,嗯~好香啊!”拿起筷子,言樱宁对着满满一桌子菜深吸了一口气,所有饭菜的香味一缕接着一缕钻进她的鼻腔,光是闻着就知道是美味。

    夹起一只鸡腿,黎梓琛放在了迟微微碗里的米饭上,站起身来,又夹起另一只鸡腿,将手伸得老长放进言樱宁的碗里,“喜欢吃就多吃点!吃饱了才有力气学习。”

    言樱宁和迟微微年龄相仿,坐在一起也像是一对姐妹,只是迟微微穿着一身睡衣,看着不像旁边的言樱宁有精神。

    不过,要说起来,还是自己的女儿最好看!

    吃饭的时候,姥姥一个劲地给身边的黎梓琛夹菜,看得迟微微都嫉妒了。

    “多吃点,小刘的鱼做的不错,补脑子的。”

    “这个菜汁拌饭很好吃,微微很爱拌饭的。”

    “来,姥姥再给你夹个鸡翅~”

    黎梓琛才刚把碗里的青菜吃掉,紧接着就又是一块鸡肉,米饭还没扒拉两口,碗里就已经堆出了一座小山。

    “好了好了,谢谢姥姥。”黎梓琛嘴上说着不要,却捧着饭碗大快朵颐。

    这顿中饭,是黎梓琛这几天以来吃得最饱的一顿,撑得他从座椅上站起来的时候,都觉得肚皮要破了。

    前几天迟微微就注意到姥姥对黎梓琛格外关心,没想到,黎梓琛真的成了姥姥的掌中宝。

    能多一个人对黎梓琛好,迟微微的心里也高兴,看到黎梓琛嘴角似笑非笑的弧,迟微微都能感觉到他心里溢出的幸福感。

    吃完饭回到房间,迟微微站在窗户前惬意地伸了一个懒腰。看着外面泛黄的树叶,秋天的气息在整个院子里弥漫。

    “先从哪一科开始看?数学还是物理?”捧着从楼下拿上来的一杯酸梅汤,言樱宁来回翻阅着分好类的试卷,“要不先看数学吧,比较重要。”

    “这么快?”迟微微有些惊讶。

    平常在学校吃完中午饭,迟微微都会回到教室睡一个午觉放松一下。

    言樱宁和韩卿泽不像她这样懒散,为了高考,他们恨不得抓紧每一分每一秒。经常吃完饭就回到教室做题,一写就是一中午。

    也是这样的习惯,让韩卿泽一直在年级前三,言樱宁也在前五十徘徊。

    做起题来,言樱宁整个人都变得专注。收起脸上的笑容,保证身体做得端正,就连放在桌子下面的双脚也要并在一起。

    这还是韩卿泽嘱咐她的,只有摆正态度,做题的时候才能够专注不出错。

    这一下午,迟微微一共做了五张卷子,又总结了几十道错题。

    不得不说,言樱宁教学的水平简直和班里的老师差不多,从步骤到方法,用的都是最方便、最简单的,只是有时候……

    “这个答案好像是错的。”指着那一份参考答案上的数字,迟微微递到了言樱宁面前。

    “不会吧。”接过答案,言樱宁照着上面的解析依次核对着自己的步骤。

    每一步都是按照上面的解析写的,怎么最后会得出一个错误的答案?

    手里的笔戳了戳头发,言樱宁半天也没弄明白具体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等会,我问一下。”从桌子上直起身来,言樱宁将书包里的手机掏了出来。

    熟练地打开微信,她用的是一只小粉猪的Q版头像。在她聊天列表的最上方,是一只长相相似的小黑猪,备注简单粗暴:韩二傻子,后面还跟着一颗蓝色的小心心。

    点开聊天界面,言樱宁将刚才做题的步骤拍了下来,发给了韩卿泽,接着又发了一条语言:“二傻子,快看看我哪错了?步骤应该没问题啊。”

    “叮~”

    不过一分钟,那头便发来了一条语音消息:“傻子,那是开三次方,根号上面的3去哪了?”

    韩卿泽那头很安静,说话的声音低沉,隐约还能够听到翻书的声音。

    想来,他应该也是在做题吧。

    按照韩卿泽的提醒言樱宁又重新检查了一遍,果然发现有一处的符号少了个“3”。

    “哎呀哎呀,怪我了!我没看到。”言樱宁尴尬地笑笑,连忙用笔在上面添了一笔,“这样就没错了。”

    将改过的过程还给迟微微,言樱宁又故作生气地拱了拱鼻子,回了韩卿泽一条:“哼!”

    迟微微在学校的时候可没少吃狗粮,但哪一口,都不如言樱宁和韩卿泽塞给自己的味道香。

    来回地发着语音,言樱宁粉扑扑的小脸上总挂着笑意,就连坐在旁边的迟微微,都会不自觉地跟着勾起嘴角。

    “叮~叮~”

    微信的提示音成了狗粮到来的铃声,每一次语音,都是往她嘴里塞的一把狗粮。

    吃别人的狗粮,迟微微或许还有羡慕嫉妒恨,但是吃他们的狗粮,迟微微就只有羡慕嫉妒没有恨。

    韩卿泽和言樱宁,简直就是天生的一对,任凭是他们身边换了谁,都不像彼此这样般配。

    能够和他们成为好友,哪怕天天吃狗粮,迟微微都觉得分外香!

    自从言樱宁来帮助自己学习,迟微微就觉得自己进步了不少。之前在课堂上不好意思问出口的问题,都可以直截了当地问她,存的不少疑问都得到了解决。

    只是,因为学校的课也比较多,还要应付每天的考试,言樱宁只是每天晚上来迟家一个小时而已。

    迟微微也想重新感受在学校学习的“痛苦”,恨不得明天就回学校上课,但迟骋彦总害怕她还没恢复,每天和心理医生聊几个小时的闲嗑,才能让他放心。

    自己的身体,只有自己知道。她已经完全走出了舅舅的阴影,不会再感到有丝毫的恐惧。

    迟微微现在已经习惯了计时器的“嗒嗒”声,在做题的时候,也会听着这样有节奏的声响来计时。

    甚至有时候,她还会想起舅舅的那一张脸。唔,要是能像老爸说的那样,冲着他发泄一下,倒是能放松一下做题的紧张心情。

    “今天就先到这吧?我先回学校了。”将放在桌子上的文具都收拾起来,言樱宁倏地想起来一件放进书包里的东西,“对了,我爸今天来看我又给你准备礼物了。”

    拉开书包最外层的拉链,里面是一只包装精美的钢笔,外面还系着一根紫罗兰色的蝴蝶结。

    钢笔身流线型的光滑外表反射着红色的光线,拿在手里沉甸甸的很有份量。忽略严肃简约的款式,光是上面万宝龙的品牌标志,就值上千块。

    “哇,言叔叔太客气了!”将钢笔拿在手里来回摩挲,迟微微兴奋地说道。

    说来也怪,这位从来都没有见过面的言叔叔对自己格外的好,隔三差五,言樱宁来家里给她辅导功课的时候,都会让她带上礼物。

    上一次是施华洛世奇的吊坠,上上次又是和言樱宁同款的文具袋,这次是钢笔。

    可每一次,他都是让言樱宁来转交,从来都没有出现在她面前过。

    偏偏越是这样神秘,迟微微就越是好奇,这是怎样的一位“见不得人”的叔叔?总是回避着自己。

    好几次,迟微微分明都已经听到他和迟骋彦的说话声了,结果一下楼,他就不见了。

    “说起来,叔叔对我这么好,我还没见过他呢。”迟微微随口说了一句。

    将包背在身上,言樱宁捋了一把压在背带下的头发,“他不是经常来你家吗?这你都没见过?”

    迟微微摇摇头。

    她也想渐渐言振国的庐山真面目啊,只可惜,他每次来的时候都刻意回避自己,根本没有机会看他的模样。

    “其实我爸长得挺普通的。”想着自己老爸的样子,言樱宁眼睛转了转,“圆脸,有小啤酒肚,笑起来的时候像弥勒佛,对了,前段时间他把发型给换了,看着比原来更讨喜。”

    总听她说言振国长得特别和善,但是听她描述了一番,也想象不出来他长得是什么样子。毕竟只有见到真人,才最真实。

    “过几天我让我爸来接我吧,你们也好见见面。”言樱宁提议道。

    “不过看得出来,我爸挺喜欢你的,我来之前总让我多教教你,还说你比我小,让我照顾你,每天唠唠叨叨地听得我耳朵都起茧子了。”

    听言樱宁这样说,迟微微对言振国的好奇一下子又多了几分。

    这真的是言叔叔吗?

    对自己好、关心自己、送自己礼物……

    怎么自己这心里,莫名有一种又多了个爹的感觉?

    ——

    每一个周四,对整个迟家来说都是最特别的一天。

    在这一天,迟骋彦除了日常的晨会,还要听各个部门的报告,讨论出下一周的具体方案;姥姥也会在这一天回乡里看一看老院子,和之前的好友联系联系;黎梓琛要和几个朋友参加和外校的友谊赛;就连刘妈,也会请假一天,照顾自己从乡下接来的孩子。

    平常热闹的家里,倏地只剩下迟微微一个人,坐在客厅里,电视剧的声音在偌大的房子里回荡。

    “微微啊,姥姥今天回去的晚,晚上记得自己叫个外卖,别饿着了。”

    “爸今天手头的事情多,晚上还有个应酬,回去的可能会晚一点,你早点睡觉。”

    下午四点半,姥姥和迟骋彦的电话依次打进了家里的座机。

    懒散地躺在沙发上,迟微微用肩膀夹着电话,另一只手漫无目的地调换着电视台。

    距离夜晚的到来还有三四个小时,但现在,迟微微已经能感觉到那一种寂寞感在身边蔓延。

    “啊!”

    双腿搭在沙发上,她像是从水里刚捞出的鱼,倒挂在沙发上烦躁地甩动着双手。

    她最不能忍受的就是像现在这样无聊,与其这样呆着,还不如让她做几个小时的题来得痛快。起码做题,身边还能有人陪着自己。

    下周一才能去上学,眼瞅着还有三天的时间,迟微微却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看着茶几上倒过来的习题,迟微微的脑子里突然闪过了一个念头:与其在家里叫外卖,还不如去学校和言樱宁一起吃饭。

    晚自习下课是晚上六点十分,夜自习开始是晚上七点半,中间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可以让学生们吃饭。

    这段时间言樱宁每天都在给自己补习,迟微微一直都想请她吃一顿饭好好感谢一下,择日不如撞日,今天这个时间就挺好。

    将自己停放在车库里的单车推出来,许久不骑,上面已经积了薄薄的一层灰。

    “叮叮~叮叮~”

    拨动着车把旁边的车铃,清脆的铃声让迟微微心情舒畅。

    好久没有在路上骑车了,这才十几天的功夫,之前还葱绿的树叶大部分都开始泛黄,树根处也堆了不少的落叶。环顾着周围熟悉的街景,迟微微脸上一直都挂着笑意。

    呼吸着属于秋天微凉的空气,整个人都觉得神清气爽。

    到达学校的时候已经是六点十五。

    正是放学的时候,省实验中学的高中部大门人山人海,都是出来吃饭或者走读回家吃饭的学生。

    将车子停在学生停车场,迟微微兴冲冲地朝学校里走去。

    言樱宁的母亲这几年在国外跟着研究项目,父亲每天也像是高速旋转的陀螺,几乎每天都住在公司。

    言振国休息的时间也不规律,有时候可以在家呆两天,有时候却是三天三夜不怎么合眼。没办法,做互联网工程的都是这样不稳定。

    所以,与其让她回到空无一人的家,还不如让她住在学校,跟同学一起能热闹一点。

    算算时间,这个时候言樱宁在的高三一班应该已经下课了,估计过一会就会跟韩卿泽一起出来。

    还没走进学校,迟微微就看到了人群中的韩卿泽。

    左手替言樱宁拎着包,他刻意放缓了步调。不知道他们在聊些什么,只是两个人的脸上都挂着笑。

    陪言樱宁走到停靠在马路边的一辆灰色轿车边,韩卿泽将包交回到她手里后,便又转身朝学校里走去。

    放下车窗,迟微微没看到坐在里面的人的样貌,只是看韩卿泽连连鞠躬的殷勤,想来坐在车里的人应该就是言樱宁的父亲了。

    听大家念叨了言叔叔的名字这样久,迟微微终于有机会亲眼见到他了。

    快步地朝言樱宁走去,迟微微还未看到坐在车里的人,便已经觉得亲切。

    “宁姐?宁姐!”迟微微一边朝言樱宁跑来,一边叫喊着她的名字。

    扭头看到朝自己奔来的迟微微,言樱宁一脸诧异。穿着一身粉色的运动服,看起来确实比在家里时精神得多。

    瘦弱的身材再配上那两条大长腿,简直就是两根成了精的筷子。

    从车窗里看了眼跑来的女孩,言振国吓得赶紧别过头去。

    糟糕!一直都避忌着侄女,怎么今天她会来学校?

    这被装了个正着,万一再吓晕在路上……等等,120是多少来着?

    “你怎么来了?不是在家休息吗?”拉着迟微微的手,言樱宁将她胸前的拉链提高了一点道。

    迟微微:“家里没人,我就想来跟你一起吃个饭。”

    瞥了眼旁边正在向上移动的车窗,迟微微只看到了一个无比熟悉的发型。

    言叔叔好像在刻意地躲着自己,不是说他对自己很好吗?但是看他现在升起车窗的样子,似乎……并没有言樱宁说的那样亲切。

    “爸,你这是干嘛呢?”突然将手伸进关了一半的车窗里,言樱宁的语气有些不愉快,“你不是一直想见微微吗?现在她病好了,你想干嘛?”

    言振国的小心脏已经跳到了嗓子眼,看着外面两双灼热的眼睛,他的后脑一阵发烫。

    看来今天自己是彻底逃不掉了……

    将车窗慢慢放下来,言振国将头稍微垂下了一些,仿佛自己是个被抓包的小偷,不敢直视外面两名“警察”的双眼。

    弯下腰,迟微微打量着言振国的侧颜。尽管他在很努力地回避,但这张脸,就算用布整个蒙上,迟微微还是能认得出来。

    是舅舅!就是舅舅的脸!

    没想到书里的言振国竟然和自己的舅舅长得一模一样!五官、表情、甚至发型都是同款。

    只是和凶狠的舅舅不同,言振国的眼角眉梢透漏的都是温柔、慈祥,不像舅舅那般算计。

    同样的五官、不同的感觉,这样一张脸看得迟微微心里一惊。

    就这几秒的功夫,言振国的手心里攥出了一把的汗,他已经做好了迟微微时刻晕倒的准备。只等她倒地,自己就赶紧打开车门送她去医院。

    “言……言叔叔?”迟微微的声音有些颤抖,她有想起了舅舅给她的痛苦回忆,不过,也只是回忆。

    相比恐惧,迟微微更多的只是觉得震惊。她当然知道在这个世界,是不可能真的碰上舅舅的,只是震惊两个人的样貌竟然会这样相似而已。

    尴尬地笑笑,言振国始终不敢直视她的眼睛,生怕会勾起她之前的噩梦。

    “唔,其实你叫我舅舅也行。”挠挠头,言振国偷偷地抬眼瞥了她一下,确定她没晕倒,这才敢说话:“很抱歉,第一次见面就在梦里吓到你了。”

    站在一旁,言樱宁听得云里雾里的。

    他们两人到底在说什么梦话?怎么自己一句话都没听懂?

    出乎言振国的意料,见到自己后,迟微微只惊讶了几秒钟,脸上甚至连一丝恐惧都没有闪过。

    礼貌地鞠了一躬,侄女叫“叔叔”的时候声音又轻又甜,听得他耳朵根都软了。

    看着迟微微的一双大眼,言振国觉得自己仿佛一下子又多了个女儿。

    什么害怕自己?担心女儿看到自己晕倒?都是老迟不想让侄女见自己才编出来的借口!哼!

    头一次跟侄女吃饭,当然要去最豪华的酒店。

    原本今天只是路过学校,顺带跟女儿吃个饭,但是碰上了迟微微后,这顿饭就一定要好好地准备。

    包下酒店最豪华的包间,言振国点了满满一桌子的菜。

    “喜欢吃鱼吗?来条鱼吧,补补脑子。”

    “你身体刚好,再来两盅燕窝。”

    “对了,虫草老鸭汤也来一份。”

    眼看自己老爸要把菜单上的东西全点一遍,言樱宁偷偷地扯了下他的袖子,压低了声音道:“爸,我一会还要上自习呢,别点了,我们吃不完。”

    “没事没事,”言振国继续乐呵呵地翻着菜单,看到什么都想点上一盘。

    坐在旁边的迟微微乖巧的坐在那喝着杯里的热水,安静地样子真叫人忍不住想要疼爱她。

    言振国:“叔叔其实没那么吓人,你可别害怕哈。”

    迟微微耸起肩膀,露出一个阳光般地笑容:“不会不会,噩梦都过去了。叔叔人真的很好,接触起来很和善呢。”

    “是吗?哈哈哈!”听到迟微微夸自己,言振国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咧开和碗一样大嘴都快合不拢了。

    趁着等菜的时候,言振国用手机给迟骋彦发了条短信:老迟,你闺女在跟我吃饭呢,微微真的很乖巧啊!

    “叮~”

    在城市的另一边,迟骋彦正在和几个公司的老总吃饭。

    听到手机的提示音,这才慢悠悠地从口袋里将手机掏出来。

    看到言振国发来的那条短信,迟骋彦心口猛地一疼,手里的酒杯也掉在了餐桌上……

    完了完了,跟他吃这一顿饭,自己的闺女肯定就不止是自己的心肝宝贝蛋儿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