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2.第 2 章

    来到迟家两个月,原主对迟骋彦的态度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厌恶。

    原主的母亲是个温婉的性子,从小就一直给她灌输“两人是因为性格不合所以离婚”的观念。

    毕竟原主从出生就没有见过父亲,也不希望影响父亲在她心里的形象。

    但原主却觉得,迟骋彦是一个为了赚大钱可以不顾妻女的渣男。

    小时候的想法由种子成了花,对迟骋彦的怨念变得根深蒂固。

    来到迟家后,原主过着锦衣玉食比公主还要幸福的日子,也知道父母离婚的时候,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母亲已经怀上了……

    可她还是无法原谅迟骋彦,对迟骋彦的态度没有丁点的好转,除了冷眼相对,利用他的愧疚感作天作地也成了常态。

    对迟骋彦的称呼一般都是:喂!嘿!好一点的有时候会叫一声:那个谁。

    有一次,迟骋彦正在小心翼翼地擦拭着古董花瓶,听到她叫了一声“爸”激动得差点把花瓶给摔了,后来才意识到是自己听错了。

    原主:“那个谁,我屋里飞进来一只大飞蛾,给我拿个扫把(爸)。”

    不止是称呼,就连好脸色原主都不肯给他一个。只要出现在原主面前,她就一定会是冷冰冰的表情,吝啬地不肯露出更多的情绪,一点都不像那一天在台上笑容似火的少女。

    迟骋彦曾经以为原主再也不会原谅他了,没想到……

    “爸,”迟微微主动将手伸过去搭在了迟骋彦的手背上,虽然脸色苍白,却还是勾起了嘴角的笑容,“难道,我不可以这样叫你吗?”

    原主的身体在她叫出那一声“爸”的时候有些抵触,迟微微能够感觉到,这个字原主从来都没有提起过。

    所有的坏人曾经都有善良的一面,跟之后那个心狠手辣的商业大亨比起来,现在的迟骋彦已经称得上是“十好男人”了。

    当初在看这本小说的时候,迟微微就在想:假如迟骋彦能够多得到周围人的一点爱,将赚钱的注意力放在家庭里,或许就不会变得那样冷血无情了。

    迟微微的身体还没恢复,再加上天生体质偏寒,手指比常人凉了一些。

    但即便是这样的温度,在迟骋彦看来也是要比火炉还要温暖。

    “可以,当然可以!”双手紧紧地捧着迟微微的手,说话时,迟骋彦的声音都激动得发抖。

    注视着迟微微手背浮起的“小青龙”,迟骋彦猛地抬起头,硬是将眼眶里的眼泪又给收了回去。

    不能哭,这是女儿第一次叫自己爸,绝对不能哭!

    看到这一副父慈女孝的场景,站在一旁的柳湘云却做不到像迟骋彦那么高兴。

    之前迟微微和迟骋彦关系不好的时候,柳湘云没少当“老好人”,嘴上两边都在说好话,可看到迟微微对迟骋彦冷冰的样子时,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现在可好,迟微微真的向迟骋彦迈出了一大步……那以后儿子的家产怎么办?迟骋彦的公司怎么办?就要留给迟微微了吗?

    左手搭在椅背上,柳湘云默默地向后退了一点,生怕他们会注意到自己脸上难看的笑。

    “微微,一天都没吃饭了,要吃点什么?爸去给你买?吃日料还是海鲜?不对不对,身体还没好要吃点清淡的,是爸想得不周到,要不我去给你买碗粥?”

    迟骋彦表现得像是遇到好心人的流浪狗一样,用力地摇晃着“尾巴”将所有的话一股脑全说了出来,生怕下一秒,迟微微会因为自己考虑的不周到再一次沉下脸。

    看着迟骋彦泛着油光的脸,迟微微只觉得他可爱又可悲,为了讨得女儿的欢心,强忍着身体的疲惫也要装出一副笑脸……迟微微突然又想起了自己已经去世的父亲。

    被迟骋彦握住的手在他手指上的茧上游走,迟微微抿了下干燥的双唇:“我想吃姥姥做的疙瘩汤。”

    原主的姥姥年轻时是乡里有名的厨娘,哪怕是一碗平淡无奇的疙瘩汤,从她的锅里做出来都能有股独特的香味,让人忍不住想多喝几碗。

    虽然没有亲口尝过疙瘩汤,但提起来的时候,迟微微的口腔里瞬间弥漫着一股疙瘩汤的香味,佐上一点葱花和一个荷包蛋……简直就是人间美味。

    提起迟微微的姥姥,迟骋彦脸上的笑容突然僵硬了一下。

    “不如,等你伤好了爸亲自带你去?上次见姥姥的时候,她……”迟骋彦吞吞吐吐,没有再说下去。

    将手搭在迟骋彦的肩膀上,柳湘云语气温柔地替他解释道:“微微,你爸上次去看你姥姥的时候可是被擀面杖给打回来了,差点打出脑震荡,这事我记得跟你说过吧?”

    柳湘云句句带刺,阴阳怪里的语气让迟微微浑身不舒服。

    “你爸这时候去,万一你姥姥知道你受了伤,会不会气出病先不说,你爸这头是能抗得过你姥姥的擀面杖还是菜刀啊?”

    “湘云,别说了。”手搭在柳湘云的手背上,迟骋彦低声地说道。

    原主是姥姥的心头肉,自从迟骋彦知道原主是自己女儿后,便是想尽了办法要把她带回到自己身边。

    姥姥执拗,每一次都将迟骋彦挡在门外,逼得他不得不用法律将原主争取到了自己身边。

    对姥姥,迟骋彦充满了愧疚,但每一次上门姥姥都会因为原主的事气得打他。

    在这本书的剧情里,姥姥或许是唯一一个对原主好的人了。只可惜,在原主去世不久,姥姥便因为一场意外死在了村子里。

    而那一场意外,正是柳湘云安排的,为的是让她得不到迟骋彦赔偿的一处商铺。那是为了给她养老准备的,但在柳湘云眼里,这都是未来自己儿子的财产。哪怕自己的儿子和迟家没有半点关系。

    这是女儿头一次向自己提出要求,迟骋彦就算再为难也不忍心拒绝。

    整理着迟微微额前的碎发,迟骋彦解释道:“要不周末吧,周末等你伤好一点了,爸带你去。”

    “可不可以早一点?我想姥姥了……”迟微微垂下头,略带哭腔道。

    提到“姥姥”两个字的时候,迟微微的声音颤抖,像是只躲在屋檐下受了惊的小麻雀。眼神里氤氲着泪花,似乎下一次开口就会哭出声来。

    迟骋彦哪里抵挡得住女儿的眼泪攻击?还不等她哭出声,他的心理防线已经崩溃得七七八八了。

    摩挲着迟微微鬓角的碎发,迟骋彦眼角眉梢都充斥着关心,说:“那就明天?我去问一下医生,看看能不能提前替你办出院手续。”

    闭上双唇,迟微微使出了一记大招。直勾勾地盯着迟骋彦的眼睛,迟微微的眼神里没有了平日看他时的冷漠、无情,取而代之的是可怜、委屈。

    一点点将气聚集到嗓子眼,再一次开口时,迟微微的声音变得更加嘶哑。

    “爸……”

    那一个字的力量简直比核、弹还要巨大,一瞬间便将迟骋彦最后的那点防线粉碎的连渣都不剩。

    卧槽!这真的是自己的女儿吗?!

    平日里那个“喂,嘿”不离口的女儿竟然变得这般可怜弱小又无助,从不接触自己的手,也生出了一点点的温热。

    就像是高傲的凤凰肯品尝你手里的五谷那样的惊喜。

    迟骋彦彻底被迟微微的撒娇所击溃,整颗心宛如掉进了蜜糖一样甜蜜。

    为了女儿的这一声“爸”,别说去喝姥姥的疙瘩汤,就算是想喝王母娘娘的琼脂玉露迟骋彦都要给她弄来!

    起身离开病房,迟骋彦开始为迟微微联系出院的事,同时也安排人准备一辆加长款可以放下一张床的车,他要亲自带迟微微去看望姥姥。

    公司的会议还没结束,助理一个接着一个电话打来都被迟骋彦给挂掉了。

    现在,没有比让女儿喝一碗姥姥的疙瘩汤更重要的事!

    房间里只剩下迟微微和柳湘云两个人,隔着一道门,迟微微能够听到迟骋彦打电话的声响,不过柳湘云眼睛里心思,却让能引起她的注意。

    比迟微微大了那么二十岁,不管是演戏还是说话技巧,柳湘云的等级都要比迟微微高上好几等。

    刚才迟骋彦在的时候,柳湘云那一番话看似公道,实则在护住了自己老公的同时,又责备了迟微微的不懂事。

    但她四两拨千斤的一番话终究是没能敌得过迟微微的一个字。

    趁着迟骋彦不在,柳湘云又开始强装出一副“温柔后妈”的模样。

    “要喝水吗?我给你倒一杯吧?”柳湘云呵笑了一声,只当刚才的事情没有发生,她还是和迟微微是同一阵营。

    扶着床慢慢坐起来,远离了被子上消毒水的味道,迟微微觉得头脑都清楚了许多,“云姨,不用白忙活了,我不渴。”

    对原主的父亲迟骋彦,迟微微还有一点怜悯,可对这个女人……迟微微却充满了厌恶。

    迟骋彦后来之所以变得冷血乖张、手段毒辣,柳湘云可没少在其中推波助澜,甚至不少的事,都是她出的主意。

    周幽王的褒姒,纣王的苏妲己,跟她比起来可都是不值一提。

    迟微微已经拒绝了,但柳湘云还是端着一杯温水走了过来。笑着将水杯递到迟微微手里,柳湘云旁敲侧击道:“微微,之前你爸确实有对不起你的地方,能看到你们关系这样融洽我是真替你们开心。一会去姥姥家多陪陪她老人家,毕竟她孤苦伶仃的,身边也缺个人照顾。”

    “云姨说的有道理,”从柳湘云手里接过水杯,迟微微若有所悟地点点头,说“不如我让我爸把姥姥接过来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