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古言 > 商女傲骨狂王夫> 第二十三章,抉择

第二十三章,抉择

    对于殷若来说,查明赐婚真相的最佳办法,就是从近处下手。京城太远,她怕在京里还没折腾结束,就到出嫁的日子。

    而她总得明白一些什么,才能拿出有效的对策。一举打散这赐婚也好,缓一步也好,都得先了解。

    现在对她来说触手可及的,当数尚书夏任。

    城外的道路宽广,跟上夏任并不困难。

    只见五百兵马有如庞大的猛兽,扑倒草原上娇艳的花朵,让翠绿的小草在它们的蹄下瑟瑟发抖。

    洋溢春风的草原上,是驰骋的大好天地。

    白虎岭在白天看来,苍翠郁郁,古松参天,像一块美丽的宝石落人间。

    夏任有五百人呢,毫不犹豫的冲上白虎岭。中途没遇到凶险的话,夕阳西落以前,他们可以赶到北市。

    不走商队的时候,白虎岭下没有什么人。殷若、青鸾和两个灰衣人会合,也只有四个人。殷若本想上前去见个礼,跟着夏任走,但想到没离丹城太远就结交,难免惹出疑心。

    好在她另外有路,带头一鼓作气地也往前冲……冲到白虎岭下的山夹道中。

    横断山脉里不一定没有别的路,殷家拥有好几条属于自己的秘密小道。最宽的地方走两匹马,最窄的地方侧身过一个人。

    殷若挑的这道路,最窄的地方过一匹马。但足够殷若一行提前翻过白虎岭,在北市边城的范围之内,想法子和夏任认识,寻找机会查明真相。

    ……

    “金老掌柜,您义薄云天呐。”

    金胡从街上走过,遇到的人纷纷夸奖。他面上带笑的把殷刀送回家,面上带笑的打马回家。

    在自己宅院内跳下马,面上的笑容也如跳落尘埃般,不翼而飞。换上来阴沉,金胡散发着戾气回房。

    金丝哭哭泣泣的和金财宝大吵大闹,见到祖父回来,跺脚痛哭道:“我办的是好事儿,祖父要是晚去一会儿,我就能把殷家拿下来了!”

    金胡扭身就走,房也不进了,丢下一句气愤的话:“财宝,你对她说。”

    “祖父,您不管我了吗?”

    金丝叫了又叫,金胡头也没回。

    一旁的金财宝阴森森:“要是折腾完了,听我说吧。”

    金丝杏眼圆瞪,先出来不服气的表情,语声蛮横地道:“你还能说出来什么?平时总说银三比我能干,还不是让我撵的背井离乡……。”

    “啪!”

    金丝先听到一声脆响,再才看到金财宝急步已来到面前,手臂高高扬起。最后,才是面颊上一疼。牵扯到她让刀划破的小伤口,下巴上也跟着疼起来。

    不是金财宝的手有多快,是金丝姑娘太傲慢,她没有想到过。

    手捂着脸,金丝只能是愣住。

    还没有等她醒神发问,金财宝暴风骤雨般的痛斥:“笨蛋!祖父昨天和我的商议,今早我就当去殷家,恳请殷祖父答应我护送银三离开,前往咱们金家的可靠之地。到了那里,银三自然要帮咱们家做生意。赚到的钱,还不是帮你进尧王府!”

    金丝刚要发作的暴怒硬生生让压下去,她呆若木鸡。

    “笨蛋!殷祖父若是答应,自然和咱们家更加亲近,又没了银三在家,珠宝生意他还会争吗?珠宝生意挣来的钱,还不是帮你进尧王府!”金财宝怒不可遏。

    金丝往后退退,离他远些,挑了一个刺儿,撇嘴道:“殷祖父若是不答应呢?他难道不能打发人护送银三离开?”

    “笨蛋!银三不在我的庇护之下,就有名声之嫌疑,身为未婚夫婿,我有资格拒绝!”金财宝气势汹汹。

    金丝再想想:“咦?银三为什么要离开呢,我不撵她离开的话,有珠宝生意系着她,她才不肯走。”

    金财宝咄咄逼视,咬牙道:“还不是为了你!圣旨上写的是侧妃,万一夏任尚书把银三带走学规矩什么的,咱们谁能知道朝廷的规矩,谁敢说这叫不对?”

    听上去句句为她好,金丝没了话说,嗓音难得的放低:“那,应该对我说说吧,我就不会……。”

    “亏你还有脸讲!昨天圣旨到丹城,昨天祖父和我拿出对策,昨天晚上你就找上殷霞!今天一早银三就离开!你倒是对祖父和我说了吗。”

    金丝彻底哑口无言。

    金财宝越想越气:“生意你送出去,人让你撵走,你的德行也败坏在夏任尚书在丹城的时候,你呀你,有能耐而你也耍了蛮横,你倒是逼着殷霞把生意交出来也成,中人一拨拨的来,祖父一直拖延,谁成想殷霞几个头就叩的你名声尽失,却什么也没落着。”

    气的说不下去了,金财宝一指头点住金丝额头,凶狠地道:“从现在开始到你出嫁,你老实在家里呆着,一步也不许出去。”

    金丝却跳起来,不是又不服气了,而是惶恐大哭:“我忘记了,夏尚书还没有走,他回京城一定要说我不知礼,说我不是个好姑娘,哇……。”

    金财宝咆哮:“现在想到不觉得晚吗?离开家里人,你什么也不是!别哭了,我已经让人往衙门里送珍玩,请夏大人中午用宴。”

    哭声嘎然而止,千古难遇的金丝姑娘难为情,有那么一丝丝浮现出来。金丝讨好的道:“堂兄你真好,”

    话刚说到这里,有一个人飞跑而至:“少东家不好了,夏大人一行已回北市去了。”

    “啊!”

    兄妹一起惊呆。

    片刻后,金财宝紧锁眉头,快步出门找金胡请示,是不是往北市去宴请夏任,但圣旨上有变动,见到尧王殿下可怎么请安才合适?金丝呆坐半天,又哭了起来。

    她的亲事,可怎么办啊?

    ……

    白虎岭的另一边,下岭就是官道,直通北市边城,直通往内陆去的官道。

    一块大石头后面,殷若四个人牵马走出。算算时辰,虽然有怪石嶙峋,野渡湍流这样的天险,也不过花费两个时辰,赶在夏任到达。

    青鸾取出马背上的干粮,大家就地吃了一餐。洪得、晁独又打了几只野鸡野兔。白虎岭上轰隆隆的马蹄声传来,五百人马卷起的声浪地动岭摇,小旋风般冲上官道。

    官道四面视线开阔,跟上依然不难。殷若一行随后而至,见天边渐渐的红了,北市边城的灯火也燃起来,但是夏任一行头也不回的直奔去内陆的官道上。

    岔路口上,殷若驻马沉思。

    原来圣旨真的出自帝心吗?那退回可就难了。

    这跟她猜测的夏任至少去见见尧王不一样,但是殷若毫不犹豫的带马转向:“咱们去北市,会会尧王。”

    休书,着落在尧王身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