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古言 > 商女傲骨狂王夫> 第十四章,家变

第十四章,家变

    在金丝心里,不再生变的到尧王府中最重要。

    而等她到尧王身边,殷家再有一百个银三,也得老老实实滚出丹城,把祖居这片生发之地让给金家。而丹城再也不会有金三姑娘不如银三姑娘的废话。

    为了顺利到尧王府,现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把银三杀了!这个最直接,又省力气。

    她犯不着和殷霞做此时的口舌之争,点点头答应她不杀银三。

    这和她心里想的不一样是不是?

    这不算什么。

    金家还是愿意解救银三,银三在金胡心里,还是金丝未过门的嫂嫂呢。

    但转过脸儿,金丝不就把霞七姑娘找来了。

    金丝笃定的打算借尧王之势,一来得到金家秘而不宣的大生意,二来把殷家彻底打垮。此时答应殷霞,不过是说说而已。殷霞接下来再提出的诸般条件,比如金丝怎么帮她,怎么揽黑锅,霞七姑娘只能是个异军突起的能干清白人,金丝都一口答应。

    她权当哄傻子玩了。

    这件事情不小,而两个人既然决定合谋,最好不要在几天内频频会面,哪怕拿合伙做生意当借口。

    如果让人发现殷霞异军突起以前,和金丝见面太多,想不让人怀疑都难。就在今天,就得把尽可能出现的后续考虑到面面俱到。

    小二送上酒菜,金丝和殷霞边吃边谈,一直说到深夜,算把此时能想到的都理出一个脉络。

    金丝目送殷霞离去,嘴上说着:“一切小心,凡事有我。”但不等殷霞走出酒肆,唇角边就浮现出一抹得意的笑容。

    这群傻子。

    殷霞是。

    即将倒大霉的银三也是。

    丹城的聪明人,从此只有金三姑娘。

    ……

    虽是深夜,殷家和金家的宅院内灯火通明。金家召集今天能赶回城的人手,说的是解救银三和让金三如愿。殷家说的,也是赐婚圣旨这件。

    正厅里,除去殷刀祖孙以外,另外坐着三个寿眉雪白的老者。他们不是手里捧着烟袋,就是端着香茶。不时的低声说着话,又往外面望去。

    阴固、阴盘、阴山,是已经不再管事的老掌柜,但是这一回也不得不出来。

    但是他们三个人的意见显然还觉得不够,阴固慢慢地道:“少东家,今晚还能有人回城吗?”

    丹城位于草原上,紧靠白虎岭,每逢深夜紧闭城门,而深夜赶回也不明智。但是为了殷若的安危,和殷金两家随时冰封或者已经冰封的关系,阴固相信殷刀不惜一切代价召集人手,故而问上一句。

    在他的话音落下以后,有什么喧哗而起。殷若迸出几不可见的喜色,能感觉出她等待的就要到来,和大家一起望向院中。

    一个护院一溜小跑的过来回话:“东家,三房里老老少少求见。”

    殷刀与殷固、殷盘、殷山对视一眼,久经风霜的老者虽还没有见到人,但已嗅到这里面的不寻常。

    这会儿又不打算和金家火拼,三房里都跑来,想来不见得只为大半夜的夸赐婚圣旨来的呱呱叫。

    殷刀对孙女儿悄悄笑笑,沉声吩咐护院:“让他们进来。”

    三房里的人以肃穆之态出现,有本房头的老太爷们,还有抱在怀里不会走路的孩子,用来的这般齐全,来表示出严重性。

    众星捧月一般簇拥着一个少女。她有美貌的面容,照旧带着她一紧张起来就如临大敌的神态。

    这是殷霞。

    到房里以后,以殷霞为首,三房的老少齐唰唰跪下,殷霞大声道:“见过堂祖父,殷家面临生死关头,特带本房头前来商议。”

    殷刀淡淡:“生死关头从何说起?”

    殷霞保持高声:“回堂祖父,我殷家与金家世代互相依附,居住丹城,以丹城特产为生。今赐婚圣旨惹恼金家,难道不是生死关头?金家不会就此罢休,而为银三一人而致使全族陷于生死之地,堂祖父怎忍耐得住?银三怎忍得下?请堂祖父为全族着想,把罪魁祸首银三撵出去吧。”

    殷刀瞪着她,不慌不忙的怒了,冷笑道:“你想造反吗?”再瞪视三房的两个老太爷,他的堂弟,眸中已如钢刀出鞘:“你们三房翅膀硬了,眼里可以没有我殷刀了,成!你们滚出家族。”

    两个老太爷堆上笑来:“呵呵,堂兄您别恼别气,听我们说几句。霞姑的话虽然莽撞了,但也是为殷家好。”

    “一派胡言!”殷刀揎拳裸袖,看样子随时准备大打出手。

    两个老太爷打着哈哈:“说起来,息怒息怒,且听我们说完。说起来,这是堂兄您的不是,银三姑娘和金家定亲事了,为什么您又为她抢金三姑娘的亲事?”

    说着,两个人诡异的对视一眼。

    如果殷刀不反驳这话,那很快就在全族中失去威信。殷家生意做的偌大,有一个字坚守至今,那就“信”。

    守信,信誉。

    殷若先定亲金家,再拿圣旨压制金家退亲,整个殷家的人都会瞧不起这祖孙。

    所以二位老太爷的话一出来,殷刀一定会反对,那其实呢,也就好办的多了。

    果然,殷刀气道:“哼!哪有的事情。”

    三房的所有人眼睛都亮了,让抱在怀里的孩子见事学事,凭着感觉顺众一回。

    二位老太爷呵呵又是一番话:“我们思前想后,也认为堂兄您是守信的人,所以我们斗胆前来。堂兄,您说的话在家里无人不从,但是您认为金家会相信吗?您认为城里的人会相信吗?”

    殷刀抬头看房顶,大刺刺地道:“那又怎样?反正我是个清白人,过上一段日子也就明白。”

    “您话可不能这么说,过上的这一段日子,是三个月还是三年?这三个月还是三年里,两家将要势同水火。既然您和银三姑娘是清白的,那当下最应该做的是将冲突降到最低。”

    二位老太爷对殷霞一瞥,陪笑道:“这不,我们就把霞姑送来了。您曾夸过霞姑,就让银三姑娘躲躲风头吧,家里让霞姑先照应着。”

    殷若衡量下,自己也应该说上几句,冷冷道:“凭什么!”

    二位老太爷也不敢这就蔑视她,把个满面的笑给殷若,骄傲地道:“少东家,珠宝生意已让霞姑拿下来了。”

    殷若心如明镜,金丝为了对付自己,抛的筹码不少。她暗暗的满意,她的离家能换来珠宝生意,算是值了。

    但表面上诧异无比,惊骇的似乎不能自己:“这可能吗?”俏脸儿一沉:“二位堂祖父,你们可不能信口开河。”

    ------题外话------

    哈,仔还是赶上十点发了,走过路过的小可爱们,喜欢的收藏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