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现言 > 冤家路窄:高冷男神高冷妻> 第506章 恐惧

第506章 恐惧

金帮这么多人出现在湾仔码头,无疑证实了那张明信片提供的线索不假,刘辉见对方有意保护着那个仓库,严肃地喊话道:“你们已经被警方包围了,叫林志威最好赶快放了张家宁总警司!”

王虎顿时火冒三丈,理直气壮地破口大骂起来:“我操,来那么二三十人就敢说包围,你们这帮死条子是不是太嚣张了?我们威哥根本就没有绑架那个什么混蛋警司,而是来救他的,你们这帮死条子,不要乱说话!”

刘辉也被激怒了,脸色铁青,愤怒地说道:“不要以为你们人多,警方的支援部队马上就会到达,立刻举起双手投降,放了张总警司,我们保证会向法官求情,减轻罪行。”

“谁要听你废话!”王虎不以为然地顶撞一句,想到里面凶险难测,也不敢再擅闯,转过身对着仓库大声喊道:“威哥,我是王虎,南哥要我跟你说一声,叫你不要管他了,赶快出来吧!”

9:24,炸弹上的计时器已经停止计时,但是并不代表这个复杂而精密的炸弹没有危险了,林志威正在专心致志地拆除最后一层电路板,这一步至关重要又异常困难,也就是要找出与张家宁腿上纵多的金属线中其中一条连接开关的金属线,然后小心翼翼地避开那条金属线,将张家宁裹得像粽子的身体从这堆金属线中解脱起来。

外面的骚动隐隐约约传进来,但是张家宁和林志威都没有听见,前者是因为精神高度紧张,虽说对死已有觉悟,但是慢慢等待死亡的滋味还是难以忍受,后者则是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拆除炸弹上面,谁也没有仔细去听外面的动静。

直到王虎喊第三遍的时候,张家宁才察觉到不对劲,对林志威迟疑道:“你听,外面好像有人在叫你!”

“叫我?”林志威微微一愣,抬起头仔细聆听,果然有个声音在呼喊,不由苦笑了一声,打开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王虎,你鬼叫什么?”林志威有些不悦地说道。

王虎接到林志威的电话异常激动:“威哥,你没事啊!我带着弟兄们正想冲进来呢,可是被二十多个条子拦住了,你叫我们不要轻易和条子扛上,所以我现在也不敢乱来。里面的情况怎么样?那个条子你救下来了吗?南哥要我转告你,不要管他了,赶快出来吧!他马上就到!”

林志威嘴角勾起一个无奈的笑容,平静地说道:“你把电话交给那些条子的头头,我有话跟他说。”

“哦!”王虎应了一声,气势汹汹地吼道:“那个谁,我们威哥有话跟你说!过来拿电话!怎么?不敢拿,害怕啊?”

刘辉额头上青筋暴跳,走过去狠狠地瞪了王虎一眼,接过他的手机,凛然说道:“林志威,我是港岛重案组督察刘辉,负责这起绑架案,你想要谈什么条件?最好赶快放了张总警司!”

林志威冷笑:“我好心来救你们的总警司,你们就是这样对救命恩人说话的么?”

他脸色一沉,义正词严地继续说道:“现在张家宁身上绑了一颗水银炸弹,目前来说,我也不敢保证可以安全拆除,炸弹的威力很大,你们最好赶快疏散附近的人,我会让金帮协助你们。”

“什么?水银炸弹?!”刘辉脸色大变,惊出一身的冷汗,难以置信地说道:“你在拆这个炸弹?林志威,你可不要乱来,我马上叫防爆组过来。”

“叫防爆组?呵呵,等他们来到这里,你们的总警司早就升天了。别那么多的废话,照着我的话去做,疏散之后,你们也赶快撤离到三百米以外。哦,对了,如果有个叫阿南的跑来了,你们一定要帮我拦住他,抓起来也无所谓,最重要是让他安全。”林志威说完,让张家宁对着电话命令了一句照办,不等对方回话就挂掉了电话。

刘辉脑子里变成一片空白,这个林志威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物,竟然会拆水银炸弹?不一会儿,反应过来,立刻将林志威的话向王虎复述了一遍。王虎点头表示答应,命令手下立刻协助警方疏散人群。

林志威随即拨通了阿南的电话,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话:“阿南,如果我出了意外,不要找孟家鑫报仇,保存实力,金帮就交给你打理了!”

阿南接到电话又惊又喜,可是一句话也没有来得及说,对方就挂线了,这使他更加恐慌起来,将油门猛踩到底,汽车呼啸一声,闪电般冲向湾仔码头。

似乎将所有的事情都交待清楚了,林志威感觉全身都轻松了许多,笑着对张家宁说道:“如果我拆不了,还有你这位总警司陪着上路也不错!”

张家宁神色怪异地望了他一眼,继而哈哈大笑起来,煞有介事地说道:“有你这位金帮的老大陪着也是一种荣幸啊!”

“是啊,怎么说也是为民除害了!”林志威讪笑道,气氛不似刚才那般凝重,他低下头继续寻找那条金属线。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转眼过去了五分钟。警方在金帮上百人的协助下,很快将仓库附近的人全部疏离,然后按照林志威的指示,拉起黄色的警戒线,退到了三百米外。在疏散人群的时候,刘辉先打电话通知了防爆组、消防队,然后打电话向李基和张程东汇报这里的情况,得到的指示也是在原地待命。

这时,阿南带着几个手下赶到了现场,随后李基和他的b组警员也赶了过来。眼见阿南正要冲过警戒线,刘辉立刻下令抓住他,几个警员如猛虎般扑了上去,在阿南救人心切毫不防备的情况下,将他按倒在地上,并用手铐强制性的铐了起来。

“放开我,威哥在里面,他不能陪着死!放开我!基仔,叫你的手下放开我!难道你真的想威哥死在那里吗?”阿南拼命地挣扎着,目光凶狠地瞪着李基和刘辉。

李基严肃地说道:“这也是林志威的意思!他不希望你靠近仓库!”

阿南叫骂道:“混蛋!基仔,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放开我,你不救人,我去!放开我!”

李基目光灼灼地回瞪他,冰冷的语气没有半分商量的余地:“阿南,你想违抗他的命令吗?再不安静下来,我立刻把你带离现场!”

正在他们僵持不下的时候,在仓库里拆炸弹的林志威忽然露齿一笑:“找到了!这条金属线还真够隐秘的!”

张家宁终于松了口气,与林志威相视而笑,都有劫后余生的感觉。

林志威小心翼翼地避开那条连接炸弹的极细的金属线,用剪刀剪断其他绑住张家宁的金属线,整整花了七分多钟。

炸弹从张家宁身上取下来的一刻,两人都轻松的笑了。林志威将这颗炸弹放在了地上,平静地说道:“我们出去吧,剩下的就交给你们防爆组搞定了!”

张家宁刚想站起来,又突然坐了回去,皱眉不好意思地说道:“坐了一天一夜,腿已经麻木了。”

林志威不由嗤笑一声,半开玩笑地说道:“堂堂的总警司,还想让我这个歪路子的老大背你出去不成?”

张家宁笑着回答道:“不用你背,出去帮我叫一下我的属下来……”

眼角的余光不经意瞥见炸弹的计时器,林志威神色瞬间凛然,惊呼一声“不好!”打断了张家宁的话。

计时器上突然滚动出一句话,“林志威,你还是上当了!炸弹上装有温度感应器,离开人体会怎样?”

“嘀”一声轻响,计时器重新开始计时,这次的计时跟刚才的完全不一样,而是进行着倒计时,时间只剩下最后30秒,而且跳动的速度比正常的时间快了几倍,正在飞速地闪烁。

林志威手忙脚乱地按住了炸弹,炸弹感应到了人体的温度,上面的时间恢复正常的时间倒计时,可是只剩下最后20秒。

“快逃!”林志威急声喊道,额头渗出一层冷汗。

张家宁迟疑道:“那你呢?”

林志威露出了难得一见的焦急和心慌:“必须要留下一个人按住炸弹,只有十多秒了,还不快走!”

仓库外面,阿南脸上愤怒得失去了血色,冷冷地对峙了片刻,在基仔认为他不会再闹事而放松警惕的时候,突然用身体狠狠地撞倒基仔,飞快地向仓库冲去,后面的警员立刻追了上去。

刚跑出没多远,“轰”一声惊天动地的炸响,整个仓库的屋顶被掀翻,熊熊燃烧的火焰猛烈地窜上天空,眼前一片火海。

一个警员眼疾手快地将阿南按倒地上,阿南抬起头,看着眼前的情景,脑子里变成一片空白,接着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吼叫道:“不――威哥――不要――”

不远处传来消防车的警报声。

现场所有的人都震惊得呆住了,他们的总警司和金帮的老大都没有逃过厄运。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冲天而起的火势越烧越旺,火蛇狂舞,漫天的星火乱坠,浓烟滚滚。每个人的心里都泛起一阵酸楚,痛苦地望着茫茫火海,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婚礼主会场香格里拉酒店,几乎完全被上万朵的红玫瑰包围,各色气球、水晶珠帘和彩带飘荡在半空中,豪华欧式布幔挂满每个角落,整个酒店焕然一新,连酒店的外墙也被华丽地包装了一番。由于这次邀请的贵宾有1200位,加上各国的记者,舞会演艺人员,将酒店5楼、39楼及56楼的宴会厅全部用上。

喜宴的豪华餐厅里全部换成了高档红木桌椅,19层的荧光香宾塔、豪华大型许愿烛台、艺术鲜花造型浪漫温馨,星光大道璀璨夺目,整个主会场布置得金碧辉煌,尽显贵族气派。

主舞台设在5楼宴会厅,按照巨星演唱会的形式设计,音响灯光全是国际顶级品牌,意大利进口的梦幻电脑灯可编织超炫的彩色太空图案、美国产的多棱角柱灯能制造迷幻的特别光控效果,英国造的变色可控灯可发出光亮均匀、舒适的光线,专程从日本订购的200多支能发出响彻云霄的彩色烟花的流水瀑布烟花发射器,还有能变幻出彩虹颜色的幻影彩泡机营造浪漫气氛,这个舞台的布置就花费了五百万港币。

最引人注目的是放在5楼宴会厅中央9层高的超豪华婚礼蛋糕,高达3.9米,几乎碰到屋顶,最底层直径达2.2米,是从法国邀请9名一流的蛋糕师傅分层制作的,每一层的颜色,造型设计都不同,每一层的口味也不同,看上去独具风格,又是相得益彰。

由于种种原因,很多的贵宾都没有去参加教堂宣誓,而是直接来到酒店参加喜宴,孟家鑫和何洁灵未到之前,这里已是一番热闹的景象。在愉快温馨浪漫的气氛下,大家都趁着这个难得的机会互相认识,增进感情,一些企业家更是抓住时机洽谈国外生意。记者们也趁着主角未到场之前,手脚并用地采访这些知名人士,忙得不亦乐乎。

十点正,婚礼花车队准时到达酒店,孟家鑫和何洁灵在保安和记者们的簇拥下进场,声势浩大又是排场十足。

二十分钟前,警方因为湾仔码头爆炸案件,没有在电话中向孟家鑫明说原因,而是以突发事件急需支援为由,将一部分警员秘密调走。而孟家鑫早已心知肚明,微笑着同意了,对警方的难处表示理解,还很大方地说酒店不再需要警方的保护,有他公司的保安人员就已经足够。

切蛋糕仪式是十一点,孟家鑫于是带着何洁灵去认识各国的重要来宾,相互问候寒暄,说些客套话。

八面玲珑的孟家鑫在与别人交谈的时候,脸上总是带着风情醉人的笑容,浑身自然而然地散发出一种独特的高贵优雅气质。

然而何洁灵始终不能适应这种社交场合,虽然有lm在身边小声的提醒对方的身份,该用哪国的礼仪,但是心中的郁闷和烦躁让她越来越反感起来,脸上的笑容极为僵硬,有时也不知道如何回应对方,把气氛搞得十分尴尬。每当这个时候,孟家鑫总能力挽狂澜,回到轻松愉快的话题上,永远都是那么的从容淡定,风流潇洒,即使在今天的婚礼上,仍然迷倒了在场无数的千金名媛。

刚刚结束和一个法国酿酒业大亨的谈话,还没有来得及喘口气,另一位身穿华服的外国人笑盈盈地迎了上来,主动与孟家鑫打招呼。

何洁灵额头不断积满黑线,眼中隐隐流露出一丝恐惧,对于这种没完没了的虚伪场合真的怕了,不耐烦地拉住了孟家鑫的衣袖,努嘴说道:“家鑫,我有点头晕,想休息一下!”

孟家鑫微微一愣,而对方已经走到他的面前,是代表英国皇室而来的公爵,不好当面拒绝何洁灵的要求,关心地说道:“不舒服吗?lm,你带小蚕去休息室,让张医生给她看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