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现言 > 冤家路窄:高冷男神高冷妻> 第504章 骇然反问

第504章 骇然反问

高程对这位曾经是林志威手下的上司心存芥蒂,愤愤不平地说道:“怎么不可能,老大的死说不定也是他找人干的!林志威有什么事做不出来?你以前是他的手下,当然帮着他说话!”

李基脸色一沉,冷冷地训斥道:“高程,这是你对上司说话的态度吗?现在谁才是你的老大?我以前做的是卧底工作,现在只是就事论事,如果你不服气,我也可以调你去做卧底,三年后保你升职!”

一股怒火直涌上心头,高程当场撕破脸说道:“做了三年卧底很了不起吗?跟着林志威,学会在我们面前耀武扬威了!你能升职还不是靠老大,老大才走……”

“好啦!你就少说一句吧,他始终是你顶头上司,现在办案要紧!”老马急忙打断他的话,拉到一边劝解,又对李基说道:“李指挥官,我们现在要去营救张总警司吗?”

李基深吸口气,很快冷静下来,正色道:“立刻出发去湾仔码头,叫d组也赶去哪里汇合!”

……

与此同时,金帮的总部,林志威接到一个神秘的电话,对方很谨慎地使用了变声器。

“林志威,警方接到线报,说张家宁的绑架案与金帮有关。至于是不是你做的,你自己心里相当清楚,希望你赶快去湾仔码头,把他救回来,或许还有转圜的余地。”

林志威浑身一震,如果警方得到了消息,为什么不是阿凯打来的电话?眼底骤然射出冰寒冷冽的精光,立刻启动电话追踪系统,尽可能的拖延时间,不动声色地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张家宁被绑架的事,警方根本就没有透露出来,为什么你会知道警方的内部消息?”

“这么说来,你已经默认是你做的了!警方现在正赶去湾仔码头,我可是为你好,最好能在他们赶到之前,把张家宁救出来。我可以帮你拖延他们一些时间!”

林志威恍然冷笑:“你是‘黑狼’组织的杀手,也是孟家鑫身边的管家,我没有说错吧!张家宁是孟家鑫安插在警方的内应,组织现在要他的命,却想让我去救他出来,不觉得很可笑吗?”

“我只是好心提醒你,你要胡乱揣测,我也没有办法,再见!”

对方很干脆地挂断了电话,林志威瞥了一眼电脑上的追踪结果,通话的时间太短,而且又是使用的手机,移动速度很快,想必是坐在汽车上打的电话。

虽然对方没有回答林志威一个问题,但是他已经肯定是孟家鑫的管家,本来就是想引“黑狼”出洞,也可以制造出混乱来阻止孟家鑫的婚礼,不料对方下手相当快,派出几十个人跟踪张家宁,结果全部跟丢,还是让这个暗杀组织得手了,可见他们的实力超出了他的想象范围。

现在组织抓到了张家宁,孟家鑫却不想失去这颗有用的棋子,将计就计,向警方告密,还反将林志威一军。组织不能违反委托协议,按照林志威的意思绑架了张家宁,然而孟家鑫的行动更令人措手不及,林志威不得不重新思考计划突然遭到的变数。

几分钟后,林志威终于决定兵行险招去救张家宁,他走进阿东的房间,对正在玩游戏的阿东义正词严地说道:“阿东,立刻帮我弄出湾仔码头所有仓库的分布图,以及仓库内部的结构图,存放什么货物、消防系统、下水道的分布情况都要。记住,一个地方也不能错漏!弄好之后发到我的手机上,我现在要出去一下。”

阿东一阵愕然发呆,没等他反应过来,林志威已经离开。

林达正在花园里散步,看见林志威把汽车从停车场开出来,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萦绕在心头,仓皇拦住汽车问道:“威,你要去哪里?”

林志威打开车窗,不想让他知道,笑着说道:“达叔,我出去散散心!”

“散心?!”林达不相信,狐疑道:“你该不会是想阻止孟家鑫的婚礼吧!”几天下来,他已经从林志威最信任的手下那里了解到最近发生的所有事情,这时心中隐隐作痛,还有那永远都不能说出口的愧疚。

笑容瞬间僵硬在脸上,林志威眼底流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伤感,怅然说道:“不是。有件很重要的事情等着我去处理!达叔,你不相信我吗?”

林达闻言愣住,脑子里变成一片空白,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汽车已经开出十几米远,又被铁门前负责守卫的手下们拦住。

“威哥,你不能出去!南哥命令我们今天务必让你留在别墅!”手下的态度十分坚决,也带着一如既往的崇敬之意。

一道凌厉的目光如刀锋般横扫全场,林志威冷声呵斥道:“这里谁才是你们的老大?通通给我滚开,否则别怪我从你们身上压过去!”

众手下吓了一跳,听到汽车加大油门的声音,纷纷露出惊恐的神色,却不想挪动脚步退让半步。只见林志威真的开车朝他们冲过来,逼于无奈只好仓皇逃开,眼睁睁地看着汽车消失在公路的尽头。

黑色的奔驰在公路上急驰如风如电,林志威瞥了一眼手表上时间,8:43。他的脸上不由浮现出一丝焦躁,心潮起伏不定。

湾仔码头在港岛那边,而金帮的总部在九龙城,还未到红磡海底隧道就已经花去13分钟的时间,过海用的时间会更长一些,现在又是上班高峰期,塞车在所难免,感觉时间太紧迫了,不知道能不能赶上。

好不容易赶到隧道收费站,果然交通挤塞得相当严重,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车龙,导致隧道几乎完全瘫痪。

林志威紧握方向盘,眼神锐利地盯着前面的大塞车,时间在手中飞快地流逝,已经没有时间再绕到东区海底隧道,心中无数念头闪电般掠过。

他立刻调转车头,急速开往地铁站,打算坐荃湾线的地铁过海。

5分钟后,林志威坐上了地铁,心里却没有得到片刻的安宁,急忙打电话叫金帮的手下在荔枝角站台出口准备好车。

“嘀嘀”刚刚放下的手机突然发出收到邮件的声音,林志威脸上的阴霾一扫而空,嘴角扬起迷人的微笑,打开阿东发来的邮件,仔细地看了一遍,将里面的资料全部熟记于心。

合上手机,林志威闭目吐了口气,向后一退,靠在地铁冰冷的铁壁上,心底蓦地涌起一种惆怅的滋味,淡淡的却是烧心的感觉。

很久没有这样紧张过,成败在此一举,如果让洁灵知道了这个计划,会不会很生气呢?承诺一辈子守护在她的身边,不会死在她的前面。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如今真的能做到吗?

手机铃声打断了林志威的思路,他缓缓拿起手机,上面显示着阿南的手机号码,不由苦笑了一声,毫不犹豫地按下拒绝键,关掉了手机。

阿南,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想着要阻止我吗?你是最了解我的人,一定知道我不会去那里阻止婚礼,只是这次的计划改变了。对不起,没有告诉你,金帮的将来就靠你了。

“荔枝角到了,请乘客由指定门下车!”头顶传来一个温润亲切的报站声,林志威回过神,重新调整好心态,下了地铁。

9:01,林志威接过名叫王虎的手下递上来的车钥匙,启动了汽车,朝着湾仔码头飞奔而去。

汽车开走后没多久,站在原地的王虎突然接到阿南打来的电话,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说话,便遭到劈头盖脸一顿臭骂,原因就是没有他拦住林志威,准备了汽车。骂完之后又命令他立刻聚集在港岛的弟兄,赶去湾仔码头阻止林志威做傻事,他会带着弟兄在半个小时后赶到。

王虎吓得脸色大变,连声应是,随后几十个电话打出去,接到电话的弟兄全部赶往湾仔码头。

不到十分钟,林志威已经进入湾仔码头,但是要在多如牛毛的仓库中找到被绑架的张家宁,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所以阿东传来的码头仓库资料起到了关键作用。

林志威放缓车速,一边回忆分布图,密切地留意周围的环境。忽然眼前一亮,不远处的一个废弃仓库与脑海中的影像重叠在一起,毫不犹豫地踩下油门,如风般飞驰到那个仓库前。

9:13,离炸弹爆炸的时间只剩下最后七分钟。

林志威拿着准备好的拆弹工具,小心翼翼地进入仓库,里面杂乱堆放着破旧的衣物和棉被,本来是用于捐助十字会,但是十字会以破损严重为由,委婉地拒绝了这批救济物资,就这样被丢弃在仓库中无人问津。现在这些衣物棉被却成了一种很好的助燃物,就算没有被炸死,相信也会被活活地烧死在这里。

孟家鑫,你果然够阴险毒辣啊!林志威不屑地冷哼一声,暗忖没有时间再陪他玩捉迷藏游戏,五分钟能否拆除一个未知的炸弹,想想就令人头皮发麻。

“张家宁,我是来救你的,如果你可以出声,回应我一下!”林志威高声喊道,心里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明明是自己委托“黑狼”暗杀,现在却要跑来救他,真的是嫌自己命长了。

不一会儿,前面堆得高高的棉被挡住视线的地方,传出极低的呜呜声。

林志威心中大喜,急忙跑了过去,发现张家宁被无数的金属线五花大绑在一张椅子上,嘴里塞着碎布条,然而引起他注意的,是放在张家宁腿上的一个精密炸弹。

张家宁看见前来救他的人是金帮的老大,惊恐的瞪大眼睛,脸色变得比锅底还黑,反应过来后拼命地摇头,动作虽然很大,却丝毫不敢动下半身。

林志威瞬间明白过来,这颗并不普通的炸弹还装有水银平衡触发装置,额头不由渗出几滴冷汗,走过去扯出塞在张家宁嘴里的布条,瞥了一眼计时器上的时间,冷冷地警告道:“知道自己身上有水银炸弹,就不要再乱动,我可不保证在拆除的过程中,你不会触动它。”

“你――你――你来拆――炸――炸弹?”张家宁吓得舌头直打结,全身冷汗淋漓,却努力控制着身体不发抖,布满血丝的眼中,满是绝望的目光。

林志威缓缓蹲下身,冷静地观察炸弹的结构。时间只剩下最后两分多钟,必须先拆掉计时器,然后再来解决水银装置,可是计时器的一根金属线却连在水银平衡触发器上,这根金属线剪断会不会引起爆炸,他没有十足的把握。

张家宁低头盯着林志威动作娴熟地揭开计时器的电路板,那种临危不乱的从容冷静,不是普通人可以做到的。心中不禁暗暗称叹,也开始自我反省,做了十几年的警察难道还不如一个歪路子的大哥?

计时器上的红色数字触目惊心地跳动着,每一次的跳动就代表着时间过去一秒钟,仿佛比此刻心跳的速度还要快,而四周的空气好像被抽干了最重要的氧气,闷热的同时,令人感到压迫而窒息。

9:19:00,离炸弹爆炸的时间只剩下最后一分钟。

林志威对着计时器陷入了沉思,面前的两条线看上去很容易选择的样子,却始终没有动手剪掉其中一条。他的犹豫来自那条连接水银平衡触发器的金属线,这根多出来的金属线会不会是另一种引爆装置?

计时器仍然有条不紊地计时,很快进入最后30秒。

张家宁着急了,好不容易对林志威建立起来的信心顿时荡然无存,心慌意乱地喊道:“林志威,时间快到了,快点儿剪掉那条红线,这个还用考虑吗?”

秒位上的数字继续闪动着,51、52、53、54……

林志威眼中闪过一道锐利的光芒,手上猛然用力,同时剪掉了计时器上两条线。

就在这一瞬间,张家宁脸色惨白,绝望地闭上眼睛等死。

计时器的数字连闪两下,停在9:19:58。

林志威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果然还是被自己蒙对了,嘴角溢出一丝冷笑:“呵呵,原来你这么怕死?我还以为孟家鑫选中的人都有几分骨气,看来还是我高估他了!”

从鬼门关走一趟回来,张家宁惊异地睁开眼睛,难以置信地说道:“你怎么知道我是孟董的人?”

林志威抬头轻蔑地瞥他一眼,狠狠地奚落道:“他派出组织的杀手来要你的命,你还打算为他做事吗?不过是他手中的一颗棋子,没用的时候就会随手扔掉。”

张家宁更加吃惊不已,骇然反问:“你知道组织?那你为什么要来救我?”

“我当然知道,至于来救你的原因,你可以回去亲自问问孟家鑫。现在还有一个水银平衡触发器没有拆除,随时都有可能启动爆炸,不想死就给我闭嘴!”林志威冷淡地说道,双手稳稳地扶住炸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