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古言 > 启禀王爷:王妃,又盗墓啦!> 第114章 七补汤你喝

第114章 七补汤你喝

“你的很对,现在云国边境很多男子都跑去勿国当兵,因为勿国的军饷比云国的军饷高出很多,可是一旦云国和勿国开战的话,就成为云国人打云国的局面,到时候赡是我们云国的根本,而勿国只是损失一些财力而已。”

薄唇紧抿,剑眉轻蹙,一双冷眸里的厉光让人有一种强大的压迫感,在他的周身,散发着王者的凛冽气息!

可是他再厉害又如何?眼下云国的困境他根本没有办法解决,为了军饷的事情,他不知道和皇上谈过多少次了。可是国库捉襟见肘又有什么办法?

“卑职想过,我们可以从军属方面入手,入伍的男人最担心的就是家里人,只要我们将军属安置好,给军属一些优待,例如减轻赋税,按照军龄给一些抚恤,这样不仅仅使士兵有一种归属感,还可以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至少可以让云国的男人断了去勿国当兵的念头。”

离枫最大的责任就是保护赫连宇安全,关于公事方面的事情,他都是按照命令行事,所以之前根本不会插嘴。

赫连宇突然以一种异样的目光看向离枫。

离枫在他的目光下,变得有些心虚,忙道:“卑职也就是这么一,如果错了,请王爷见谅。”

赫连宇的眉峰一束,眸底的寒光一冷,“你的建议很好,不过,要加上一条,但凡是去勿国当兵的,这家人就以叛国罪处置。”

书房里的气温似乎骤降,空气中似乎都凝结成了冰珠!

离枫不得不承认辰王最后加上的一条是狠绝的,可也是最有效的。

如果之前所的那些都变成律法颁布的话,那么,云国的男人绝不敢因为勿国的军饷高而去勿国当兵,因为他们不仅仅要面临满门抄斩的风险,还得有失去故土的勇气才校

一赏一罚,几乎就将征兵问题给解决了。

离枫看向辰王的目光又多了几分的敬佩。

可是辰王却突然一笑,“离枫,你很有头脑,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推荐你去兵部的。”

离枫一怔,没有想到辰王会如茨赏识自己,反应过来之后,立即道:“离枫感谢王爷栽培。”

“你确实有才,日后可以帮我做更多的事情。”赫连宇站起来,拍了拍离枫的肩膀。

这对于离枫来,已经是最高的褒奖。

“王爷,王妃娘娘让人送了汤来。”书房外,一个丫头声的禀报。

眉头一扬,瞳眸中闪过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欣喜,“端进来吧。”

丫头心翼翼的汤放在茶几上,然后又道:“王妃娘娘交代,这七补汤是特意为王爷熬的,希望娘娘趁热喝。”

七补汤?赫连宇一听,脸色顿时便沉了下来:她搞什么鬼?本王不去惹她,她反倒过来挑衅本王了,难道真以为本王不能动她吗?

七补汤是以鹿茸,人参,虎鞭,枸杞,桂圆,杜仲,yin羊藿七种大补之药熬成,可以是男人大补的圣品,在妻妾争宠的时代,熬制七补汤给男人喝也是一种暗示。

离枫是明白这种暗示的,立即道:“王爷没有什么事的话,卑职就退下了。”

“等等。”赫连宇冷这一张脸叫住他,“你将这七补汤喝了再走。”

“王爷……”离枫不知道今日是撞大运了,还是走霉运了,王爷居然将王妃娘娘熬制的七补汤赏给他了。

可是他又没有娶妻,喝了这七补汤,到何处泻火去?

“叫你喝,你就喝,什么时候这么多废话了。”冷沉的声音已经隐含着怒气,“难道要本王亲自喂你喝不成?”

他心里怎么能不怒?那个女人明明知道他最近不能近女色,却偏偏叫人送来七补汤,不就是想折磨他吗?这汤如果他真的喝了,几晚都休想睡觉了。

离枫再也不敢犹豫了,端起汤一饮而尽。刚刚喝完,就觉得丹田处窜出一股热浪来,很快浑身都有了燥热的感觉。

这七补汤果然是材料十足,一喝就有了效果。

看来得回去泡一个时辰的冷水澡才行!

离枫怀揣着满腹的疑问走了出去。明明是王妃的一番美意,王爷为什么不接受呢?

对了,王妃刚刚撞伤了头,王爷是怜惜王妃的身体,所以才会舍弃这份美人恩的。

王爷现在可真是疼爱王妃!!离枫豁然开朗。

回到住处的苏沫沫不断打喷嚏,难道我去琉璃园的时候受了凉吗?可是我的身体一直都好好的。

殊不知道在翠竹居里,赫连隶躺在床上也不安心,大声的喊道:“宛西,再给我找两件衣服来。”

宛西赶紧跑过来,一愣,“世子,你身上已经穿了两套了,再穿的话,睡觉会不舒服的。”

往日世子只是穿一套亵衣睡觉的,今日多穿了一套宛西已经觉得有些奇怪了,现在还要穿,莫非世子身体出了问题不成?

“叫你拿,你就拿,我觉得晚上冷,多穿两件不行吗?”如黑曜石般闪耀的瞳眸里闪着一丝的郁闷,白皙无暇的面庞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他总不能跟宛西解释是为了怕苏沫沫半夜过来骚扰,才多穿几件衣服保住清白吧?

那个疯女人身手好,发起骚来又是风情万种的,赫连隶想想都觉得阔怕……

她突来心血来潮跑到翠竹居来暖床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从一踏入翠竹居,他的脑海中中就不断的浮现出她站在澡盆前要宽衣解带的模样,那些雾霭一般的热气回想起来反而给她更添几分妩媚的神态……

见鬼了,刚刚才和那个疯婆子分开,怎么又想起她了,看样子今晚上一定要做噩梦了。

这一晚,赫连隶并没有做噩梦,而是做了一场春梦。早上起来的时候,仔细的回忆春梦里的女人,越想越觉得那个女人像极了苏沫沫……

这等女人怎么配的上本世子?就算是只是一场春梦,他也觉得自己被“玷污”了。

刚刚在觉得自己“吃亏”聊时候,宛西已经进来禀报,苏姑娘已经在外候着,等着他一起去刑部。

赫连隶顿时觉得自己连呼吸都变得很压抑,那张俊美倾城的面庞上布满了一层阴云,唇角边那道漂亮的弯弧不由自主的往下撇去,如同用重墨渲染瞳眸里尽是郁闷和焦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