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科幻 > 万界卧底系统> 174难道我真是萝莉控?

174难道我真是萝莉控?

    见王李以不可思议的“轻功”飘走,阿大顺势变招,直接把王李的马劈成两半。

    知道凭王李的轻功,想跑自己根本追不上的阿大杀了马后便抽剑回到赵敏身边,默不作声。

    “死太监,这下要跟我们一样走路了吧?”

    “死太监说谁?”

    “死太监说你!”

    “没错!就是死太监在说我,哈哈哈!”

    “哼!”

    领教了王李一口毒嘴的赵敏不说话了,说说不过,打也打不到。

    只是生闷气的慢慢走了。

    “死小太监,怎么不说话了?叔叔我那里还招人,不收你介绍费,免费帮你脱衣净身,待遇从优,心动不如行动哟!”

    赵敏怒瞪一眼王李,却是闭着嘴不说话了,显然是领教了王李的厉害,不接招了。

    这种感觉很怪,明明王李不是什么多嘴的人,但看着生气赵敏的可爱模样,王李的话硬是连珠炮般没有停过。

    “难道我真是萝莉控?”

    走到一处山庄前,终于停止了话语的王李不由的想到。

    “怎么不敢走了,来呀!公子我的床可是又大又软,就怕你不敢来。”

    “那就看看呗。”

    走着走着,阿二、阿三消失了,在饶了几圈后,赵敏带王李到了一处池塘边的凉亭里。

    池塘里花开繁茂,隐隐有淡香;亭子中央已经摆满酒菜的桌子上放着一把一眼看去就知很是名贵的宝剑。

    王李当即就乐了,暗道:“这不是原着里赵敏坑明教一行人下毒的手法么,醉仙灵芙没有毒,用奇鲮香木制造的宝剑也没有毒,但两者的香气混合在一起,便是天下罕见的奇毒。”

    “直接上床上探讨未免太过粗俗,不如我们先喝些美酒,赏花畅聊以增情调?”

    “有意思,光喝酒聊天多没意思,不如我们先玩个游戏吧。”

    对于完全不按套路出牌的王李,赵敏下意识的回答道:“什么游戏?”

    “很简单的数数游戏,你靠近点。”

    阿大就在一旁护卫,觉得挺有安全感的赵敏颇为好奇的靠近了。

    “你看哦,一。”

    他右手(非bug)指了指左手。

    “二。”

    他左手指了指右手。

    “三。”

    下意识的看着王李数数的赵敏就呆呆的看着他左手触碰并轻握她的左手。

    “四。”

    他右手触碰并轻握她的右手。

    终于反映过来被占便宜的赵敏慌忙抽回了没被握多紧的手,俊秀的小脸上难得有些红润,道:“我身体不适,先去个厕所。”

    说完,便小跑离开了。

    王李没有动作,在看到赵敏如海棠花一般不甚凉风的低头娇羞的神情时,他觉得他的心都化了。

    “这磨人的小妖精,这么小就如此迷人了,等她长大成了大元第一美人的时候,不知又是何等风情呢。”

    他拿起了桌面上的酒杯倒了杯酒喝了起来。

    难过的时候喝酒,开心的时候更需要喝酒,酒味入喉更入心。

    饮了几杯,再斟酒时瞥见了赵敏之前坐的位置上留了一把精致的白玉扇。

    “这不是她的扇子么?”

    睹物思人,王李便伸手拿了起来。

    轻轻一甩,伴随着好听的身影,扇面打开,一股奇特的香味便铺面而来。

    “这丫头,虽然喜欢女伴男装,但用的扇子还不忘涂了香粉,终究是女孩心性。”

    有些酒不醉人人自醉的王李迷迷糊糊的又饮了几杯,只觉天玄地转,很是头晕。

    “不对啊,以我的三级恢复特性,怎么可能喝了这几杯酒就要醉倒呢?”

    迷糊间,王李陡然想起刚才扇子间那醉人的幽香,恍然大悟:“我了个草,惯性思维害死人,谁规定奇鲮香木就要制成剑的啊,当扇架也行啊!”

    “天山雪莲,天……”

    正要取出天山雪莲服用的王李,就迷迷糊糊的沉沉睡去。

    显然除了醉仙灵芙跟奇鲮香木这种混合奇毒外,酒里还有让人放松警惕,内力高强的人都可以用内力逼出的下三滥的蒙汗药。

    王李被药倒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赵敏耳朵里。

    不一会儿,赵敏连同三阿就来到了亭子边。

    阿大二话不说就要挥剑杀了王李的时候,赵敏阻止道:“且慢!此死太监如此可恶,就这么睡着的时候杀了,太便宜他了。给我挑断他的手筋脚筋,再拖到我房里,看我这么玩他。”

    “郡主,这样会不会太过危险?”

    “呵呵,你还担心他能反抗不成?”

    赵敏问的阿大哑口无言,也不多说废话,早就积攒了一肚子怨气的阿大运起内力挥剑砍向了王李的手脚筋,显然阿大不仅想断筋,还想碎骨。

    王李的横练功夫虽然厉害,但无知觉状态的他面对早年被古三通杀败差点死去的丐帮四大长老之首的八臂神剑方东白根本毫无阻拦的被挑断了手脚筋。

    霎时间血花漫天很是好看,只是阿大砍到王李的右手时,众人愣住了。

    只见王李的右手碗应声而断,露出了实心的衣袖与滚落在一边的黑色实心手套。

    这是王李见到赵敏时说不清是什么理由,为了留个健全的印象,用自洗衣变的。

    只要是连在一起的,自洗衣都能变。

    阿大见此,连连挥剑劈开了实心衣袖,终于见到了断臂的全貌。

    “马蛋,这个死太监害还特么是个残废。”

    “大哥,他本来就是残废。”

    “……”

    阿三也不含糊,伸手摸了摸王李的胡子,一把扯下,道:“这货胡子也是假的。”

    “三弟,他都是太监了,哪来的胡子?”

    “……也是,不过这死太监撕了胡子后,脸真嫩啊,看着才18岁吧,这皮肤细的,你仔细看,隐隐还透着白光呢。”

    看着王李那秀气、柔光的面容,赵敏忽然觉得他没那么讨厌了。

    “好了,弄个刑架,把他绑到我房间,刑具也都给我备好,看本郡主怎么收拾他。”

    一切完毕,给王李服用过奇鲮香木解药的阿大正要用冷水浇醒王李时,被赵敏制止道:“你干嘛?”

    “浇醒他给郡主出气。”

    “算了,他现在手脚筋都断了,丹田也被废了,衣服再湿透说不定过了今夜就死了,我还要多折磨他几天呢,等他自己醒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