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科幻 > 未月伯爵> 第一四一章 渡魂流(一)

第一四一章 渡魂流(一)

    段山一遍一遍的修炼着隐神之体。

    最后,段山还是答应了肉山的邀请,于是肉山也成了他真正的老师,刺神流内的引路人。

    自从成了段山的引路人之后,肉山对段山的要求便越发的严格。

    以前每日指导一小时左右的时间直接变成了三小时以上,而且每日还经常会对他进行一些突击检查。

    不过除了两人之外,包括朱流金姐弟在内,也没有人知道他俩是刺神流。

    随着段山加入了刺神流,段山在朱家铁堡内的地位也与日俱增,甚至有些时候,比朱流金姐弟的待遇还要更好一些。

    这也让朱流金姐弟五人最近十分的吃味。

    段山为此询问过肉山老师,结果肉山的回答异常的简单,五人没有资格加入刺神流。

    “段山,快下来。”

    段山正在堡顶的平台上练习桩功,按肉山的说法,在二十岁以前,最重要的便是基础功法,其余的都是浮云。

    只不过如今段山需要练习的桩功已经不再是三种,而是整整九种。

    听到下方传来朱流梦的声音,段山有些奇怪。

    以往前来找他的都是朱流金。

    但听到呼唤之后段山还是第一时间下了平台。

    “怎么了?”

    朱流梦根本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而是直接拉起段山便走。

    一边走,段山才从朱流梦口中知晓原因。

    “黑火李家也找来了一个合适的人选?”

    黑火李家正是流金谷大头领所在的家族,而且与后面的八大头领不同,黑火李家从流金谷建立开始便一直是流金谷的大头领。

    可以说,流金谷中,势力最大,影响力最大的就是这个黑火李家。

    段山这段时间虽然一直没有走出朱家铁堡,但对于这个李家依然称得上如雷贯耳。

    黑火李家,就是整个流金对李家的尊称,甚至整个流金谷都认为李家的实力已经不下于一般的流派。

    黑火就是流派名的意思。

    跟在朱流梦身后,两人很快便走出了朱家铁堡来到了位于流金谷最深处,也是最巨大的一座铁堡前。

    与朱家的铁堡不同,李家的铁堡通体漆黑如墨,但这份墨色上却夹带着一层肉眼可见的火光。

    据说,这李家的铁堡在浇注时填加了一些极其珍贵的特殊材料,最终使得他家的整座铁堡天生就带有一种奇特的火焰之力。

    黑火李家的黑火之名也与这座铁堡息息相关。

    当段山两人来到李家铁堡前时,铁堡前的巨大广场上已经围满了人,而且看上去还有越聚越多的势头。

    段山首先看到的便是朱流金姐弟,四人正与一部份同龄人聚集在一块,而另一边则同样是一群同龄人,只是这伙人数量更多。

    为首的则是一名看上去年岁与朱流金相仿的阴狠年轻黑衣男子。

    黑衣男子在段山随朱流梦出现之后也是第一时间向段山望了过来。

    感受到对方的目光,段山只觉得身上如同有一道冰针扎过来一般。

    见段山出现,朱流梦第一时间迎上了两步,之后便开始向段山介绍她周围的人群。

    一番介绍之后段山总算明白了一些什么,这些人中无一不是某位流金谷头领的后人,当段山认识完这群人之后不用想段山都能猜出对面的那群人应当也是另一拔流金谷头领的儿女了。

    段山的目光更多的放在对面为首的那名黑衣男子身上,因为对方给他的压迫感远超周围其他人。

    见段山望着为首的黑衣男子,朱流梦忽然在段山耳边低声道:“那是大头领的亲孙子,据说十岁时就加入了一个隐秘流派,不过我们都不知道那个流派是哪个流派。”

    段山不由的想到了刺神流,自从知道肉山居然是出自刺神流,而且还仅仅只是三头领之后,段山就对这流金谷的水深有了一些认识。

    他可不认为肉山是为了隐藏身份才没有成为二头领或者是大头领。

    以他这段时间对肉山的了解根本不可能。

    而且肉山就算不动用刺神流的功法,明面上的实力也丝毫不弱。

    刺神流本来就是提倡将自己的实力最大化,而不是隐藏起来,这点从肉山平时那巨大的身型就可以看得出来。

    事实上,体型巨大的肉山才是他实力最强的时候,而不是通过隐神之体缩小体型之后,缩小体型更多的是为了隐藏改变身份,对于实力的增幅并不大,这点段山从修炼隐神之体之后就了解了这一点。

    当段山出现之后,对面为首的黑衣男子停了一会便直接走了上来。

    黑衣男子一走上前,目光便更多的投向了朱流金身上。

    “这就是你们从断枪城捡回来的那个傻小子?”

    段山眉头不由的一紧,他为什么会跟着朱流金姐弟来到流金谷自然瞒不住人,同时也没法瞒人。

    流金谷的特殊使得他如果没法解释他为什么会来到流金谷,那哪怕是肉山也没办法庇护得了他。

    流金谷与断枪宗可以说就是死敌,这也是为什么肉山在知道朱流金姐弟不知死活去了断枪城,而且还去了万神殿会那么暴怒的原因。

    朱流金倒是没有表现出什么异样的情绪,而是直接淡然的道:“他虽然好骗,但也比你聪明点,听说你被你所在的流派驱逐了?”

    段山有些奇怪的望向了黑衣男子,被流派驱逐他还真是第一次听说。

    只听说一进流派命不由己,生死由命,从来没有听说还有被流派驱逐的。

    黑衣男子明显脸色异常的难看,但却奇怪的并没有发怒,只是过了好一会才带着一脸难看的笑容道:“我只是被人陷害了,我老师说只要我能将功补过就可以让我重新回到流派。”

    朱流金直接横了对方一眼,之后直接道:“我可还从来没有听说有被流派驱逐的人还可以重新回到流派的,我想应当是大头领付出了足够的代价才将你把命保下来吧,当时你加入流派时我就说过,你这人太傻,最少还是不要进流派的好,你看,我果然没有说错吧。”

    黑衣男子的脸被朱流金说得是越来越黑,最后甚至都变成了一种通红色。

    不过这时一名一直站在黑衣男子身边并不显山露水的少年男子忽然开口道:“师兄,看样子这就是你这几年在流派中念念不忘的梦中情人吧,人确实漂亮,不过我看恐非良伴,小心今后给你招祸上身。”

    所有人在这个少年男子说话时都将目光投向了对方,包括朱流金姐弟。

    朱流金的两个弟弟似乎也上前动手,却被朱流金跟朱流梦一同给拦了下来。

    包括段山,在其说话时也不由的神情一肃。

    在对方说话之前,段山根本就没有感知到对方的存在,但随着其开口,他给出的压迫感居然远甚于旁边的黑衣男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