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古言 > 娇宠悍妻:将军,来种田!> 146、教训郑采薇2

146、教训郑采薇2

    不错,那个往郑采薇身上抹马粪的叫花子就是云舒装扮的。

    云舒脱了身上的叫花子衣裳,把手上包着的布也一并扔到了墙角里。马粪那么臭,她当然不会真的去拿了,她可是戴了自制手套的。

    莫含蕊和罗文泽没有去,不过云馨却也跟着去了。

    云舒笑道:“我看啊,最厉害的应该是馨儿,听她最后骂的那几句,多带劲啊!”

    云馨嘿嘿一笑,任由莫含蕊帮她把头发弄干净,笑道:“那些话都是姐姐你教我的呀,其实还是你厉害嘛!”

    其实那些话云舒是想自己说的,只是郑采薇之前跟自己打过几次交道,她怕自己一开口就会被郑采薇给认出来,所以最后还是让云馨替自己说了。

    罗文泽眼馋地看着她们几个,小嘴儿嘟得高高的:“我也想去,为什么不带着我呀?”

    倒不是云舒不想带着他,只是这小子看上去太过老实了些,就像莫含蕊,两人根本不是能干这种事的性子,就算是真的装成了叫花子没准儿也会被郑采薇抓住,拖了他们的后腿!

    不过这些话云舒自然是不能说的,只能笑着安慰他:“文泽乖,今儿太仓促了,姐姐只能找到三套衣裳,下次姐姐再带你一起好不好?”

    罗文泽果然心眼实,一下子就相信了,连连点头,大眼睛里满是光芒,显然是在期待下一次当叫花子的事了。

    莫含蕊帮云馨整理着头发,心有余悸地说道:“那个姑娘真的是县丞郑大人的女儿吗?咱们今儿整了她她会不会找咱们的麻烦呢?我刚才在旁边看着,瞧她不像是个善茬儿!”

    “姐,你该不会是怕了吧?那坏女人在说二姐夫呢,二姐夫只能是我的姐夫,不能是别人的姐夫!就算她是县丞的女儿我也不怕,反正她不能这么说舒姐姐和二姐夫!”莫含晴给自己梳着辫子,当先就不答应了。

    莫含蕊赶紧道:“我哪里是怕了她?我只是不想给舒儿添麻烦罢了。”

    云舒也相信莫含蕊不是害怕,别看她平时文文静静的,其实最是有主意,也最是护短,当然不会容忍郑采薇胡说八道了。

    不过大表姐的担心她也明白,便道:“蕊姐姐,你别担心了,我刚刚已经给了那些叫花子钱,他们也不知道咱们的身份,就算郑采薇真的找到了那几个叫花子又能怎么样?反正查不到咱们这里的。”

    更何况,有风吟在她才不怕郑采薇敢对她做什么呢!

    几人把身上的藏衣裳扔掉以后,又在路边找了个汤池进去泡了个澡。

    趁着三人泡澡的功夫,莫含蕊带着罗文泽去旁边的成衣店里买了几件新衣裳。为了不让风吟关注到只有她们三人换了衣裳,莫含蕊还十分细心地给自己和罗文泽也买了两件。

    买完衣裳,她又在布庄买了些要用的丝线和布,这才赶回了汤池。

    三个小姑娘都没在外边洗过澡,在家里的时候顶多就是烧一大盆热水,要么坐在盆里洗,要么用布巾蘸着水洗,像这样泡在大大的浴桶里一起泡澡,简直就是一种享受啊!

    直到莫含蕊在外边催得急了,三人才恋恋不舍地从浴桶里爬了出来,换上了新衣裳。

    等头发干了,他们几人才终于踏上了回去的路。

    风吟几人早就在店里等得不耐烦了,特别是莫广厚,他的两个闺女都没怎么到城里来过,他很担心两个女儿会有什么意外。

    不过还好,几人都完整无缺地回来了,而且还焕然一新呢!

    “你们去哪儿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莫广厚沉着脸说了两句,拉着两个女儿就去一边说话去了。

    王瀚也带着云馨和罗文泽走了,他这个当哥哥的也得尽职,好好地教训两个小家伙一顿才行。

    云馨被哥哥叫走的时候还悄悄地给姐姐做了个放心的手势。

    噗!

    云舒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这个云馨,真是太逗了。进门之前他们已经对好了口供,她根本不担心他们几个会说漏了嘴。

    “嗯?居然还笑!回来这么晚都没觉得自己错了吗?”

    风吟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云舒悄悄地吐了吐舌头,坏了,她怎么把这个醋坛子给忘了呢!

    “那个,我们玩得太开心了,就忘了时间了,嘿嘿。再说了,这不还不是太晚嘛,天还没黑呢!”云舒指了指外边的天。

    的确,现在正是夏季,天长了,若是按照现代时间来算的话,这会儿也就是五六点的样子,不算太晚。

    “不晚?看来你是想等天黑了才回来了?嗯?”风吟的声音又低了一个八度,看来他是真的生气了。

    云舒有些心虚,说实话他们今儿的确是晚了一些。

    正想着要说些什么,云舒突然发觉自己眼前的视线暗了一些,抬头,便见风吟已经站到眼前,手也摸上了自己的头发。

    只听他道:“衣服换了,头发还没有干透,说吧,你们到底去哪了。”

    声音格外低沉,语气格外森冷,云舒都感觉到自己的后背开始冒汗了。

    “没,没干什么呀!”云舒抬手抹了抹额头上的汗。

    风吟又道:“结巴?擦汗?是不是心虚了?”

    呃!

    云舒快要给他跪下了,这个风吟,也太厉害了吧!

    无力地泄了口气,云舒只好坦白从宽了:“我们,我们去汤池泡澡了。”

    “为什么要泡澡?”风吟追问着,完全没觉得自己问这个问题有什么不妥的。

    云舒却快要跳脚了:“为什么泡澡?难道女孩子洗个澡还要告诉你原因嘛?不对啊,我都说了是去泡澡了为什么你还要再问?这么私密的问题,一般情况下,男人不是不该再追问了吗?”

    怎么这个风吟总是跟别的男人不一样呢?

    风吟却格外冷静,跟快要抓狂的云舒对比太明显了:“私密?既然是私密的问题,为什么你在说的时候没有娇羞的表情,反而有些心虚?莫非,你们没有去汤池?而是去了别的地方?你的头发也不是在洗澡的时候弄湿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