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127、真相

    想了想,栓子又补充了一句:“哦对了,为了让这个戏更真实,牛大叔还在船上砸了个洞。他怕这洞太大了以后不好补,就砸了这么一点点。”

    栓子举起了自己的手,比划了一下。

    众人瞧了一眼,那洞的大小恐怕连他自己的拳头都比不上。

    不过这洞虽小,但在海上,哪怕只是一小丝裂缝都能令整个船沉默。也幸好牛彭远没真的让牛头沟的村民们去海上转一圈,不然今儿这场“戏”就成真的了。

    郑良才居高临下地瞪着已经跪倒在地上发呆的牛彭远,嗤了一声:“本官已经派人去船上查探过了,那洞的确存在。只不过木茬儿还是新的,甚至连水都不曾碰过,显然就是在船靠岸之后才形成的。牛彭远,到了现在你还不认罪吗?”

    牛彭远的动作和神态已经表明了一切,他千算万算都没有算到郑良才居然会直接去牛头沟把栓子给抓了过来。早知会这样,他应该提前将栓子送得远远的,让他真正地“失踪”。

    栓子爹当先哭求起来:“大人,大人明鉴啊!草民都是被牛彭远逼迫得啊,是他非要让我们来的,若是我们不来就让我们以后吃不了兜着走啊!这牛彭远在我们牛头沟是一霸,我们不敢不听他的啊!大人,饶命啊,饶命啊!”

    牛头沟其他的村民们也立即跪了下来,磕头的磕头,认罪的认罪。

    那些头上胳膊上都裹着棉布的也都把棉布拆掉,露出了完整如初的身体,哪有半分受过伤的样子?

    云舒看着眼前滑稽的一幕,好笑地摇了摇头。原来碰瓷儿这种事不仅是在现代常见,在古代就已经出现了啊!

    瞧瞧,人家这碰瓷儿的手段多高超?那棉布上边还点着红通通的血迹,也不知道是鸡血还是猪血。

    哎。

    云舒摇头叹了口气,旁边的槐花瞧见了,轻声道:“怎么了?干嘛要叹气?”

    指着地上的棉布,云舒心疼极了:“瞧啊,多好的鸡血猪血,就这么糟蹋了,若是涮在火锅里那得多好吃啊!”

    火锅?

    不等槐花开口,那边原本还津津有味看好戏的莫含晴顿时转过了头来,大眼睛放着绿油油的亮光:“什么好吃?什么什么?舒姐姐,咱们今儿是不是又有好吃的了?”

    噗!

    云舒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戳着她光洁的额头戏谑道:“你啊,就知道吃!瞧这两天都把脸蛋儿吃肥了一圈了,你就不怕自己变成小猪吗?”

    “我才不怕!我娘说了,女孩子就是要肉嘟嘟地才好看!”莫含晴一脸自豪,丝毫不觉得自己脸胖有什么不好。

    一切已经真相大白,牛彭远想要趁匪患进行讹诈简直是天理不容,郑良才为了彰显自己的公正,也为了在风吟面前好好露一手,当场便宣布将牛彭远扔进大牢里关上一年再说。

    这个惩罚或许有些重了,不过他若是没有被利益冲昏了头脑来讹诈一千两银子的话,自然也不会落得这样的下场。

    至于栓子爹等人嘛,郑良才想了想,虽然是被逼无奈,但也的确做了帮凶,所以郑良才决定将他们也关进大牢里,只不过时间短了一些,只有十个月。

    这样主从犯分明,罪责也分明的决定,真是太英明神武了。

    就在郑良才为自己的决定沾沾自喜的时候,风吟跺着步子过来了。

    “牛彭远讹诈行为确实过分,一年有些轻了,再多加一年吧!”

    这轻飘飘的一句话,顿时让牛彭远彻底崩溃了。海边本就潮湿,大牢里更是常年不见天日,等他从牢里出来了,岂不是要病痛缠身?

    云舒也觉得牛彭远在大牢里多待些日子挺好,栓子爹不是也说了吗?这家伙在牛头沟就是一霸,谁都不敢跟他作对,栓子爹明明比他还年长了些,可一开始不也是张口闭口喊他“牛哥”吗?

    现在栓子将他的恶行抖搂了出来,等牛彭远出来了肯定要找他们一家人的麻烦。让他在大牢里多待两年也挫挫他的锐气,正好也给了栓子一家找退路的时间。

    云舒觉得风吟这个决定真是太英明了,太为百姓器着想了,简直就是百姓的大恩人啊!

    感受到云舒崇拜的眼神,风吟虽然面上还是不苟言笑的,不过心里早已乐开了花。

    “至于栓子等人,坐牢只是惩戒手段,若是有更好的方法还是不要坐牢了。”风吟看看身后正在重建的云水村,点头道:“既然他们想要趁机来讹诈云水村的百姓,那就让他们做免费工人,也为云水村的重建贡献自己的力量吧!”

    栓子爹等人不可置信地互相望了望,齐齐跪在地上大声道谢:“多谢大人开恩,多谢大人开恩!我们一定会好好干活儿的,绝不偷懒,绝不偷懒!”

    风吟点点头,给风十使了个眼色。

    风十会意,将这些人带到一边去给他们分派差事了。

    “你刚刚……”云舒刚要跟风吟说话,一个急切的声音便将她打断了。

    风吟高峰一般的眉头微微一簇,看向正兴冲冲朝着这边赶来的郑良才。

    郑良才才刚在风吟面前显摆了一下自己的能耐,哪能不赶紧过来邀功?

    “将军,刚才,刚才下官……”郑良才一脸兴奋,只是终究是没敢在风吟面前说出邀功讨赏的话来,只能转了下眼珠子,换了个说法:“刚才下官处置那几个刁民有些地方不太妥当,还望将军为下官指点一二。”

    风吟略一点头,的确有不妥当的地方,而且最大的不妥就是没有眼力劲儿,没看到他正要跟云舒说些悄悄话吗?

    “郑大人,若是本将军没有看错的话,刚刚你好像对嫌疑犯用了刑啊?”

    用刑?

    郑良才满心的欢喜顿时被一盆冷水浇灭:“没有,绝对没有!将军,下官命人将栓子从牛头沟带过来以后就一直着专人看管,并未用过任何刑罚,下官审讯的时候也只是恐吓了两下,绝对没有动手,下官敢用项上人头作保证,还望将军明察。”

    ------题外话------

    差点忘了我还没更新噗~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