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古言 > 娇宠悍妻:将军,来种田!> 114、各种美酒(三更)

114、各种美酒(三更)

    咳咳!咳咳!

    云舒差点儿被自己的唾沫给呛死,真是越说越离谱了,连成亲都出来了!

    “那个,外祖父啊,你不是爱喝酒吗?但是那些白酒不适合夏天喝,吃海鲜吃烧烤就要喝扎啤才好!”

    云舒用酒来转移话题这招果然有用,罗老爷子果然不再揪着风吟说什么成亲的事了。

    “扎啤?那是啥玩意儿?”

    云舒抿嘴一笑:“就是啤酒,其实也是用粮食酿的,只是酿酒的方法跟酿白酒不太一样而已,等我以后有机会了一定会试试的。哦对了,后年就是外祖父的六十大寿了,明年是不是要大办?等明年您过大寿的时候,我就准备几样新鲜花样儿的酒水给您祝寿,怎么样?”

    “好啊好啊!这礼物好,这礼物好!”罗老爷子果然是爱酒如命,一听说有好喝的酒立马就精神了,连话都多了起来:“不过等到明年还得大半年呢,你先给我酿点儿出来吧,别等明年过寿的时候了。”

    给老人过大寿不会在正好的年岁做,一般都会提前一年,这样能讨个吉利。所以云舒才会说罗老爷子是明年做大寿。

    “外祖父,这要是提前做出来了可就不是惊喜了,你就安心等着吧,保证我明年做出来的酒水让你满意。”

    为了让罗老爷子高兴,云舒还掰着手指头数了数:“到时候咱们就做个啤酒,做个玫瑰酒,果子酒。哦对了,果子酒能做好多种呢,各种各样的果子都能做出一种酒水来,每一种都带着一丝果子的香甜味儿呢!”

    想了想,云舒又补充道:“还有桃花酒,梨花酒,咱们正好可以趁着明年开春的时候摘些桃花梨花备着,然后来做桃花醉和梨花醉!”

    云舒越说越激动,那边罗老爷子却是越听口水流得越凶了。

    最后还是罗清渺忍不住打断了云舒:“好啦,舒儿,你若是再说,你外祖父的口水都要把咱们给淹了!哈哈。”

    众人哈哈一笑,罗老爷子赶紧拿手擦了擦嘴角。对于贪酒的人来说,这话题还真是很诱惑人啊!

    看罗老爷子快要被酒水给馋坏了,丁敏君赶紧转移话题,笑道:“舒儿,你会做这么多酒,都能开个酒坊啦!”

    “好,好!开酒坊好!”罗老爷子眼睛大亮,连胡子都要翘起来了:“我认识好多爱喝酒的人,到时候给你多拉几个顾客!”

    严氏噗嗤一乐,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儿:“拉什么顾客!若是真的开了酒坊,别说那些人了,光是你一个人就能把舒儿的酒坊给喝跨了!”

    噗!

    哈哈!

    众人被这老两口儿逗得哈哈大笑,云舒更是笑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了。

    风吟含笑看着众人,再看看坐在身边笑靥如花的云舒,只觉心情舒畅,手也有些不老实了。

    嗯?

    正含笑跟丁沛君说话的云舒突然后背一凉,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这是什么?怎么手背上突然有东西在挠自己?似有似无地,还有些痒痒。

    该不会……

    该不会是虫子吧!

    云舒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别看她天不怕地不怕,甚至都能拎着大刀砍水匪,但对很多条腿的虫子却是恐惧,还不是小时候在孤儿院里被那些蜈蚣给吓坏了?

    蜈蚣啊!现在在海边,又挨着山,家里有蜈蚣真的是太正常了!

    越想云舒就越害怕,偏偏那“蜈蚣”还在不停地挠自己,根本没有要走的意思。

    云舒紧皱眉头,整个身子都僵住了,别说低头去看那骇人的东西了,甚至连想一下那东西的模样她的头皮都发麻!

    怎么办?怎么办?

    云舒的眼珠子飞速转动,只是还未等她想出怎么解决掉那蜈蚣的办法时,她突然感觉这东西似乎找到了前进的方向,已经不满足于只在手背边缘徘徊,它已经爬到自己手背上了!

    “啊!打死你!打死你!”

    身体永远都比头脑反应迅速,云舒噌地站起来,触电一般甩着自己的手,另一只手随手从桌上操了一只盘子就朝着自己想象中的“蜈蚣”摔了过去!

    啪!

    风吟捂着自己的手,一脸震惊和委屈地看着云舒。他什么都没干啊,就是想要牵牵她的手啊,怎么就这么大反应了呢?

    难道,他就这么不招待见吗?她就这么讨厌自己吗?

    “呀!舒儿,你这是干什么?”

    罗清漪赶紧站了起来,看着自己闺女突然疯了似的跳起来,顿时心疼不已。

    众人也被眼前一幕惊呆了,特别是看到云舒惊恐万分又气愤非常地朝着风吟摔盘子,他们已经下意识地以为是风吟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了。

    “舒儿,你怎么样了?哪里疼?哪里受伤了?”

    “来来,让大姨看看!”

    “小风!你是不是对我外甥女干了什么!”

    看着乱成一锅粥的众人,风吟也是有口难言,他总不能说自己想要占人家的便宜结果被人家给揍了吧?

    哎呀呀!

    第一次牵姑娘的手啊,他又是害羞又是胆怯,怎么还是落了个这样的结果?

    早知道云舒不高兴让他牵手,他就该控制自己的啊!

    暗暗地骂了自己的手几声,风吟有苦难言。

    此时云舒已经被罗清漪安慰地没事了,看看自己身上干干净净的,也没有看到什么好多条腿的蜈蚣,才终于恢复正常,赶紧拉住了众人:“没事没事,我没事。刚刚是有个蜈蚣爬到了我手上了,我怪害怕的,就用盘子去摔了!真的不关风吟的事,真的!”

    原来是蜈蚣啊!

    众人恍然大悟,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罗清渺还有些抱歉地拍着风吟的肩膀:“小风啊,刚刚舅舅错怪你了,你别介意啊,来来,再喝完鱼丸汤,就当舅舅给你赔罪了。”

    “没,没事。”风吟笑着接过了那汤,却觉得满口无味。

    蜈蚣?蜈蚣?

    哪里有什么蜈蚣啊!那明明是他的手啊!

    看云舒那害怕的样子应该是真的,显然不是拿蜈蚣当幌子的,风吟好笑地摇摇头,暗暗下定决心下次一定要直接牵手,装什么“蜈蚣”啊!

    ------题外话------

    连续好几天三更了,存稿越来越少了,呜呜~估计月底上架,得赶紧存稿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